当前位置 首页 欧美剧 《接线女孩 第三季》

接线女孩 第三季1.0

类型:欧美剧 欧美  西班牙  2018 

主演:布兰卡·苏亚雷斯 荣·冈萨雷斯 安娜·费尔南德斯 玛吉.斯班多斯 纳迪 

导演:内详 

剧情简介

《接线女孩 第三季》 - 接线女孩第三季百度网盘Netflix出品西班牙剧。在上世纪20年代的马德里,国家电话公司的四位女士在一通通电话中应对着爱情、友谊和现代职场的挑战,迎接新的变革。演员演技颜值不错,服装背景精美度都让人眼前一亮

猜你喜欢

接线女孩的西班牙语怎么念

接线女孩西班牙语:La chica de cableado中文谐音念作:拉贼 噶...



世界公认电影史中十大经典影片是哪是个?

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碧潭】 十六柄桂浆敲碎青琉璃 几则罗曼史躲在阳伞下 我的,没带来的,我的罗曼史 在河的下游 如果碧潭再玻璃些 就可以照我忧伤的侧影 如果蚱蜢舟再蚱蜢些 我的忧伤就灭顶 八点半。吊桥还未醒 暑假刚开始,夏正年轻 大二女生的笑声在水上飞 飞来蜻蜓,飞去蜻蜓 飞来你。如果你栖在我船尾 这小舟该多轻 这双浆该忆起 谁是西施,谁是范蠡 那就划去太湖,划去洞庭 听唐朝的猿啼 划去潺潺的天河 看你发,在神话里 就覆舟。也是美丽的交通失事了 你在彼岸织你的锦 我在此岸弄我的笛 从上个七夕,到下个七夕 【风铃】 我的心是七层塔檐上悬挂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叩着一个人的名字 ----你的塔上也感到微震吗? 这是寂静的脉搏, 日夜不停 你听见了吗, 叮咛叮咛咛? 这恼人的音调禁不胜禁 除非叫所有的风都改道 铃都摘掉, 塔都推倒 只因我的心是高高低低的风铃 叮咛叮咛咛 此起彼落 敲叩着一个人的名字 【等你, 在雨中】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 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 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 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 等你, 在时间之外 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 我会说, 小情人 诺, 这只手应该采莲, 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 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后的红莲, 翩翩, 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 有韵地, 你走来 【招魂的短笛】 魂兮归来,母亲啊,东方不可以久留, 诞生台风的热带海, 七月的北太平洋气压很低。 魂兮归来,母亲啊,南方不可以久留, 太阳火车的单行道 七月的赤道灸行人的脚心。 魂兮归来,母亲啊,北方不可以久留, 驯鹿的白色王国, 七月里没有安息夜,只有白昼。 魂兮归来,母亲啊,异国不可以久留。 小小的骨灰匣梦寐在落地窗畔, 伴着你手栽的小植物们。 归来啊,母亲,来守你火后的小城。 春天来时,我将踏湿冷的清明路, 葬你于故乡的一个小坟。 葬你于江南,江南的一个小镇。 