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3章、【因祸得福】
    第013章、【因祸得福】

     “你,你,你个混蛋!”被张磊一阵抢白,祁鹏居然无话可应,只能大骂张磊混蛋,“你死定了!”

     管宁的脸色也有点怪,望着电梯门缝处渗出来的液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确实不大好听。

     虽然喜欢他的女人很多,可管宁心里早已经把孙汐汐内定为自己未来的女朋友了,只等她一毕业,马上就开始追她。

     妈的,这男生实在太不知道进退了,多憋几分钟会死吗?管宁心里暗暗骂道。

     可现在木已成舟,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管宁连忙咳了一声,示意祁鹏不要声张,可是那边围观的学生们早已经炸了锅。

     “日,那哥们真尿了,太牛逼了!”一个男生无比景仰地说道。

     “经典啊,当着清纯校花的面尿上一泡,这成就,应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

     “这泡尿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偶像,这绝对的偶像啊!”

     “偶你个屁像,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至于你崇拜成这样吗?依我看,这种行为不但不光彩,还非常无耻好不好?”

     “是啊,这确实有点不大像话,怎么可以这样?人家一个女生,怎么可以当着她的面……”

     “美女,你这么说我就不认同了,人有三急啊,撒泡尿有什么大不了的,在哪撒不是撒?”

     “是啊,而且我刚才听说,这个叫张磊的哥们已经憋了二十分钟了,你牛逼的话,憋个十分钟给我看看。”

     ……

     人群议论纷纷,众口不一,有指责张磊的,也有站在张磊这一边的,更多的人,已经第一时间把事情的进展发布到论坛上去了。

     论坛上自然又是一阵火爆讨论。

     无图无真相,有两个男生想溜到电梯这边来拍个特写照片,却被戴着墨镜的轮胎阻止了。

     望着闹哄哄的大厅,管宁皱着眉头想了许久,这才轻咳一声,朝电梯门缝处喊道:“汐汐,你还好吗?”

     男神的号召力果然不是盖的,听到管宁的声音,骚动的人群终于安静了一些,一个个都竖起耳朵,静听当事人的回应。

     电梯里,孙汐汐已经把手机打开了。她现在终于舒服了,可望着地上残留的液体,却是一阵羞赧,低着头不敢看张磊。

     眼下这境况,真是太难为情了。

     直到现在她还难以相信,自己居然真在这个男生面前……

     张磊明显有话要跟她说,朝她打了个响指,孙汐汐这才抬起头,羞涩地望向他。

     张磊手指朝外面指了指,又拍拍自己的胸口,轻声说道:“你不要担心,反正所有事都推到我身上来,跟你没关系,明白了吗?”

     孙汐汐轻轻点点头,感激地望他一眼,心里觉得又是羞涩又是温暖。

     今天虽然很倒霉,好在这个学长真心是位绅士,还是位自带多功能的绅士,不但帮她把手臂复位好,绞尽脑汁地讲笑话、讲鬼故事哄她,还主动把嘘嘘的“罪名”全扛下来,真是太贴心了。

     如果换个别的男生,比如那个祁鹏,她实在不敢想像后果会怎样。

     外面的管宁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孙汐汐的回答,也有些急了。

     “汐汐,你还好吗?你……你没事吧?可以听见吗?”管宁又大声地追问道,语气有些着急。

     孙汐汐一阵心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忍不住又望了一眼张磊。

     她见张磊正朝她做着手势,示意她冷静,紧张的心情这才为之一缓。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男生总是能让她产生依赖感和信任感,好像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

     做了个深呼吸,孙汐汐终于平静了一点,定了定神,朝外面大声应道:“管老师,我是汐汐,我没事!”

     “汐汐,刚才那个混蛋没对你耍流氓吧?”外面马上传来祁鹏急切的声音,声音中明显还带着怒意。

     “当然没有啦,”孙汐汐有些急了,眉头顿时皱起来,她现在越来越讨厌祁鹏了,“张磊不是这样的人!还有,你不要混蛋混蛋的叫他好不好?这样太没礼貌了!”

