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人各有志】
    第124章、【人各有志】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田克华也吓了一跳——张磊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只见他的十根手指正以令人无法相信的速度在黑色的键盘上疯狂地飞舞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无比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视线跟着那火车一样前进的文字一行一行的往下扫视!

     而旁边,谢庭、陆大然、蚊子、小雪……他们一个个都已经看呆了!

     特别是小雪,在公司里她是打字最快的,不过她发誓以后再也不敢说自己打字多快了。

     只有孙汐汐嘴角挂着奇怪的微笑,这样的场景她昨天刚刚见过。最了解张磊的她,此时心里竟生出一丝疯狂的期望来——张磊打字这么快,构思也快,三分钟,说不定真的可能呢!

     “这小子在乱敲乱敲什么呢!”门口的田克华探着脑袋嘀咕了一句,想走过去看个究竟,却被大黄一把拉住。

     “克华,你真的已经想清楚了吗,现在过去,谢头问起的话,你只能跟他摊牌了……”大黄好心提醒道。

     “摊牌就摊牌,我就是来辞职的!”

     ……

     噼里啪啦地敲了一阵,张磊终于舒了一口气,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

     几个人都围上来,想看看张磊到底写了些什么,张磊却已经分秒必争地把文档保存好,并迅速打开邮箱了。

     “蚊子,快,把谢经理的邮箱地址给我!”

     蚊子愣了一下,飞快跑回自己的座位,在一堆资料里迅速翻了几下,终于找到一个本子飞奔过来。

     张磊已经把文档上传到邮箱了,他马上照着蚊子的笔记本输入谢经理的邮箱,迅速发送!

     屏幕上随后显示着“发送成功”的信息,众人又是一阵傻眼。

     张磊却没有太欢欣,因为刚才他忘记看时间了。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旁边的孙汐汐像是猜到他的心思,很快指着手机说:“别看了,2分53秒。”

     张磊有些吃惊,回过头看了一眼汐汐,这才会心一笑——他跟汐汐越来越有默契了。

     刚才还在咆哮的谢庭这会儿好像也没那么生气了,脸上取而代之的是好奇。

     “张磊,你,你刚才给谢经理发了什么过去?”

     “发了方案。”

     “什么方案?”

     “就是他们这次广告的方案,我刚才匆忙之间写了一个分镜头脚本,先发过去顶一顶——没办法,只能这么办了,要不然人家真杀过来,看到我们公司现在这个样子,影响就不大好了。”

     谢庭没有接话,只是跟陆大然蚊子他们互相对看了几眼,几个人的表情出奇的一致——张磊真的疯了!

     平常一个电视广告片接回来,通常都要先收集整理资料,然后把资料分发下去,大家看完之后会各自先想,心里有个大致轮廓后再开个会碰一碰,看看能不能讨论出什么好的创意。等确定创意之后,再讨论表现形式,中间可能还要再改,经过层层把关,才能把创意变成文字,再交到客户手里。

     而张磊居然把这一切压缩到三分钟——具体来说还不到三分钟,而是2分53秒,而且还包含发邮件的时间,这怎么可能?

     “张磊,你刚才打的文档,能不能打印出来我们大家都看一看?”蚊子好奇地问道。

     张磊笑了一下,正要说当然可以,陆大然却抢先摇头道:“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为什么?”张磊有些讶然。

     “三分钟弄出来的稿子,有看的必要吗?”陆大然冷冷的反问道,“按我说刚才发都不应该发给客户,只不过你手太快,我拦都拦不住!”

     一听这话孙汐汐先急了:“大然,你看都没看,怎么就敢这么说?那可是张磊的心血!”

     “心血?”陆大然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如果三分钟也能称为心血的话,那我是没话说了!这样的稿子发给客户,我觉得还不如不发,因为谢经理本来就对我们公司不怎么信任了,张磊这么做根本是雪上加霜,只会让情况越变越糟!”

     蚊子本来都已经准备打印了,听到这话只好又停下来,他观察了一下其他人的神色,谢庭,小雪,还有客户部的其他三个同事,好像大家的想法跟陆大然都差不多。

     张磊摇摇头无奈地一笑:“大然,我可以接受别人评判我的作品,甚至说我的作品是垃圾我也可以接受,不过前提是,这个人在评判之前必须完整地看过它,否则的话,那就是偏见!”

     “这话我不赞同,我也觉得没有必要看!”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

     众人回头一看,说话的是田克华,旁边还站着大黄。

     张磊记得这两个人也是孙氏的人,“为什么没必要?”

     “因为我觉得你完全是在帮倒忙!”田克华轻蔑地望一眼张磊,“大然说得没错,与其乱敲一堆莫名其妙的文字交给客户,还不如把实情告诉他,就说我们公司现在有点困难,方案要晚一点给他!”

