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2章、【万鱼之忆】
    第122章、【万鱼之忆】

     “需要消耗12000点妖气才可以打开此红包,是否继续?”

     张磊想也不想就点击了“确定”。

     红包打开。

     “恭喜您,得到【黑鲔鱼】发出的红包,获得【万鱼之忆】技能一项!”

     “是这个了!”张磊有些激动地轻呼了一句,随后迅速打开百宝箱查看起来。

     百宝箱里现在有四件宝物,分别是已经闲置很久的【肚中有墨】,早上赢的【百鹦模仿术】、【倒霉乌鸦嘴】,还有刚到手还冒着热气的【万鱼之忆】!

     张磊点开宝贝说明。

     ※※※※※※※※※※※※

     【万鱼之忆(高级)】,提炼一万条海洋成年鱼类的灵气和智力,经由特殊的炼制方法凝聚成一体,形成此项技能。

     使用后,可任意唤醒曾经经历过的任何记忆和见过的任何场景,纤毫毕现,让你永不失忆!

     【使用方法】:提取后即刻生效,用意念控制。

     【消耗妖气值】:根据回忆之事困难程度每次消耗数值不等的妖气,上不封顶。

     【炼制者】:曾经只拥有七秒记忆的某鱼。

     ※※※※※※※※※※※※

     “蜘蛛兄,这个应该就是你要找的宝贝吧?”黑鲔鱼发来消息询问道。

     “就是这个,鲔鱼兄哪里问到的?”

     “自然是海里啊。这宝贝是一条年龄很老的白海豚鱼拥有的,它也是原始炼制者。说起这只白豚,它可是我们海妖的传奇,像我这种级别的修炼者根本没机会认识它。”

     “那你是怎么问到的?”张磊有些好奇。

     “我问了些跟我有交情的海妖,让它们也帮忙一起问。刚开始也很困难,这只白豚虽然大家都听说过,不过真正认识它的海妖却是少之又少。好在工夫不负有心人,最后问到三里湾的蟹精那里才终于打开局面,这只蟹精跟白豚的某只后代有一点点交情……”

     “这次真是辛苦鲔鱼兄了!对了,鱼兄刚才赌手气好像输了不少,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请笑纳!”

     张磊说着给黑鲔鱼发过去一个红包,1000妖气。

     对方已经领取了您的红包。

     黑鲔鱼马上发过来一个笑歪嘴的表情:“蜘蛛兄真是太客气了,大家同在一个修炼群,区区小事,能帮就帮,没必要这么客气……”

     “应该的,应该的,这次真的要谢鲔鱼兄,帮了我的大忙!”张磊回了个笑脸表情,他不知道1000妖气对这些妖精来说是多是少,不过对他来说,好像也不是太多。

     他现在已经有点这方面的经验了,想要大把收割妖气,关键是要有平台——足够大的平台。

     ……

     心仪的宝贝到手,张磊的底气更足了。

     先试试吧?

     趁着会议室里没人,张磊马上重新点开百宝箱,打开【万鱼之忆】,点击【提取使用】。

     一道白光从手机中飞出来,瞬间变大,又四散开来,随后幻化成无数只鱼的形状,或欢腾或跳跃或游动,然后朝同一个方向钻去!

     张磊的脑袋!

     张磊只觉得一个激灵,好像有什么东西侵入了自己的大脑,但这种感觉转瞬即逝,恍惚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他却知道,万鱼之忆已经生效了!

     因为他的脑子忽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明起来,所有的往事像一幕幕电影一样历历在目。

     “试试效果先!”

     张磊很快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个儿时看过的广告,那个广告他当时看都看不懂,也不知道是卖什么产品的,不过那句深入人心的“更干更爽更安心”他至今还记得。

     神奇的事情很快发生了。

     只记得广告语、记忆中没有任何画面概念的某则卫生巾广告,在许多年后的某个早上,清晰无比地在张磊的脑子里重新播放了。

     每一个画面,每一句台词,每一个淡入淡出,每一个细节,甚至连最细微的背景音,都清晰无比,如同昨日重现。

     张磊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他娘的太牛逼了!

     有了这玩意儿,来再多催稿的都不怕了!

     ※※※※※※※※※※※※

     就在张磊为新技能欢呼雀跃的同时,孙氏广告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楼下,两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正默默地抽着烟,一语不发。

     他们正是今天早上请假的创意组长田克华和文案大黄。

     “怎么样大黄,你决定了没有?”田克华吸了一口烟问道。

     “我……”大黄的脸色有些为难,“克华,我总觉得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太……太不近人情了?说实话,孙总平时对我们还是挺好的……”

     “我知道,我们也没有对孙总怎么样啊,我们只是离职而已,又不是要害孙总!”田克华安慰大黄,也安慰自己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在这个时候离职就是背叛孙总,这一点你我心里比谁都清楚……”大黄感叹着说道,“如果不是为了搞垮孙氏,你觉得我们两个值这个价?”

     “大黄,人往高处走,我们只是打工的,现在他们开的条件这么好,站在你我的立场上其实想都不用想的,谁不想多赚一点?谁不喜欢钱?”

     “钱我也喜欢,可是,要我在这个时候背叛孙总,我自己心里过不了这道坎!”

