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柳少是你能得罪的?
    “为什么?!!”

     许少不仅懵了,还疯了,心中在狂吼。他怎么也弄不明白,本应该帮他教训那胖子的表哥,不对付那该死的胖子不说,反过来却将他狂扇了一巴掌。

     还逼着他下跪道歉!

     天呐,他许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做过如此让自己受委屈的事?从小到大都是他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了?被人欺负不说,还要跪着向欺负他的人道歉?

     想不通,他怎么也想不通!

     许少想不通没有关系,他表哥见他还是一副傻愣愣的样子,心中一恨,对着许少的脸,就是一阵狂扇,左右开弓,强逼着他想通。

     啪啪啪!

     许少的脸不仅打成猪头,血水混在口水横飞,整个人都被打懵了!

     “快道歉!”

     他表哥冷着脸,一双眼睛眼睛充满了冷漠还带有一丝怨恨之色,逼着许少道歉。

     他表哥心中那个恨呐,这该死的表弟,出去乱混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得罪柳少?柳少是他能得罪的?如今整个梧州武林,谁还敢将柳少当做以前的纨绔相看?

     他毫不怀疑,若是碰了柳少一根毫毛,整个柳家会将他活剐了!而且不用柳家活剐他,就是柳少一个人,也能将他打死,他家族也不会给他报仇,甚至还会拿着他的尸首给柳家道歉!

     一想到连余家的余天龙,在柳少手里,如扔垃圾一般,毫无还手之力的样子,他心中就充满了恐惧。不到十八岁的通脉高手,这种妖孽,谁敢得罪?

     这该死的表弟,这是要害死他啊!

     越想,许少的表哥心中就越气,对许少充满了恨意。出手根本不留余力,完全是落实的打,简直就是将许少往死里的打的节奏。

     打的许少眼睛翻起死鱼白,口吐泡沫,好似被打傻了一般。

     他表哥眼中没有任何同情之色,下手毫不留情。也不怪他如此下狠手,若不是他一向警惕行事的话,恐怕今日就彻底得罪柳少了!

     一想到得罪柳少的后果,他心中就充满了恐惧,整个人思维都快僵住了,全身冒冷汗,后背都湿透了!

     粗暴的抓起许少的头,一脚踩到许少的膝盖,强迫其跪倒在地,抓起他点头,往地上重重的一磕。

     也不管许少那一副被打成傻子的凄惨壮,他表哥深深的鞠躬,拱手抱拳,恭谨无比的对柳飞扬道:“对不起柳少,我这表弟不懂事,冒犯了柳少,希望柳少能接受他的道歉.....”

     说到这,他咬了咬牙,狠心道:“若是柳少还不满意,今天就在此,打断他的狗腿!”

     柳飞扬面无表情的扫了许少的表哥一眼,又看了看被他表哥打的如死狗一般的许少,心中不得不赞叹一声,这家伙下手可真够狠的,但也够果断。

     卖起表弟来,毫不犹豫,急忙将身上的责任推卸的干净,让柳飞扬想找他的麻烦,都找不到借口。

     确实找不到借口,这家伙做事太果断了,不等他发作,就直接按起他表弟许少一顿狂揍。

     看看四周那些许少带来的人,一个个懵逼,看傻眼的样子就知道了。

     深深的看了许少这表哥一眼,觉得有些眼熟,开口道:“你是......”

     不等柳飞扬问话,许少的表哥心中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我是余县云家的云夜!”

     说实话,柳飞扬的气场太强大了,就在刚才被柳飞扬深深看了一眼的那一刻,云夜的寒毛直立,如面对百兽之王一般,浑身颤抖,浑身上下被冷汗湿透了。

     “云家!”柳飞扬露出一脸恍然之色:“我记得你,老爷子大寿的日子,你也去了吧?”

     “没错,没错!柳少竟然记得小弟,实在是小弟的荣幸!”云夜连连点头,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场被他表弟许少弄的一场危机,终于过去了。

     柳少既然说出记得他的话,这代表柳少不再追究了!松口气之余,他心中也极为兴奋,甚至有些激动,没想到柳少竟然还记得他!

