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币圈6000万 一个律师眼中的黑与白:币圈无商

原标题:错过币圈6000万 一个律师眼中的黑与白:币圈无商业 太监无高潮

错过币圈6000万 一个律师眼中的黑与白:币圈无商

铅笔道记者认为,郑律师有着一副老实本分的面相,怎么看都会觉得“币圈创富神话”与他无关。

文 | 铅笔道 记者 川川

区块链行业里,“错过一个亿”的故事常有,实际案例却极少发生。

4个月前,米律创始人郑明龙迎来自己的人生命题:有一个大好的ICO机会,只需押注个人信誉,整出一份白皮书,便可至少募资6000万元。根据币圈的规则,发币不稀释股权,无需股东会决议,均由创始团队支配。

如此机会,郑明龙却选择主动错过:一位追求理性至上的律师,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才让自己作出一个如此反常决定?

人生命题

郑明龙抽出一张A4废旧纸,背面朝上,手握着钢笔往上涂抹,一行写问题,一行写答案,累计罗列了7~8个问题,每一个问题都带着问号,每一个问号后面都没有(说服自己的)答案。

大约1小时前,他开着产品会议,一连接到两个电话。电话中,一位海归朋友向他发出邀约:

“我帮你ICO吧。”

“你以个人的信誉背书,再去整一个白皮书,后续的事情我来搞定,你都不用管了。”

就是这个邀约,给郑明龙的人生下了一道很大的命题。发出邀约的是一位横跨币圈链圈的老人,他非常确信,朋友言出必行。

“至少募资6000万元。”

“我确实考虑过研发一个区块链+法律产品,但还在调研中,更没考虑过发币,这样也能募资?”

“可以的,我来处理,你放心。”

“可是,我还不确定这个项目能否落地。”

“到时候再说呗,可以转做其它产品。”

郑明龙计算了一下,倘若6000万元募资成功,扣除交易所等中间商服务费后(约30%),至少还剩4000万元。且根据币圈的规则,发币行为(面上)与公司没有关系,募资不会稀释公司股权,(ETH)可由创始团队自己支配,处置自由度更大。

“这样啊。我们再聊聊看。”结尾处,郑明龙以半开玩笑的口吻结束对话。

实际的抉择,远没有说起来那么轻松。大多数人的做法,重大决策前为了追寻内心的极致宁静,总会留下些强仪式感的一幕。对于郑明龙而言,他的仪式感就是用一支钢笔记下所有想法,写在废旧A4纸上,思考完毕,纸便扔去。

6000万,值否,不值否?

面对这道命题也是一样,让他犹豫的、让他心动的都跃然纸上。

“区块链的本职是什么?”、“为什么要用区块链?”、“现有的技术是否已经能提供解决方案?”、“你要提供什么产品?”“产品给谁用?” ... ...许多问题,他没有答案。

而最大的诱惑在于,即便没有答案,他只需付出“郑明龙”三个字的个人信誉,便能换来6000万元募资——值吗,不值吗?他没那么快给出答案

2015年冬天,郑明龙曾遇到一个莱特币(一年曾暴涨90倍)代理商,他心直口快,“庞氏骗局”四个字脱口而出。而今的局面,不太可能那么快有答案,至少需要斟酌数日。

2017年,他还曾遇到一个命题,数额只及此十分之一,但也足够让他翻江倒海。

当年3月,P2P现金贷野蛮生长,郑明龙看到一个商机。“有位P2P客户一年千万级订单,按照最理想3%~5%的逾期率,意味着每年要(给用户)发送几十万封律师函,而市面上每封律师函的成本3000元起。”

他已经研发了一个解决方案,能让律师函的发送成本降至1元以下,且能迅速列入失信名单。照此下去,每年只需服务5个客户,营业额轻轻松松过百万——不触红线,无法律风险。

错过币圈6000万 一个律师眼中的黑与白:币圈无商

“黑名单”俗称“老赖”,成为老赖后,出行只能乘坐火车二等座,更不用谈飞机。小孩若要上贵族学校,也会受影响。

但他最终并没有做。“一个原因是,一封律师函的后果有时是不可逆的,平台拿着你的律师函到处发,若是有人(学生)接到律师函后自杀怎么办?再或者,因为欠个千八百就列入黑名单,会影响他一生的信用,对贷款、小孩上学都可能有影响。”

“良心不安,不干了吧。”

心安否,不安否

但这一次,他面对的不是500万,而是5000万,让他心安的、不安的都跃然纸上。

币圈不成文共识,游走在法律边缘,都需转移至境外。时值2017年11月,尽管2个月前,七部委已发文禁止ICO,但国外渠道依然畅通。朋友告诉他:赶在新政落锤之前(2018年1月),ICO可以完成。

果不其然,1月25日,公安部再次专题会议,打击非法集资、网络传销等犯罪行为。

6000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对于郑明龙来说,的确可以做很多事情。

2015年年底,郑明龙第一次心动区块链。他看到同行一篇文章,说区块链能去中心化,重新构建了一种强信任关系。读完后,郑明龙不禁大赞:“天啊,这场景太好了,再没有第三方折损你的信任成本。”

他脑洞过很多想法:区块链在法律有什么应用场景,如股权登记、版权保护等——发Tokin只是应用之一。但都只停留在想法阶段,技术方面并没有多深研究,也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能轻易实现。

而一旦募资完成,一切想法都有了验证的可能。“刚好可以帮我很快组建起技术团队,进行产品试验迭代。”

募资否,不募否?

