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6章、【针灸和按摩】
    第066章、【针灸和按摩】

     几分钟之后,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孙家大厅里,孙天等人早已起身迎接。

     “孙老哥,这位就是我刚才说的赵医生。赵医生,这位是孙总,这是孙总的爱人……”祁明热情地帮他们介绍起来。

     “赵医生你好,快请坐……”孙天客气地将赵医生请至沙发处坐下。

     “好的,谢谢!”赵医生坐下后将带来的一个精致木箱轻轻放在脚旁,眼睛却一直盯着孙天的膝盖。

     “孙兄,我再帮你详细介绍一下吧,”祁明马上接进去说道,“赵医生是市一医院骨科的主任医师,也是全国中医骨科领域的顶级专家,从医四十余载,最拿手的就是使用针灸的刺络疗法治疗关节炎……”

     “市一的?”孙天眼睛一亮,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来,“赵医生,冒昧问一句,您的全名可是赵振岭?”

     赵医生微感讶然:“对,我正是赵振岭,孙总听说过我?”

     “真是您啊,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孙天面色一喜,马上恭敬地给赵振岭倒了一杯茶,身子也往这边靠了靠。

     “不敢不敢,赵某只是薄有虚名罢了。”赵振岭连忙谦虚道。

     “孙兄,你也听说过赵医生的大名?”祁明笑着问道。

     “对,”孙天点了点头,“其实前两天,已经有人向我们大力推荐赵医生,说赵医生的疗法对关节炎很有效果。不过赵医生每周只有周一周三两天坐诊,我听说的时候已经是周四了,所以就没去市一。”

     邱若琴也笑道:“后天周一,我们本来也打算去市一跑一趟了,没想到祁老弟居然把赵医生请到这里来了……”

     “我也是听祁鹏说起赵医生的,正好有个同学认识赵医生,于是就叫他引见了一下,孙兄的病症正好又是赵医生拿手的,所以今天我就冒昧把他请过来了,还请孙兄不要见怪。”祁明解释道,为了请到赵振岭,他和祁鹏可没少花力气,不过这些细节他没说,因为他知道,不用说孙天夫妇也一定懂。现在看个病不容易,把主任医师请到家里来看,更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做到的。

     “哪里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孙天爽朗一笑,“赵医生,您快帮我看看吧,我这膝盖一疼起来,简直要我老命了!”

     “好的,赵某今天就是为这个来的。”赵振岭笑着说道。

     他虽然不是个虚荣之人,但对孙天和祁明刚才那一番吹捧也很受用,不过他话不多,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很快就走到孙天旁边,让他把双脚平放在沙发上,仔细帮他检查起来。

     “两边都有关节炎吗?”赵振岭边用手捏着孙天膝关节的骨头边问。

     “是。”

     “你这疼起来应该会酸吧?”

     “对,又疼又酸又胀……”孙天应了一句,忽然疼得呲牙咧嘴起来,“就是这里,赵兄,就是这里,这里疼得最厉害……”

     赵振岭点了点头,又用手指轻轻弹了弹孙天的膝盖,还弯下身子仔细倾听起来。

     其他人都在旁边看着,没敢作声,心里想的事情却各不相同。

     刚才张磊说他也能治关节炎,虽然孙天他们也听到了,不过却没太把这话当一回事,当时小区保安又刚好打电话过来,所以这事很快被他们忘了。

     祁鹏却没有忘记,他两只眼睛骨碌碌地转着,看看赵振岭,又看看张磊,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掠过一抹冷冷的笑意。

     孙汐汐好像看穿了祁鹏在打什么算盘,心里暗暗着急。

     张磊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正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赵振岭的一言一行,不时地点头。看他时而倾听时而沉思的样子,似乎真的对中医挺感兴趣的。

     几分钟后,赵振岭结束了检查和询问,估计已经掌握了孙天的大致病情,很快转身将自己带来的精致木箱打开。

     一套精美的针具展现在众人眼前,有长有短,有粗有细,除此之外,还有一盏精巧的酒精灯,样式看起来较为古朴。

     “孙总,你的关节炎还不算太严重,不过真犯起来,确实也很痛苦。这样吧,我今天先帮你施一回针,你先看看效果,我们再细谈之后的治疗。”赵振岭边说边用打火机点燃那盏古香古色的酒精灯。

     “那就有劳赵医生施展妙手了!”孙天充满期待地说道,随后按照赵振岭要求的那样平躺下来。

     “赵医生,能不能先等一等?”祁鹏忽然上前一步大声问道。

     正待施针的赵振岭只好停下来,回过头讶异地问道:“怎么了?”

