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泡沫亲历者:荒唐的比特币,危险的区块

原标题:互联网泡沫亲历者:荒唐的比特币,危险的区块链

编者按:咨询公司Gartner发现,所有新兴技术都会经历一条技术炒作周期曲线,其中要经历科技诞生的促动期、过高期望的峰值、泡沫化的底谷期、稳步爬升的光明期以及实质生产的高原期。比方说互联网技术就曾经历过泡沫的破裂。而那些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往往会拿互联网的发展史跟比特币、区块链相比。现在,当年的当事人之一Paul Ford又一次以史为鉴来预测比特币和区块链的未来了。

互联网泡沫亲历者:荒唐的比特币,危险的区块

真正的信徒不会停止脚步,直到他们重建世界。那个世界有的令人兴奋不已,有的令人夜不能眠。

比特币崩溃的那些天里,我周围的互联网被一种节日的氛围占据了。大家在Twitter不停地发推,给大家看截屏下来的Reddit上面的嘴仗。看着陌生人哀叹自己那些荒唐的数字硬币被熔成了炉渣总是件乐事。

我并不希望比特币持有者受苦,真的。作为技术学家和创业者,我同情并且钦佩冒险者。但作为一名作者,我很享受能揭示人类境况的纯粹运动。我喜欢看别人玩游戏但我不玩。我喜欢看别人打牌,但我从来都没有买过一副牌——我看橄榄球的时候,我的手机上总是打开着NFL官方规则手册。无论是什么原因,我往往更喜欢规则而不是游戏。从某种程度来说,比特币只是一套规则,由软件定义,但这个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怪异的游戏之一。大家投资的是难以控制的抽象,当它表现不佳时就会发生恐慌,观察这些事情的发生是很有娱乐性的。

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兴奋,每一天都是那么的美好,那种他们入侵巴黎前的美好时光。观察过去几年ICO的世界就像看爆米花的诞生。在热气中炙烤的一切似乎永远都是那个模样,然后嘣!Mastercoin!比特币!Bancor!Tezos!各式各样的内核程序开始冒出来,现在我们早中晚餐都在吃爆米花。区块链初创企业拜访我们的软件代理并且承诺用美元支付,然后补充说,“不过其实也有其他的付款方式。”每个人都聪明绝顶腰包鼓鼓。还有,是的,区块链初创企业(但从来以及永远都不是拜访过我们的那些初创企业)似乎很滑稽——那么多的图片!有的甚至是有意而为之,比如Useless Ethereum Token,它的logo就是一根竖起的中指。UET的网站上面写道:“别指望有收益。”(UET, https://uetoken.com/宣称是全世界第一个100%诚实的以太坊ICO项目。可能的确是,因为这个项目就是让你给随便给谁一点钱。)但是,买家买下的令牌总价值已经达到约30万美元。

大家被加密数字货币的狂乱搅的翻江倒海——他们唯一的原罪就是信念。(好吧,还有贪婪。)但我只能报以亲切的微笑和一声叹息。我知道信仰的感觉是怎样的。

我第一眼看到web就爱上它了,首先是一台DEC VT300命令行终端上面的文字,然后时各种大小带有图片和蓝色链接的文字。你可以读发表在瑞士的东西!或者MIT的!web出现的时候我还在读大学。当时我已经用互联网发邮件和下载文件,但最关键是我处理重复性文书工作的能力——写程序终于有了大展身手的天地了。我不再需要复印自己的科幻杂志了,互联网会替我复印的。

大学毕业后,晚上我会在布鲁克林制作自己的网页。早上醒来我会上去看看有没有人拜访过我的网站,然后再跑到曼哈顿开始我替各家公司制作网页的工作。钱滚滚而来,一部分进入了我的银行账户,大部分都跑到了其他地方。期权、提成、交易流。我替一家30人的小公司工作,这家公司是被买过来培育一家大很多的公司的。新的办公室位于第五大道,新老板是微软的人。她还带来了她的小狗。

