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65章、【不速之客】
    第065章、【不速之客】

     对祁鹏父子这对不速之客,孙天夫妇都觉得怪怪的,孙汐汐更是觉得场面会尴尬,可张磊却并不怎么在意,也没有太担心。

     他有他的理由。

     他问过孙汐汐,知道祁鹏的老爸以前是孙天的老部下。不过按刚才两人的通话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并没有到很铁的程度,因为听起来祁明并不熟悉孙家的位置,说明他并不常来,这两人之间应该只是业务上的往来。

     想到这里,张磊更加放宽心了。

     不到片刻,云伯就已经把祁鹏父子带到了。祁明身材高大,衣着得体,年龄不到五十,正是年富力强的岁数,人还在门口,那无比洪亮的笑声已经先传进来了。

     孙天夫妇连忙站起来笑脸迎客,出于礼貌,张磊和孙汐汐也跟着站了起来。

     骤然在孙家看见张磊,正提着礼品袋跟在祁明后面大步往里走的祁鹏明显吓了一跳。那天晚上在巷子里被狂抽十几个大耳刮子后,他对张磊这个下手狠毒的耳刮子狂魔简直又恨又怕。

     再一看张磊身旁的孙汐汐,祁鹏很快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顿时恨得牙痒痒的。

     “这么快就来见家长了,妈的,再不努力,汐汐是真没老子什么事了!”祁鹏心里咬牙切齿地嘀咕道,嘴上却恭敬地朝孙天夫妇打起了招呼,假装没看到张磊。

     祁明也和孙天夫妇客套了几句,随后目光极为自然地落在张磊身上。

     “孙老哥,汐汐我上回见过了,这位是——”祁明伸手指向张磊。

     “我叫张磊,张飞的张,三个石头的磊。”张磊自我介绍道。

     “对,这是张磊,是汐汐的……同学,今天过来坐坐。”害怕张磊乱说话,孙天连忙也含糊其辞地介绍道。

     听到“张磊”这个名字,祁明的表情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波动,不过孙天的回答让他有些摸不着北,他狐疑地望了一眼张磊,想不通张磊到底是什么身份。

     “祁鹏,既然是汐汐的同学,那你跟张磊也认识吧?”好奇的祁明侧过头问自己的宝贝儿子。

     祁鹏的脸色却出奇地难看,何只认识,张磊现在就是化成灰,恐怕他也能认得出来。

     “祁鹏,问你话呢!”见祁鹏阴着脸却不说话,祁明又追问了一句,不过他好像已经猜到什么了。

     祁鹏用复杂的眼神望着张磊,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形容这个让他恨之入骨的人,只好含糊道:“见过几次。”

     张磊听得心里直想发笑。

     确实只见过几次,两年前干过一架,五天前抢了人家正在苦追的女神级校花,三天前更是一不小心把人家的脸抽肿了,然后今天又见面了。

     孙汐汐深知祁明的来意,索性大方一笑道:“祁叔叔,其实张磊是我男朋友,我今天带他回来见见我爸妈。”

     祁明的脸色明显僵了一下,不可思议地看着孙汐汐和张磊,随后又侧头望向祁鹏。

     祁鹏却低着头没敢吱声,因为他知道,他爸现在对他一定失望透顶。

     这一切,全是拜张磊所赐!

     见祁明脸色难看,明显已经非常不悦,孙天连忙干咳一声笑道:“祁老弟,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老头子没必要掺和。你难得过来一趟,咱俩好好品品茶,叙叙旧……快先坐下再说!”说着有些哀怨地望了一眼孙汐汐,好像在埋怨她哪壶不开提哪壶,弄来现在场面有点尴尬。

     “这倒是,”孙天给了台阶,祁明也不好不下,很快坐下来强挤出一丝笑容,“我今天就是过来看你的,你膝盖没事了吧?”

     “就那样吧,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关节炎这么多年了一直三天两头的犯,只不过最近这次好像特别厉害,有时候路都走不了,这两天才刚好一点。”孙天揉着膝盖说道。

     “爸,前几天给您打电话,您不是说没事吗?”孙汐汐在旁听得抱怨起来,“怎么不早跟我说?”

