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你还会回来的…
    一辆价值两千万的超级跑车,从一栋足有八千平米的豪华别墅,缓缓的开出,往A市市区行驶而去。

     一个年轻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坐在副驾驶上,手里正拿着一本人体穴位图,会心的看着。

     开车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五官精致,唇红齿白,盘着一头淡黄色的头发,披金戴银,穿着时尚又不失优雅,再配上脱俗的气质,整个人尽显高贵之意。

     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用手指顶了顶眼镜,目光并没有离开手中的书,开口问道:“夫人,警方那边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艳艳这孩子从小就任性,也不知道这次,到底疯到哪里去了!”女人叹了口气,神色流露着难以掩饰的焦虑。

     开车的女人名叫何落君,她是林天佑的妻子,林天佑是A市公认的首富,而林艳,正是他们唯一的女儿。

     车子行驶在一条笔直的国道上,忽然,何落君远远的便看到,前方有一辆十八轮的大货车,横身拦在路上,也没立个警示牌什么的,何落君赶紧松了油门,轻踩刹车,副驾驶上的年轻男子,却是眉目微皱:“不对劲,一会儿您不要下车,我先下去瞧瞧!”

     这年轻的男人,名叫刘华,是林天佑花重金替何落君请的A+级别的贴身保镖,思维逻辑和身手都异于常人,何落君的超跑刚刚停下,刘华打开车门,右脚刚刚踏地,突然:“砰!”的一声巨响,强烈的撞击感刚刚临身,安全气囊瞬间炸开,将何落君的头部护住,何落君已经失去了意识,当场昏迷。

     刘华的大半个身体已经在车外,他意识性的侧身,却还是被恐怖的撞击力波及,当场飞出了数十米,重重的摔在地上,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七月七号,XX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林天佑,独女林艳,疑似遭人绑架,至今还下落不明,匪徒的动机目前还不明确,据说不是为了钱!

     七月九号,一辆无人驾驶的路虎,以接近两百码的速度,笔直的撞上了何落君的超跑,现场有两个人的血迹,何落君和她的贴身保镖刘华,下落不明!据警.方透露,这是一场凶杀案,至于尸体去了哪里,目前警.方正在全力追查!”

     各大新闻网站,头条滚动,林艳的失踪,还有这起有预谋性的车祸,都把矛头指向了林天佑,这两起事件,轰动了整个A市,引起了XX省,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出动了大批警力,彻夜排查。

     七月九号,深夜,这原本万籁俱静的时刻,有些人的血液,却正在沸腾……

     刘华只感觉头痛欲裂,嘴里一片血腥,他的舌头被人割了。血腥的臭味扑鼻而来,他几欲作呕,缓缓的睁开了眼。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白色的床单上,手臂上还在打着点滴,周身有各种医疗设施,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随即,他面色一惊,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舌头被人给切了,而且房间里还充满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医院怎么会无缘无故切我的舌头!!!刘华艰难的起身,却发现双腿只剩下两根脚杆子,双脚的脚掌被整齐的切断了,此刻泏泏的流着鲜血,他瞬间恐惧不已,想大声喊叫,可他却叫不出声来,因为他的舌头已经被切了。

     忽然,他发现了一张单子,一张带血的单子,挂在药瓶的旁边,用夹子夹着,格外的显眼。

     他情绪非常的激动,挣扎着从床上坐起,将单子扯了下来,只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很多字,单子上是这样写的:神赐予你生命,你应该学会感恩!林天佑是一个罪人,他的成功离不开何落君残忍的手段,何落君是他的刽子手,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因为我是无所不能的神,我在拯救世人的灵魂,让人们懂得如何去感恩这个世界,如何正确的生活下去。你强奸了一名少女,灵魂本就已经肮脏,但你完事之后还把她残忍的杀害,抛尸荒野,你这种人根本没有资格得到神的救赎,但,神总能宽恕一切!现在,你得为你的罪孽付出应有的代价,床底下有个昏死的女人,你得把她拉出来,从她的肚子里挖出我埋好的钥匙,房间里有两扇门,全都被上了锁,其中一扇门用铁丝连上了手榴弹的拉盖,而另外一扇门则通向海阔天空的世界,这是一道选择题,选错了,你会被炸的满地都是肉渣,如果你选对了,你一定会爬出去,因为你没有脚掌,但我告诉你,爬,是绝对行不通的!你只能选择走出去…为了活命,你愿意付出多少鲜血?