那是一个充满奇迹和喜剧的世界。超级碗广告全都是.com公司的;同事们都睡在一起;在开pitch会之前,小狗还跑到大大的玻璃会议桌上拉屎。我去参加过Yahoo!举办的一场主题是假火山的聚会。曼哈顿的书店里面的书标题都是这样的:《Dow 30,000 by 2008: Why It’s Different This Time(道指30000点:为什么这次不一样)》,还有《Dow 36,000(道指36000点)》以及《Dow 40,000: Strategies for Profiting From the Greatest Bull Market in History(道指40000点:有史以来最伟大牛市的赚钱策略)》和《Dow 100,000: Fact or Fiction(道指100000点:事实还是胡扯)》。

每个人都在聊IPO、投资以及风投,“革命”总是离不开嘴边。我知道我应该就web与资本市场是如何互动的发表一下观点,不过现在我就是像写点东西然后放到网上。或者谈谈web标准——由W3C的委员会编制的那些文档,那些定义了web浏览器与web服务器之间的约定,勾勒了HTML工作方式的文档。这些标准定义的不仅是软件,还包括了文化;这些是人机互动的原始材料。每天早上醒来我几乎都无法理解走进入哪一个新前沿。

所有这一切表明金钱是荒唐的,我们也许应该多嘲笑一下金钱

我跟比特币的第一次邂逅是在2009年,当时觉得这东西好像挺有趣。我把它理解,或者说误解成又一种微支付的手段,就像过去一堆的老式虚拟货币比如Beenz和Flooz一样,只不过多了些对抗spam(滥发)的想法。我数学很糟,所以比特币白皮书对我而言毫无意义,不过我仍然尝试着过想挖点比特币,但没有成功。我不想把我那台Mac的CPU计算周期都浪费在一件蠢事上面,于是我就再也不理这玩意儿了。

没有简单方式可以解释比特币,不过还是让我试试吧:你去到商店的ATM想取钱买半打饮料时你会掏出银行卡。交易处理器会到某个地方验证一下你这张卡,扣点手续费然后吐出钱。这是软件的力量。OK,深呼吸一下。取比特币其实跟使用ATM一样,只不过跟后者给的是政府担保的钱不同,你会在某个地方得到一台解决(数学)问题比其他计算机快的计算机的证明,然后你用的也不是ATM卡,而是一块只有你才有的自动生成的令牌,然后你连接的不是银行而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计算机网络,它们共同维护和更新一个大规模的历史交易数据库的拷贝——然后共同利用数学来验证交易,然后时不时吐出新的比特币,来奖励那些(数学)问题的解决者。慢慢呼气。我差不多说完了。而且你不是向柜台后面的某人买半打饮料,而是向另一个匿名的令牌转一定数量的比特币。慢慢地,大家进行的所有交易都集中到了区块里面并经过了验证,并且会得到一个把之前所有区块的代码一网打尽的特殊代码,这样你就得到了一条区块链。根据Bitcoin.org,比特币区块链大约有145GB,尽管你读到这篇文章是还会变得更大。你可以把整个区块链都下载下来,比特币经济的整个肖像都可以放到一个USB硬盘里面。

这一切表明金钱是荒唐的,我们也许应该多嘲笑一下金钱。考虑向比特币伸出一个大大的中指。这是个恶作剧,几乎是全球金融体系的一个拙劣的模仿,现在已经变成了泡沫。“你们这帮达沃斯的富豪也许以为自己控制了全球的货币供应,”爱搞恶作剧的人仿佛在说:“但人类通过任何东西都可以做出个经济体。哪怕是这个!”说实话,央行从来都没有真正让我生气过;这只不过是我们卑躬屈膝的又一个庞大企业而已,就像电视网络或者宗教一样。但是我能看出它会如何让人生气。比特就要出个币。

一些大银行对比特币和区块链发表了谨慎乐观的意见,这一点令人惊讶。但就算银行家死板得很,他们也比我们其他任何人都更愿意把金钱视为一种抽象。即便他们骨子里对比特币的感觉也许比不上对利率的,但那也是在交易所上面的,而且大家也买比特币。所以为什么不呢?没准大家对这事儿真的认真起来呢?而且你还可以认为加密数字货币对于那些生活在威权之下的人是一种恩惠——这可是手机不离身的大众的瑞士银行账户啊。