     “跟你说了也没用啊,还耽误你学习,你爸只是关节疼,脑子还没坏掉。”孙天笑着说道。

     “汐汐,你爸他不是怕你担心嘛。”邱若琴连忙解释道,顺手用夹子夹起两个小茶杯,烫洗了一下,放到祁明和祁鹏面前,又给他们倒上茶水。

     祁明品了一口茶,这才想起什么,“汐汐,你也别太担心你爸,我听说多喝绿茶可以缓解关节炎,所以我今天特地给孙老哥捎了点茶叶。”

     他说着马上转过头拍了拍祁鹏的肩膀:“快,祁鹏,把茶叶拿出来。”

     祁鹏还在想着怎么从张磊身上扳回一城,闻言连忙把刚才的礼品袋提起来,放在茶几旁的小方桌上,利索地打开,很快从里面掏出一盒包装精美的茶叶来。

     “祁老弟,你真是太客气了,人过来看我就行了,还带什么茶……”孙天客气起来,可打开祁明递过来的茶盒后,很快精神一振,随后小心地用双指夹出几片茶叶,用鼻子使劲闻了几下,“老祁,这是明前龙井?”

     “孙老哥的鼻子还是这么灵,佩服啊!”祁明忍不住抱着拳头朝孙天一拱手,“这正是明前龙井,知道你好这口,我家小子可是花了大力气,才搞到这么一小点,这不,马上就给你送过来了。”

     孙天见茶心喜,早已经抓过那礼品袋仔细查看份量了,那模样就像是一个资深酒鬼忽然得到几瓶珍藏几十年的陈年好酒,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

     他一边闻着茶香一边笑着问:“祁鹏,这是你搞来的?哪里搞的,可以啊!”

     “孙伯伯喜欢就好,”看了一眼两手空空的张磊,祁鹏终于找回一些熟悉的优越感,“而且我听说绿茶里的茶多酚,对关节炎真的很有帮助,如果真的可以缓解孙伯伯的病情,那我下次再去多弄一点来。”

     “不用了,”邱若琴连忙笑着插话道,“祁鹏,这里够你孙伯伯喝很久了,而且他自己也有不少西湖龙井,我又不懂喝茶,他一个人哪里喝得下这么多……”

     “若琴,你不懂茶不要瞎说,”孙天马上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我那些是雨前龙井,跟祁鹏这些明前龙井比,那简直不是一个档次的。”

     “什么是雨前和明前龙井?”许久插不上话的张磊忍不住问了一句,看到祁鹏一直在讨好孙天,他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学点这方面的知识了。

     孙天正要开口解释,祁鹏却极为浮夸地问道:“张磊,你连雨前和明前都听不懂吗?”

     “我不怎么会品茶,正在学。”当着孙天夫妇的面,张磊不好不回答,只好冷冷地说道。

     “那你龙井总听得懂吧?”祁鹏又笑着追问道,语气中充满了讥讽,他知道张磊出身普通,可能以前根本没喝过龙井茶,所以就想当着孙汐汐和她父母的面让张磊出丑。

     “龙井我当然知道,不过什么是雨前龙井,什么是明前龙井,我确实不知道。”张磊宠辱不惊地回道,并用眼神示意旁边明显有些愤怒的孙汐汐不要生气。

     “好吧,看在你这么虚心求教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龙井是绿茶中最好的一种,一年可以采摘多次,但采摘时间却有讲究,总的来说,以早为贵。清明前采摘的称为‘明前’茶,是龙井茶中的极品。谷雨前采摘的称为‘雨前’茶,也能称为上品,其余时间采摘的则稍稍逊色一些。”祁鹏滔滔不绝地说道,也不知道是真的懂,还是临时抱佛脚突击的。