     电梯外面,听到孙汐汐的回答,管宁忍不住轻轻地嗤笑一声。看到祁鹏吃瘪,他自然也乐见其成。

     看来今天这一局,他还没输嘛。

     祁鹏却有些郁闷,“可是汐汐,这混蛋……不是,这家伙刚才不是撒了一泡尿吗?他,他没对你怎样吧?”

     “他能对我怎样?他尿之前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也征得我的同意了,而且电梯里黑乎乎的,我又看不见,这有什么关系?”孙汐汐无师自通地说道。

     说谎似乎是女人与生俱来的本领,在某些特定情况下,这种本领会自然而然的被触发,而且越是漂亮的女人,说谎说得越自然,越让人信以为真。

     祁鹏显然没有起疑心,但他还不死心,“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如果我们被困上十个小时,难道还叫他憋十个小时吗?困在这里面已经很难受了,难道还要一直憋着?”孙汐汐据理力争道。

     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的张磊忍不住朝她伸出一个大拇指,示意她就这么说,说得很好。

     他自己故意不解释,因为他知道,他解释十句,效果也抵不上孙汐汐解释一句。

     他不想做无用功。

     “那好吧,这件事等会儿再说,你,你没事就好……”祁鹏悻悻地说道。

     他憋了一肚子气没地方出,见那个瘦高个正拿着对讲机跟同伴说着什么,马上有些火大。

     “喂,师傅,到底还要多久,才能打开这个破电梯?”祁鹏不耐烦地问道。

     “呃,现在已经可以打开了!”瘦高个很快转过头回答道,不过看他的表情,好像正在苦笑。

     现在就可以打开?

     这下祁鹏反而愣住了,旁边的管宁见瘦高个神色有异,凑上来好奇地问道:“师傅,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之前查来查去,好像每个配件都有问题——变频器有问题,激磁整流器也有点不对劲……可是刚才我的同事跟我说,好像突然间,一切又都好了。真是奇怪!”瘦高个说着挠了挠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是个老手,是队里处理电梯故障经验最丰富的,可是今天这样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碰上。

     这部电梯真是邪门,刚才怎么检查都觉得不对,可现在,好像又没什么问题了。

     太不科学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电梯暂时还不能平层,不过门应该可以打开了……这样吧,我们先把门打开,把里面这两位同学先救出来再说,你们觉得呢?”瘦高个提议道。

     “对对对,先把汐汐救出来再说,其他的问题不着急,慢慢再处理,人最要紧!”管宁马上赞同地说道。

     他心里只有孙汐汐,完全忘记了里面还有另外一个男学生。

     祁鹏依旧阴着脸,不过也没有异议。

     考虑到电梯现在处于大概半层楼的高度上,祁鹏很快让轮胎找来两把靠背椅,并排放在电梯门前。

     “等会儿见机行事,明白吧?”祁鹏找个机会,压低声音对轮胎说道,他心中的怒火一定要找个地方发泄出来。

     “明白。”轮胎一下子会过意来。

     其实不用祁鹏交待,刚才他在放椅子的时候,已经想过这件事了。

     管宁倒是心细,知道孙汐汐他们现在处在半空中的位置,所以提前叫了两个女生过来帮忙。

     他正要再叫两个男生过来,祁鹏却转身说不用了,“……管老师,这不是还有你跟我吗,还有轮胎,他也能帮上忙。他力气大,一个就够了,人太多了反而乱。”

     管宁想想也有道理,当下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里面的两位同学,可以听见吗?”瘦高个轻轻敲了敲电梯。

     “能听见,请说!”张磊的声音。

     “我们现在要把电梯门打开了,你们先退后,然后等会儿门开了以后,不用太着急,先观察一下,等电梯门没什么异样再出来,明白了吗?”瘦高个对着电梯门缝耐心地说明道。

     “明白了!”张磊应道。

     “我也明白了。”孙汐汐也应道。

     “嗯,那好,那你们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好。”瘦高个点了点头,很快拿起对讲机,“好了,受困人员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可以打开电梯门了。”

     “收到。”对讲机那边回答道。

     片刻之后,在所有人的期待中,紧闭许久的电梯门终于打开了。

     围观的人群早已等待多时,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拿起手机,对着电梯一阵狂拍,都想第一时间拍到张磊的真容。

     这可是当着校花的面嘘嘘的男生啊!

     甚至有传闻说他可能是校花的男朋友!

