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夜店风云
    梧州柳江河畔“夜色香”,这是梧州最大的夜店,装修奢华,高端霸气上档次,一夜消费少则数千,多则数万。能来此玩耍的人,不富则贵。

     其内人潮涌动,闪耀的灯光,高昂的音乐,引得人心中蠢蠢欲动。其舞池上,众多年轻男女,放肆的发泄,跳舞跳的极嗨。到处都是举杯狂饮之声,堪称群魔乱舞。

     二楼卡座上,柳飞云一对小眼睛,如老鼠一般滴溜溜乱转,专门盯着下方舞池上,那些衣着暴露,满面醉红的年轻靓妹看。好似进城的乡巴佬一般,一双眼睛简直看不过来。

     “十八哥我就知道跟着你玩,才能玩嗨!”柳飞云一脸激动,兴奋的对坐着对面的柳飞扬大声叫道。

     坐在卡座上的还有几人,都纷纷点头,一个个面露笑容,如柳飞云一般,眼神猥琐的向四处走动,春光乍泄的年轻靓妹望去。

     柳飞扬看着柳飞云几个柳家的兄弟,那一对对猥琐的眼神,直柳口水的表情,好一副乡巴佬没见过世面的样,心中相当无语。

     被柳飞云要命的电话,将在柳家大院中闭关的他,给叫了出来。这次跟着柳飞扬一起出来玩的,还有柳家的一些年轻兄弟,都是一些十六七岁的少年。

     若是以前,这些兄弟绝对不会跟着他一起玩,更不会跟着他来夜店这种地方了。不是这些兄弟不想跟着他玩,而是他们的父母,绝对不会给柳飞扬带坏他们的机会的。

     不过现在,他们的父母很放心他们跟着柳飞扬玩了。谁不知道现在的柳飞扬已是老爷子指定的柳家继承人?再加上柳飞扬不到十八岁就是通脉高手的绝世天赋,更让他们的父母放心了。

     也不会生出,柳飞扬会带坏他们孩子的想法了!

     若是带坏他们的孩子,能够如柳飞扬一般,带出年轻轻轻就是通脉高手的境界,他们父母睡觉都会笑出声来。

     这也是柳飞扬在老爷子寿宴上扬名后,所带来的影响,柳家上下谁人不对他刮目相看?之前人人对他避之不及,现在人人恨不得与他亲切,攀上他的大腿。

     “痛快,真是痛快!”柳飞云将一杯数万块钱一瓶的葡萄酒,如饮水一般,一口喝了下去,大呼痛快。肥肥的脸上,满脸通红,听着激情的音乐,疯狂挥手乱舞,口中大叫:“不得不说,这洋鬼子造的酒,就是好喝!”

     感受着四周人异样的目光,听着柳飞云的话,柳飞扬心中倍感尴尬,直捂额头,恨不得与柳飞云划清界限,装作不认识他。

     谁能想到?堂堂柳家子弟,虽说不上什么官二代,但至少也能说是富二代的他们,竟如进城的乡巴佬一般。

     把数万一瓶的葡萄酒当做水喝!

     这般喝法.....

     即使是柳飞扬,也觉得倍感羞耻,老脸一红。

     尴尬之余,也觉得这些兄弟平日里过的日子也挺苦逼的,好歹也是柳家子弟,既不缺钱,也不缺权,但日子过的,如山中的老农一般。

     当然,这也是柳家的家教严,不给柳家子弟有堕落,受不住诱惑的机会。

     与柳飞云等人不同,柳飞扬自从柳家祖地出来后,就堕落进了这外面的花花世界。数年来,进出夜店,已经习以为常了,简直将夜店当做家。

     不过此时,再次进入夜店,听着耳朵都要震聋的音乐,看着舞池上群魔乱舞的年轻人,他直皱眉头,倍感不适。

     在异界数十年,夜店对他来说,已经极为陌生了,他已不喜这种吵闹的场所。

     若不是不知道带柳飞云这些人往哪里去玩,他才不会带来夜店玩。夜店有什么好的?只有手中的一些酒,好喝一点。除此之外,都让他看不上眼。

     “咦?这不是柳少吗!”

