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1章、【彩版广告】
    感谢风云的打赏。

     书写得不好,喜欢就投票吧,不敢强求打赏,因为打赏让我有压力。

     ==============

     第051章、【彩版广告】

     “啊?”张磊明显愣住了,“徐姐,就是你自己的房子要出租吗?”

     “是啊。”徐韵儿笑着点了点头。

     孙汐汐却没有多意外,她好像已经猜到了,很快穿上拖鞋进去参观起来。

     张磊只好也跟了进去。

     房子是三室两厅两卫一厨一阳台的结构,主卧室自然是徐韵儿自己睡的。

     另外两间卧室一间开着门,另一间锁住了。

     “我睡那间,我隔壁这间空着,”徐韵儿将两人迎进空着的房间,随后帮他们介绍起来,“房间有点小,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桌子,多的也放不下了……空调几乎是全新的,其他家具在外面,都可以使用……卫生间也在外面。”

     “有洗衣机吗?”害怕洗衣服的张磊最关心这个问题。

     “有,洗衣机在阳台,”徐韵儿笑着指了一眼大厅的方向,出了这个房门,再穿过大厅就是阳台了,“冰箱厨房这些我自己反正也在用,你们平常想煮点什么也可以,不用另外再添置任何东西,基本上算拎包入住了。”

     条件不错。

     除了徐韵儿刚才说的这些,这个房间的采光和通风都很好,孙汐汐明显有些心动,“那另一间有人住吗?”

     “有,”徐韵儿点点头,“是个女孩子,叫小月,也是租在这里,现在去上班了。她中午一般在公司休息,晚上才会回来。”

     说完很快又补充道:“小月是个挺文静的女孩子,人很好相处,平常基本上就是回来睡个觉,偶尔跟我一起吃晚饭。住得久了,我们跟一家人一样。”

     孙汐汐点点头,又问:“徐姐,有网络吗?”

     “有,网络我自己也要用的,这个就不另外收费了,物业费也不要你们出,如果真的租,每个月就是固定的房租,再加点水电费。”

     “那真的太好了。徐姐,再问个问题,真是不好意思,”孙汐汐似乎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多,脸上有些歉意,“这是你自己的房子吗?”

     “是的,在我的名下,你需要的话,我给你拿房产证去,绝对不是转租的。”徐韵儿对孙汐汐的细致提问显得很有耐心,不但没有反感,反而还有点欣赏,而且对方问得越仔细,说明租房子的可能性越大。

     说到看房产证,孙汐汐连忙笑着说不用了。

     “……这间之前也是个女生租的,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搬走了,已经空了两个月。本来我只租给女生的,可是小弟这次真的帮了我的大忙,我看到他要租房,而我手头又正好有房子要出租,依我的性子,实在不好意思瞒着不说,所以就蛮叫你们过来看看。”徐韵儿解释道。

     这时,大厅里的懵懵和懂懂好像闹起别扭来了,听到声音的徐韵儿对两人歉意地一笑,连忙走出去调解,“你们先看看。”

     “汐汐,你觉得呢?”徐韵儿出去后,张磊小声问道。

     “各方面条件确实都很不错,徐姐好像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家里收拾得很整齐,这一点真是很好。”

     说着孙汐汐四下里又细细观察了一遍,还特意拉了拉窗帘,发现这间房间虽然暂时没人住,却依然收拾得一尘不染的,心里的好感度顿时又提升了不少。

     “如果价钱合适,倒是可以考虑租下来。张磊,你自己有没有心理价位?”孙汐汐问道。

     “我前两天有上网查过,这一带的价格,差不多都在1300到1500左右……”说到价格张磊有些肉疼,不吃不喝的,以后每个月工资的近三分之一没了。

     他的情况还算好的,如果每个月只能赚3000元,那将近一半的收入就没了。

     不过一想到以后孙汐汐可能也会过来这里,他又觉得这钱花得值!

     自从跟孙汐汐恋爱后,他第一次感觉到住在宿舍里多不方便,想打个啵都没地方打,别说进一步行动了。

     所以,租个房子,实在是很有必要滴!

     孙汐汐好像没有看穿他的狼子野心,依然在为他精打细算,“那我等会儿再问问徐姐,看看能不能便宜点。”

     “算了,徐姐好像手头也挺拮据的,就按市场价就行……”

     张磊话没说完,孙汐汐就拍了一下他的手,“人家手头再拮据,那也是有房有车的人,你刚毕业,能省一分是一分,懂吗?”

     “好吧,你说得有道理。”张磊似乎被她说服了。

     ……

     大厅里,闹别扭的懵懵和懂懂已经被徐韵儿分开各自玩去了,张磊正要开口问租金的事,徐韵儿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却响了。

     徐韵儿一把抓起手机,一看来电号码,脸上却有些失望。

     她明显在等什么电话。

     “郑三哥,什么事?”徐韵儿接起电话问道。

     张磊“咦”了一声,抬头朝她看过来。郑老三他见过,就是上次来追薪的一个工人。

     “……放心吧,工资一定会发的……借你的钱当然也会还,不是借条都写了吗?”

     徐韵儿的脸色不大好看。

     “广告你看到了?我还没看到呢……没你说的这么差吧……停,别说了,那是你们的看法,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这个广告很好,应该会有效果……”

     “……算了,不争这个,总之钱的事情你放心吧,就三千块钱,我一定会还的,而且说好的,十天之内还,这才三天不到呢!”

