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中指】
    第102章、【中指】

     现场一下子沸腾了!

     台下那些一直在为张磊担心的学生们用力地鼓着掌,一边释放着刚才的紧张情绪,一边疯狂地为张磊叫好!

     许多人都激动地站起来了,连刚才已经完成论文答辩在台下等待的那些选手们,有几个也在为张磊欢呼。

     张磊用精彩的作品,再次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完成了不可能的逆袭!

     “张磊太神了!”

     “是啊,有了这文案,这广告一下子活了!”

     “这文案简直是画龙点晴啊!”

     “神来之笔!”

     “这哥们真是牛逼大了,今天我可算知道啥叫牛人了!”

     “张磊真是太有才华了!”

     “一个字,牛啊!”

     台下一片欢腾,学生们大声表达着对张磊的夸奖,不过有一处地方却显得格外落寞——祁鹏和夏冰扭着脑袋望着四周奋力鼓掌的学生,有点不知所措。

     “真是见鬼了!”夏冰不甘心地嘀咕道。

     祁鹏早已面如死灰,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可现场掌声如雷,震耳欲聋,根本听不清他在骂什么。

     他们两人身体僵硬,表情尴尬,跟四周格格不入、反差巨大,这极具对比和戏剧性的面画很快被导播室里的王导捕捉到了,特意叫人又给了个特写。

     直播页上,为张磊叫好的弹幕正弹得火热,骤然间出现祁鹏和夏冰的特写画面,一下子话风全转了。

     “居然又给这俩货的特写,导播这是存心要笑死本宝宝的节奏吗?”

     “导播真是太狠了,墙裂怀疑今天的导播是张磊家亲戚!”

     “导播绝对是高人啊,有组团找导播签名的吗?”

     “祁鹏很想要暴走却被张磊搞得一点脾气都没有的样子真是太特么逗了,这家伙以前天天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吊样子,没想到一碰到张磊,直接没辙了,真是一物降一降啊……”

     “祁鹏的表情真心尴尬啊!”

     “夏冰也是,这丫排在张磊后面上场,真是压力山大啊!”

     “张磊真是这对表兄弟的命中克星!”

     “导播为什么不多给点张磊的镜头啊,我发现张磊越来越帅了!”

     “代表宅男们喊一句:只想看清溪学姐,多给点学姐的镜头才是王道!”

     现场,夏冰似乎已经察觉到导播的“不良”意图了,他看到一名工作人员把摄像机对着自己这边,连忙悄悄别过头去,同时还不忘拍拍祁鹏的肩膀,提醒他注意摄像机。

     祁鹏心里早已郁闷得不行,见摄像机果然在拍自己,忍不住对着摄像机愤怒地比了个中指。

     夏冰心里其实也很窝火,他见祁鹏这样,索性有样学样,也默默地朝扛摄像机的工作人员比出了中指。

     这个画面虽然没有被播出,但在导播室的九宫格画面里却看得一清二楚,这两个中指一下子惹火了所有在场的工作人员。

     “妈的,这两个小子很吊啊……”

     “次奥,果然是富二代,估计平常横惯了吧……”

     其他人都很不爽,唯有小李却只想息事宁人,他嗫嚅着问:“王导,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叫他们不要拍祁鹏和夏冰了?”

     王导脸色不大好看,他瞪了小李一眼,马上拿过导播台上的一个话筒:“二号机,从现在开始,你们要时刻盯紧祁鹏和夏冰,这对SB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拍回来,不能错过任何精彩的画面!”

     小李愣住了,没敢再说话。

     其他的工作人员却都大声叫好,纷纷说就应该这样。

     还没完。

     “五号机,你们的任务是盯紧祁明和张乐峰!观众不知道祁鹏和张磊有矛盾,不过祁明和张乐峰这么针对张磊,观众们肯定看得出来,这可是节目的精彩看点,收视率就看你了!”

     五号机的工作人员马上回复:“收到!”

