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9章、【你学姐谁啊】
    太抱歉了,最近工作真的太忙了。编杂志编得头大。

     第159章、【你学姐谁啊】

     正在这时,张磊的手机忽然“叮咚”了一下,他满怀期待的掏出来,看完却有些失望。

     “是垃圾短信。”

     “你是在等你朋友的回复吧?”云海源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

     “对。”

     “你同学吗?”云海源又追问。

     “算是吧,同个学校的……”

     听张磊这么说,原本有些期待的徐韵儿顿时有些失望,如果是学校里的学生,基本上不可能会有太给力的关系网。云海源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他马上朝张磊道:“我看你还是别抱希望了,台长级别的我都不认识,更不用说你们了……”

     张磊嘴唇动了动,最后只是轻轻一笑,没有接话。他当然能听得出来对方话语里的不屑,可是以他的性格,却也懒得反驳。

     见张磊没作声,云海源这才轻轻嗤笑一声,转身殷勤地在徐韵儿旁边坐下来,“韵儿,要不我再帮你问问吧?虽然希望不大,可总值得一试,运气好的话,说不定真有朋友认识哪个台长……”

     “光认识还不够,”徐韵儿无奈地提醒,看样子好像也觉得希望比较渺茫,“这种事还得有交情才能办下来,毕竟不是小数目。”

     “我知道,已经在几个群里喊过话了,我再打几个电话问问……”急于表现的云海源马上拿着手机忙活开了。

     ……

     “喂,是我,海源啊……”

     “喂,谭总……”

     电话一个接一个,消息也是一条接一条,云海源忙得不可开交,可事情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海源,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再想想别的办法……”见云海源一次次失望,徐韵儿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怎么行?”云海源依然在翻着手机通讯录,寻找着可以求助的人,现在可是他表现的大好机会,也是他为数不多可以跟张磊拉开距离的机会。

     说到张磊,这家伙倒好,异想天开地提了个买断广告的想法后就陪着懵懵懂懂看电视去了,看他那一副忘我的样子,好像完全把这回事忘了一样。

     “张磊,你不一起想想办法吗?”旁边的小月一边磕瓜子一边提醒道。

     “我倒是也想啊,可我真的没认识几个人,别说台长,就是电视台扫地的我也不认识……”张磊苦笑道,“唯一一个有希望的,我已经给她发了短信,总不能一直催人家吧?”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你也太消极了吧,你看看人家大魔术师,多热心……”小月说着朝云海源努了努嘴。

     “那不一样嘛,人家要表现,当然要卖力点……”张磊掩着嘴小声道。

     云海源似乎感觉到他们两人在议论自己,朝这边看了过来,“没事,张磊,你就看你的电视吧,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他很快又回过头拍拍胸口:“韵儿你放心吧,我刚才已经联系上电视台里一位资深编导了……”

     “这种事编导搞不定吧?”徐韵儿有点担心。

     “没事,这位宋编导跟一位副台长关系很铁,应该能说得上话,我正在等我哥们把他电话发过来……”云海源边说边瞅着手机。

     徐韵儿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好吧,希望能行得通……”

     她想了想又补充:“海源,你等会儿就跟他露个口风,只要能把价格谈下来,给点回扣也是可以的,最好能把台里的领导约出来吃个饭,大家认识一下……”

     “这个……我尽力吧……”云海源现在只恨自己平常没多巴结电视台的领导,关键时候找人不好找。

     “海源,我知道这有点难,不过却是最快的办法……”

     “我知道……放心吧韵儿,你的事情我一定尽力……”

     那边,张磊的手机此时忽然响起来,徐韵儿和云海源双双看过来。

     “学姐你好!”是百里清溪打来的。

     一听这口气,云海源马上摇了摇头,什么学姐,一听就不靠谱。

     不过他很快眼睛一亮,因为他哥们终于把宋编导的电话号码发过来了。

     虽然还要经过中间人才能跟电视台高层搭上关系,不过总算有了一点希望。

     云海源很快拨了过去。

     “宋老师你好,我是小云啊,咱们在台里见过的……”

     徐韵儿马上转过头竖起耳朵,虽然她也好奇张磊的学姐是谁,不过还是正事要紧。

     “……对,就是这么个事儿……邝台长不是正好管这块吗,我知道宋老师跟邝台长关系很好,能不能帮我约一下……”

     “……这样啊,那要什么时候……”

     “……要下周啊?”云海源故意说得很大声,见徐韵儿在使劲点头,连忙笑着回道:“可以可以,下周也行,时间您定,只要能把邝台长约出来,其他一切好说……”

     ……

     挂了电话,云海源兴奋得直跺脚,“成了!”

     “真成了?”

     “应该成了,不过宋老师说这周邝台长都没什么时间,只能等下周,还要再等几天。”

     “那好吧,我这边正好也要先把工作交接过来,缓几天也好。”徐韵儿说着感激地看一眼云海源,“海源,这次真的多亏你帮忙了……”

     “说这种话干嘛,等真把邝台长约出来再说吧……”云海源连忙笑着回道。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兴奋地说着话,张磊忽然走过来,用手掩着手机的话筒,一脸茫然地问:“海源大哥,你刚才说的邝台长是哪位?叫什么名字?”

     “就是邝海生邝台长啊,你问这个干嘛?”云海源没好气地说道。

     张磊也没回话,只是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把手机放在耳边,“学姐,好像叫邝海生,有印象吗?”

     又是学姐?徐韵儿和云海源对看一眼,都不明白张磊在搞什么。

     “是吗?……那太好了……咦,不对啊学姐,我刚才刚听说邝台长最近有点忙,恐怕不好约吧?”

     “……哈哈,那好,我相信你啦……对了,晚上我有个朋友想跟邝台长坐下来聊一聊,可以一起过去吗?”

     “……太好了,谢谢学姐……哪里哪里,老外喜欢就好……那我们晚上见面再说!”

     挂了电话,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徐韵儿劈头就问:“张磊,你约到邝台长了?”

     “我也不知道……”见徐韵儿目光殷切,张磊反而有些不敢保证了,“我有个学姐说她帮我约,她应该不会骗我吧?”

     “学姐?”徐韵儿满脸狐疑。

     “什么学姐啊?”云海源哪里相信他的话,“张磊,你可别吹牛,宋老师刚跟我说的,邝台长今天出差刚回来,他身体不好,刚下飞机,说要休整休整,你们怎么可能约得到?”

     “有这样的事?”张磊也有些懵了。

     “对啊,你以为呢。”云海源没好气地白了张磊一眼,他自己辛辛苦苦问了许多人才终于有点眉目,当然不相信张磊随随便便就能约到邝台长。

     徐韵儿的疑虑却不在这上面,她皱着眉头问:“张磊,你这学姐到底是谁啊?这么大能耐!”

     “嘁,再大能耐也不敢夸这海口吧,我还真不信了——依我说,这不叫能耐大,这叫口气大!”未等张磊回答,云海源先泼了桶当头冷水。

     张磊有些无语。

     “张磊,到底谁啊?”徐韵儿又追问道。

     张磊手一摊:“就是百里清溪啊……”

     “百里清溪?”徐韵儿愣住了。

     云海源也大吃一惊,刚要准备再说几句风凉话,可此时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