其实比特币是把一些真心令人欢乐的想法金融化。去它的汇率,你有一套技术可以制造稀缺性。至少是一种稀缺性,因为你可以用某种方式把数据和信息编码进区块链,然后就可以说“这是这类数字化东西的第一个。”它已经被应用到了数字艺术上,在专利、图库之类的东西上你也能看到应用。到处都是山寨。

如果区块链提供的最重要的一样东西是文化建设的手段呢?

换句话说,区块链可以成为媒体的一种形式。作者Maria Bustillos正在创办一本发布在区块链上的杂志——这就意味着它是不可能被拿下来的。她的目的之一是让别人不可能威胁到自己不喜欢的出版物(比方说Peter Thiel就支持了Hulk Hogan对Gawker发起的诉讼)。

你甚至可以制作一份分布式的杂志,名字就叫做《关于Peter Thiel的关键公共利益信息》。这样一份杂志你想通过诉讼让它消失是极其困难的。这是想法的市场。真的。我们再来个思想实验。还记得那个匿名建立一份在媒体业工作涉嫌性骚扰的渣男清单的想法吗?你可以悄悄地把这份东西从一个钱包传给另一个钱包,把信息放到区块链上。你可以做一个web浏览器插件,这样一旦有人去看性骚扰者的LinkedIn页面时,网页就会发出亮红色。你可以在互联网上保留一份分布式、不可变的性骚扰指控记录。(这种指控有没有商机呢?其实大家是愿意为八卦付费的。不如叫做GossipCoin?)

我的意思不是说这个是个好想法。其实我相当肯定这是个糟糕的想法。但我想说的是,这类事情在过去很难规模化,因为匿名难以保护,而平台也很难运营且易受攻击。现在的框架开始开发此类工具并且将它们匿名化、去中心化,让这些东西得以持续下去,还有就像所有互联网的事物一样,这些东西总是会提前出现——我们还来不及制定出必要的、让它们变得有意义的伦理道德。

当大家用比特币来进行非法毒品交易时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网络泡沫崩溃于2000年代早期。幽灵般的办公室布满了空无一人的电脑椅。一位投资者朋友叹息道:“进入金钱天堂的钱太多了。”随着公司像冷酷的阿米巴一样挤作一团,合并成新型的企业生命体,从他们的名字中增加然后又删除了感叹号,我注意到原先做房地产、有线电视编辑和运动员管理的那帮人已经离开了。

.com时代的员工沦为了笑柄,他们就是只会满嘴说行话的傻瓜,把经济推向了悬崖。公平的评价。我本人在2002年的时候靠写作这门自由职业谋生几乎连房租都付不起(590美元一个月),但我记得在那个时代我能享受到的快乐比泡沫时代多得多了。大家通过邮件列表相互凑数,一起到布鲁克林至今仍然昏暗的公寓搭伙做邻居,带上啤酒和零食就当是入住费,一起讨论XML,导航分类,主题地图以及网站架构。我们在自己的网站上写这方面的主题,在我们那个小小的袖珍世界里,每个人都是作者、设计师和经理。

然后又有事情发生了。有人推出了一款在线游戏,名字叫做《Game Neverending》,可惜游戏不太受欢迎。尽管这很热那个人不爽,但随后同一支团队又推出了Flickr。Google买下了Blogger。活力和光明又回来了。慢慢地,软件渗透到了全球企业的方方面面。移动来了,社交网络爆发,工作岗位回来了,编码学校如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把人一个个变成程序员,然后喂给总也喂不饱的企业。我热爱的抽象变成了产业。

比特币将会崩溃因为当然它会。泡沫总会破裂

大家都的对区块链进行一下预测。我的预测是:目前这波数字货币浪潮最终将会消退,因为它太庞大、太低效、太邪恶。它更像是意识形态而不是金融工具,而意识形态很少能成为可持续的保值手段。此外,交易太慢(每个人都说自己正在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要耗掉电解铝那么大的电力才能制造出一个新货币绝对是不应该的。

