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你还虐不虐狗?
    偏僻的山村,土屋瓦灶,整个村子不见一个人影,这是一个废弃的村子,有些屋子已经被雨水冲倒,也不知多久没人涉足了,村子里头,遍地都长满了杂草,一片荒凉,有些阴沉,有些恐怖。

     此刻,村中某一间土屋内,有一台发电机,发出轰轰的声响,一个插线板连在发电机上,上面插着一个插头,插头的另一端是一个切割机!

     切割机被固定在一个微型跑道上,圆形的切割片,上面满是锯齿,正极速的转动着,发出唰唰的声响,切割机的底座有四个轮子,好像正在被什么装置,以肉眼很难发觉的速度,缓缓地推动。跑道的另一端横身躺着一个****上身的男人,男人晕过去了,左手和双脚被铁环扣住,只有右手是自由的,垂落在地上。

     林艳只觉得全身疼痛,随即便听到轰轰的机器声,还有金属旋转的声音。她费力的睁开眼,首先看到的,便是那个横身躺在跑道上,****着上身的男人。还有跑道上的切割机,距离男人的腰部,只有三十公分!林艳喘着粗气,身体已经瑟瑟发抖,她又看了一眼男人,只见男人的脸上,一道道划痕,纵横交错,深可见骨,满脸鲜血横流!

     一股凉意自心底升起,林艳吓得惊声尖叫!房间里阴暗潮湿,难闻的气味让她的喉咙如同虫爬,很是难受。林艳哭泣着自语道:“这是在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林艳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右脚脚踝被一根极短的铁链锁住,铁链的旁边放着一把生锈的锯子,和一块扁型的石头,石头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林艳拿起纸条,纸上是这样写的:几天前,你将一段虐狗视频发到了网上,视频中,你面带笑意,用一根喷火的管子,把困在铁笼里的哈士奇,给活活烧死了。你虐待动物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被这样虐待的感觉?要想活命,你必须关掉切割机救下那个男人,你得为你的灵魂赎罪!”

     林艳看完,吓得失声痛哭起来:“不…不…”她想起了当曰,那个神秘人,给自己发的恐吓短信,心中不禁极度恐慌。

     铁链被埋在墙里,林艳用力的拉扯,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锯子…!”她赶紧拿起锯子狂锯脚链,哪知锯了半天,铁链根本就没有半点反应。

     发现锯子不起作用,林艳泣不成声,心脏狂跳,对着横身躺在跑道上的男人,大声吼道:“喂!你醒醒,你快醒醒啊!”

     男人没有半点反应,林艳将锯子对着男人用力的砸了过去,男人依旧是一动不动。林艳大哭大喊,不断的叫着救命,喊了十几分钟,声音都已经嘶哑了,却根本没有半点回应。

     此刻离林艳醒来,已经过了半个小时,林艳惊恐的发现,原本离男人有三十厘米的切割机,此刻与男人之间的距离,居然缩减了好几厘米,因为跑道的侧面,跟拉开的卷尺是一样的,这显然就是为了让林艳知道,看似没动的切割机,其实正在缓缓地前进!

     林艳马上就意识到,救这个男人的时间不多了。

     “只有救这个男人我才可以活命…?可我要怎么救他?”林艳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男人和自己的距离大概有三四米远,她够不着,就是够着了她也做不了任何事情。

     “插头,对了,拔掉插头切割机就关了!”林艳赶紧趴在地上,试图伸手去抓住插线板的线,只要拿到了线,她就可以拔掉插头,可是无论她从哪个角度着手,由于脚链的原因,她的指尖总是离线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她四下张望,试图寻找可以够得着线的东西,可是除了她身旁的一块扁型石头,和刚刚被她扔掉的锯子,别无他物。恐惧,无助,充斥着林艳的心神,林艳双目布满了血丝,她的脸色已经被吓得苍白。

     要想救那个男人,她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拿锯子,锯掉自己的腿…

     想到切割机还在缓缓的前进,纸上又说得很明白,她必须救那个男人,才可以活命。她只有弄断自己的脚,才能挣脱铁链拔掉插头,林艳心里的恐惧,已经无法形容。

     “不!”林艳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看着被铁链锁住的右脚,她的双手不住的颤抖,锯子已经被她扔掉了,她慢慢的搬起了石头……

     林艳哭泣着,搬着石头的双手,高高举起,她闭上了眼睛,狠狠地砸向自己的右脚……

     下一刻,极致的疼痛,深入骨髓,杀猪般的叫喊声,尖锐而又恐怖。林艳的身体,不停的抽搐,因为太痛的缘故,林艳手中的石头,掉在了地上!

     她捂住血淋淋的右脚,哭得撕心裂肺,那是痛,极致的痛!可是和生命比起来,她选择让自己继续痛下去……

     她又搬起了石头,疯狂的砸着自已的脚踝,一下,一下,痛,已深入骨髓,沁透了灵魂!

     渐渐的,她麻木了,哭着,砸着!她的右脚已经被自己砸得血肉模糊,她的脸色如同干尸般苍白,右脚被砸得稀巴烂,终于可以脱离铁链了,但是,她却已无力站起,眼前一花,痛得晕死过去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几个小时过去了,却见那个男人的头,扭动了一下,然后传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男人猛地睁开了眼,左右张望,看到了右脚被砸得血肉模糊的林艳,还有自己身旁唰唰旋转的切割机,男人满脸的惊恐不安,大喊道:“我艹,这是怎么回事?嘶…我脸怎么了?”

