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57章、【用一个词形容张磊】
    第057章、【用一个词形容张磊】

     孙汐汐又点了点头,神情明显有些担忧。

     这下错不了了,张磊尴尬地一笑,“我之前好像给你爸的公司也投过简历……”

     “那他们没有通知你面试吗?”

     “没有啊,”张磊耸耸肩膀,自嘲似的一笑,“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新时代公司他们原本也没有打算让我进面试的,只是搞错了名字,我才有机会……”

     “那又怎么样,事实证明,你是个很优秀的广告人,所以他们才会急着签你。”想到张磊那两个绝佳的广告创意,孙汐汐心里的担心减轻了一点,反而鼓励起张磊来。

     她用左手帮张磊理了理衬衫的领子,清澈灵动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期待,“张磊,我爸虽然做了半辈子广告,但他骨子里是个传统保守的人……他可能并不看好你,也不会看好我们,但是,我对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一点,知道吗?”

     张磊点了点头,他当然听得懂她话里的深意。

     说实话,他没有想到孙汐汐是孙天的女儿。

     孙氏广告算是京城比较有名的广告公司,虽然不像百里集团那样顶尖,但也算是行业内第二梯队的广告公司。孙汐汐既然是孙天的掌上明珠,那他与孙汐汐的恋情,便更加门不当户不对了。

     “你放心吧,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我会自信,更会努力!”张磊握紧孙汐汐的手保证道,“汐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孙汐汐欣慰一笑,也轻轻握紧他的手,“张磊,其实,我爸在乎的事,我反而一点也不在乎……”

     “那你在乎什么?”张磊望着她的眼睛问道。

     孙汐汐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深情地回望张磊,随后才撇过头去,调皮笑道:“我不告诉你。”

     ……

     走到操场一头的时候,见孙汐汐依然吊着夹板,张磊忽然想起蚁露精华来。

     “汐汐,你夹板吊几天了?”

     “四五天了吧,怎么了?”

     “明天开始不要吊了吧?”

     “啊?那个王医生不是说要吊两个星期吗?”

     “用不着。你现在应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明天就不用吊了。”

     “可我自己感觉手臂还是有点没力气啊。”

     “不用担心,我帮你按摩一下,应该会有帮助。”

     旁边有条长长的石椅,张磊也不等孙汐汐多问,就把她拉到石椅旁坐下。

     他小心地把孙汐汐脖子上的白色布带解开,又把夹板从她手上轻轻取下来。

     右手被固定了这么多天,一下子解开,孙汐汐倒是很想舒展一下,可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张磊,我的手好像还没完全恢复呢!”孙汐汐轻轻动了动右手,有些担心地说道。

     “我帮你按摩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说话的时候,张磊早已经在椅子后面悄悄滴了一滴蚁露精华在手指上了。

     “按摩?怎么按?”

     孙汐汐一脸茫然,张磊却已经将她的右手轻轻平放开了,然后将那滴蚁露精华悄悄的抹在她的肘尖处。

     孙汐汐觉得手臂被张磊抓得有点痒,羞涩地想把手缩回去,却没有成功,她不敢太用力。

     张磊左右望了一眼,“汐汐,这边又没人,我帮你按一下,保证你手臂马上就好!”

     孙汐汐却有点不自在,她今天穿着露肩的连衣裙,香肩外露,总觉得手臂这样被张磊抓住很暧昧。

     “你这坏蛋,想干坏事就直说,干嘛还要找这种借口?”孙汐汐低着头小声说道。

     “冤枉啊……”

     张磊简直比窦娥还冤,可叫了一声,马上就闭上嘴巴了。

     他原本倒是只想用蚁露精华帮孙汐汐治好脱臼,可孙汐汐的手臂柔软无比,而且原本就白,此时再被皎洁的月光一照,更显得雪白诱人了。再一看那温滑的香肩、胸前美好的曲线,张磊又觉得这声“坏蛋”不冤了。

     “我是坏蛋,可是坏蛋也会办好事啊……”张磊连忙定了定心神,假装正经地帮孙汐汐按起手臂来,“喏,这里是曲池穴,这是肘髎穴,这是手三里……”

     “不行张磊,太痒了!”孙汐汐咯咯咯的笑起来,一用力,把手缩回去了。

     手一缩回去,她却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地动了动右手。

     “张磊,我……我的手……好像真的好了!”

     张磊知道蚁露精华起作用了,嘿嘿一笑,“跟你说了吧,不要以色狼之心,度君子之腹……”

     “太神奇了,真的好了!”孙汐汐吊了几天夹板,早就吊怕了,这时被张磊按了几下,手臂居然一下子好了九成九,怎么能不欢喜,“张磊,你再帮我按按!”

     “你不怕我干坏事啊?”张磊贱贱地笑道。

     “叫你按你就按,哪来这么多话?”孙汐汐假装瞪他一眼,威胁道:“你不按我走了!”

     “我按,我按!”张磊连忙说道。

     有宝物相助,果然连泡妞也好泡!

     ……

     与此同时,京城某处别墅内。

     大厅沙发上坐着一对中年夫妻,男的面貌威严,戴着金边眼镜,女的雍容华贵,面目姣好,年轻时显然是个美女。

     他们是孙汐汐的父母,孙天和邱若琴,而在他们面前垂手而立的年长者,正是他们的管家云伯。

     孙天手里正拿着一个蓝色的文件夹,不多时便已经翻看完毕。看到最后一页时,孙天的眉头微微皱起。

     “老云,只有这些吗?”孙天抬头问道。

     “是的。”云伯的回答言简意赅,没有任何解释。

     这不是他偷懒,实在是因为张磊的履历乏善可陈。

     孙天点了点头,也不再多问,似乎对云伯的回答非常信任,随手把手中的文件夹递给旁边的邱若琴。

     邱若琴也很快看完张磊的资料,看完一脸茫然。

     “若琴,你觉得呢?”孙天侧过头望向自己的妻子。

     “说实话,我有点看不懂……天哥,这真是汐汐看上的人?”邱若琴有点不敢相信,“好像没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啊!”

     “可不是。咱们这女儿也真是够有个性的,”孙天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感慨起来,“帮她介绍了那多么公子哥,一个都看不眼,我还以为她眼高于顶呢,没想到第一个男朋友却……”

     邱若琴也摇着头轻笑起来,很快抬头望向云伯,“老云,资料是你去查的,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云伯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对张磊,他实在没有看法。

     或者说,他的看法最好不要说出来。

     孙天好像知道他的难处,略一沉吟,沉声道:“老云,你是看着汐汐长大的,这可是这丫头第一次交男朋友,你也得帮着把把关……只管大胆说吧!”

     “看不懂。”云伯小心地应道。

     邱若琴赞同的点点头,与孙天交换了一下眼神,又问:“老云,如果让你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个小伙子,你用选哪个词?”

     这个问题明显把云伯难住了。

     张磊出身平凡,父母都是普通人,从小到大,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事情发生,学习一般,没有特长。进入大学后,表现一点也不抢眼,学习一般,属于不好不坏的那种。虽然以前打过架,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顺利毕业。

     毕业后估计很快就会回老家,因为以他的水平,应该很难在京城立足。

     这样一个人,云伯也想不通孙汐汐看上他哪一点。

     孙天和邱若琴都望着云伯,明显还在等他的答案。

     云伯把这次的调查过程又细细回想了一遍,心里终于有了答案。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形容张磊,我想,我会选——平凡!”云伯慎重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