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跋文忆:在青涩的年月,逛小商品批发市场

原标题:80后记忆:在青涩的年代,逛小商品批发市场

作者:小绿桑

2017年9月15日,北京规模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天意正式关闭,关闭当天人头攒动,北京人从各个地方赶来怀旧。8月31日同处阜成门商圈的万通小商品批发市场关闭,动物园周边的批发市场也在陆续关张。12月31日,团结湖天宇小商品市场也将结业,至此北京的小商品市场所剩无几。

80跋文忆:在青涩的年月,逛小商品批发市场

资料图:天意市场

小商品批发市场是陪伴北京80后一代的回忆。

每个80后女生都有着这样的记忆,小学开始对物质有了感觉,最初是在学校周边的文具店、流动商贩买文具和明星照片,后来听说小商品市场价格便宜,就求着别人带去,一脚迈入了物质的天堂,万劫不复。哪怕如今连卡佛一掷千金,最初也是从小商品市场买起。小商品市场是消灭阶级属性的圣地,不因你是官二代挑挑拣拣就高看一眼,穷人子女肯奉献出全部零花钱更受欢迎,

每周二提早放学,背起书包无事可做,三五成群约去逛小商品市场。我最常去的是北新桥宝龙市场,通过狭窄的楼梯去往二层,习惯在楼下先买点零食,一杯奶茶,一包盐酥鸡,然后慢慢逛,等出来时已是天黑。有明确购买目标的不多,只是去逛逛,缓解学业的紧张。口袋里揣着这个月刚领到的崭新的100元零花钱,出来时只剩几张10块钱。

开在学校周边的小商品市场不大,可文具、首饰、服装,应有尽有。还记得那时的我们,肥大的校服掩盖正在发育的身体,一到小商品市场就把校服外套脱下系在腰上,露出紧身T恤,秀出身体的曲线。

女孩子们为了突破学校制度的限制,只能在配饰上下功夫,耳钉、项链、戒指、徽章、发箍,成为点睛之笔。有些摊位精心布置,用珠帘和粉红色的毛绒玩具营造少女感,展板的天鹅绒质地迷惑我们少女心的同时,价格却贵了一倍。那时还没有奢侈品的概念,最好的品质代表就是设计精美的“韩国货”,韩国文具、韩国服饰、韩国饰品、韩国彩妆,“韩国”两字被镶上了金边,成为时尚的保证。

80跋文忆:在青涩的年月,逛小商品批发市场

像我这种年少时自信全无的女生,只敢选择尾戒一类的饰品,套在自己肥胖的手上,还勒出一道痕。我更喜欢买文具,韩国信纸1块钱3张,卡通圆珠笔3块钱一根,恐龙橡皮、带锁笔记本、荧光水笔,帮助我记录下成长的秘密。长大后搬家,翻出读书时收集的文具,一直珍藏着不舍得用,直到失去功效。还有那些只写了几页的笔记本,每次换本子时都以为是个新的开始,渐渐又被懒惰打回原形。近年兴起的手帐热,带动胶带、贴纸和橡皮章的热销,网上那些痴迷记录生活点滴的少女和我们年轻时一样。

在学校周围的小商品市场总能碰到熟人,隔壁班那个傲娇的女生在选购头饰,据说有校外男友的小太妹买了刺青贴纸,班上两个暧昧的男女拍大头贴时偷偷勾起了手指,在文具摊位能听到不同版本的八卦。去小商品市场是必须要拍张大头贴留念的,挑选各种背景板,站在相框里摆出搞怪的姿势,20块钱一版,30块钱两版,和小伙伴一人一半留念,青春就这样被定格。

有闲暇的周末,会去更远的批发市场,阜成门的天意、万通,月坛的天外天,木樨园的百荣,车公庄的官园,海淀的金五星,团结湖的天宇,和平里的富龙。批发市场是物质的天堂,每层一个主题,方便货比三家,逛久了眼花缭乱。我从小就暴露出对物质的热爱,最爱做的事情是和母亲逛市场。母亲往往直奔主题,目标明确地采购,而我则是漫无目的地游走,每一样东西都是认识世界的一个渠道。

母亲十分不喜欢陪我闲逛,在她看来家里什么也不缺,而我却觉得家里什么都缺,总想买下各种东西,编织需要它们的奇怪借口。后来她干脆拒绝与我同逛,觉得浪费时间。我索性一人背着书包,穿越半个北京去批发市场寻宝。最盼望开学和年底,可以正大光明地采购文具、礼品、批发贺卡,也不忘为自己选购一样礼物。贺卡的价格跟关系的疏远成正比,礼品的包装纸可以用来包书皮,买拉花、气球布置教室的特权促使我竞选班委,小小的心思在市场里荡漾。

80跋文忆:在青涩的年月,逛小商品批发市场

这些大批发市场有价格优势,摊主说文具店都从他们这里进货,然后就对我爱搭不理。我总买一些有的没的东西,心满意足地回家挨骂。淘来的东西我攒着不用,幻想着有天开个杂货店,这习惯延续到了现在。有精明的同学把市场里淘来的东西在班上售卖,我花两块钱以为买到一版耳贴,后来才知道只是在辅导班上摸摸它们的权利,我跟他理论,双双被请出教室,也丢掉了当年评选三好学生的资格。为此父亲对我一顿痛斥,最后归责在母亲身上——谁让你带她去买菜的!是菜市场培养了我清晰的金钱概念。

最高级的小商品市场是西单的北京攻略、明珠、新一代、77街。商家开价离谱,随便一件首饰就要一百起价,热情帮你试戴后,如果你说不买,他们就换了一副嘴脸,嘴里叨叨着不买还来试的抱怨。如果真心想要可以开三分之一价格,几番斗争下最终成交。有些精品店主是网红级别,对我们这些乖乖女自然瞧不上眼,我们却偷偷把她当作时尚偶像,幻想有天也能交到帅气的男友。

在批发市场里最常听见的是还价声,声声入耳:

50最低价。

20最多了。

不可能,20我进货都进不来。

哦,那我再看看吧。

你最多加多少?再加10块行不?