垂柳的垂发直垂到你的坟上, 等春天来时,你要做一个女孩子的梦, 梦见你的母亲。 而清明的路上,母亲啊,我的足印将深深, 柳树的长发上滴着雨,母亲啊,滴着我的回忆, 魂兮归来,母亲啊,来守这四方的空城。 【寻李白】 ——痛饮狂歌空度日 飞扬跋扈为谁雄 那一双傲慢的靴子至今还落在 高力士羞愤的手里,人却不见了 把满地的难民和伤兵 把胡马和羌笛交践的节奏 留给杜二去细细的苦吟 自从那年贺知章眼花了 认你做谪仙,便更加佯狂 用一只中了魔咒的小酒壶 把自己藏起来,连太太也寻不到你 怨长安城小而壶中天长 在所有的诗里你都预言 会突然水遁,或许就在明天 只扁舟破浪,乱发当风 树敌如林,世人皆欲杀 肝硬化怎杀得死你?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 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 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从一元到天宝,从洛阳到咸阳 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 不及千年后你的一首 水晶绝句轻叩我额头 当地一弹挑起的回音 一贬世上已经够落魄 再放夜郎母乃太难堪 至今成谜是你的籍贯 陇西或山东,青莲乡或碎叶城 不如归去归哪个故乡? 凡你醉处,你说过,皆非他乡 失踪,是天才唯一的下场 身后事,究竟你遁向何处? 狼啼不住,杜二也苦劝你不住 一回头四窗下竟已白头 七仙,五友,都救不了你了 匡山给雾锁了,无路可入 仍炉火示纯青,就半粒丹砂 怎追蹑葛洪袖里的流霞? 樽中月影,或许那才你故乡 常得你一生痴痴地仰望? 而无论出门向西哭,向东哭 长安却早已陷落 二十四万里的归程 也不必惊动大鹏了,也无须招鹤 只消把酒杯向半空一扔 便旋成一只霍霍的飞碟 诡缘的闪光愈转愈快 接你回传说里去 【天问】 水上的霞光呵 一条接一条,何以 都没入了暮色了呢? 地上的灯光呵 一盏接一盏,何以 都没入了夜色了呢? 天上的星光呵 一颗接一颗,何以 都没入了曙色了呢? 我们的生命呵 一天接一天,何以 都归于永恒了呢? 而当我走时呵 把我接走的,究竟 是怎样的天色呢? 是暮色吗昏昏? 是夜色吗沉沉? 是曙色吗耿耿? 【火浴】 一种不灭的向往 向不同的元素 向不同的空间 至热 或者至冷 不知该上升 或是该下降 该上升如凤凰 在火难中上升 或是浮於流动的透明 一氅天鹅 一片纯白的形象 映着自我 长颈与丰躯 全由弧线构成 有一种欲望 要洗濯 也需要焚烧 净化的过程 两者 都需要 沉淀的需要沉淀 飘扬的 飘扬 赴水为禽 扑火为鸟 火鸟与水禽 则我应选择 选择哪一种过程 西方有一只天鹅 游泳在冰海 那是寒带 一种超人的气候 那里冰结寂寞结冰 寂是静止的时间 倒影多完整 曾经 每一只野雁都是天鹅 水波粼粼 似幻亦似真 在东方 在炎炎的东 有一只凤凰 从火中来的仍回到火中 一步一个火种 蹈着烈焰 烧死鸦族 烧不死凤雏 一羽太阳在颤动的永恒里上升 清者自清 火是勇士的行程 光荣的轮回是灵魂 从元素到元素 白孔雀 天鹅 鹤 白衣白扇 时间静止 中间栖着智士 隐士 永远流动 永远的烈焰 涤净勇士的罪过 勇士的血 则灵魂 你应该如何选择 你选择冷中之冷或热中之热 选择冰海或是选择太阳 有洁净的灵魂啊恒是不洁 或浴於冰或浴於火都是完成 都是可慕的完成 而浴於火 火浴更可慕 火浴更难 火比水更透明 比火更深 火啊 永生之门 用死亡拱成 用死亡拱成 一座弧形的挑战 说 未拥抱死的 不能诞生 是鸦族是凤裔决定在一瞬 一瞬间 咽火的那种意志 千杖交笞 接受那样的极刑 向交诟的千舌坦然大呼 我无罪! 