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候选人赢得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参议院选举

原标题:民主党候选人赢得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参议院选举

美国阿拉巴马州参议院议员补选结果显示,民主党候选人琼斯(Doug Jones)战胜共和党议员摩尔(Roy Moore),拿下一个参议院席位,成为25年来首位赢得阿拉巴马州参议院议员席位的民主党人。

民主党候选人赢得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参议院选举

之前,摩尔因不愿认输,在阿州即将公告选举结果和当选人之前,紧急向位于蒙哥马利市的巡迴法院发出选举投诉,指称可能有舞弊情事,敦促当局延后公告选举结果。不过,阿拉巴马州的法官驳回了共和党议员摩尔提出的暂停确认民主党候选人琼斯在阿拉巴马州参议院竞选中获胜的申请。

解析:民主党人赢得阿拉巴马州参议员选举,为何带来政治版图大地震

(来源:澎湃新闻)

12月12日的阿拉巴马参议员补选开票之后,民主党人道格拉斯·琼斯(Gordon Douglas Jones)以微弱优势(1.5%)击败了共和党人罗伊·摩尔(Roy Moore),成为了自1992年以来第一个来自阿拉巴马州的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虽然摩尔尚未认输,并试图争取重新清点选票,但其成功翻盘的希望非常渺茫。

这一选举结果不亚于一次政治地震,一举震动全美国和华盛顿DC。在深红的阿拉巴马州的补选被民主党赢取,不仅对参议院的党派划分有着直接影响,更对未来一年内共和党国会和特朗普的立法施政以及明年中期选举的选情有着重要意义。

一场跌宕起伏的竞选

此次选举从一开始就让共和党陷入了丑闻。 前联邦参议员杰夫·塞申斯 (Jeff Sessions)被新任总统特朗普任命为司法部部长,造成了阿拉巴马这一参议员职位的空缺。此前,时任阿拉巴马州长罗伯特·本特利任命时任阿拉巴马总检察长的卢瑟·斯特兰奇(Luther Strange)临时充任,直到2018年与中期选举一并补选。然而,由于本特利州长当时正因性丑闻和企图妨碍司法的行为遭到州司法部调查,而斯特兰奇作为州总检察长正是这项调查的负责人,并一度向州议会建议弹劾本特利,而在本特利任命他替代塞申斯之后,他便建议州议会停止弹劾程序,不禁令外人怀疑是这其中否存在直接利益交易(quid pro quo)。今年四月,本特利因丑闻持续发酵名声扫地,并且不得不辞去州长职位 。因此,斯特兰奇的处境变得微妙而尴尬。新的州长埃夫伊按照州法相关规定将补缺选举提前到了今年12月,于是就有了这场十分特殊的十二月选举。

斯特兰奇作为参议员十分低调,凡事基本跟党走,大是大非上从不动摇, 甚是符合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纳尔的心意,因为其参院多数过于微弱,经常为凑集一两张关键票被温和派和极端保守派的参议员搞得焦头烂额,有这么一个忠诚的螺丝钉着实让他的工作简单不少。但是,斯特兰奇必须要赢下共和党初选才能继续把这个参议员的位置坐稳,这对于身背包袱的他而言本就十分困难,再加上这一年来大环境对于建制派不甚友好,不仅共和党掌控的国会几乎一事无成,总统特朗普也是闹出一个接一个的争议事件。麦康纳尔为了保住斯特兰奇,不仅指示其手下的全国共和党参议院委员会和外部资金组织全力支持斯特兰奇,还威胁警告共和党的其他资深政治咨询和竞选人士不得去帮助其他建制派人选。此举确实吓退了其他有资本有资历的建制派共和党人,但却没能阻止反建制派起来挑战斯特兰奇。众议员莫·布鲁克斯和前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伊·摩尔都加入了初选争夺。在首轮初选之中,摩尔轻松以接近四成的选票位居首位,而斯特兰奇将将击败了布鲁克斯成为第二。

摩尔此人名声在外,其特立独行的性格和强烈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信仰使其成为了一个评价极其两极分化的人物。一方面,他两次因为其基督教信仰而被从阿拉巴马最高法院停职:一次是因为拒绝按照联邦法院的裁决将十诫从最高法院的建筑中移出,另一次是拒绝执行联邦最高法院合法化同性婚姻的判决;另一方面 ,福音派认为他是一个坚定的基督教信徒,也是他们信仰忠实的保卫者,而福音派构成了阿拉巴马州4成的选民。摩尔可以说是典型的特朗普式候选人,经常发出一些极有争议的言论。此次选举中,他打着反建制的旗号,在阿拉巴马共和党中收效甚好。即使是在特朗普和麦康纳尔的极力反对下,还是轻松击败斯特兰奇成为了共和党的参议员候选人。