就20。

你佯装要走,数着脚步,3、2、1,定会听见背后叫你的声音:回来吧回来吧,卖你了。

你开心付钱,生怕对方反悔,老板叨叨着今天没开张,这单就算图个吉利。

转了一圈,你去到另一个摊位,同样的东西开价就要低了一半,想想成交价,你捂着胸口心塞的离去。

小商品市场贩卖的,并非生活必需品,而是一些让生活增添乐趣的物品。五颜六色的星星纸,音符造型的耳环,四叶草的戒指,愤怒小鸟的毛绒玩具,这些小装饰让我们挣脱生活的千篇一律,又不会造成沉重的负担。那是“小确幸”的雏形—— 把物质变得可以掌握,以此感受一种“微小而确实的幸福”。

小商品批发市场的雏形来自浙江义乌,不久前热播的《鸡毛飞上天》正涉及这段历史。义乌土壤酸性过重,导致农作物收成不佳,需要靠鸡毛当肥料改善土质,有农民用自制糖饼沿街收购鸡毛,以物易物,也就是“鸡毛换糖”的由来。后来除了糖以外,也增加了针头线脑等生活用品作为交换物资,这些小商品是从供销社批发来的,较零售价要低,主要面向妇女和儿童。新鲜玩意供不应求,有人专门采购小商品来贩运,后来干脆自己加工小商品。1970年,妇女丁凤珠和施爱兰知道供销社橡皮筋脱销,于是用废旧轮胎剪成皮筋,在鸡毛换糖人里兜售,十分畅销。从此有更多的妇女把手工制品拿去贩卖,如结鱼虾、纸蛇、尼龙绸、泥哨。

鸡毛换糖的经济效益超过了集体劳动,有些人专心经营小百货事业,将外地过剩的物资运到义乌贩卖,如“温州的塑料制品和假戒指;江苏的花边、汽球;兰溪的塑料线带、元宝扣、军扣;金华的小鞭炮、打火纸;东阳的木梳、蓖子、头髻网;浦江的铁销;丽水的拷扣”等,商品种类已达百种。这些式样新奇、体积轻便的小商品是鸡毛换糖的理想商品。文革期间农民经商被视为投机倒把,只能在地下经营。直到文革后,重又开始繁盛,义乌创办了露天小商品市场,人头攒动,政府开办营业执照和税务证明,使其合法化。后为缓解摊位造成的交通拥堵、市容不佳的局面,义乌县把马路市场变为小商品大楼,发展配套设施,成为全国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也成为世界性百货商品的集散地。

80跋文忆:在青涩的年月,逛小商品批发市场

资料图:关闭前的天意市场

除了小商品市场、批发市场、高级小商品市场外,90年代后期,北京也陆续出现了一些主打女性消费的小商品连锁店,如哎呀呀、漂亮女孩等,但东西千篇一律。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去批发市场的?北京糟糕的交通,去一次要浪费一天,批发市场总是车水马龙,门口拉货的推车挤占行人通道。一进去要忍受里面糟糕的环境,闭塞的空间堆满了物品,惊恐如果发生火灾,这里无处可逃。厌倦了讨价还价的游戏,商家的价码越抬越高,而砍价的人也更心狠手辣,时间耽误在你来我往间。淘宝冲击实体经济,批发市场人庭冷落。过去街上的两元店已经成功转型为XX优品,打着日式“时尚休闲生活”的旗号,拼凑着MUJI的理念,一步步洗白义乌背景。但最重要的是,我们愈发庞大的欲望已经不是一两样小商品可以满足的了。我们喜欢的东西越来越贵,从口红到名牌包到限量版球鞋,哪里还是什么微小的幸福?

小商品市场让我们在90年代开始感觉到经济的繁荣和物质的丰富,到现在则是物质的过剩和消费观念的更新,我们面对着摆放不下的东西发愁。那些小商品市场,除了承载着我们不复返的青春,不再发挥效用,也必然面临了关停的命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全球头条:中国料于2016年首次成为全球最

      3月31日全球头条 新闻有国,阅读无界。3月31日,世界在关注这些事: No.1 彭博社: SWIFT称 人民币 在全球接受度增至近40% 新......

    04-05    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分享
  • 范冰冰来股市抢钱?注册资金300万却被估

      A股上市公司唐德影视宣布拟以现金方式收购范冰冰的无锡爱美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51%股份一事,在资本市场引发不小的争议......

    04-05    来源:百度百家

    分享
  • 中国楼市格局生变 进入新一轮调整周期

      受上海、深圳等地收紧房地产政策影响,此前上升势头强劲的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出现明显降温,而一线城市周边和部分重点......

    04-05    来源:凤凰财经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