我无罪! 我无罪! 烙背 黥面 我仍是我 仍是 清醒的我 灵魂啊 醒者何辜 张扬燃烧的双臂 似闻远方 时间的飓风在啸呼我的翅膀 毛发悲泣 骨骸呻呤 用自己的血液 煎熬自己 飞 凤雏 你的新生 乱曰: 我的歌是一种不灭的向往 我的血沸停腾 为火浴灵魂 蓝墨水中 听 有火的歌声 扬起 死后更清晰 也更高亢 【石器时代】 每当我呆呆地立在窗口 对着一只摊开的纤手 拿不出那块宿命的石头 ----用神秘的篆体 刻下我的名字 证明我就是我 那宿命的顽石 就觉得好奇怪啊 彷佛还是在石器时代 一件笨拙的四方暗器 每天出门要带在袋里 当面亲手的签字还不够 一定要等到顽石点头 窗内的女人才肯罢手 死后要一块石头来认鬼 活着要一块石头来认人 为什麽几千年后 还挣不脱石头的符咒 问你啊,袋里的石头 什麽时候你才肯放手? 【或者所谓春天】 或者所谓春天也不过就在电话亭的那边 厦门街的那边有一些蠢蠢的记忆的那边 航空信就从那里开始 眼睛就从那里忍受 邮戳邮戳邮戳 各种文字的打击 或者所谓春天 最后也不过就是这样子 一些受伤的记忆 一些欲望和灰尘 或者所谓春天也只是一种清脆的标本 一张书签曾是水仙或蝴蝶 【星之葬】 浅蓝色的夜溢进窗来 夏斟得太满 萤火虫的小宫灯做着梦 梦见唐宫 梦见追逐的轻罗小扇 梦见另一个夏夜 一颗星的葬礼 梦见一闪光的伸延与消灭 以及你的惊呼 我的回顾 和片刻的愀然无语 【秦俑】----临潼出土战士陶俑 铠甲未解,双手犹紧紧地握住 我看不见的弓箭或长矛 如果钲鼓突然间敲起 你会立刻转身吗,立刻 向两千年前的沙场奔去 去加入一行行一列列的同袍? 如果你突然睁眼,威武闪动 胡髭翘着骁悍与不驯 吃惊的观众该如何走避? 幸好,你仍是紧闭着双眼,似乎 已惯於长年阴间的幽暗 乍一下子怎能就曝光? 如果你突然开口,浓厚的秦腔 又兼古调,谁能够听得清楚? 隔了悠悠这时光的河岸 不知有汉,更无论后来 你说你的咸阳吗,我呢说我的西安 事变,谁能说得清长安的棋局? 而无论你的箭怎样强劲 再也射不进桃花源了 问今世是何世吗,我不能瞒你 始皇的帝国,车同轨,书同文 威武的黑旗从长城飘扬到交址 只传到二世,便留下了你,战士 留下满坑满谷的陶俑 严整的纪律,浩荡六千兵骑 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王于兴师 修我戈矛 慷慨的歌声里,追随着祖龙 统统都入了地下,不料才叁? 外面不再是姓嬴的天下 不再姓嬴,从此我们却姓秦 秦哪秦哪,番邦叫我们 秦哪秦哪,黄河清过了几次? 秦哪秦哪,哈雷回头了几回? 黑漆漆禁闭了两千年后 约好了,你们在各地出土 在博物馆中重整队伍 眉目栩栩,肃静无哗的神情 为一个失踪的帝国作证 而喧嚷的观众啊,我们 一转眼也都会转入地下 要等到哪年啊哪月啊才出土 啊不能,我们是血肉之身 转眼就朽去,像你们陪葬的贵人 只留下不朽的你们,六千兵马 潼关已陷,唉,咸阳不守 阿房宫的火灾谁来抢救? 只留下 再也回不去了的你们,成了 隔代的人质,永远的俘虏 叁缄其口岂止十二尊金人? 