民主党一方则从一开始便团结在前阿拉巴马北区联邦检察官琼斯周围,这不仅 是因为他为人正直、履历清新,曾主导了对制造臭名昭著的教会爆炸案的几位3k党人的调查和定罪,更多是因为阿拉巴马民主党人才凋零的无奈。

自从林登·约翰逊1964年签署民权法案以来,阿拉巴马逐渐从民主党的铁票仓转成了最深红的共和党基地之一。自来自邻州乔治亚的南方民主党人吉米·卡特在1976年赢下该州以后,后续四十年间无一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赢下了阿拉巴马,即使同是南方民主党人的克林顿和戈尔都未能有所突破。去年大选希拉里得到的选票不足4成,特朗普轻松赢了28个百分点。在阿拉巴马州级选举中,民主党人自1998年之后再也没赢过州长选举,在奥巴马在任期间更是丢盔弃甲、一败涂地,连把持了百年之久的州议会两院也完全失去。奥巴马八年之后,阿拉巴马的民主党基本处于不存在、不重要、不相关的境地。上一次民主党赢下阿拉巴马的联邦参议员选举已经是近四分之一个世纪前的事了,而赢下那场选举的人理查德·谢尔比很快便于1994年成为了一名共和党人,至今仍是阿拉巴马的资深参议员。

因此,民主党从一开始就对这场补选基本不抱希望,只是走个过场稍作挣扎。但是,当摩尔成为了共和党的候选人时,民主党还是看到了一丝曙光,毕竟即使在阿拉巴马州,他的争议言论和极端宗教信仰对于很多人来说也难以接受。而他在过去选举中也确实比其他共和党建制派的表现弱很多,比如2012年州最高法院选举他只赢了2%,罗姆尼却赢了20多个百分点。特朗普政府整体的不受欢迎程度高居不下也对民主党人的投票热情有着极大鼓舞。民主党在今年多个保守选区众议员补缺选举都表现出色,即便最终都落败,但势头不可忽视。十一月份的州一级选举民主党大胜也可以说是吹响了反击的号角,综合来看大环境对于民主党来说十分有利。

即便是这样,在《华盛顿邮报》11月爆出摩尔30岁时多次性骚扰和追求少女的丑闻之前,摩尔成为下一任阿拉巴马的联邦参议员看起来都只是时间问题,毕竟共和党建制派都选择与他暂时修好并给与资金支持和政治背书。但《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可谓震惊全国,不仅恰逢全美掀起揭发权势男性性骚扰女性的风暴,也击碎了摩尔所谓重视家庭价值的描述。共和党建制派迅速与之划清界限,众多高层人士呼吁他退出选举。然而选票已经印发,摩尔的名字是不能从选票上移除的。一时间共和党不知所措,与去年大选特朗普的好莱坞录音事件颇为相似。共和党参议院的竞选委员会主席科里·加德纳公开表示,即使摩尔当选参议员也将立刻对其展开纪律调查并主张将其驱逐。琼斯也很快在民调中开始领先,但与去年大选的剧情再度重演,随着诸多指控开始沉淀,不少共和党人还是回归了原本的阵营。

在选举之前民调基本上是五五开,很难预测谁会胜出。不少共和党人依然不愿替摩尔出头,本州资深参议员谢尔比更是公开拒绝支持摩尔,转而选择投给“填名选票”(Write-in)的候选人。但特朗普在最后时刻大力支持摩尔,为其公开背书并录制电话录音,强调这个参院席位对其议程的重要性,也可能是他对摩尔的经历感同身受。总终,琼斯以1.5%的微弱优势胜出,奇迹般地成为了25年以来第一个阿拉巴马的民主党籍参议员。

政治版图大地震及其深远影响

琼斯的竞选策略可谓是十分成功,首先他专注于本地事务,尽量保持与联邦一级民主党人的距离,避免被捆绑在南西·佩洛西、查尔斯·舒默这些在阿拉巴马极度不受欢迎的政治家的战车上,同时大力笼络对摩尔的极端言论不感冒的独立选民和温和派共和党人。又在阿拉巴马的黑带(black belt)多次组织竞选活动拉少数裔的选票,本地黑人领袖、民权运动领袖路易斯,新泽西参议员科里·布克尔,麻省州长帕特里克以及前NBA球星、阿拉巴马本地人查尔斯·巴克利都为其助选。这一系列正确的策略和摩尔的自我爆炸带来的机遇,最终让琼斯赢得了在一年前甚至是几个月前完全不可想象的一场胜利。这一结果显然对国会和美国政治整体,以及两党政治在特朗普时期的新常态有着深远的影响和启示。

琼斯当选所带来的变局最直接的就是共和党在参议院本就微弱的多数优势从两席变成了一席(51-49)。更加狭窄的操作空间使得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纳尔推行特朗普的立法议程更加困难。本来两席优势时就没能废除奥巴马医改,如今自然难上加难。目前状态下,基本每一个共和党参议员都将有对重要法案的生杀大权,像温和派的缅因州参议员科林斯,极端派的科鲁兹,退休的弗雷克等更有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资本,为明年共和党试图推行大规模基建计划和削减福利开支蒙上了一层阴云。不过,从现在的形势来看,琼斯的当选对于目前共和党快速推行的税务改革并不会有直接的影响。如无意外,法案最终稿投票将在琼斯宣誓就职前举行。