     “什么坎不坎的,”田克华急了,“大黄你醒醒吧,孙氏已经完了,你还看不出来吗?你留在孙氏,你觉得以后还会有好的发展前景吗?人家这次明摆着就是想整死孙氏,你这时候还不下船,想跟着孙氏一起沉到海底吗?”

     大黄脸颊一抽,心里很是挣扎:“这……这不是小事,你让我再好好考虑一下。”

     “还考虑什么,他们的Offer只限于今天上午,过了12点,就是你想离开孙氏,只怕人家也不要你了!”田克华趁热打铁道。

     大黄抬头望他一眼:“你已经决定了?”

     “是!”田克华把还剩半截长的烟往地上一扔,伸脚使劲踩了踩,“我现在就上去跟谢头摊牌,顺便把离职手续办了,你去不去?”

     ……

     孙氏广告。

     “大家都把手里的事情先放一放,我有事情要宣布。”孙汐汐站在办公区的正中心拍着手说道。

     所有人都停下来。

     “大家都看到了,公司现在处于非常时期,因为大量同事突然离职,原本的业务现在有点乱套,所以经过商议,我决定暂时调整一下部分同事的职责。”

     调整职责?众人有些茫然。

     “小雪姐,你们客户部的情况现在怎样?”孙汐汐转头问。

     “我们现在……有点忙,只有三个人,客户的电话接二连三的进来,都是来催稿的,接都接不过来……”小雪还没说完,一个电话又铃铃铃的响起来。

     小雪想接起来,孙汐汐却示意她暂时不用管了,“谢总监,你们创意部的情况现在怎样?”

     “创意部现在只剩下我们这几号人,原本十几个人干的活突然一下子全压在我们身上,而且很多Brief原本是由别的同事负责的,我们刚接手客户就来催稿子,难度实在有点大。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做好接下来几天连续加班的打算……”

     “加班的事情再说吧,谢总监,如果让你们创意部的同事临时负责客户部的工作,你们应该可以胜任吧?”

     “这个……”谢庭愣了一秒钟,“我们创意部也经常跟客户打交道,问题倒是不大,可是,如果我们去接手客户部的工作,创意、文案、脚本……这些事情谁来做?如果没有人完成这部分工作,就算调再多人去客户部也都是于事无补啊!”

     “谢总监,这个你不用担心,”张磊插话道,“你们把手头上所有Brief的资料全部集中一下发给我就行了,接下来你们的工作职责就是把所有客户先稳住,为我多争取一点时间。”

     谢庭一脸惑然,他万万没有想到孙汐汐说的调整竟然是这样调整。

     陆大然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问:“张磊,我冒昧问一句,我们创意部的工作你打算怎么处理,外包吗?如果是外包的话,那还不如……”

     “不是外包,”张磊打断他的话,“这部分工作我觉得我一个人就可以胜任,但是客户部的事情我就无能为力了,基于目前的状况,我觉得这样的调整……”

     他话未说完,陆大然就噗哧一声笑出来:“你一个人?”

     “我知道这有点让人不好相信,”张磊无奈地耸了耸肩,“不过,我不想过多的解释,因为时间是现在最宝贵的东西,我们应该分秒必争——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应该开始了……”

     他语气坚决,没有给出任何说明,却也没有留给众人太多商量的余地。陆大然有些无语,回头看看谢庭和蚊子,见他们也是一脸无语,心中不禁冷笑连连。

     刚才在会议室他被张磊强硬的态度压制住,心里对他早就诸多不爽,此时见张磊如此自大,心里冷笑之余,反而有些窃喜。

     这小子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也罢,就让他自取其辱吧!

     谢庭却不是这么想的,此刻的他已经心急如焚。

     “汐汐,公司已经一团乱麻了,这个时候,每一个决定更要慎重再慎重,你刚才说的这个调整,只怕我真的无法配合!”

     孙汐汐心里也有些忐忑,听到谢庭表态,只好朝张磊望过去。

     “谢总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是为公司着想,不过现在真的没有时间再纠结这个……请你配合我们,可以吗?拜托了!”张磊诚恳说道。

     谢庭脸上阴晴不定,望着张磊却没有说话,因为他实在想不通张磊想干嘛。

     那可是几十上百个Brief啊,光是看完所有材料都要花上几个小时,张磊居然要一个人全扛下来?

     开什么国际玩笑?

     又一个电话铃铃铃响起来。

     “谢总监,你就让张磊试试吧,眼下这种情况,就当是死马当做活马医了。”孙汐汐似乎也下了决心。

     “这样吧谢总监,现在是十点钟,”张磊指了指墙上的时钟,“你给我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后,如果我不能给出所有Brief的初稿,那我们就听你的,这样可以吗?”

     五个小时?

     陆大然心里又是一阵冷笑,看完材料只怕三个小时已经过去了,还初稿个屁啊?

     所有人都等着谢庭的回答,没有人注意到公司的大门已经被推开,两个人站在门口处望着这里,正在窃窃私语。

     看到眼前发生的这荒唐的一切,田克华更加坚定了自己要离开孙氏的决心。

     “大黄,你还没看清楚现在的局面吗?都这时候了孙氏还让这种毛头小子这么胡搞乱搞,这不是迟早要完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