区块链有望解决的大部分事情用其他技术都可以轻易解决,包括美好的法币。但当我看到它时我似乎看到了一种心灵病毒。

以我25年的经验,我终于弄清楚这整件事了。情况是这样的:硅谷最爱的其实不是产品,或者产品之下的平台,而是市场。“慢慢再想商业模式”是早期商业化互联网的呼吁。割韭菜的方式首先是要创造出大家使用频繁的产品——也许是像Google那样的搜索引擎,或者Facebook那样的社交网络。然后再在此基础下建立大型的web交易平台,提供一些令人惊讶的东西,比如按照相关程度排序的搜索结果或者新闻流,然后再在这一切之下建立广告市场——这才是真正的赚钱机器。如果你碰巧建成了一个真正的市场,那你就发达了。

在过去,建立市场需要用户、产品等等很多东西——农民得把养得膘肥体壮的猪牵到市场。我们现在得到的是一种逐渐增加任意数量的拍卖的手段,一种大量制造中间人的方法。这就是硅谷的命运。有了ICO和比特币交易所之后,我们就有了对市场进行估值的市场。这有什么错的呢?我们之前从来都没碰到过麻烦。

美国对新的抽象的理解方式是把它金融化。我们的文化就是这么吸收信息的。出租车、备用卧室、公共教育——到处都可以看见市场。比特币和区块链在金融化之前出现,意在取代央行业务。但如果区块链提供的最重要的东西不是取代货币而是文化建设的新手段呢?

我知道脑子里有个软件想法然后把它的各种可能性陈列在你面前会是什么样的。那就像看着一颗颗神秘的蛋。有的可能是烂的,有的可能是空的,有的里面住着已经发育发育成形的小鸡——但有时在给予足够的处理能力的情况下,其中一只可以孵化出一条龙来。

只要我听到有人在谈起比特币无限光明的未来时,我就会想到《道指100000点》。我第一次看到这本书是在世贸中心的一家老的Borders书店。你年后,那家书店被毁了,而那本书的标题就是个悲哀的笑话。好几年市场对技术失去了兴趣。今天所有的Borders书店都不见了。

泡沫是令人悲伤的——在一大堆的谎言与乐观之中往往隐藏着一百万个未实现的渴望。比特币会崩溃因为它当然会崩溃。泡沫当然会破裂。做房地产和运动员管理的人会回家,信徒仍然会留下,碰头,规划新的市场。这会需要好几年,也许需要10年,但区块链狂热爱好者脑子里已经设想了一个世界了,而且没有实现这个世界他们是不会罢休的。而同样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我们是他们最不关心的。他们做的事情有的会很神奇,是有利于社区建设、经济繁荣的。而有的则会令我们夜不能眠。

尽管如此,我只能妒忌地站在旁边看。我妒忌的不是那些信徒可能获得的财富,因为大部分的人都没法获得。(即便是在分布式的货币平台,财富也有办法只落入少数人的腰包)我妒忌是因为他们会经历所有的一切:崩溃、被抛弃,然后在他们了解了玩具和工具之间的区别之后慢慢重建。他们将有机会参与到一场令人尖叫的文化建设当中。

原文链接: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8-03-09/bitcoin-is-ridiculous-blockchain-is-dangerous-paul-ford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网红边玩边挣钱 将催生新商业模式

      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 网红,就是网络红人的简称。网红不仅仅是当下最热词汇,它还是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有网红模......

    04-05    来源:京华时报

    分享
  • 无人驾驶车离我们有多远 百度提出5年内

      车辆自动判断路况 无人驾驶车何时才能驶入百姓生活? 3月30日,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提出了一......

    04-05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分享
  • 瓜分网红经济千亿蛋糕 哪些A股公司抢得

      网红 papi酱获1200万元投资受热议余温犹存,近日又有自媒体曝出坐拥百亿资产的期货大佬葛卫东不仅看网红女主播视频,还与......

    04-05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