始作俑者谁说无后呢,你们正是 最尊贵的后人,不跟始皇帝遁入过去 却跟徐福的六千男女 奉派向未来探讨长生 【第叁季】 第叁季, 第叁季属於箫与竖笛 那比丘尼总爱在葡萄架下 数她的念珠串子 紫色的喃喃, 叩我的窗子 太阳哪, 太阳是迟起的报童 扔不进什麽金色的新闻 我也不能把忧郁 扔一只六足昆虫的遗骸那样 扔出墙去 当风像一个馋嘴的野男孩 掠开长发, 要找谁的圆颈 我欲登长途的蓝驿车 向南, 向犹未散场的南方 【圆通寺】 大哉此镜 看我立其湄 竟无水仙之倒影 想花已不黏身 光已畅行 比丘尼 如果青钟铜扣起 听一些年代滑落苍苔 自盘得的圆颅 塔顶是印度的云 塔顶是母亲 启古灰匣 可窥我的脐带 联系的一切 曾经 母亲在此 母亲不在此 释迦在此 释迦不在此 释迦恒躲在碑的反面 佛在唐 佛在敦煌 诺 佛就坐在那婆罗树下 在摇篮之前 棺盖之后 而狮不吼 而钟不鸣 而佛不语 数百级下 女儿的哭声 唤我回去 回后半生 【永远,我等】 如果造成听见你倾吐,最美的 那动词,如果当晚就死去 我有何惧?当我爱时 必爱得凄楚,若不能爱的华丽 你的美丽无端地将我劈伤,今夏 只要神笔,便有你降落 在摊开的手掌,便有你降落 在我的掌心,连的掌心 例如夏末的黄昏,面对满池清芬 面对静静自然的灵魂 究竟是哪一朵,那一朵会答应我 如果呼你的小名? 只要池中还有,只要夏日还有 一般红艳,又何必和你见面? 莲是甄甄的小名,莲即甄甄 一念甄甄,见莲即见人 只要心中还有,只要梦中还有 还有一瓣清馨,即夏已弥留 即满地残梗,即满天残星,不死的 仍是莲的灵魂 永远,我等你分唇,启齿,吐那动词 凡爱过的,永不遗忘。凡受过伤的 永远有创伤。我的伤痕 红得惊心,烙莲花形 【山雨】 雾愈聚愈浓就浓成了阵雨 人愈走愈深就走进米南宫里 路愈转愈暗就暗下来吧黄昏 墨点点墨点成的墨景 更多的雾从谷底升起 究竟,是山在雨里 或是雨在山里 一座小亭子怎么说得清? 听! 森森矗立,林荫的深处 一声鸟 把四壁空山啭成了一句偈 【母难日】三则 之一<今生今世> 今生今世 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 第一次,我不知道 是听你说的 第二次,你不晓得 我说了也没用 但这两次哭声的中间呀 有着无穷无尽的笑声 一遍一遍又一遍 回荡了整整三十年 你都晓的 我都记的 之二<矛盾世界> 快乐的世界啊 当初我们见面 你迎我以微笑 而我答你以大哭 惊天,动地 悲哀的世界啊 最后我们分手 我送你以大哭 而你答我以无言 关天,闭地 矛盾的世界啊 不论初见或永别 我总是对你大哭 哭世界始於你一笑 而幸福终於你闭目 之三 <天国地府> 每年到母难日 总握着电话筒 很想拨一个电话 给久别的母亲 只为了再听一次 一次也好 催眠的磁性母音 但是她住的地方 不知是什么号码 何况她已经睡了 不能接我的电话 「这里是长途台 究竟你要 接哪一个国家?」 我该怎么回答呢? 天国,是什么字头? 地府,有多少区号? 那不耐的接线生 卡挞把线路切断 留给我手里一截 算是电线呢还是若断若连的脐带 就算真的接通了 又能够说些什么 「这世界从你走后 变得已不能指认 唯一不变的只有 对你永久的感恩」 【乡愁四韵】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酒一样的长江水 醉酒的滋味 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血一样的海棠红 沸血的烧痛 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信一样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 是乡愁的等待 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母亲一样的腊梅香 母亲的芬芳 是乡土的芬芳 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西螺大桥】 矗然,钢的灵魂醒着 严肃的静铿锵着 西螺平原的海风猛撼着这座 力的图案,美的网,猛撼着这座 意志之塔的每一根神经, 猛撼着,而且绝望地啸着 而铁钉的齿紧紧咬着,铁臂的手紧紧握着 严肃的静。 