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章、【辗压(下)】
    感谢小智和F兄的打赏,这一章终于码完了。

     =========

     第154章、【辗压(下)】

     爱使天下笑?

     这么简单?

     徐韵儿就在张磊边上,所以这五个字她听得清清楚楚,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太简单了点。

     “这个广告语有什么特别的吗?我看也挺普通的……”艾天鸣皱着眉头问,他搞不懂艾天庞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安静,刚才不是还杀猪似的大吼大叫?

     葛丽却没有接话,只是低着头,嘴里不停地念着那五个字。

     其他几个小股东也都在小声交头接耳,应该是在讨论张磊这句广告语。

     “是爱使天下笑吗?就是这五个字?”一个小股东在问旁边的人。

     “好像是……”

     “觉得怎么样?”

     “暂时没看出来什么名堂。你觉得呢?”

     “好像也就这样。等等,我先把它写出来……”

     见大家都在议论,徐韵儿有些担心。刚才张磊把艾天庞的广告语批得一文不值,自己要是不拿一条硬货出来,依艾天庞的脾气,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艾天庞,徐韵儿这才反应过来,艾天庞呢?

     徐韵儿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对面的胖男人拿着刚才张磊递给他的那张纸,脸上一副见鬼的表情——就好像飙车飙到正爽,前面突然迎面开来一辆警车,只好硬生生刹住。

     这时,旁边有个人扯了扯艾天庞的衣服,艾天庞这才如梦初醒,不过他没有再度发飙……

     艾天庞看看张磊和徐韵儿,又看看手里的广告语,竟一声不吭地坐回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

     徐韵儿眼皮一跳,把张磊这句广告语重新念了几遍,这才有点明白过来——原来这广告语居然有双重含意?

     欣喜之下徐韵儿正要说话,却有人比她先开口了。

     “我知道了!张磊这条广告语一语双关!”艾斌斌大声叫道,说完有些得意地望向张磊,“张磊,我说得没错吧?”

     张磊脸上的表情居然是尴尬的。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朝艾斌斌一笑,却没有作任何回答。

     这下徐韵儿有些糊涂了,难道不是一语双关?奇了怪了!

     艾斌斌比她更奇怪,“张磊,难道不是一语双关吗?不可能啊!”

     “也是,也不是。”张磊的回答更奇怪。

     艾斌斌听不懂了,不过他好像急于在母亲面前表现一番,所以很快接道:“张磊,你先不要解释,先听听看我说得对不对。”

     他说着竟马上站了起来,“首先,先不说我们的品牌,‘爱使天下笑’可以理解为一句普通的话,爱,使天下为之欢笑,天下间,因为有了爱才有了笑!”

     张磊笑着朝艾斌斌点点头,这确实是这句话的第一层含意。

     艾斌斌显然还有下文,正在议论的小股东们连忙都停下来。

     “这里有个巧妙的地方,我们的牙膏就叫天下笑,而‘使’字,可以理解为‘使用’的意思,所以这句话还有另一层含意,就是让大家多多使用天下笑牙膏,爱上使用天下笑牙膏!”艾斌斌的年龄比张磊还小一点,应该还不到二十,发表完自己的看法之后很是兴奋,邀功似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徐韵儿心里却呯呯呯地跳了起来,她终于知道张磊为什么笑得那么奇怪了!

     因为她理解的第二层含意跟艾斌斌理解的完全不一样!

     换句话说,张磊这句短短五个字的广告语,总共有三层含意!

     五个字,三层含意!徐韵儿忍不住望了一眼张磊,目光里满是惊喜。来之前她根本没有跟张磊说过牙膏的事情,也就是说,这句三层含意的广告语张磊是临时想出来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

     葛丽好像对艾斌斌有点失望,又好像不是,总之她的表情有点复杂,“斌斌,你理解得很好,可是……还不够!”

     “还不够?”艾斌斌有点不懂。

     艾天吟好像知道葛丽指的是什么,两个女人目光无意中碰到一起,马上便有一种心领神会的默契。

     “葛总,我也说一说我的理解,可以吗?”徐韵儿笑着插进话来。

     这下葛丽是真的意外了,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艾天吟,发现自己的小姑也跟她一样意外。

     徐韵儿却没有注意到她们的细微表情,“刚才斌斌说得很好,不过我还有补充的。斌斌说这个‘使’字可以理解为使用,这个没问题,可我觉得这个‘使’字也可以理解为‘使者’……”

     “使者?”艾斌斌似懂非懂。

     “对,使者。爱使,就是爱的使者,天下笑牙膏是爱的使者……”

     “那不是天使吗?”艾斌斌笑着脱口而出。

     “爱的天使?也对,好像比我的理解更好!”徐韵儿兴奋道,“在宣传的时候,我们可以把天下笑跟爱的天使联系起来,这是个美好的意象,可以大大提升产品的亲和力!”

