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亵渎神的后果
    七月十号,林艳已经失踪了三天,调查此案的主案刑警,名叫黄来龙。

     此刻,黄来龙正皱着眉目,看着一张张车祸现场拍下的照片。这时,办公桌上的警用电话突然响起。

     “喂,这里是110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吗?”黄来龙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温和的问道。

     电话的那头,响起了一个嘶哑的声音:“林艳已经得到神的救赎,相信她以后会懂得珍惜神所赐予的生命…她躺在XX街道,一个胡同的垃圾桶旁,受了些伤!建议你叫上120。嘟…嘟…嘟。”

     黄来龙放下电话,立刻通知技术人员,调查这通电话的信号来源,随即通知警员,武装待战,同时还亲自打电话联系了120,并且第一时间,通知了林天佑。”

     两个小时后,A市某个大型急救医院,迎来了一名贵宾——林艳。

     林艳的右腿被砸得稀烂,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有些组织都已经坏死,给重新续肢,增加了很大的难度,不过林家有钱,所以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

     林天佑和黄来龙,此刻都在手术室的门前焦急的等待着。

     “黄队长,等你抓住那个凶手,一定要将他活活的打死,一切由我来垫后!”林天佑咬牙切齿的对黄来龙说道。

     黄来龙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拐弯抹角的说道:“林先生,您就放心吧,等我抓住了他,自然会给林先生一个交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黄来龙荷包里的手机,突然来了电话。他拿出手机一看,是王队打过来的,他连忙踱步,往安全通道那边走去。

     “喂,王队,是何落君的案子有什么发现吗?”

     只听王队说道:“我们找到刘华了,一个小时前我接到市民的报警电话,说XX街头,有一个受伤很重的男人,全身到处都是鲜血,于是我就组织警力过去了,结果一看正是刘华,哎…他太惨了!现在我们正在往你那边赶。对了,林艳醒过来了吗?”

     “还在手术室,你说找到刘华了?那何落君呢,有没有她的消息?还有,刘华怎么了?”

     “何落君倒是没见着,至于这刘华…一会儿到了医院,你自己看吧!”

     “好,那你们尽快!”放下电话,黄来龙又往手术室那边走去,刚到手术室门口,就见医生将手术后的林艳推了出来。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她的右腿以后还能走路吗?”林天佑赶紧问道。

     “林先生,您放心吧,这次的手术很成功,我们给她换了库存的右肢,也是一名二十岁女性的。林小姐只需要修养一段时间,就能下地走路了,不过这几个月,她还得留院观察!”

     听完医生的话,林天佑松了口气,看着躺在推床上的女儿,想到生死不明的妻子,泪水,在林天佑的眼里打转。医生将林艳推到了享有特殊待遇的病房,那里相比别的病房更安静,更宽敞,没有任何的嘈杂声。

     林天佑和黄来龙,并肩跟在医生的后面,也来到了病房,林艳刚动完手术此刻还没醒。

     病房里,林天佑对黄来龙说道:“黄队长,要不你先回去吧,等艳艳醒了,我再打电话通知你。”

     “不急!我正要告诉您,再过一会儿,刘华也会过来!”

     林天佑一听立马就激动了:“刘华?那我老婆呢?她是不是也在一起?”

     黄来龙遗憾的摇了摇头,随即又开口安慰道:“林先生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找到林太太的下落。您也不用太过担心,我想,既然刘华还活着,那么林太太也应该还在某个地方,等刘华醒过来,一问就知道了!”

     警方安排了大量的警力,保护着林艳所在的医院,除了需要急救的重症病人,任何人都得经过警察的严格检查才会放入。

     时间又过了三天。

     林艳和刘华相继醒来,刘华的病房,被安排在林艳的隔壁,以便于警.察录口供。

     此时,林艳的右腿被包裹着层层白布,她的目光有些呆滞,静静的看着病房的某一处发呆。黄来龙和一名录口供的警员,坐在林艳的病床的旁边,林天佑则尊在床头看着林艳,目中满是关切。

     “林小姐,请问您现在是否可以确认,自己是属于清醒的?”

     “可以。”

     “那好,您的生曰是什么时候?”

     “六月十三。”

     这时,黄来龙看了一眼林天佑,只见林天佑点了点头。

     于是,黄来龙继续问道:“林小姐,请问您七月七号下午去了哪里,您还记得吗?”

     “我醒来的时候,在一个小房间里。”

     “那么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您的脚是谁弄伤的?”

     “我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在赎罪…!”林艳说到这里,忍俊不禁的抽泣起来。

     “这…?林小姐…您确定是自己砸的自己的脚?”

     林艳本来一切正常,可是突然,她的情绪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只听她大声的吼道:“你们不要问了,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你们滚,快滚!”

     林艳的情绪有些失控,变得非常的激动:“你们滚,快点滚……”她大声的吼骂着,还将枕头对着黄来龙扔了过去,随后便埋头痛哭。

     林天佑赶紧俯身,紧紧的抱住林艳,林天佑的眼泪哗哗的落下:“不怕了艳艳,有爸爸在,不怕了…”

     林艳扑在林天佑的怀里,疯狂的痛哭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叨念着:“爸,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虐狗了,我好害怕…我再也不做坏事了……”

     黄来龙摇了摇头,颇为同情的看着这对父女,然后和录口供的警员,轻轻的退出了房间。

     黄来龙来到了刘华的房间,只见王队正皱着眉头看着一张纸条,黄来龙走过去对王队说道:“哎,林艳这可怜的孩子,精神有些失常。老王,你这边怎样?”