于是,我的灵魂也醒了,我知道 既渡的我将异于 未渡的我,我知道 彼岸的我不能复原为 此岸的我 但命运自神秘的一点伸过来 一千条欢迎的臂,我必须渡河 面临通向另一个世界的 走廊,我微微地颤抖 但西螺平原的壮阔的风 迎面扑来,告我以海在彼端 我微微地颤抖,但是我 必须渡河! 矗立着,庞大的沉默。 醒着,钢的灵魂。 1958.3.13 附注:三月七日与夏菁同车北返,将渡西螺大桥,停车摄影多帧。守桥警员向我借望远 镜窥望桥的彼端良久,且说:“守桥这么久,一直还不知那一头是什么样子呢!” 【雨声说些什麼】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麼呢? 楼上的灯问窗外的树 窗外的树问巷口的车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麼呢? 巷口的车问远方的路 远方的路问上游的桥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麼呢? 上游的桥问小时的伞 小时的伞问湿了的鞋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麼呢? 湿了的鞋问乱叫的蛙 乱叫的蛙问四周的雾 说些什麼呢,一夜的雨声? 四周的雾问楼上的灯 楼上的灯问灯下的人 灯下的人抬起头来说 怎麼还没有停啊: 从传说落到了现在 从霏霏落到了湃湃 从檐漏落到了江海 问你啊,蠢蠢的青苔 一夜的雨声说些什麼呢? 【踢踢踏】 ——木屐怀古组曲之二 踢踢踏 踏踏踢 给我一双小木屐 让我把童年敲敲醒 像用笨笨的小乐器 从巷头 到巷底 踢力踏拉 踏拉踢力 踢踢踏 踏踏踢 给我一双小木屐 童年的夏天在叫我 去追赶别的小把戏 从巷头 到巷底 踢力踏拉 踏拉踢力 跺了蹬 蹬了跺 给我一双小木拖 童年的夏天真热闹 成群的木拖满地拖 从日起 到日落 跺了蹬蹬 蹬了跺跺 踢踢踏 踏踏踢 给我一双小木屐 魔幻的节奏带领我 走回童话的小天地 从巷头 到巷底 踢力踏拉 踏拉踢力 【珍珠项链】 滚散在回忆的每一个角落 半辈子多珍贵的日子 以为再也拾不拢来的了 却被那珠宝店的女孩子 用一只蓝磁的盘子 带笑地托来我面前,问道 十八寸的这一条,合不合意? 就这麼,三十年的岁月成串了 一年还不到一寸,好贵的时光啊 每一粒都含著银灰的晶莹 温润而圆满,就像有幸 跟你同享的每一个日子 每一粒,晴天的露珠 每一粒,阴天的雨珠 分手的日子,每一粒 牵挂在心头的念珠 串成有始有终的这一条项链 依依地靠在你心口 全凭这贯穿日月 十八寸长的一线因缘 【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 刚才在店里你应该少喝几杯的 进口的威士忌不比鲁酒 太烈了,要怪那汪伦 摆什麼阔呢,尽叫胡姬 一遍又一遍向杯里乱斟 你该听医生的劝告,别听汪伦 肝硬化,昨天报上不是说 已升级为第七号杀手了麼? 刚杀了一位武侠名家 你一直说要求仙,求侠 是昆仑太远了,就近向你的酒瓶 去寻找邋遢侠和糊涂仙吗? ——啊呀要小心,好险哪 超这种货柜车可不是儿戏 慢一点吧,慢一点,我求求你 这几年交通意外的统计 不下於安史之乱的伤亡 这跑天下呀究竟不是天马 跑高速公路也不是行空 速限哪,我的谪仙,是九十公里 你怎麼开到一百四了? 