     “啧,太厉害了,短短的五个字,居然有三层完全不一样的含意!”艾斌斌忍不住给张磊竖了个大拇指。

     其他的小股东也都在点头,被艾斌斌和徐韵儿这么一解读,张磊这句广告语好像确实不错,越品味越有味道,越琢磨越觉得巧妙。

     “两位说得都很好,这句广告语的巧妙之处就在这里,每个人的解读都是不一样的……”刚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张磊终于开口道,说着还特意朝葛丽和艾天吟望去。

     葛丽似乎读懂了他目光中的深意,轻轻叹了一口气,“张磊,你有心了……”

     张磊会心一笑,他知道对方肯定懂。

     “妈,刚才张磊把四叔的广告语批成那样,我还觉得张磊是不是太自大了点,可是现在看来,张磊还真有两下子。一语三关,这样的SLOGAN还真是不好找……”

     “只有一语三关吗?”葛丽忽然冒出来一句。

     “?”艾斌斌有些始料不及。

     “斌斌,你再好好想想。”葛丽轻声提醒道。

     这下不只艾斌斌,其他参会的小股东一个个也都迷惑不解了,连艾天庞也抬起头,一脸懵逼地望着葛丽。张磊的广告一语三关,他刚才已经看出来了,确实远胜过他那句“天下笑,天天笑”,所以刚才他一直没吱声。

     可听葛丽言下之意,难道还不只一语三关?

     艾天庞忽然觉得,自己现在的头看起来一定很大。

     “不可能还有第四层含意吧?”艾天庞终于硬着头皮问道。

     其他小股东都在面面相觑,徐韵儿也有点懵了,怎么可能还有一层含意?

     张磊临时想出来的广告语,短到只有五个字,其中有三个字还是品牌名,有三层含意已经够了不起了,怎么可能还有第四层含意?

     众人都是云里雾里,除了葛丽和艾天吟。

     艾天鸣好像也有点懂了,其实他心里早就有那个疑问。

     艾斌斌又把那五个字翻来覆去地念了几遍,面色忽然变得肃穆起来。

     “妈,我,我懂了!”艾斌斌虽然懂了,面色却有些惭愧。

     “懂了就好。”葛丽欣慰地点点头。

     可是其他人不懂啊,艾天庞和其他的小股东根本不知道他们母子俩在说什么。

     徐韵儿也听不懂。

     葛丽忽然慢慢站了起来,扫视了一圈在场所有的人,然后问了一句奇怪的话。

     “天啸去世几年了,有人记得吗?”

     偌大的会议室里忽然安静下来。

     “原来如此……”直到此刻,徐韵儿终于明白过来。

     是啊,怎么能把这个名字给忘了呢?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不到十分钟的谈话,可是,那场短暂的交谈却改变了她的命运。

     艾天啸。

     爱使天下笑。

     徐韵儿懂了。

     “五年了,天啸去世已经五年了,五年的时间不长,也不短,足以让我们忘却许多事,忘记许多人。可是我希望各位都不要忘记,我们今天之所以能坐在这里,坐在这个城市地段最好、租金最贵的CBD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天啸生前的努力。没有他,就没有各位的今天,也没有我们艾氏集团!”

     葛丽停顿了一下,忍不住望了一眼张磊,“张磊这句广告语文字虽然平实,蕴意却非常美好,最难能可贵的是,短短的五个字,却包含着如此丰富的解读。我相信如果天啸还活着,一定会很喜欢这条SLOGAN,因为这句话不但跟他的名字有所契合,所表达的理念也跟他不谋而合——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默默地用自己的大爱,使身边的人每天都能绽放笑容!”

     忆及亡夫,葛丽的声音有些颤抖。

     会议室里再度出奇的安静,许多人脑子里都想起了那位白手起家却英年早逝的艾天啸。

     “原谅我刚才的失态。”葛丽平复了一下心情,“我们回到正题上吧,四哥,你输给张磊,服吗?”

     “我服。”艾天庞回答得干脆利落。

     “我愿意把天下笑的经营权重新交还给徐小姐和张磊!”没等葛丽问起,艾天庞就自己先说了,“张磊,刚才言语多有冒犯,还请你不要见怪!”

     张磊豁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