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9章、【帮校花撑过二十分钟】
    第009章、【帮校花撑过二十分钟】

     这……

     张磊一阵无语。

     虽然电梯里一片黑暗,根本没有人看得见,但他还是习惯性的耸了耸肩膀。

     不过再一想也就释然了,设身处地的站在孙汐汐的角度考虑一下,这个要求好像也是情有可缘的……

     “这个……好吧。”张磊答应一声,极为配合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可下一秒钟,他马上就陷入到天人交战的状态之中。

     要不要把手偷偷放开一点呢?

     听,还是不听呢?

     这真是一个让人纠结的问题啊!

     幸好,他很快就不用纠结了。

     因为电梯外面突然传来“咚咚咚”的大力敲击声,把他跟孙汐汐都吓了一跳。

     “汐汐,你能听见吗?”是祁乐鹏的声音。

     “又怎么了?”孙汐汐摸黑挪到电梯边上,不耐烦地回应道。

     “汐汐,我打过电话了,市一医院的赵医生已经答应马上开车过来了,”电梯外,祁乐鹏邀功似的说道,语气明显有些得意,“汐汐,赵医生是我们市最好的骨科医生,处理脱臼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所以你不用太紧张!”

     “确实不用紧张,”孙汐汐还没说话,张磊已经大声替她回答了,“因为汐汐的手臂,我已经帮她复位好了!”

     外面的祁乐鹏明显愣了一下,很快就大叫起来,“小子,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刚才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汐汐的手臂,我已经帮她复位好了,区区脱臼而已,根本难不倒我!”张磊慢悠悠地说道。

     “你对汐汐做过什么了?小子,你,你,你死定了!”祁乐鹏反应有点大,气得直跳脚,如果不是那两个电工拦着,估计能直接把电梯拆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汐汐乱来……”

     “把我腿打断是不是?来啊,我等着呢!两年前你不是就放话说,要把我们宿舍四个人的腿通通打断吗?”张磊有恃无恐地说道。他本来就不怎么怕祁乐鹏,现在又加入到这个奇怪的红包群,底气更足了。

     祁乐鹏又是一愣,竟被张磊顶得无话可说,因为两年前,他确实说过类似的话。

     把别人的腿打断,根本就是他的口头禅好不好。

     祁乐鹏咬牙切齿地瞪着电梯,双眼好像要喷出火来,却偏偏无可奈何。

     “鹏少,你不用理他!”旁边的轮胎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声音冷冰冰的,好像没有一丝温度,“这小子,就交给我吧!”

     祁乐鹏转过头,望了一眼他高高拱起的肱二头肌,这才恨恨地点了点头,压低声音说道:“这里人太多,等会儿电梯开了,你见机行事,别太过份……来日方长,也不急在这一时!”

     “我知道!”轮胎嘴角掠过一抹冷酷的笑意。

     祁乐鹏也冷冷一笑,想到轮胎的身手,心里终于舒坦了点。

     他按捺下心中的怒火,又冲电梯里喊道:“汐汐,你没事吧?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我能有什么事?张磊没瞎说,我的手臂已经没事了,”孙汐汐担心地望了一眼张磊,连忙帮着澄清起来,她知道祁乐鹏不是个好惹的主,“……还有,你可以叫那个赵医生不用过来了。”

     “我知道了,”祁乐鹏的声音已经冷静下来了,“汐汐,你不要担心,我会一直在这里守着,直到电梯打开……”

     祁乐鹏说着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已经看见大厅外面的消防车了。

     那辆消防车停下来之后,很快从车上跳下来四名身穿制服的消防员,几个热心的学生很快引导他们进来,朝出事的电梯这边走来。

     “汐汐,消防员已经来了,我先把情况跟他们说一下……”祁乐鹏跟孙汐汐打了个招呼,便转身迎了上去。

     细细询问并检查过电梯的运行情况之后,其中一名身材瘦削的消防员很快给出预期的解决时间:“二十分钟应该能搞定,如果顺利的话,可能还不用二十分钟。”

     李电工和杨电工听得有些咋舌,双双对视一眼,却都不敢说话。

     电梯故障毕竟不是他们最熟悉的领域,这种故障他们平均一年还遇不上一次,人家消防队可是经常处理这个,速度上自然有差别。

     祁乐鹏却没给他们好脸色看,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这才又走到电梯旁边,兴奋地将这个最新的信息第一时间告诉孙汐汐。

     听说只要再撑二十分钟,孙汐汐也是一阵欣喜,一时间似乎也不急着要嘘嘘了。

     她从小包里一阵乱翻,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然后靠着角落坐了下来。

     “你……不急了?”张磊有些好奇,想了一下,终于也坐下来开口问道。

     “恩,现在……好像好一点了,”孙汐汐害羞地说道,“我再忍一忍吧,因为,我不想连累你被人笑话!”