     男人发现,他的头顶上空悬挂着一面镜子,看着镜子里面那张恐怖的脸,男人自己都被吓到了,唯一没有被锁住的右手,带着颤抖,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脸颊。

     “不…这不是我的脸,我艹,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男人的声音带着哭腔,随即疯狂的扭动身躯,试图摆脱铁环,可是根本就不可能。

     此刻,离林艳晕倒已经过了几个时辰,快速旋转的切割机,离男人只有五公分的距离了,但是他的颈部,被铁环给固定住了,他并不知道,死亡正在一点一点的逼近自己。而且,是残忍到极致的那种,带着锯齿的切割片,会一点一点的切开他的皮肉,直到将他的身体切成两半,而且这个过程会非常非常的漫长,因为切割机的速度,是每小时几厘米…

     男人呼吸急促,左顾右盼,他的右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他赶紧抓起来一看,是一个钢锯,正是林艳扔过来砸他的那把。他将锯子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随即又四下摸寻,他摸到了一张纸条,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他稍微用力,将纸条拿了起来。

     纸条上是这样写的:你在地铁上扇一个老太太的耳光,导致她心脏病突发,不治身亡。现在,如果你没有被切成两半,你将用你的右手,来洗清自己的罪孽。瓶子里的钥匙,你必须亲自把它拿出来,否则,你们两个都会死,记住,你得亲自拿才可以活命!”

     “被切成两半???”男人看完纸条,双目圆睁,立刻看向正在旋转的切割机,他明白了,切割机是在动的,只是速度很慢!无法形容的恐惧,弥漫心神。

     “不,救我…救我!”男人惊恐的喊着,扭头看向不醒人事的林艳,他拿起锯子,对着林艳扔了过去,试图将她弄醒。

     林艳昏倒了几个时辰,原本麻木的右腿,此刻慢慢恢复了知觉,唯一的感觉,便是剧烈的疼痛。

     她慢慢睁开了眼,苍白的脸,毫无血色,双目黯淡无光,整个人完全没有半点精气。

     林艳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可她做不到,她太虚弱了,躺在地上沉重的喘着粗气。

     “这位大姐,这位美女,救救我,求你了救救我!”男人看到林艳动了,求生的欲望瞬间变得强烈起来,他神色激动,连忙开口哀求。

     “不救你,我也得死…”林艳喘着粗气,满目都是泪水,她艰难的翻过身来,拖着血肉模糊的右腿,一点一点的,往切割机的插头那边爬去。

     才爬到一半,林艳就听到男人撕心裂肺的吼叫:“我艹你m,……天杀的畜生…我艹你m”因为切割机已经开始切割男人的身体了。

     男人的鲜血夹杂着肉沫,疯狂的从伤口中涌出,切割片在他的肉里不停的转,林艳吓得无声的哭泣着,她奋力的爬着,花了近十分钟的时间,她才勉强可以够到插头,切割机终于停下了。

     锯齿将男人的腹部切开了一道十几公分长的口子,男人痛得生不如死,鬼哭狼嚎般的吼叫着。

     林艳躺在地上,她只感觉整个身体都快虚脱了,她闭上了眼,想让自己休息一会儿。男人的腹部疯狂的喷涌着鲜血,男人强忍腰侧的疼痛,血肉模糊的脸有些激动:“大姐,你不能睡,瓶子,快找瓶子,不然我们都得死!”

     林艳一听这话,求生的欲望让她无力的睁开了眼,她从地上艰难的坐起:“什么瓶子?你说什么瓶子,在哪儿?”林艳眼巴巴的看着男人,声音有些虚弱。

     “我也不知道,这纸上写的,说钥匙就在瓶子里,你快找啊,他说只要找到了钥匙,我们两个都可以活命!”

     林艳闻言,四下张望,只见靠男人脑袋后面十几公分的位置,果然悬挂着一个瓶子,瓶子里面有黄色的液体,隐隐还可以看到,里面躺着一把钥匙。这是一瓶硫酸,腐蚀性极其恐怖的那种。

     “在你脑袋后面十公分左右……我是过不去了…你用手应该能够得到。”林艳的声音极其虚弱,断断续续。

     男人一听大喜,连忙将右手绕至脑后,立刻便摸到了瓶身,他尝试着拉扯,却发现瓶子被铁丝栓着,他顺着瓶身往上摸,随后将右手伸入了瓶内,无法形容的灼烧感,瞬间自右手传遍全身,男人的面孔都疼得扭曲了,原本就满脸的刀伤,可怖至极,此刻面目扭曲,更显得狰狞恐怖。

     男人的眼泪哗哗的落下:“我艹你m.艹,艹!”只见原本淡黄色的液体,瞬间泛红,男人右手手指关节处,已经露出了骨头,整个右手手掌,被强酸腐蚀得血肉模糊,林艳吓得将目光转向一旁,捂住嘴疯狂的抽泣着。

     最后,男人生生从装满硫酸的瓶子里,拿出了钥匙,钥匙却落在了地上,仿佛敲响了遗钟。

     男人昏过去了,腹部被切割机切了一道十几公分长的伤口,失血太多,右手又被硫酸腐蚀,脸上的伤口更是多达几十刀,还深可见骨,他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林艳躺在地上,无力的抽泣着,右脚被自己砸得稀烂,过度的恐惧更是让她身心疲惫,她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如果没人救她的话,要不了多久,她也会死去。

     然而,她比那个男人幸运,因为她为了救那个男人,已经将自己的脚给砸烂了,在某些人看来,她活着通过了考验……毕竟,她只是虐狗!

     “以后,你还虐不虐狗?”这是林艳昏过去之前,听到的唯一的声音,嘶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