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章、【一切有我】
    感谢F兄的打赏。

     ==========

     第140章、【一切有我】

     “那敢情好,”张磊乐了,“师父,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反悔啊!”

     “谁反悔谁特么是孙子!准备好钱吧小弟!”大山显然对自己的判断信心百倍,话还没说完就开始拿工具。

     徐韵儿板着俏脸,心里暗暗在抱怨张磊做事没个分寸,稍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木板下只可能是白蚁,怎么可能是黑蚁,这赌张磊必输无疑啊!

     云海源也没吱声,他虽然也觉得大山收上门费没道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竟然盼望着张磊输掉这个赌约。

     徐韵儿家三间卧室铺的都是长方形的组合实木,拆卸比较方便,大山又是长期干这个,不多时地板就被他拆起来几块。

     “喏,这一看就是被白蚁吃掉的!”大山把一块木地板翻过来,指着上面的咬痕得意洋洋地说道,“虽然详细的种群可能不好判断,但是大类一定是白蚁!我干这一行七八年了,这点判断力要是没有,那这七八年也是白干了!”

     “那不见得。”张磊低头指着地上的窟窿,“师父,你说是白蚁,可为什么一只白蚁都没见着?”

     被他这么一说,大山这才觉得有点奇怪,他把手里的木板放在边上,趴下来仔细观察了一番,还真是一只白蚁都没有。

     “不可能啊,我之前敲的时候,明明听到这里头有吱吱吱的声音。”

     纳闷的大山想了一会儿,只好又拆下几块实木板,可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白蚁的痕迹。

     “真他妈见鬼了,巢都找到了,怎么一只白蚁都没见到?”

     正在这时,徐韵儿忽然尖叫起来:“快看,蚂蚁,有蚂蚁!”

     几个人一细看,可不是!

     地板下面,几只蚂蚁正从板间的缝隙里钻出来,爬向窟窿中间某处。

     居然是黑蚁!

     “师父,我说是黑蚁吧,你看!”张磊咧着嘴笑起来。

     “不可能,这几只黑蚁一定是碰巧路过……”大山涨红脸道。

     可是很快他就乖乖闭上嘴巴了,因为越来越多的黑蚁正从四面八方的木缝里涌出来,很快就黑压压的一片,不停地爬动着,有的干脆停在木板上,好像在撕咬着木头。

     大山直接傻眼了,“我靠,这特么什么情况啊?”

     “情况就是——你输了,看来我的运气不错。”张磊说着忽然把手摊开来,伸到大山面前。

     “干嘛?”

     “两百块,谢谢!”张磊面无表情。

     大山有些无语,张开嘴刚要骂人,可目光瞥见脚下那黑压压的蚂蚁,却又骂不出来了。

     “师父,刚才可是你说的,谁反悔谁特么就是孙子。”张磊提醒道,这话大山刚说了不到五分钟。

     “次奥,今天真是活见鬼了,老子认栽!”

     ……

     大山走的时候心情无比沉重。

     刚才发生的一切实在太奇怪了,他干这一行这么多年,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临走前他还用手机特意拍了许多照片,说是要带回去给同事们看看,研究研究,两百块虽然不多,可也不能白花。

     徐韵儿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直到大山关上门离去,她才回过神来,“张磊,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刚才可能老天都看不过去了,帮了我一把,嘿嘿。”张磊打个哈哈说道。

     “不可能,张磊,你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从来没听说谁家还有闹黑蚁的,只听说过闹白蚁。”

     张磊挠了挠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不过见云海源正高深莫测地看着他,张磊忽然心里一动。

     “其实也没什么好神奇的,徐姐,你就把刚才的事当成一个魔术吧。”

     “魔……魔术?什么魔术?”徐韵儿看看张磊,又看看云海源。

     云海源还是莫测高深地望着张磊,依然没有说话。

     “魔术这种事海源大哥最清楚了,要想把一件东西变成另一件东西,归根结底,只要两个步骤。”

     “哪两个步骤?”

     “第一,把白蚁变没;第二,把黑蚁变出来,说穿了就是这么简单。”张磊含糊其辞道,“你问问海源大哥,是不是所有的魔术都是这个道理。”

     “道理是这样,可是操作起来……”云海源终于开口了,他很想问张磊是怎么做到的,可是又想凭自己的力量看穿张磊的把戏,所以一时间有些纠结。

     徐韵儿却好奇得要死,“张磊,你赶紧告诉我吧,我真想知道!”

     “那不行。”张磊笑着摇摇头,“你见过哪个魔术师把自己的魔术告诉别人的,刚才海源大哥都说了,魔术一旦揭秘,马上就一文不值了。”

     云海源无奈地耸耸肩,刚才他确实这样说过。

     徐韵儿还想追问,张磊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是汐汐打来的,”张磊笑道,这个电话来得真是时候,“徐姐,我先接电话。”

     张磊很快把电话接起来,刚说了两句,脸色就变了。

     “你别急,慢慢说……早上我不是把最急的那一批Brief都处理好了吗?”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可是谢庭说又有新的情况,好像还很严重,他刚说了两句又接电话去了,只叫我一定要赶到公司去,我下午还要考试呢!”电话里孙汐汐很着急。

     “没事汐汐,还有我呢,”张磊连忙安慰她道,“你放心考试去吧,我马上打个电话给谢总监,了解一下什么情况。”

     “张磊,幸亏有你,我爸爸还联系不上,孙氏现在只能靠你了!”

     “傻瓜,说这个干嘛,我先挂了,你先准备考试,别想太多,一切有我!”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听到这句“一切有我”,徐韵儿心里忽然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张磊挂了电话,徐韵儿马上关切地问:“怎么了?”

     “没事,就是汐汐家的公司出了点情况……”张磊没有细说,他看了一眼自己收拾到一半的房间,忍不住叹了口气,“徐姐,我要过去一趟,房间先这样,反正我也不急着搬进来,白蚁的事你先别管,我来搞定,还有,你不要再找家政公司的人过来了。”

     说完张磊人已经冲到门口了,心急火燎地边打电话给谢庭边穿鞋。

     身后,云海源好奇地问:“汐汐是谁?”

     “是张磊的女朋友。”徐韵儿边说边咬着嘴唇。

     她默默地望着夺门而出的张磊,完全没注意到云海源也正在默默地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