     “怎么会?”

     “怎么不会?如果他们听说你当着我的面……,一定会议论纷纷的,祁乐鹏肯定也不会给你好果子吃。”孙汐汐无比确定地说道。

     听得出来,她对张磊刚才冒名顶替的想法充满了感激,可她越是这么说,张磊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孙汐汐是个好女孩,不但长得清纯可人,更可贵的是,她美丽的外表之下还有一颗善良的心,懂得为别人着想。

     而他,为了报复祁乐鹏,却害她陷入到现在这个尴尬的境地。

     真是惭愧。

     张磊正这么想着,却忽然发现孙汐汐脸色变得有些吃力,身子也不自然的扭来扭去。

     又急了?

     张磊知道这种感觉,心里忍不住也跟着焦急起来。

     孙汐汐红着脸,转过头望了张磊一眼,见张磊也在看着她,连忙低下头去,双腿夹得更紧了。

     “只要十几分钟,你……忍得住吗?”张磊问道。

     “我……我不知道!”孙汐汐小声应道,明显一点把握也没有,也难怪,这种事确实不好说。

     张磊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那我想点办法帮帮你好不好?”

     孙汐汐有些错愕,红着脸问:“这种事情你能帮上什么忙……”

     “谁说帮不上?”张磊诡异的一笑,“你胆子大吗?”

     “不大啊……”孙汐汐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就好。”张磊笑得更奇怪了,“我跟你说,我们宿舍的老三胆子也很小,估计比你们女生都小,偏偏我们几个睡觉之前都喜欢讲鬼故事。大晚上的,只要一讲鬼故事,这家伙经常吓得都不敢起来去尿尿,然后就只能一直憋着!”

     孙汐汐没有接话,因为她不知道张磊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个。

     张磊却自顾自的说起来,“有一回说到我们学校电梯闹鬼的事,这家伙愣是给吓得,整整两个礼拜都不敢坐电梯呢,上下课都是爬楼梯!”

     孙汐汐这才眉头一皱:“电梯闹鬼?”

     “对啊,”张磊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来,转着头四周望了一圈,“靠,不提还好,一提这事我才想起来,好像闹鬼的就是这部电梯!”

     “啊?”孙汐汐顿时吓了一跳。

     她手机虽然亮着,但没开手电筒,电梯里仍然是黑乎乎的一片,被张磊这么一说,她只觉得自己身上的寒毛有些已经立起来了。

     刚才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此时,四周的黑暗似乎变得恐怖起来,好像那里头躲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学长,你,你不要吓我好不好?”孙汐汐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

     “我真没吓你,不是,你没听说过那件事吗?你们女生平常都不谈论这些吗?”

     “什……什么事?”

     张磊忽然一拍脑袋,“对对对,我明白了,你才大二,那件事是在我大一那一年发生的,那时候你还没考进来呢,当然不知道了。”

     他说得煞有介事,孙汐汐的牙齿已经在打颤了,“到……到底是什么事?”

     “唉,就是遇鬼啊。”

     “鬼?什么鬼?”

     “女鬼啊。听说有天晚上,有个会计系的女生一个人坐这部电梯下自习,然后,突然莫名其妙的停电了,她被困在这里……嗯,当时的情况跟我们现在有点像,不过当时她更惨,只有一个人。”

     “那后来呢?”孙汐汐忍不住问道,她现在又是害怕,又想知道。

     “听说——我也是听说的,当时她独自一个人站在电梯里,突然!”张磊学着张震的语气来了个转折,“有人在背后拍她的肩膀……”

     孙汐汐已经吓得抱住膝盖直打哆嗦了,身子还下意识地往张磊这边靠了过来。

     “然后那个女生,就听到有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在她背后说:姑娘,你看,我惨不惨,我没有头啊……姑娘,你回头看一眼吧,我没有头啊……”张磊学着女鬼的语气,阴森森地说道。

     他边说边用余光扫了一眼,见孙汐汐一直颤抖,心里有些好笑。

     “……那个女生胆子也很大,要是一般人早就吓得腿都软了,可她当时居然真的转过头去看了,还对那个没有头的女鬼说了一句话,一句很牛逼的话。”

     张磊故意停了一下,孙汐汐果然没忍住,问道:“什么话?”

     “她说,‘没有头有什么惨的?你再惨有老娘惨吗,老娘没有胸啊,喂,你好好看看,老娘没有胸啊!’。”

     孙汐汐的神经刚才一直紧紧绷着,听到这个反转,终于“噗哧”一声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