别再做游仙诗了,还不如 去看张史匹堡的片子 ——咦,你听,好像是不祥的警笛 追上来了,就靠在路边吧 跟我换一个位子,快,千万不能让 交警抓到你醉眼驾驶 血管里一大半流著酒精 诗人的形象已经够坏了 批评家和警察同样不留情 身份证上,是可疑的「无业」 别再提什麼谪不谪仙 何况你的驾照上星期 早因为酒债给店里扣留了 高力士和议员们全得罪光了 贺知章又不在,看谁来保你? ——六千块吗?算了,我先垫 等《行路难》和《蜀道难》的官司 都打赢之后,版税到手 再还我好了:也真是不公平 出版法那像交通规则 天天这样严重地执行? 要不是王维一早去参加 辋川污染的座谈会 我们原该 搭他的老爷车回屏东去的 【两相惜】 哦,赠我仙人的金发梳 黄金的梳柄象牙齿 梳去今年的灰发鬓 梳来往日的黑发丝 百年梳三万六千回 梳是拱桥啊发是水 流水冲断了几座桥? 桥下逝去了多少水? 梳去今朝的灰黯黯 梳回往日的亮乌乌 哦,赠我仙人的金发梳 我就会赠你银耳坠 汤在玲珑的小耳垂 守住珍贵的红靥涡 像对辟邪的小守卫 守住唇边的浅浅笑 和你眉下的好风景 不许时间的间谍队 布下细细的鱼尾纹 或是额上的隐隐沟 将你的妩媚暗暗偷 哦,我就会赠你银耳坠 【高楼对海】 高楼对海,长窗向西 黄昏之来多彩而神秘 落日去时,把海峡交给晚霞 晚霞去时,把海峡交给灯塔 我的桌灯也同时亮起 于是礼成,夜,便算开始了 灯塔是海上的一盏桌灯 桌灯,是桌上的一座灯塔 照著白发的心事在灯下 起伏如满满一海峡风浪 一波接一波来撼晚年 一生苍茫还留下什麼呢 除了窗口这一盏孤灯 与我共守这一截长夜 无论写什麼,日记,书信,诗篇 都与他,最亲的夥伴 第一位读者,共同商讨 迟寐的夜色,纷乱的世局 比一切知己,甚至家人 更能默默地为我分忧 有一天白发也不在灯下 一生苍茫还留下什麼呢 除了把落日留给海峡 除了把灯塔留给风浪 除了把回不了头的世纪 留给下不了笔的历史 还留下什麼呢,一生苍茫? 至於这一盏孤灯,寂寞的见证 亲爱的读者啊,就留给你们 【风声】 你问我什么音乐最耐听 当然是寂静,我说,无边的寂静 至上的耳福是听域透明 当聒噪都已淀定 其次是风声,远从世界的尽头 无端地吹来,尤其在日落时分 令整个海峡都为之振奋 那呼啸的高调再三强调 一个单调的快调,所向披靡 庞然沛然的大气扑来,磅礴无比 那是造化在吐纳,神在运息 鼓动我肺叶飘飘,若风筝要跃起 令人兴发,猜想那一股元气 卷地而来,要扫尽沈沈的暮气 必然隐带著天机,似乎要诉说 一个故事,比人类更苍老 当传说与宗教尚未开端 天地初分,阴阳蠢蠢 大野一任这飒飒单调 用强调的高调日夜呼啸 催一个阵痛的星球诞生 那原始的喉音,唇音,齿音 究竟预警怎样的命运 世纪将尽而先知不来 后知嘈嘈而天启不开 凡耳如我又岂能妄断? 但海浪翻白显然已听懂 不然何以都激昂而奋飞 却飞腾不去,只能轮番地鞭打 几乎淹没的灯塔与长堤 连我面海的高窗轧轧 也都不放过,若非 我及时推椅,关窗 这薄薄的诗稿早已随飙飘去 【在多风的夜晚 】 在多风的夜晚 有一扇窗子 还没有关闭 是谁的耳朵呢 还不关闭 在多风的夜晚 有一盏星子 还没有休息 是谁的眼睛呢 还不休息 在多风的夜晚 有一面旗子 还没有收起 是谁的灵魂呢 还不收起 我向天边 吹熄了星子 收下旗子 关上窗子 却仍然发现 有一扇耳朵 还没有关闭 谁的窗子 在多风的夜晚 不能关闭 有一盏眼睛 还没有休息 谁的星子 在多风的夜晚 不能休息 有一面灵魂 还没有收起 谁的旗子 在多风的夜晚 不能收起 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cxc,我zyk啊,才我………………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