     可等到他们真的拍到张磊了,又觉得一阵失望。

     这个神秘的张磊,根本长得很普通很大众嘛,就是随处可见的那种相貌。

     “孙汐汐的男朋友长这样?不可能吧?”

     “这他妈谁造的谣啊?瞎了吧?”

     几个男生偷偷嘀咕起来,都是一脸的失望。

     张磊长得太普通了,身上的穿着也很普通,跟富二代祁鹏和万人迷管宁一比,简直就是路人甲一枚。

     看来今天就是祁鹏和管宁双龙抢珠了,这个张磊简直一点希望都没有。

     而且他还不知死活的在孙汐汐面前撒了泡尿,退一步说,他就是长得再帅,光凭撒尿这件事,他也没希望了。

     倒是孙汐汐依旧吸睛,虽然被关了近半个小时,却还是那么清纯可人,一点狼狈样都没有。

     这就是女神,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一如既往的保持美丽。

     围观人群很快对张磊失去了兴趣,对着孙汐汐一阵狂拍。

     接下来的事情很顺利,在两个女生的帮忙下,孙汐汐很快下到椅子上,然后安全着地。

     祁鹏和管宁连忙一左一右的将她围住,嘘寒问暖起来。

     “汐汐,我听说你手受伤了?学校的王医生我已经叫过来了……”管宁关切地问道。

     祁鹏也盯着孙汐汐的手臂看个不停。

     “我手没事了……”孙汐汐连忙答道,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却一直盯着电梯里的张磊。

     “师傅,把椅子挪开,我自己跳下来。”张磊目测了一下高度,觉得自己可以,便大声朝瘦高个说道。

     “这怎么可以?跳下来太危险了。你等下,我帮你……”瘦高个边说边左右望了一下,想找个地方把手里的对讲机和其他工具放下。

     “师傅,我来吧,”轮胎早就等候多时了,看准时机走到电梯门前,热情地向张磊伸出手来,“这位同学,你放心下来吧,跟刚才这位女同学一样,先下到椅子上,我在下边护着。”

     张磊警惕地望了轮胎一眼,有些迟疑。

     两年前他们宿舍跟祁鹏干架的时候,倒是没有见过轮胎,不过他当然知道轮胎是祁鹏的人。

     瘦高个见张磊迟疑不决,连忙大声催促道:“同学,快点啦,你这样很危险,赶紧先下来再说!”

     电梯还有问题,这样确实有点危险,张磊没法多想,咬了咬牙,便抓住轮胎的手,身子朝着下面椅子的方向轻轻跳下。

     见他中计,轮胎嘴角轻轻闪过一丝冷笑。

     张磊跳到椅子上后,身体带着惯性下蹲,好在抓着轮胎的手,倒不至于失重。

     谁知道他下蹲之势将尽之时,轮胎的双手却突然施力,轻轻地拽着张磊向下方一牵。

     这一牵动作幅度极小,非常隐蔽,用的力道也不大,但对重心未稳的张磊来说,却是猝不及防!

     “日!”张磊骂了一声,努力想收住自己的身体,但整个人已经摇摇晃晃了,大有向前扑倒的趋势。

     好在他身体控制能力不错,摇了两下,硬是把重心给收了回来。

     可阴险的轮胎还有后招!

     他一只脚早已经等待多时了,那脚就放在椅脚旁,瞧准机会轻轻一勾,椅子顿时向后挪了一下。

     重心未稳的张磊这下再也没辙了,一个趔趄,整个人呈扑倒状向地板上跌去。

     旁边的祁鹏冷眼望着这一切发生,眼中似乎有快意的寒芒闪过。

     “真你妈孙子!”张磊心里怒骂一句,这时他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围观的学生们似乎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望向跌落中的张磊。

     那个唐大海更是急得不行,可他离这边很远,根本无法施以援手。

     眼看张磊马上要重重地摔个狗吃屎,一道淡蓝色的身影突然从旁边窜了过来!

     那身影情急之下,速度很快,似乎很勇敢,可身影的主人却已经吓得哇哇大叫了。

     跌落中的张磊像是看见救星一样,本能地伸出双手往那人影身上抱去。

     一阵熟悉的香味很快沁入张磊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