     ……

     现场依旧一片火热,气氛很好,王芳芳只好示意大家安静:“……同学们,你们的学姐好像有话要说。”

     台下这才安静下来,大家的目光从张磊转移到他旁边的百里清溪身上。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百里清溪说着望了张磊一眼,“唯一想说的就是,张磊的文案真的亮了,很好地点题了!如果我是洛兰黛尔的老总,我会喜欢这个!”

     “确实如此,”王芳芳笑着接道,“我记得没配文案的时候,张磊的创意大家都看不懂,加了文案后,现场好像一下子全看懂了。”她说着指了指大屏幕上的画面:“这个创意有看不懂的吗,如果有,我叫张磊解释一下……”

     “应该不需要,”评委席上的吴校长笑道,“暂停键在生活中是个很经常看到的按钮,电脑上,手机里,MP3上……连我一把年纪了都知道这个东西,台下这些年轻人,没理由不知道吧?”

     王芳芳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她见孙天好像有话要说,连忙问:“孙老师要点评一下吗?”

     孙天轻咳了一声,这才点头笑了笑,指着张乐峰:“看到张磊这个作品,我又想到刚才张兄说的那一番话,真是有道理啊!”

     张乐峰“啊”了一声,随后颇有些窘迫地笑起来。

     “什么话?”王芳芳眨着眼睛问道,不知道是真忘记了还是明知故问。

     “刚才张兄说,平面广告这几年的趋势是越来越直白越来越简单,现在看来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孙天笑着看一眼张乐峰,这才指着大屏幕道:“张磊的这个创意巧妙地借用了暂停键的含义,并将之与美容概念融为一体,既直白简单,又有一定的巧思,可以说,深得平面广告之精髓!”

     吴校长、李金河还有其他的几个评委纷纷赞同,连涂胜元也在微微点头,张乐峰却更为窘迫了。

     刚才他用不够简单直白来打击张磊,可现在张磊的广告忽然变得比白开水还要简单还要直白,这实在让他有些尴尬。

     孙天的话明着听是在抬他,可现在再把这话拎出来单独说,讽刺的意味早已经不言自明了。

     这不,台下的学生们已经在掩嘴偷笑了。

     “这个张乐峰刚才一副专家的嘴脸,这下真是SB到家了!”

     “是啊,真是搞笑,刚才恨不得把张磊踩得死死的,现在连个屁都不敢放了!”

     “孙天也是个老狐狸,这一记黑得漂亮啊!”

     众人都把目光放在张乐峰和孙天身上,没有人注意到王芳芳的表情有些反常。

     因为耳机里,王导给她的指示好像有点要煽风点火的感觉。

     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王芳芳终于壮着胆子望向祁明:“祁总,我记得您刚才把张磊的广告贬得一无是处,说企业要是真用了他这则广告,那所有的广告费用基本上可以说是打了水漂,请问您现在还是一样的看法吗?”

     这问题有点辛辣啊,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又望向祁明。

     祁明刚才就一直铁青着脸,这时候脸色更难看了,心里后悔自己刚才把话说得太死。

     可是这个主持人怎么这样子,这么尴尬的事情为什么还故意挑出来说!

     还说得这么彬彬有礼!

     太没素质了!

     这是故意要老夫难堪吗?

     祁明现在真想冲上去抽她一巴掌!

     可这样的念头他只能在心里想一下,毕竟这是直播节目。

     祁明干笑了两声,这才强颜欢笑道:“刚才我……我,我没想到张磊的文案这么出彩,说实话,在文案没有出来之前,我确实看不懂张磊的创意!”

     “那祁总现在愿意再点评一下张磊的作品吗?”王芳芳又微笑着问道,心里却在打鼓,王导今天是吃错药了吗,干嘛一直叫我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旁边,扛着五号机的摄像人员很快上前,把摄像头直接对准了祁明。

     祁明看看王芳芳,又看看摄像人员,心里忽然把京城电视台台长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个遍。

     可最难受的是,边骂,他还得边挤出笑容夸奖张磊:“不得不说,张磊的创意非常优秀,我服,真的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