琼斯当选给了民主党一丝夺回参议院多数的希望。虽然现今共和党的国会空前低效并极不受欢迎,此前民主党明年中期选举夺回参议院多数基本就是空谈,然而随着琼斯的当选以及最近的其他一些变化,民主党明年夺回参议院多数有了实际的可能性,尽管还是比登天还难,但至少并非完全不可能了。若能夺回参院,不仅能让特朗普和共和党的议程基本报废,还可以掌握对于司法和行政机构提名的控制。尤其是目前多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已届高龄,谁掌握参议院,谁就可以掌控将来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平衡。

此外,一个民主党人在深红的阿拉巴马州胜出同时也给共和党的国会多数敲响了警钟。这个情形可以类比2010年斯科特·布朗在自由主义大本营麻萨诸塞州的参议员补选中胜出,取代去世的参院自由雄狮泰德·肯尼迪成为多年来第一个共和党籍的麻省参议员。布朗的胜选预示了2010年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史诗般的大胜,不仅夺回众议院,增加了7个参议员席位,还掌控了大多数州长宝座和州议会多数。同理,琼斯在阿拉巴马的意外胜选固然有摩尔这样的偶然因素,但也足以证明蓝色风暴正在酝酿。从上个月弗吉尼亚、新泽西等州选举和本次参议员补缺选举中能看出来,民主党的选民,尤其是往年经常不在非大选年投票的少数裔和年轻人,投票热情高涨,而共和党选民却积极性不高,很多人因为对特朗普的争议言论和共和党政府的作为感到失望选择留在家中。这种现象往往意味着中期选举中的大麻烦。

这几次选举的民调也揭露出了共和党的选民结构上出现了巨大危机。曾经,教育水平较高、有大学学位的白人选民是属于共和党的铁票仓,而在过去的几场选举中,他们正在偏离特朗普的民粹主义,转向民主党的怀抱。共和党在他们传统强势的富裕城郊也开始失去民心,而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性几乎以压倒性优势投向民主党的阵营,整个党的未来可以说是问题重重。

选战失利进一步加深了共和党的内部矛盾 。特朗普的前参谋史蒂夫·班农大力支持摩尔,意欲以此次选举为典范展开一场史无前例的清党风暴。反建制的候选人在过去的几个选举周期里搞砸了一些共和党本该轻轻松的就能赢下的选举,比如2010年的德拉华,2012年的密苏里等。现在摩尔又输掉了在深红的阿拉巴马州的参议员席位,麦康纳尔的盟友自然是马上甩锅给班国师和他支持的诸多垃圾候选人。但是班国师毫不退让,反过来指责麦康纳尔和建制派抛弃了摩尔从而导致其败选,一场全面内战看来是在所难免。另一方面,阿拉巴马败选暴露了特朗普的致命弱点。要知道,特朗普竞选起飞靠的就是在阿拉巴马州的重大竞选活动,塞申斯更是第一个公开为其背书的共和党参议员。但特朗普在这次选举中不仅初选背书的斯特里奇一败涂地,连最后时刻尽力帮助的摩尔也微弱落败。加上之前在弗吉尼亚州长选举中的失利,不禁让人怀疑特朗普的号召力究竟如何。如果连在阿拉巴马州都不管用,那摇摆州和蓝州的共和党人是不是应该离他越远越好呢?

当然,摩尔败选对于共和党来说也不是完全都是坏事。起码参议院的共和党人不用抽出时间和功夫来调查、评论围绕摩尔的诸多争议,也阻止了摩尔成为托德·阿金那样在选举中每一个共和党人的负担。由于此次补选的特殊性,琼斯的胜出也不能过度解读为民主党将在南方重新崛起 。但这说明了桑德斯、沃伦式的意识形态测试并不是招募最佳的候选人的正确策略,事实证明,即使不如东西海岸的民主党人那般自由激进,符合该州价值观、人品高尚的候选人往往能够创造奇迹 。琼斯这次胜选必将刺激民主党在这个竞选周期的候选人招募,特别是在一些之前认为不可能获胜的红色地带,也将吓退不少摇摆州的温和派共和党人,进一步威胁共和党的国会多数。

最后,琼斯的胜利说明道德和人品依然是选民评价候选人的重要因素。即使是在深红的阿拉巴马,一个正直的人,即使他是一个自由的民主党人,也比一个满口仁义道德、实际上却搞着“男盗女娼”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共和党人更有资格成为一名联邦参议员。也希望借此机会进一步促进社会进步和男女平等,一如林登约翰逊曾经引用的一句民权运动名言 “We shall overcome(我们一定会胜利)”。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