     邱若琴似懂非懂,孙天则听得频频点头,他是茶道高手,这些东西他当然也懂,不过年轻人里面能懂茶的,他倒真的没有见过几个。

     见孙天听得面露笑容,祁明一脸欣慰,他的一番辛苦准备总算没有白下。

     祁鹏明显也感受到了来自孙天的赞许目光,再看看一句也插不上话的张磊,心里的优越感更足了,很快进入了装逼模式。

     “龙井好不好,也可以从茶叶上看出来。上好的龙井,茶叶扁而平直,颜色绿中透黄,形状挺直,表面光洁,大小均匀,看不到荚蒂或者碎片,而且摸起来手感光滑。当然,真正精于茶道者,像孙伯伯这样,就算闭上眼睛,只需要用鼻子闻一闻,也能品出茶叶的好坏。”祁鹏又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通,最后不忘拍出一记准备已久的马屁。

     人就怕投其所好,这一下孙天果然大为受用,对祁鹏的印象瞬间变好了。上回吃饭,记得祁鹏一直围着汐汐打转,那时候孙天对他也没有很深很好的印象,没想到今天一聊,看起来倒是个有深度的年轻人。

     此刻再反观一句话也插不上的张磊,好像也没刚才那么顺眼了。

     “祁鹏,没想到你倒是懂茶,难得啊。”孙天笑眯眯地感叹道。

     “孙老哥,我这小子别的不敢夸,可当他真的喜欢一件事情时,倒是能静得下心来钻研,悟性嘛,倒是也有一点。”祁明不失时机地说道。

     “看出来了,这一点像你。”孙天也笑着夸了一句,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客套。

     “孙伯伯,其实茶叶什么的都不重要,我今天之所以要送您明前龙井,原因刚才已经说过,绿茶里的茶多酚对您的关节炎有缓解作用。而且……”说到这里,祁鹏好像故意顿了一下。

     孙天果然好奇道:“而且什么?”

     “而且我认识一位骨科的名医,我已经请他过来了,他擅长用中医的方法治疗风湿,听说有奇效,当天用针,当天就能有明显的缓解效果,非常神奇!”

     “哦?有这样的名医?”连邱若琴也被祁鹏说动心了。

     “是啊,所以小侄就想,能不能让这位赵医生帮孙伯伯好好诊治一下,再配合一些适当的食疗,比如刚才说到的绿茶,多管齐下,争取把孙伯伯的关节炎治好。”祁鹏一脸真诚地说道,为了孙汐汐,他是真的花一番心思。

     “祁鹏,你刚才说,这位赵大夫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深受风湿之苦的孙天有些期待地问道。

     “对,”祁鹏看了一下手表,“应该快到了。”

     孙天夫妇对望了一眼,双双面露喜色,祁明也是一阵欣然,孙汐汐却不开心了。

     祁鹏简直是来砸场子的啊!

     刚才张磊好不容易获得一些加分,可被祁鹏这么一搅和,好像马上被比下去了。

     想到这里,孙汐汐无比担心地望向张磊,可张磊却是一脸平静,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把孙汐汐惊到了。

     当然,也把在场所有人都惊到了。

     “其实风湿关节炎什么的,只是小毛病罢了,根本不用这么大动干戈,又是请什么名医,又是喝什么绿茶的,我觉得真的没必要……我就能治。”张磊淡然说道。

     “你能治?”祁鹏很快反应过来,忍不住嗤笑一声,“张磊,你能治关节炎?”

     “这很奇怪吗?”

     想到孙天喜欢狂一点的人,张磊想了想很快又接道:“虽然我不会品茶,不过我觉得我自己会的东西挺多的。广告不用说了,那是我的专业,必须优秀,至于中医嘛,我正好也略有涉猎……”

     祁鹏刚想大笑,大门旁边的可视电话却传来一阵电话铃声。

     邱若琴连忙起身过去按了某个按键,画面上很快出现一个身穿制服的保安:“您好,小区门口有辆车,一个姓赵的人自称是医生,说是来找孙先生的,请问……”

     “是赵医生来了!”祁鹏马上开心地大叫起来。

     张磊刚往他枪口上撞,负责开枪的高手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