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你一辈子!”产妇痛得死去活来,因为遇

原标题:“我恨你一辈子!”产妇痛得死去活来,杭州这位丈夫却拒签无痛分娩!医生都看不下去了

生孩子到底有多痛?这个问题,男人真的一辈子都不能懂。

“我恨你一辈子!”产妇痛得死去活来,因为遇

手术后的麻醉复苏室是麻醉医生的另一个战场

产房里的故事

疼痛等级,是医学界对疼痛程度划分的等级,通常有10级,“一般顺产所经历的就能达到10级痛。”杭州市妇产科医院麻醉科主任肖纯说。

为了应对这种疼痛,让产妇在相对放松的状态下生产,很多医院推出了无痛分娩(椎管内麻醉分娩镇痛),但不少家属一听说要“上麻醉”,怕因此对胎儿造成影响,往往会反对。

产房里产妇痛得死去活来丈夫却拒无痛分娩

在杭州市妇产科医院,肖纯和记者分享了一个曾亲历过的故事。

26岁的小辰(化名)已进入产房待产,宫口才开了2指,小辰就痛得忍不下去了,提出要无痛分娩。

但面对痛得死去活来的妻子,丈夫却坚决地摇头,拒在无痛分娩同意书上签字,他说“上麻醉对小孩子有影响,对大人也不好”,无论麻醉医生如何解释无痛分娩的麻药浓度不会对产妇和胎儿造成影响,丈夫的态度依旧坚决。

我恨你一辈子!”痛到无助的小辰哭着对丈夫喊了这么一句。

“我恨你一辈子!”产妇痛得死去活来,因为遇

麻醉医生在为产妇做椎管内麻醉

“生产中,超过50%的产妇会达到10级痛。我打个比方,用刀直接划开身体皮肉的痛级也只9.2级。”谈起产妇小辰,肖纯满是心疼。

无痛分娩VS剖宫产麻醉药物浓度前者要低得多

“终于活过来了!”……类似的表述,常会在产妇在第一产程使用无痛分娩技术后听到。可在产房外,婆婆、妈妈、丈夫们却对这项技术顾虑重重,他们担心麻醉药物对胎儿出生后智力发育有影响、椎管内注射会导致产后腰痛。

“西方国家对剖宫产率的控制一直维持在15%以下,我国的剖宫产率却一度高达45%,这其中很大原因在于产妇对于经阴道分娩疼痛的恐惧。”省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浙江省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胡双飞解释,剖宫产使用的是浓度为0.5%的局部麻醉药物,而无痛分娩使用的阵痛麻醉药物浓度仅0.125%。

而且,极少剂量浓度的麻药被注入椎管内,经血液吸收,再通过胎盘屏障到胎儿的药量微乎其微。

“我恨你一辈子!”产妇痛得死去活来,因为遇

麻醉医生在手术室里监控患者各方面指标

手术台上的故事

在绝大多数医院里,麻醉科和手术室是相邻的,麻醉医生的办公室就设在手术间旁。

在很多患者和家属眼里,一台手术的成功取决于主刀医生的技术,却不知道,自始至终陪伴整台手术的其实是麻醉医生。

可以说,麻醉医生是无影灯下的无名英雄。都说“外科治病,麻醉保命”,一台手术如果没有麻醉医师就运作不了。

手术台上患者血压骤升麻醉医生化解危机

“有没有患者和家属在手术后向麻醉医生表示感谢?”对此,胡双飞说还不太多,但一个稍好点的现象,是已经渐渐有人理解麻醉医生的重要性了。

前不久,一个诊断为“腹膜后肿瘤”患者被推进了手术室,准备做腹腔镜下肿瘤手术切除。麻醉、插管等一切手续准备好后,外科医生首先为患者建立气腹,以方便腔镜探入后有足够的视野空间进行手术,这是最常规的流程。可没想到的是,正当腹腔充气扩容时,手术台上的患者血压骤升,外科医生停止后,患者的血压随即回落到正常。但当再次建立气腹时,病人的血压又一次飙高。

“我恨你一辈子!”产妇痛得死去活来,因为遇

麻醉医生在手术室里监控患者各方面指标

胡双飞来到手术室询问了解后,怀疑这个“腹膜后肿瘤”是嗜铬细胞瘤,通俗理解就是这颗肿瘤长在肾上腺上,平时无特别症状,属于静默型,但触摸或挤压肿瘤就会导致血压飙升。手术团队立即调整手术方案,麻醉团队也通过严格的药物剂量,控制手术台上的患者血压维持在平稳状态。

“通常,我们会在手术前备好正性、负性两种药物,正性药物在血压掉下去的时候使用,负性药物在血压飙升时使用,总的宗旨就是保证患者血压平稳,为手术提供条件。”胡双飞说。

一台常规手术变得不常规,手术室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在手术肿瘤切除后快速病理活检发现,正如胡双飞所判断的,这是一个长在腹膜后的肾上腺髓质嗜铬细胞瘤。手术后,当患者和家属向外科医生表达感谢时才知道,如果不是麻醉医生保驾护航,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麻醉医生为何那么缺

据统计,浙江省麻醉从业人员4600余人,其中麻醉科医师4200余人,麻醉科护士400余人,浙江省麻醉科医师和手术科室医生人数比约为1:6。在欧美国家,麻醉医师和手术科室医生人数比约为1:3。

严敏说,一个合格的麻醉医师是外科医师中的内科医师,又是具备有全面内科知识的外科医师,急救技能扎实,尤其气管插管是每个麻醉医师都拿得出手的救命技能。所以,培养一名优秀的麻醉科医师,绝非易事。

以浙医二院麻醉科为例。为了壮大团队、填补需求,近些年麻醉科以每年10人的速度注入新鲜血液,但人手依然比较短缺。

严敏说,5年本科,3年以上的研究生及博士,再加上5年临床医师经历,才能培养出一个主治医师级别的麻醉师。她对手下的医生要求严格,有些医生哪怕已经评上主治医师,但只要没通过院内的考核,就无法独立负责手术麻醉。在她看来,麻醉医师必须具备“快速进入备战一线”的能力,否则就不合格不达标。

除了麻醉医师和麻醉手术部护士,麻醉科还离不开一群特殊的人——临床工程部的工程师们。由于麻醉科常年要和麻醉机、呼吸机、监护仪等器械打交道,所以工程师必不可少。

每天早上,工程师小伙子都要对着一张清单把仪器全部调试题一边;晚上,他们再进行检查、养护。有了他们的帮助,麻醉医师工作的效率和质量都大大提高。

来源:青年时报公众号(qnsb-guanfangweixin)、钱江晚报记者 张冰清 通讯员 鲁青

值班编辑:郑司琪 实习生 王佳彬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