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8章、【又一只蟑螂】
    感谢F兄的月票!

     第118章、【又一只蟑螂】

     “你在哪里?是不是感冒了,怎么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孙天关切地问。

     “我在宿舍,”孙汐汐有些无奈,只好说了个谎,她想推开张磊,可是张磊却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不仅不让她推开,反而粘得更紧了。

     “……爸,我这边刚才可能空调开得太大,有点冷,现在好了。”孙汐汐机灵地找了个借口,随后转移话题道:“对了爸,你怎么用妈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你们现在不是应该在飞机上了吗?”

     “我们还在机场候机,飞机有些晚点,所以就想给你打个电话。汐汐,我跟你妈出国的事情,张磊知道了吗?”孙天问道。

     他突然提起张磊,孙汐汐顿时有些紧张,不过她还是沉住气道:“我还没有跟他说。”

     黑暗中,张磊愣了一下,随后咬着她的耳垂,用只有孙汐汐能听见的声音哑声道:“我现在知道了。”

     孙汐汐连忙竖起手指,示意他千万不要出声,张磊却一脸调皮地笑着,抱孙汐汐抱得更紧了。

     越是这样偷鸡摸狗,他越觉得刺激,因为这让他有一种偷-情的感觉。

     “汐汐,你帮爸爸谢谢张磊……”电话那头,孙天感叹道。

     张磊愣了,差点脱口问:干嘛谢我?

     “要不是张磊治好了我多年的风湿,估计我也没有办法陪你妈去欧洲玩,这么多年了,你妈都念叨好多回了,这次终于能成行,也是多亏了张磊……”孙天又接着说道。

     听到这个,张磊顿时乐了,去欧洲啊!

     本来他还有点担心,如果今天晚上吻得太用力,给孙汐汐留下点吻痕什么的,两位老人家撞见会不会不大好。这下好了,去欧洲玩,起码得玩个十天半个月吧,到时候什么吻痕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抱住孙汐汐又香又嫩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一口。

     孙汐汐拿着手机连反抗都不敢反抗,只有任他施为的份。

     “汐汐,你在听吗?”孙天又问道。

     “爸,我,我在听呢,”孙汐汐连忙应道,“我知道了,我会帮你谢谢他的。”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怎么会呢,”孙汐汐笑着掩饰了一句,随后随机应变道:“可能就是因为你跟妈要去欧洲,我心里才空落落的吧,我都没办法去送你们……”

     “你现在谈恋爱了,哪里还顾得上我们两个老家伙……”孙天感慨了一句。

     “爸,我这不是期末了嘛,好多功课要复习!”孙汐汐有点委屈,“再说了,我说去送你们,妈又不让我去!”

     “爸知道啦,这也不能怪你,再说了,公司的人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你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对了,你等一下,你妈也有话跟你说……”

     什么?

     又来一个?

     孙汐汐有些无语,现在真不是聊天的时候啊!

     不过她却一点辙都没有,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走一步是一步了。

     “汐汐,还在吗?”是邱若琴的声音。

     “妈,我在呢,什么事?”

     “汐汐,我跟你爸这次要去半个月呢,妈有点担心你……”

     “妈,我都多大了,又不是小学生了。”孙汐汐撒娇道,她现在只想早点结束通话,因为她有点被张磊弄得受不了了。

     她身体越来越燥热,在这样的状态下跟她妈通话,孙汐汐觉得太奇怪了。

     而且她妈比她爸精明,如果被她听出来张磊在旁边干什么,那就完蛋了,她的清纯形象和张磊的好男孩形象肯定双双尽毁。

     还好邱若琴好像没发觉什么,“汐汐,你上次手臂脱臼,本来应该好好休息几天的,我看你那些书本,简直一本比一本厚……”

     “妈,你就放心吧,我有张磊呢,现在他是我的拎包专业户……”

     “唉,”邱若琴叹了一口气,“就是有这小子,妈才担心呢。”

     “妈你说什么呢,张磊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又在你面前说他坏话了?”孙汐汐紧张起来,张磊也竖起了耳朵。

     邱若琴压低声音道:“汐汐,你旁边有人吗?妈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没人,舍友们都去上自习了,就我一个人在宿舍。”孙汐汐镇定地说道。

     “张磊没在吧?”

     “他当然没在——妈,我在宿舍呢,”孙汐汐再次强调道,说得跟真的一样,“女生宿舍男生根本进不来。”

     “那就好。妈跟你说,你长大了,是个大姑娘了,这是你第一次谈恋爱,所以,妈有些发愁。”

     “有什么好愁的?”孙汐汐好奇地问。

     张磊也屏住呼吸偷听。

     “能不愁吗,你们这一辈年轻人现在可没规矩了,哪像我们年轻那时候,谈个恋爱连个手都不敢牵,谁家女孩子要是在大街上跟人牵个手,第二天保准每个街坊都得知道。”

     孙汐汐有点羞涩,又有点心虚,“妈,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你别害臊,你爸被我支开了,妈今天可得把这些话跟你说开了,要再憋着不说,妈心里老觉得有事,不踏实,去玩也玩得不尽兴。”

     孙汐汐没有接话,张磊望着她,贼贼地笑着,他大概猜到接下来邱若琴要说什么了。

     “我找人打听过了,上回电梯那事,你跟张磊是不是还当众……当众亲嘴了?”

     孙汐汐头皮有点发麻:“妈,那天情况有点特别,祁鹏他使劲的奚落张磊,我没办法……”

     “妈跟你说,牵个手亲个嘴什么的就算了,”邱若琴打断她的话,语重心长地说:“其他的事情,你可千万别由着张磊胡来,明白吗?”

     孙汐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当然知道老妈指的是什么,可现在才交待这个好像已经有点太晚了,因为她跟张磊的进展……太迅速了!

     张磊在旁边听得忍不住也感叹起来,这可是母女俩私密的知心话啊,没想到居然被他全听了去。

     还是在这么搞笑的情况下听到的!

     “汐汐,你这么聪明,一定听得懂妈的话。咱们是女孩子,该有的矜持都得有,你要懂得保护自己,而且你以后就会知道,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对方才越会珍惜!”

     孙汐汐脸上有点烧,这么简单的道理她当然懂,可是爱情就是这样,让人直接昏了头,根本不去考虑那么多后果。

     “妈都得这么直白了,你能明白妈的一片苦心吗?”

     “妈,我知道了……啊!”孙汐汐说着忽然“啊”地叫了一声,身体也再度颤抖起来。

     她连忙从自己身上使劲抓开张磊的手,紧紧地按住不让他动。

     可这根本不顶事,因为张磊有两只手,而她现在有一只手要接打电话,根本防不住。

     这坏人真是坏到家了!

     老妈越是交待,他就越来劲!

     而且他的手指太可怕了,孙汐汐对它们简直是又爱又怕!

     “汐汐你怎么了?”邱若琴马上问道,刚才汐汐叫得有点奇怪。

     “没事,刚才,刚才宿舍里有只蟑螂!”孙汐汐连忙胡乱掩饰道。

     敢说我是蟑螂?张磊奸笑一声,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妈,我不跟你说了,我,我想去上自习了,你跟爸到了给我发条微信……啊!”孙汐汐又叫了一声。

     “又怎么了?”

     “又一只蟑螂!”孙汐汐轻轻喘着气道。

     邱若琴有些无语:“你们宿舍多久没打扫卫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