     挂了电话后,徐韵儿心情有些失落,懵懵和懂懂好像也感受到了她的情绪,玩到一半双双停下来。

     “徐姐,怎么了?”张磊好奇问道。

     “没事,”徐韵儿强挤出一丝笑容,“就是工人们又担心工资的事,他们说看到报纸上的广告了,觉得那个广告很可笑,还说不会有什么效果之类的……”

     “可是借条又是怎么回事?”张磊又好奇地追问道,广告的事他听出来了,可借条他就想不通了。

     “借条……”徐韵儿皱了皱眉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抬起清澈的眸子望了一下张磊,“其实,为了投放这个广告,我……向几个工人借了点钱。”

     这下张磊更加好奇了:“为什么借钱啊?广告版面的费用,你不是已经提前付给报社了吗?”

     “本来是的,可是后来情况有些变化,”徐韵儿连忙解释道,“我原本买的是黑白的广告版面,可是你们老师给我设计的广告稿子,如果用黑白版面印出来,效果会大打折扣。”

     那个广告是张磊和孙汐汐两个人一笔一笔修出来的,画面早已经深深地印在他们的脑海里,所以徐韵儿一说,两人立刻就想明白了。

     孙汐汐轻声问:“徐姐,是因为蜘蛛侠的手吗?”

     “是啊,”徐韵儿惨然一笑,点了点头,“蜘蛛侠的手是红色的,那只手是整个广告的线索,也是人们阅读广告的第一个兴趣触发点!可以说,如果不能第一时间用蜘蛛侠的手引起人们的好奇,那这个广告就失败了!”

     “是这样的,”孙汐汐点点头,“如果用黑白版面,确实很难一下子吸引到读者的目光,我们之前倒是没想到这一点!”

     “还好徐姐想到了!”张磊也点头赞同道。

     “这则广告对我非常重要,我当然要把每个细节都考虑清楚,”徐韵儿无比郑重地说道,“为了不影响广告效果,我临时决定,把广告版面从黑白换成彩版的。彩版的要比黑白的贵三万块钱左右,这部分费用,我之前没有考虑进去,所以只能向别人借。”

     张磊这才恍然大悟:“徐姐,这就是你之前说过的小问题吗?”

     “是的,就是这个。”

     “刚才这个郑三哥说的借条,就是指这个钱吗?”

     “对。小弟你是知道的,我现在手头没什么现钱,上次给报社那笔钱,其实我自己已经搭进去不少了,再让我一下子拿三万块出来,时间那么紧,真有点困难。无奈之下,我只好向厂里的工人们借钱。”

     “他们不可能借钱给你,因为你工资都还没发给他们呢!”张磊感叹道。

     “是啊,”想到当时的困境,徐韵儿现在还有点头大,“大部分人都不借,还说了一堆难听的话,后来我把房子的产权证给他们看,又答应写借条,好说歹说,才终于说服两个人借钱给我。”

     说到这里,徐韵儿忍不住自嘲的笑起来,“可他们也没什么钱,所以能借的也不多,虽然借到两笔,可加起来也只有8000块钱……”

     孙汐汐似乎也有些被她的遭遇打动了,“那后来呢,你把钱凑够了吗?”

     “凑够了!”徐韵儿终于松了口气,“后来我有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正好找我有事,当时我脑子昏了,只想着钱的事,所以就开口向她借了,没想到她念着以前的情份,二话不说就给我打了三万块钱过来,我这才有钱给报社,把广告换成彩色的。”

     “那你借工人的钱还没还给他们吗?”张磊又问。

     “工厂不是放假吗,我本来打算后天上班的时候再还给他们的,顺便把借条要回来,没想到广告一印出来,他们倒是心急了。”徐韵儿凄楚一笑。

     “……我不是不想还钱给他们,只是他们的态度让我很失落,也无法接受,他们说……他们说那个广告简直是在开玩笑!”

     想到工人们把那个广告贬得一无是处,徐韵儿很不好意思,那可是张磊老师的作品!

     要是知道那是张磊和孙汐汐的作品,她会更加不好意思。

     不过她还是决定以诚相待,因为她自己很看好那则广告,要不然也不会赌上一切。

     听到工人们的看法,孙汐汐果然有点气愤,张磊却是一笑置之,“徐姐,那个广告对受众有一定的要求,对方至少要知道蜘蛛侠是什么,才能看得懂。如果连蜘蛛侠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确实会看得一头雾水,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足为奇。”

     他这番话既是安慰徐韵儿,也是安慰孙汐汐。孙汐汐这才好受一点,很快冲徐韵儿一笑,也安慰她道:“徐姐,你也不用理会他们说的,我相信那个广告一定会有效果的,至少比普通的广告有效果!你人这么好,你的厂子一定会有起色的!”

     听了这窝心的话,徐韵儿不禁也对她报以感激的一笑。她刚才还只是觉得孙汐汐漂亮,此时才感觉到她美丽外表下的温婉可人。

     可再一见她与张磊成双成对,不知怎的,徐韵儿心里竟无端生出一丝羡慕来。

     正在这时,徐韵儿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她连忙一把抓起,见是个陌生的号码,心里一喜,迅速接起来。

     可让她失望的是,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保险推销的声音,徐韵儿心里顿时又变得凉飕飕的。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张磊已经猜到她在等什么电话。

     “徐姐,你也不能太心急了,这报纸才刚印好呢,许多报纸这时应该还在路上,还没送到报筒里呢,你这时候就开始等电话,也太心急了吧?”张磊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被他说破心事,徐韵儿有些讪然,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却更显得风情万种了,“小弟,你不知道,我现在做什么都没心思了,只想着客户会不会打电话过来,我会不会错过电话。这了这件事,我把手机的防骚扰电话功能都关闭了呢!”

     听她这么说,张磊和孙汐汐忍不住相视一笑。

     正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粗鲁的拍门声。

     “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