     这时,一名走路摇摇晃晃,一只手还拿着半瓶酒的年轻人,来到他们卡座边上,面带嘲讽,一脸讥笑的叫道。

     抬首看了这年轻人一眼,柳飞扬心中没有任何印象,向柳飞云问道:“这逗逼是谁?”

     柳飞云一对小眼珠瞟了年轻人一眼,摊了摊手,摇头道嗤笑:“十八哥你都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或许是一个神经病吧?脑子被门板夹了.....”

     柳飞扬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看样子确实是脑门被夹了!”

     两人若无其事的对话,引得几名柳家兄弟都一阵哄堂大笑,如看傻子一般,看着这位年轻来。

     一上来就对嘲讽讥笑柳飞扬,不是脑子被门板夹了是什么?如今梧州地界,谁不知道柳飞扬小小年纪就是通脉高手,碾压梧桐两州众天才,当之无愧的梧桐两州第一天骄。

     连余家人都灰溜溜的被打跑了,梧州地界谁还敢嘲笑柳飞扬?

     敢嘲笑柳飞扬的人不是出身名门大派弟子,就脑袋被门板夹了的傻瓜!

     年轻人无疑是认识柳飞扬的,只不过他只认识以前那个纨绔子弟柳飞扬。在他眼里,柳飞扬还是印象中那个顽劣不堪,被柳家上下人人嫌弃的纨绔子弟。

     见到柳飞扬,他本想上来嘲笑一番,踩踩这个柳家子弟,满足他心中的快感。

     毕竟柳家是梧州一霸,能够踩柳家子弟的机会不多,见到柳家唯一能够让他肆无忌惮踩一脚,还不怕被报复的人,他怎么能错过?

     谁知道,一上来他只说了一句话,就被柳飞扬等人若无其事的,你一言我一语笑他是“逗逼”“脑袋被门板夹的傻瓜”“神经病!”。

     年轻人眼睛登时红了,恼羞成怒,气的肺都要爆炸了!

     年轻人都是好面子的人,更何况他这种出来混,极好脸面,家族又有钱有势之人?掉了脸面,比掉了性命还难受,被柳飞扬等人一激,登时冲动暴戾了。

     砰!

     猛的扬起手,将酒瓶一砸,酒瓶碎裂,酒水四射,扬起锋利的碎口酒瓶,就向柳飞扬不管不顾的砸来。

     根本不用柳飞扬动手,对面的柳飞云站起身来,他身子虽胖,但动作却不慢,扬起手,一巴掌重重的拍去,当场一巴掌将其拍倒在地。

     柳飞云完全是全力一巴掌,他武功虽不行,但一巴掌的力量足有数百斤,年轻人虽看起来是练了武功,但也仅是练了三脚猫的功夫,哪受的了柳飞云这一巴掌。

     当即半边脸成了肿成猪头,趴倒在地半天起不了身。

     “脑袋被门板夹了?敢对我十八哥动手?神经病!”柳飞云抓住年轻人的头发,一脸怒容,口水横飞,凶神恶煞,将其一扔。

     揉了揉手,拍了年轻人一巴掌,拍的他手也有些疼,摇摇晃晃的坐下,对柳飞扬道:“真不知道谁派来的逗逼,跑来挨揍!”

     “你们给我等着,以多欺少是吧?等我喊人来,有本事不要跑!”年轻人被一巴掌打懵了,半天才回过神了,爬起身来,又是羞愤又是恐惧,指着几人放着狠话。

     “爷就在这等着,快叫人来吧,废物!”柳飞云大手一挥,满脸讥笑,还有些小兴奋,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在外面与人打架斗殴过,现在只觉得新鲜,很是兴奋,还有些小激动,浑身热血沸腾。

     “等着!”年轻人恶狠狠的瞪了柳飞云一眼,似乎要将柳飞云给记在心里,眼中带着恶毒怨恨,匆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