     “喂,我的方案是完整的文案,不是你说的什么莫名其妙的文字,交到客户手里的东西,我是不会随便乱来的!”张磊正色道。

     “这还不叫乱来?三分钟啊,数科地产的资料你看都没看一眼,只问了蚊子两三个问题,然后一通乱敲,就这样发给客户了?我从业这么久,从来没见过这么随便对待客户的广告人,你今天也是让我开眼界了!”田克华掷地有声地讽刺道,刚才张磊的胡闹实在让他印象太深刻了。

     “那是因为我对自己的方案有自信,我打字快,构思也快,给我一个小时还是三分钟,基本上没有太大分别。”张磊淡然解释道。

     “自信?呵呵,等谢经理把解约合同带过来的时候,你再来说自信还不迟!”

     “你们两个不是请假了吗,怎么也来了?”见气氛有点僵,谢庭连忙上前一步转移话题。

     大黄低着头没敢说话,田克华看了他一眼,见他好像还是没有决定,这才转头朝谢庭道:“谢头,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是来辞职的!”

     众人其实都有点猜到他的来意,不过真的听他说出口,当下都有些黯然。

     谢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目光移开一点放到大黄身上,“大黄,你也是来辞职的吧?”

     大黄抬起头看看田克华,又看看周围的同事,咬了咬牙,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摇头应道:“我不是!”

     众人都有些意外。

     “我是回来上班的!我知道不少同事离职了,这种时候我不应该请假!”大黄又补充道。

     田克华吃了一惊:“大黄,你怎么临时又变卦了?”

     “人各有志吧,”大黄苦笑道,“克华,我刚毕业就进了孙氏,孙总待我不薄,这个时候我真的不能把孙氏一脚踢开!”

     孙汐汐和张磊对视一眼,目光都有些欣慰,孙氏还是有一些重情重义的老员工。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虽然我知道你将来一定会有后悔的一天!”田克华讪讪地说道。

     谢庭目光殷切地望着他:“小田,你也是公司的老员工了,跟大黄同一批进来的,从一个新人做到今天的创意小组组长,你在公司扎根,也在公司成长……”

     田克华打断他:“谢头,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小田,眼下公司遇到了一些麻烦,正是用人之际,你这样子做,自问对得起公司,对得起孙总吗?”谢庭说着指了指大黄,“你看看人家大黄,对比一下,你不觉得惭愧吗?”

     “惭愧倒是没有,大黄说得对,人各有志吧……”田克华面不改色,抬起头直视谢庭,“谢头,现在说这些真没什么意思,一句话,我想跟公司解除雇佣合同,该办哪些手续,上午之前我就要……”

     “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谢庭还是没有放弃。

     “没什么好考虑的,人家给我开的条件很好,我可不像大黄这么傻,放着高薪不要,还跑回到这里来上班,搞不好明天就要失业……”田克华铁了心似的应道。

     张磊刚才一直忍着,可现在真有点忍不下去了,“田克华,你可以滚了!”

     “你凭什么叫我滚?”田克华扭头望向张磊。

     “你听清楚了,我,张磊,现在代表孙总正式炒了你!所以你不用办什么离职手续,也不需交接工作,现在就可以收拾东西滚蛋了!”张磊心里一团怒火,脸上却仍然保持冷静。

     谢庭面色一冷,看看公司里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张磊,公司正是用人之际,这样……不大好吧?”

     “没什么不大好的,这样的员工不要也罢!”张磊斩钉截铁道。

     孙汐汐失望地望了一眼田克华,这才冲谢庭点点头:“谢总监,听张磊的吧,这是我爸临走前交待的,张磊有权代替我爸做任何决定,包括开除员工!”

     “可是……”谢庭还是有些疑惑。

     “别可是了,所有人按刚才汐汐说的那样,暂时调整各自的职责,大家各自做好各自的事情,我相信孙氏可以扛过去!”张磊的语气让人不容置疑。

     听到这里,田克华忍不住嗤笑一声。

     张磊瞪他一眼:“你笑什么?”

     “张磊,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上位的,不过也好,这样,我更加确信自己不会后悔今天离开孙氏的这个决定,因为公司由你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来领导,迟早要完蛋!”田克华冷冷说道。

     “别废话了,现在你已经不是孙氏的员工了,赶紧把个人物品收拾一下滚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张磊催促道,他真的不想为这种人耽误宝贵的时间。

     田克华板着脸,用眼神剜了他一眼,这才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收拾东西。

     在众人的注视下,田克华把一些笔啊本子啊杯子什么的装在一个纸盒里,这才抱着纸盒大摇大摆地走向公司大门。

     就在他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刚才的电话又“铃铃铃”的响了起来,蚊子走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却没有接起来。

     “是谢经理打来的。”蚊子边说边望向张磊。

     众人心里顿时都悬了起来,因为刚才张磊给谢经理发了什么,他们根本不知道,连孙汐汐手心里也有些微汗。

     这下完了——这是不少人此刻心里的想法。

     陆大然心中却冷笑连连,这下有好戏看了!

     所有人都望向张磊,却没有人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

     听到是谢经理打来的,本来已经拉开大玻璃门的田克华身形一顿,竟然又回过头重新走回自己的座位。

     “我好像有把钢笔落在这里了,不介意我再找找吧……”田克华笑着自言自语,一双眼睛却望向张磊和那不停作响的电话,“电话响了,你们……没有人敢接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