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习武一家
    “傻小子,盯着妈一直傻笑干嘛?”萧燕拍了拍柳飞扬的脑瓜,将其拍醒。

     回过神来的柳飞扬收敛了心中酸楚的心绪,嘿嘿笑道:“我发现今天老妈好漂亮!”

     “油嘴滑舌!”萧燕白了他一眼,嗔怪一声,脸上洋溢着笑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叹气道:“都叫老妈了,妈都老了,哪能跟小姑娘一样说漂亮啊。”

     “嘿嘿....”柳飞扬傻笑,不接话。

     萧燕再次白了自家儿子一眼,问道:“这么快就回来了,吃早餐没有?”

     “没有。”柳飞扬摇头。

     “我就知道,就你那懒劲,这么早回来,肯定没吃早餐!”萧燕责怪的笑骂一声,捞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打给秘书:“去买份早餐回来。”

     放下电话,责骂道:“都这么大了,都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真是操碎老妈的心。”

     “嘿嘿....”

     柳飞扬也不说话,一味的嘿嘿傻笑。母亲责怪的音容,令他心灵一阵温暖,这是被母爱包容的温暖。

     已经足足有数十年没有感受到了,此时此刻,他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想思考,只想这么一直呆下去。

     “萧总!”很快,年轻的女秘书便带来丰富的早餐,走进了办公室的大门。

     萧燕上前去接过早餐,叮嘱秘书一声,便走了回来,将早餐放在桌上:“臭小子,快吃吧,哎,能不能不让我这么操心呐!”

     嘴上骂着,脸上却眉开眼笑的望着柳飞扬狼吞虎咽的样子,责怪着:“慢点慢点,你是多久没吃饭了?吃这么快,也不怕噎着!”

     嘴上骂着不停,手中的动作也没停过,又是倒水,又是拍着柳飞扬的背,生怕自家儿子被噎着。

     满眼宠溺的看着柳飞扬将早餐吃完,挥了挥手,一脸嫌弃道:“好了,你该干嘛就干嘛去,老妈要工作了,晚上记得回家就好!”

     “不,我要看着你工作!”柳飞扬摇头。

     “你呆在这干嘛?你不是最讨厌呆在我的办公室吗?”萧燕狐疑的望着自家儿子。

     “我喜欢看老妈工作的样子!”柳飞扬嘿嘿笑道。

     萧燕满脸不信,自家宝贝儿子什么样,她还不知道?只不过拗不过柳飞扬一再请求,不得不答应:“行行行,你想呆就呆吧,不过给我坐到沙发上去,别打扰我!”

     “好,绝不打扰你!”柳飞扬举手发誓,兴奋的奔向对面的会客所用的沙发上坐着。

     看着柳飞扬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没有打闹,萧燕脸上的狐疑之色消散了一分,只是有些好奇自家的儿子什么时候改性子了?

     柳飞扬坐在沙发上,一直傻笑的望着母亲萧燕一副女强人的风范,指挥着属下做事,心中倍感温暖。

     还别说,他母亲萧燕年轻的时候,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美人。萧家大小姐的名号,在一二十年轻前,在江湖中颇有名气,受无数年轻俊杰追捧。

     最后却被他老爹柳云,当时不怎么起眼的柳家老八给抱得美人归。洞房花烛那夜,不知道有多少江湖好汉,青年俊杰抱头痛哭,仰天怒骂好一朵萧家鲜花,插到了柳家老八这坨牛粪上。

     想着当年老爹老妈的往事,柳飞扬一阵傻笑。让暗暗看着他的老妈萧燕,心中又好笑又好气:“这个傻小子!”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自家宝贝儿子在身边陪伴的感觉,让萧燕感觉十分好,一整天都是乐呵呵的,脸上挂着洋溢的笑容,宛若绽放的花儿一般,明艳靓丽。

     让公司的一干员工,都在暗中嘀咕,今天的萧总似乎心情很好,连带着全公司的人今天心情都很好。

     这一呆,就呆了一白天,柳飞扬哪也没去,呆在母亲办公室一直呆到萧燕下班为止,傻笑没停过。

     “拿去!”一张银行卡伸到了柳飞扬眼前,在他愕然中,萧燕笑骂道:“知道你没钱了,这里有五十万,给你当零花钱!”

     “......”柳飞扬瞪大了眼睛,这一幕真熟悉,今早上他打发走女伴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吗?

     萧燕轻蔑一笑,往柳飞扬脑袋上一拍:“装,还给我装!你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你若是还有钱,会陪我在办公室一整天?虽然虚情假意的陪了我一整天,但陪的老娘很高兴,赏你五十万花!”

     见自家老妈财大气粗的样子,柳飞扬虽然愕然无语,但乖乖的将银行卡收下,心中暗叹一声,看来自己的形象在老妈眼里一时半会是改变不了。

     起身做辑,笑嘻嘻道:“谢老妈赏!”