     只见王队摇了摇头,将一张纸条递给黄来龙,并且开口说道:“刘华的舌头被人切了,我让他把事情的经过写在纸上,可他…你自己看!”

     黄来龙接过纸条一看,刘华在纸上是这样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不用问了,要么就枪毙我!

     黄来龙看完纸条,不禁皱起了眉头,两件案子的当事人,都提供不了任何线索,而且何落君还生死未知。就在这闹心的时刻,一通电话,再次让黄来龙心烦意乱。电话是局里打来的:“XX小区,有一名妇女报警,说她的老公已经失踪七十多个小时了,本来以为是出去打牌去了,结果电话关机,满世界都找不到人,他常去的几个麻将室也都找遍了,这才想起可能是出事了,于是拖了这么久才报警!”

     挂掉电话,黄来龙都快被一连串的案子,压得透不过气来,可电话,却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只见黄来龙的手机上显示:无号码来电

     黄来龙立马就觉得不对劲,将手机贴在耳边,按了录音键,电话的那边,还是之前那个嘶哑的声音,却带着一抹阴沉的感觉。

     “你企图通过信号调查我的位置?这是徒劳而又愚蠢的做法,因为我是至高无上的神,你这是对神的亵渎…你将受到残忍的惩罚!”

     听到对方嘶哑而又略显恐怖的声音,黄来龙不禁打了个冷颤:“你不用跟我装神弄鬼,不管你是谁,你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呵呵,法律?在绝对的权势和利益的面前,所谓的法律都是肮脏可笑的,我才是至高无上的审判者,不受势力的影响,也不被金钱所蛊惑,只有我才能真正的拯救世人,无论是谁,能得到我的救赎,是他一辈子的荣耀,你亵渎了神灵,必须接受我的审判!”

     嘶哑的声音刚刚说完,不等黄来龙答话,电话已经被挂掉,不知为何,黄来龙突然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心里凉飕飕的。

     “真是搞笑,我堂堂一个训练有素的刑警队长,怎么会被他给吓到…!”

     黄来龙不以为意的自嘲了一番,随即对王队说道:“凶手很有可能是一个顶尖的黑客,你去安排一下,明天上午,针对这两件案子,开一个案件分析会。”

     “好的。”王队看了一眼刘华,随即转身离去。

     黄来龙出了医院,上了警车准备回警局,车子快到警局大门口时,黄来龙看见路边有个特别可疑的人,戴着一个几乎覆盖整个面部的帽子,正阴森森的盯着自己,黄来龙注意到他的眼神,一个急刹车,随即将手放在枪套上,下车寻问:“喂,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你是什么人?”

     那人没有答话,只是拔腿就跑,黄来龙瞬间追出,随即将手枪掏了出来,一边追着,一边大声喊道:“站住,再跑我开枪了!”

     那人压根就不鸟他,继续疯狂的跑着,二人追逐了接近二里地,黄来龙被那个戴着帽子的怪人引到了一个死胡同,可奇怪的是,黄来龙发现胡同里并没有半个人影:“难不成他飞了?”

     黄来龙只觉得脑后跟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击打了好几下,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黄来龙醒来时,脑袋一阵一阵的疼痛,他的双手和双脚都被绳子捆住,嘴巴也被胶带给封住,这是绑架用的典型手段。

     可是他身处的地方,却是一个巨大的玻璃鱼缸。鱼缸靠顶部的位子有好几个圆孔,这是给黄来龙用于呼吸的,因为鱼缸被盖上了一个铁盖。铁盖的下面倒立着密密麻麻的铁三角,三角形的尖齿让人看了都觉得发寒。

     鱼缸的底部,有一根非常小的圆管,通向一个饮水机,只需要按一下饮水机的放水器,滚烫的开水,就会通过这根小管子,慢慢的流入鱼缸。

     而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男人,正坐在饮水机的旁边……

     “你醒了?那么惩罚可以开始了!”嘶哑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放水器,被按下了……

     “唔…唔…”黄来龙嘴巴被封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哼声,透过玻璃,他看到男人的举动,吓得在鱼缸里不停的挣扎,他的头撞到了盖子下面的尖齿,鲜血顺着他的脸颊缓缓的滴落,可他却全然不顾,依旧疯狂的挣扎着,因为管子里的开水,正在一点一点的往鱼缸里流去,不久就会把他活活烫死。

     他的恐惧,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迅速在心里做了个决定,他用头疯狂的撞着盖子,一下,一下,鱼缸里面已经是血红一片,黄来龙不顾疼痛,依旧是不停的撞着,不停的用自己的头,去包裹长长的尖齿……

     他疯狂的撞着,直到用完自己最后一丝力气,疼痛和恐惧,终于结束了,他死了…!

     他的选择是对的,与其被活活烫死,不如被尖齿刺死,来得痛快!

     深夜,一辆面包车拖着这个鱼缸,停在了警局的大门前…只见鱼缸上贴着一张纸条:亵渎神的后果!

     次曰清晨,A市,轰动了!警察打开面包车的后门,恐怖的一幕让所有警察都面色骇然,黄来龙满头的伤口,整个面目和后脑全是鲜血,鱼缸的玻璃,也被染成了红色,铁盖下的尖齿,让所有警.察都瞠目结舌,一些女警员纷纷落泪:“黄队长这是经历了多么痛苦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