     祁鹏摸着头一笑,随后指着张磊说道:“赵医生,刚才张磊说,这个关节炎他也能治呢!”

     “哦?”赵振岭小小吃了一惊,忍不住疑惑地望向张磊,“这位小兄弟,你也是学医的?”

     “不是,”张磊摇了摇头,“我是学广告专业的。”

     “什么?”赵振岭愣了一下,很快摇着头笑了笑,转身就要开始施针。

     祁鹏急了,“赵医生,你还记得几天前,我打电话给你,说有个女孩子手脱臼,还被电梯困住那件事吗?”

     “记得啊,怎么了?后来你不是又给我打电话,说让我不用赶过去了?”赵振岭右手捏着银针,左手开始在孙天的小腿上方找穴位,头也不回地说道。

     “对啊,那天就是张磊帮汐汐弄好的手臂。”祁鹏马上应道。

     赵振岭这才又转过头来,望了一眼孙汐汐和张磊,“就是他们两个吗?”

     祁鹏点了点头,刚想再说什么,邱若琴却道:“祁鹏,赵医生要给你孙伯伯施针了,有什么事晚点再说吧。”

     “可是阿姨,张磊刚才不是说,孙伯伯的关节炎根本不用请赵医生来,他就能治好吗?”祁鹏又问道。

     赵振岭闻言身子一顿,很快问道:“张磊是吧,你也会针灸?”

     “不会。”张磊摇头说道。

     “那你怎么治疗?”

     “我……我用按摩法。”张磊眨着眼睛说道。

     “按摩?”赵振岭睁大了眼睛,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从医四十多年,用按摩治疗关节炎倒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手法一般只用作辅助之用,实际效果嘛,好像也不见得多好……”

     “赵医生,要不,让张磊也试试?”祁鹏说着悄悄冲赵振岭眨了眨眼睛。

     “怎么试?”望着祁鹏的眼睛,赵振岭好像明白了什么。

     “孙伯伯不是两边膝盖都患有关节炎吗,要不然这样,你先施一边针,另一边就让张磊先试试他的方法,这样也好对比一下两边的效果,孰优孰劣,一望便知。”祁鹏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赵振岭一时失语,这简直太儿戏了,眼前这毛头小子,凭什么可以跟他比?这太跌份了吧?

     要知道,他的针灸在治疗关节炎这个小领域内早已经是行内一绝,而张磊这什么按摩,到底是个什么鬼?

     想到这里,向来好脾气的赵振岭也觉得心里火大,不过他的怒气不仅是冲着张磊,连祁鹏也被他恼上了,若不是碍于祁明的面子,只怕他早就出声呵斥了。

     别的事情他都可以听祁鹏的,可涉及到医术,赵振岭却是个严谨认真的人,他对自己的医术相当自信。

     “胡闹,”躺在沙发上等得不耐烦的孙天已经重新坐起来了,见赵振岭面有愠色,马上老脸一沉,“祁鹏,张磊,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孙伯伯,我们这不也是想让您早日康复吗,张磊刚才说了,这关节炎他就能治。”祁鹏说着很快朝张磊望过去,“喂,张磊,你刚才是这么说过吧?”

     张磊哪能不知道他在打什么算盘,略一思索,索性笑着点头道:“孙叔叔,治疗关节炎我确实有一定把握,要不你就遂了祁鹏的心愿,蛮让我试试吧?”

     话音未落,便觉得有人在背后用力地扯自己的衣服,侧过头一看,却是一脸着急的孙汐汐。

     “孙老哥,既然张磊这么有心,你不妨让他试试吧,只是按摩的话,我觉得也出不了什么乱子。”许久没有说话的祁明忽然说道。

     “赵兄,你觉得呢?”孙天想了想,还是恭敬地问赵振岭的意思。

     赵振岭望了张磊一眼,啼笑皆非地耸了耸肩,这才说道:“那好吧,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纠结下去了,反正我也是先施一边,张磊,等会儿你就试试另一边吧……”

     他说着也不等张磊回话,自顾自的重新叫孙天平躺下来,右手挂针,左手再次寻找起穴位来。

     身后,张磊很快四处张望了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

     “张磊,你不是要反悔吧?”祁鹏马上问道。

     “放心吧,我习惯按摩之前要先洗一下手,马上出来。”张磊说着已经朝洗手间走过去了。

     走进洗手间后,张磊把水龙头打开,却没有马上洗手,而是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打开微信。

     点开【百宝箱】。

     找到【蚁露精华】。

     点击【提取使用】。

     一个晶莹剔透的精致小瓶很快出现在张磊手中。

     他小心打开盖子,轻轻在手指上滴了一小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