     刘华看完单子,心里的恐惧已经无法形容,他实在不敢想象,森森的白骨,鲜红的血肉,踩在地上,是什么感觉!他奋力的翻身从床上滚到了地上,看着床底,他果然发现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刘华全身吓得不住的颤抖,他使尽了浑身的力气,将女人拉了出来,刘华定睛一看,这女人赫然就是何落君!

     刘华睁大了双目,发现何落君的肚子上,有一小块地方缝了针线“对不起…对不起!”刘华无声的哭泣着,心里疯狂的叨念。他没有刀,他只能用手生生的撕开针线,将里面的钥匙掏出来!

     他伸出了两根手指,顺着缝针的那道伤口,将两根手指插进了何落君的肚子,鲜红的血液顺着刘华的手指疯狂的外涌,喷得刘华满脸都是,刘华吓得疯狂的抽泣,可就在此时,何落君被疼醒了,她本来就如同手术过后的病人,只是昏死而已,并没有死去,此刻腹部强烈的疼痛,让她醒了过来。

     不过她却是极其的虚弱,虚弱到只有睁开眼的力气。

     “放过我…不要杀我…放过我!”何落君虚弱的叫着,眼角流下了无助的泪水,同时,她的身体轻微的扭动着,她想要挣脱,却又无力…

     刘华已经哭得几欲疯狂,生生挖一个大活人的肚子,他害怕,他恐惧不已,可他还是加大了力道,将整只手插进了何落君的腹部,鲜血,如注!

     刘华哭得更厉害,心里已经恐惧到了极点,看着满目血腥的内脏,刘华的心,都在颤抖。

     何落君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神色极其恐怖,她的身子不停的扭动着,双手在刘华的头上不停的抓扯,她痛,她怕,可是她完全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痛得哇哇的乱叫着,刘华自己也被吓了个半死,他全身都在颤抖,何落君肚子里面喷出来的鲜血溅得他脸上,地上,到处都是。刘华已经快疯了,他的双手不停的在何军君的肚子里面蠕动着,他摸到了肠子,摸到了内脏,可就是没有摸到钥匙,何落君已经被他给生生的挖死,整个人躺在一片血泊之中,双目血红,还睁得大大的,内脏外翻,死状凄惨,刘华挖了半天,却一无所获,他趴在何落君的内脏上,痛声的哭泣着,心里疯狂的叫喊着:“对不起…对不起…”刘华绝望的哭着,无助,恐惧,占据了心神。

     突然,他斜眼看到床底有一张纸条,他用满是鲜血的手,抹了一把眼泪,随即激动的将纸条拿了出来。

     纸条是这样说的:当你看到这张纸条时,如果何落君没死,那么说明你还有被救赎的价值,你只需要呆在房间里,自然会有人来救你,希望以后,你能学会感恩,正确的对待神所赐予的生命,人也好,动物也罢!

     如果她已经死了,那么即便你通过了考验,你还是不会懂得珍惜他人的生命。

     门上的锁只是虚设,如果我从里面将门上锁,我怎么出去?你挖何落君的肚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何落君或许还活着?你有没有尝试将她弄醒?你心里是不是只有钥匙?神,不会救赎不懂得感恩的人…因为他们不懂得珍惜别人的生命!

     纸条上的字,再次让刘华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悔意,可却为时已晚…

     刘华奋力的扭动身体,疯狂的往门口爬去,他爬到了其中一扇门脚,他闭眼,屏住了呼吸,将门打开了…

     他选对了,门外是一条悠长的走道,地上有布满蛛网的书本,很显然,这里是一所废弃的学校。

     刘华来不及庆幸,此刻他的脚杆底部,露出白森森的骨头,鲜红的血肉已经有点乌黑,还沾满了沙子,鲜血正在慢慢的溢出,他顺着走道艰难的爬着,一路留下了血迹。

     半个小时过去了,走道已经被他爬完了一大半,可是眼前,出现了一根被固定住的不锈钢方管……

     方管上面焊了一排三角形的尖齿,足有十公分的长度,刘华要想过去,只能站起来跨过,否则,他会被尖齿活活的划死!

     但是刘华的腿是绝对不可能站立的,因为他没有脚掌,森森的白骨,鲜红的血肉,如何能站立?

     然而,刘华并没有绝望,身为A+级的保镖,他从小就接受魔鬼般的体力训练,虽然此刻虚弱至极,但他还是鼓起最后一丝力气,双手倒立,艰难的走了几步,刚好越过了尖齿,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不知道那个变态什么时候会回来,他不敢停留,使出浑身的力气,一点一点的,爬向繁华的地方……

     几个小时后,刘华之前躺着的那个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嘶哑的声音:“你还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