他迟疑过,动摇过,一切跃然纸上。纸面的具体内容已经无法记清,除去大一堆问号。大约1小时后,他从办公桌起身,内心细微波澜,整体平静。

起身后,他第一个商量对象是自己的合伙人。

“有这么个事情……”郑明龙娓娓道来。

“哦。这个会不会涉嫌非法集资?咱们还是小心吧。”

“她是业务派,比我更理性。”郑明龙说道。

当晚,回到家中,待小孩睡后,他与太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又刻意聊起此事——这已成为他每日的习惯,睡前都会与太太在聊天,今天做了什么、有些什么感悟……

有时他深思熟虑许久的问题,在太太面前几分钟就可能迎刃而解。

2015年北上创业,他征求太太的意见。“我们可能得去北京。”“哦,非得去吗?”“非得去。”““好吧”

简短的几句对话,背后是一个家庭的巨大取舍。北上之前,郑明龙与太太已在地方工作十余年,选择创业后,他们卖掉了自己的车、出租了自己的房,举家迁移北京。

是否开发P2P律师函产品,他也征求过太太的建议。后来太太反问他:“做这件事,你会觉得良心不安吗?”。郑明龙细想,业务本身无过错,但确实良心不安,所以不做了。

这一次是否ICO,他再次希望听听太太的想法。

“有人邀我发币……”

“发币是什么?” “你们能做什么?”

“可以私募到一笔钱,用户可以拿币购买我们的法律服务。”

“这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以前是用人民币支付,现在可以用数字货币支付。理想的情况,币还能不断增值。”

“怎么样才能增值?”

“目前的做法,就是靠各种炒作。”

“这不是骗人吗?”“如果你觉得内心不安,咱们就不要去做,犯不着。”

是否,非否

征求意见目的大约几种,要么期待他人说服自己,要么期待他人赞同自己。而郑明龙不是,他更多的是同步信息。

无庸讳言,有一点100%可以肯定:如若当时没有法律风险,如若他自己不是一名律师,ICO这个事他肯定干。但现实的情况是,他偏偏是一名执业15年的老律师,基于对国内法律的认知,他也深知ICO存在的巨大法律风险。

两点偏偏赶上,尽管利益不小,但这件事他就是做不得。

他是一名律师,暂且不说法律层面,一个基于常识都能看破的问题,怎能放肆?

基于个人的信誉,更不值得。“发币后,投资人能拿你的币做什么?要么能增值,要么给产品,并对这条链终身负责,压上你100%的信用,把你和你的企业100%绑在这里。”

6000万是不是很多?没那么多。郑明龙思考,自己的职业生涯至少30年,累加起来并不止这个数。

静时安之若素,动时勿忘心安。3~5天后,他给朋友去了一通电话,算是正式的回绝。

此时,行业仍然躁动非凡。数月内,他参加的每一次交流、每一个沙龙,区块链都是必谈话题。据估算,与他讨论过该话题的人至少上百。

“未来每一秒都聊区块链”、“在区块链即将到来的日子里,睡觉都是浪费时间”……

整个行业都是泡沫。“就好比很多太监,自己明明不可能有高潮,还去伪装高潮、瞎掺和”。

币圈否,链圈否?

郑明龙的观点很明确:币圈不是他想要的,但链圈大有可为。

“有人说ICO是诈骗,但诈骗至少是隐蔽的,要租一些场所,需要招聘人员培训话术。ICO根本不需要,白皮书啥都没有,拉人上来站台鼓吹。”

而链圈则不同。

“他会深深影响法律行业,未来所有财产都能数字化,智能合约能彻底改变行业。以后律师都不是纯粹的律师,都是法律程序员或工程师,不仅仅懂法律,还懂得把法律语言转化为代码,让它自动可执行。”

随着ICO行业的信息透明化,持郑明龙观点的人逐日增多。

2018年2月2日,郑明龙难得陪太太逛街买衣服,途中看到一篇PreAngel创始人王利杰的文章——《忘掉ICO,回归业务本质!》。文中内容让他深有感慨,不由再次联想起自己的经历。于是他“中断”了逛街,走进一家咖啡厅将想法写了下来。

“曾有一个ICO的大好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放弃了。ICO实质上一次性透支了创始人和企业信用。暂且不考虑合法性和监管问题,在没有想清楚为什么用怎么用(区块链)、为谁解决什么问题、创造什么价值之前,盲从ICO就是无味地透支信用,最后获得的不是区块链,而是铁链。

错过币圈6000万 一个律师眼中的黑与白:币圈无商

郑律师幸福一家子。“在她面前,我有时会显得幼稚。我想说,放心啦,会长大的啦。”

或许在2017年11月那天,他早已用笔写下了这些答案。尽管谁也无从得知,他在那张废旧A4纸上具体做了什么思想斗争,但答案的种子早在那天就已经深深埋下。

读完文章莫急走,币圈虽有争议,但与区块链技术本身无关,拥抱是必然。为了提升认知、服务区块链项目,铅笔道已发起“区块链实验班”,八大导师+四大服务,点击以下链接可详细了解或直接报名:http://cn.mikecrm.com/U4VLkdW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网红边玩边挣钱 将催生新商业模式

      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 网红,就是网络红人的简称。网红不仅仅是当下最热词汇,它还是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有网红模......

    04-05    来源:京华时报

    分享
  • 无人驾驶车离我们有多远 百度提出5年内

      车辆自动判断路况 无人驾驶车何时才能驶入百姓生活? 3月30日,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提出了一......

    04-05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分享
  • 瓜分网红经济千亿蛋糕 哪些A股公司抢得

      网红 papi酱获1200万元投资受热议余温犹存,近日又有自媒体曝出坐拥百亿资产的期货大佬葛卫东不仅看网红女主播视频,还与......

    04-0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