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犯罪系统,却只想搞黄
面包车人绑定犯罪系统,却只想搞黄
罪犯系统,能够消除一切犯罪痕迹,苏栗绑定后却只想着搞黄。 她勾搭玩弄别人的男友,靠系统消除勾搭痕迹,转眼依旧是众人眼中的冷淡美人。 当她给别人男友发聊骚信息,男人厌恶皱眉。 女友见状拿起他的手机,聊天界面里却只有一条拼多多帮忙砍价的链接。 当她夜晚进入朋友男友的房间,男人直接向朋友揭露她的真面目,让朋友不要再和她来往。 她表示受不了被这样侮辱,哭着去调酒店走廊的监控,监控里显示,昨晚她根本没有离开过酒店房间。 明明是个喜欢玩弄别人男友的骚货,在路人的眼里却十分清纯: 苏栗真可怜啊,明明那么清纯,却无辜被污蔑。 注: 不全是ntr,也有单身男 有女友也是处男 - 文案待改
谁家的世界任务是上床啊?
竹秋谁家的世界任务是上床啊?
性冷淡脾气还不错的美人×总攻的各类世界分身(阳光奶狗,禁欲成熟男人、直男妖孽校医,民国糙汉等斯哈斯哈) 全部世界都是单性!!!(超大声超大声) 目前暂定四个碎片攻~ 漂亮的同性恋小叔×阳光奶狗高中生 可爱钓系少年养子×禁欲系成熟总裁(极其恶趣味) 不得不伪装成青纯呆呆学生实则想做爱的要死×自称异性恋的洁癖美人校医(啊玩的最花大概) 勾引人的民国小少爷×超能干的黑皮糙汉民工(小少爷万般勾引但不成功!结果意外很纯情呢) 由于性冷淡写黄文很烂、只能走纯情路线的小说家白桔,被迫穿到了自己的书里走剧情。 但谁能告诉他,他写出的老实害羞的可爱高中侄子、纯白无暇的学生、不爱言语的养父…… 怎么都跟他想的不一样啊? 漂亮叔叔被老实的侄子逼到死角草,白桔对养父也曾自信满满:“至少他绝对不会强迫我!” 养父:…… 在世界里承受着道德和欲望的折磨,回到现实的身体却重新回到性冷淡,早就被调教成小受的白桔尝试自※…… 白桔:“…………立不起来!!!” 白桔开始期待去世界了。但同时,他也发现了系统的不对劲:“你有什么瞒着我吧?” 穿成民国小少爷,白桔使劲浑身解数勾引纯情糙汉,结果都不成功!! 白桔:混蛋啊跟我做! 最后用了一些面红耳赤的手段推倒了(糙汉真的很能干 流口水) 只需要主动了一把的嫩豆腐小少爷,后面完全纵欲呢…… 看似1V多,实则1V1!(各种碎片攻还是会出现的,毕竟可以随时分裂出来嘿嘿) 最后—— 总攻邪笑:舒服吗,还觉得我不如别人? 白桔被捂着嘴,根本说不出话,被男人的顶弄草的面色潮红,细软的发丝黏在脸颊上,他摇了摇头。 但已经晚了,男人手指啪的一响,他们被扯入一片漆黑的世界,白桔再熟悉不过这片漆黑,这是系统拉他进小黑屋时的样子。随着眼前变亮,他们两个的床边立着几个人影,白桔瞳孔猛地放大,夹着男人的穴肉害羞的搅紧。 小狗:“呜呜……小叔怎么在跟别人做?” 总裁:“……”沉默但硬了。 校医:“啊……”眯起眼睛。 糙汉没说话(嘿嘿) 然后开始6P??? ※含有的play 【微强制】【有碎片攻的群P】双龙、公开场所、R棒调教、失禁、身体开发、电话play、玩具、当众高潮、乳头调教、炮机、前列腺高潮、各种cosplay、射精控制、口交、尿道调教、结肠高潮、群P、身体检查、还有作者比较喜欢的攻尿到身体里呜呜,等等,想到再补充。总之就是小白花被操来操去变淫荡! ※剧情向的肉,作者不太会起标题,进去看看还是很吸引人的。因为剧情也有很多,目前大剧情篇不开VIP~ 本篇顺利完结会开一个关于淫纹的文。
完结文番外篇
西楼OMG完结文番外篇
海棠的完结文不允许更番外了,无奈之下,另开一续需更盛世久安和娩楼的番外,悉知!
憋尿相关脑洞短篇
秦一塞憋尿相关脑洞短篇
如题,各种憋尿相关的脑洞短篇都会塞进这里,期间夹杂各种个人xp出没。 可能无逻辑也无剧情,一切为炖肉服务。 预警:全员入v。
甜牛奶饮品
臆想甜牛奶饮品
一次无意的窥探,一场蓄意的谋划。两个看似永久平行的人却交织在一起。 娇纵少爷双性受引诱腹黑学霸酱酱晾晾的故事。
黎深和你
两颗门牙黎深和你
黎深和你的快活日子。
[系统]每一任都对我念念不忘怎么办
纸水袋[系统]每一任都对我念念不忘怎么办
#高亮:作者前戏爱好者,本文内含致死量玩奶舔批,do一场5000起步,剧情和肉五五开。每个男主有不同XP会着重描写,整体偏粗暴性爱(问就是男主太馋了忍不住索取过度),扇奶扇批打屁股有,痛车无。【宿主,你被绑定了。】哦,系统爽文【宿主,你需要采集优质男性的精液】哦,po上的系统爽文。【宿主,每个个体的采集度有上限。】哦,po上的np系统爽文。【宿主,你采集过的每一任好像都对你念念不忘……】哦,po上的np修罗场系统爽文……啊?等等?修罗场不要过来啊啊啊
长夏未尽
solitary长夏未尽
黑道父子×疯批钓系 攻1:前期纯情忠犬后期黑化疯狗(20岁) 攻2:纯黑dom感老狐狸(36岁) 手刃亲爹后,为了活命,楚夏跪在陆鹰面前求他为自己指明生路,这一跟就是十年。 楚夏早就知道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又如何,反正,他本来就坏得该死。 辗转于父子二人之间,一个笑他浪荡,一个说他下贱。 有种别操。 迷得父子俩人死心塌地后,楚夏笑着问:“陪我去死吗?” 没办法,坏人在黄泉路上,也会孤单。 (练手文,be 全死,受有点万人迷设定但是不会很夸张)

好看的网游竞技最近更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