     现在的柳少可不是当初的柳少,那可是不到十八岁的通脉高手,梧桐两州的第一天骄,能被他记住脸的年轻一辈,这是一种荣耀!

     可不是谁都能被他记住脸!

     想不到他云夜能够被柳少记住!

     “呵呵....”柳飞扬见云夜因为自己说一句记得他的话,便激动难掩的样子,呵呵一笑。淡淡的看了一眼还跪倒在地,宛如一条死狗般的许少一样,挥了挥手,轻描淡写道:“没事了,下去吧.....”

     柳飞扬虽然说的勉强,但云夜怎不知柳飞扬就是让他们赶紧滚蛋,别在他面前碍眼的意思?

     连忙点头,拱手告辞,招呼人拖着他表弟,宛若逃命一般,逃出了夜店。

     夜店内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说实话这场大戏,实在将他们看懵逼了,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场冲突,竟是许少被自家表哥给打成死狗,跪地磕头道歉落幕。

     见到许少的表哥,堂堂余县云家子弟云夜,对柳飞扬那敬畏如虎的模样,令夜店内所有人望向柳飞扬他们,都深感畏惧。

     柳飞扬倒没在意这些人的敬畏的目光,挥了挥手,让夜店的工作人员一切继续。

     让大家喝酒的喝酒,跳舞的跳舞,搂女人的搂女人!

     场面从新变得热闹起来,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之前那般心思,一个个忍不住偷偷的望柳飞扬他们的卡座瞄一眼。

     刚才发生的一幕,实在是令他们这些人震撼住了!

     一个个难掩压抑好奇心,悄悄议论着刚才的事。

     柳飞扬他们毫不在意众人目光的改变,唯有柳飞云一脸不满意道:“太怂了,我这还没出手呢,就跪了,真没劲!”

     想想那云夜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的样子,让柳飞云倍感不爽,根本不给他出手发挥的机会呐,一想到这,他就忍不住痛骂云夜这家伙大大的狡猾!

     ......

     店外,被冷风一吹,回过神来的许少,强忍住满脸的痛楚,终于将心中快压抑不住的好奇问了出来:“表哥为什么?那柳飞扬不过是柳家一个遭受嫌弃的纨绔,至于对他这样吗?”

     “你知道个屁!”云夜没好气的瞪了许少一眼,见许少满脸浮肿的猪头状,鼻青脸肿的,凄惨无比,心中的恨意消散了一些,心中一软,耐心解释起来:“你还以为柳少还是当初的柳少?柳老爷子大寿之日,柳家的柳飞华将我梧州武林各个世家的天才都统统打败。”

     “这关柳飞扬什么事?”许少一听,还是满脸迷惑。

     云夜耐心解释道:“可是接下来出现了桐州余家的余天龙,以不到十九岁生出气感,力压柳飞华!”

     “不到十九岁生出气感!”

     许少登时屏住了呼吸,虽然他家族不是武林世家,但他母亲的娘家是啊,他虽然没有习武,但也听闻了许多习武之人的事情。很清楚,在二十岁之前生出气感,就是武学天才的说法。

     余天龙不到十九岁就生出气感,令他震撼,感叹,这样的人物,对他来说,与天上的仙人无异,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之间的差距就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

     “但那柳飞扬以不到十八岁就是通脉高手,把余天龙打的抱头痛哭,余天龙在他手上,毫无还手之力!”紧接着云夜又说道。

     “嘶!”

     “不到十八岁的通脉高手!”

     许少登时抽了一口冷气,整个人被都吓傻了!

     “现在知道我为何要强逼着你给那柳飞扬下跪道歉了吧?不是表哥我不帮你,而是那柳飞扬根本就是不是我们所能得罪的人,我强逼你给他道歉,这是在救你啊!”云夜摇头叹气一声。

     “表哥什么都别说了,你打的对,是你救了我!”许少连忙打断了云夜的话,一脸感激的望着云夜。

     现在他才真正明白,他刚才是真正的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