     “臭小子!”萧燕笑骂一声,眉开眼笑,很是开心。大手一挥,带头先走:“儿子,回家!”

     所过之处,王八之气大放,所有员工都叫一声:“萧总!”

     看到后面如小跟班一样,乖乖跟着的柳飞扬后,在加上一句:“少爷!”

     出了大厦,母子二人,一人坐上一辆豪车,两辆车直奔梧州高档小区的家中而去。

     两辆车停到了离柳氏大厦不远处的高档小区一座三层独栋别墅前,下车。门口早有停到消息的七八个佣人上前:“太太,少爷,回来了!”

     萧燕下了车,将车钥匙扔给佣人,问道:“老爷回来了没?”

     “回来了!”佣人们点头答道。

     “哼,老家伙还知道回来!”萧燕哼哼骂了一声,吩咐道佣人道:“吩咐厨房,今天多加几个菜。”

     说罢,抓着柳飞扬的手,向家中走去。

     刚走进家中,就见沙发上有一身穿睡衣的中年男子,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报纸。

     这人,就是柳飞扬的老爸柳云。

     “老家伙!”萧燕咬牙切齿的怒骂一声,一手松开抓住柳飞扬的手,一手将包包一扔,扬起刀掌,直扑沙发上的柳云而去。

     身轻如燕,动若疾风,手掌如刀。

     身后望着的柳飞扬不禁暗叫一声好,差点抚掌大叫起来。

     就在萧燕的刀掌即将斩到柳云肩上时,只见柳云左耳微微一动,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刻,身子竟如弹簧一般跃起,违反物理规律,于半空之中,横空而去,落在了沙发的另一边。

     “还想跑?!”只听萧燕怒吼一声,将掌一横,化刀掌为拍,再次扑去。

     柳云不动声色,将报纸挡在身前。

     “噗!”

     手掌穿纸而过,却不知不觉间,柳云换了个身姿,这一掌落空。

     萧燕欲收掌,再攻,被眼疾手快的柳云抓住了她的手臂,往前一拉,将其身子拉倒在沙发上,而后脚一迈,身子一扑,整个人压在萧燕身上,将其制服,嘿嘿一笑:“燕儿你要谋杀亲夫?”

     “死鬼,快起开,儿子在看着呢!”萧燕满脸晕红,嗔骂道。

     柳云不以为然,反而嘿嘿一笑,仰头望向沙发后的柳飞扬:“小子你看到什么了?”

     看到什么了?

     自家老爹如狼一般,扑在老妈身上.....

     柳飞扬心中暗笑自家老爹老妈真有情趣,手却将两眼一捂,口是心非的摇头嚷嚷道:“哎呦,我眼睛进沙子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哈哈!”柳云一阵大笑,得意洋洋的望着压在身下的萧燕:“听到没有?咱家儿子什么都没看到!”

     “死鬼,老不羞,这么老了还不知羞耻!”萧燕美眸翻了翻白眼,满脸晕红的痛骂。

     流云不以为耻,反嘿嘿一笑:“我老不老,燕儿你还不清楚?!”

     “......”萧燕美眸睁大,被自家丈夫的无耻给弄得一阵无语。

     听得老爹老妈的对话,柳飞扬心中一阵啧啧怪叫。这两老家伙将防身杀敌的武功,硬生生的用到了私房情趣上,真是让人不得不服啊!

     等柳飞扬松开手,自家老爹老妈已经并排坐好在沙发上了,只是老妈萧燕依然面带羞意,正整理衣服。

     不得不说,老爹老妈还真相配,老爹四十左右,正是充满魅力的时候,既拥有力量,又带着一丝儒雅之气。老妈呢,还是一个俏生生的美妇,肤白貌美。

     即使两人结为夫妻拥有二十年了,但依然相爱,这不两人并排而坐,还互相说着悄悄话。

     柳飞扬也不打扰这老夫老妻,还甜蜜蜜的说着悄悄话的两人,直接走上二楼自己的房间呆了一会,等到了吃饭时间才下楼。

     来到饭厅,桌上已摆满了美食,老爹老妈已经坐在桌前了,柳飞扬刚刚坐下,一边的老妈就开始发话了:“叫你们老的小的今天回来,那是因为后天老爷子九十大寿,咱们一家得提前一天,明天就得回去。”

     柳飞扬听后默然,老爷子自然是他爷爷,当今柳家,便是他爷爷当家。老爷子一共生了十个子女,八男二女,他老爹柳云是最小的,按兄弟排名,排在第八。

     老爷子过生日,是柳飞扬以前最痛苦的时候。那时候全柳家的兄弟姐妹到齐,而老爷子呢最喜欢的就是在大家聚齐的时候,考较每个孙儿辈的武功。

     之前的柳飞扬不学无术,武功早已忘的一干二净,考较武功的时候,自然就是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的时候。

     不仅仅他丢脸,他老爹老妈也脸上无光。

     以至于,每次老爷子过生日,都是柳飞扬一家最不开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