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4章、【祁鹏的哲学】
    第014章、【祁鹏的哲学】

     “汐汐!”

     “汐汐小心!”

     祁鹏和管宁已经双双叫出来了。

     没错,这奋不顾身飞奔过来、嘴里却吓得哇哇大叫的人,正是孙汐汐!

     她见张磊站在椅子上摇摇晃晃要摔下来,竟想也不想就窜过来,想帮张磊一把。

     围观的学生此时已经惊呆了,上一秒钟,大家都还在可怜张磊要摔个狗吃屎,下一秒钟,许多男生都已经在感叹羡慕张磊了。

     这可是与校花的亲密接触啊!

     只见孙汐汐双手护在胸前,张磊则熊抱着她,两个人一起踉踉跄跄地退出三四步,这才把身子稳住。

     电光火石之间,张磊和孙汐汐的目光短暂地交汇,各自都是心中一颤。

     虽然满怀的软玉温香,可张磊很快意识到周围有许多双眼睛正盯着他们,待到身子一站稳,连忙迅速地放开双手,后退一步。

     他刚退开,祁鹏和管宁就已经双双飞奔到孙汐汐身旁了。

     “汐汐,你没事吧?”祁鹏紧张地问道,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孙汐汐,生怕她有所闪失。

     “没伤到吧?”管宁嘴里问着话,眼睛却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张磊。他怎么也想不通,孙汐汐为什么会突然发疯一样的跑过来帮张磊。

     他给广告系这一届的学生上过课,张磊他也有印象,可也仅限于此,属于根本就叫不出来名字的那种。

     因为在他看来,张磊实在是个没什么特点的学生。

     可是汐汐为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管宁实在有些想不通,他认识的孙汐汐向来很稳定。

     “我没事,就是脚有点疼,不过是之前就扭到的,”孙汐汐摇了摇头,目光却关切地望向张磊,“学长,你没事吧?”

     “我没事,不过刚才如果不是你,我可得摔惨了。”张磊呼了一口气,郑重地朝孙汐汐说道:“谢谢!”

     “不用谢,你没事就好。”想到刚才的情况,孙汐汐小脸有些红红的,“……不过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张磊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去,冷冷地盯着满脸无辜的轮胎。

     轮胎见张磊望着他,便假装关切地走过来问道:“这位同学,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大意了,抱歉,抱歉……”

     张磊还没说话,祁鹏已经装模作样地呵斥起来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伤到汐汐怎么办?”

     张磊望了一眼轮胎,又看看祁鹏,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知道,说了也没用。

     刚才轮胎的动作太隐蔽,他身为受害人当然一清二楚,可是外人根本看不出是轮胎动的手脚。

     他很清楚,就算他开口指证轮胎和祁鹏,对方也可以一口否认。

     好吧,这个仇,先给老子记着!跟我玩阴的,行!

     管宁远远望着那张椅子,目光有些茫然,他隐隐觉得这事情好像哪里不对,可听轮胎的语气,却又好像真的是个意外。

     孙汐汐却好像明白了什么,扫了祁鹏和轮胎一眼,低着头暗自生气。

     太欺负人了!

     这明明就是祁鹏搞的鬼!

     不行,不能让他们这么欺负张磊!

     孙汐汐正要开口说话,一个男生却突然从围观的人群里冲进来,那两名维持秩序的电工根本拉不住。

     “姓祁的,刚才明明就是你们搞的鬼,还假惺惺地演什么?”鲁涛脸红脖子粗的冲祁鹏吼起来。

     张磊见势头不对,连忙冲过来死死拉住他,否则只怕当场就要打起来。

     他了解鲁涛,祁鹏是他的死穴。

     祁鹏先是愣了一下,等看清来人是鲁涛后,竟然……笑了。

     轮胎也知道鲁涛是谁。

     担心他会伤到祁鹏,轮胎连忙走过来,紧紧护在祁鹏身侧。

     两年前,就是因为鲁涛他们四个人跟祁鹏干起来,祁鹏的前一任保镖才会被解雇。他做为祁鹏的新保镖,第一天上班就把这四个人的资料都调出来,好好看了一遍。

     这两年来倒也相安无事,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就碰到两个,所以他不得不防。

     鲁涛一出现,围观的学生中已经有人想起两年前的打架事件了。

     当时鲁涛在追一个法律系的妹子,没想到那个妹子最后却被祁鹏用钱砸到床上去了,咽不下这口气的鲁涛一冲动就去找祁鹏理论,却被祁鹏的保镖狠揍了一顿。

     同宿舍的张磊他们得知后,为了帮鲁涛出气,在学校里伏击了祁鹏和他保镖。双方大打出手,打得头破血流,为了这事,张磊他们还受了系里的处分。

     依着祁鹏的性子,本来少不得要嘲讽鲁涛几句的,可碍于孙汐汐在场,他却没有这份心思。他以前玩弄过不少妹子,鉴于目前还没有追到孙汐汐,这些事还是不要在她面前提起的好。

     “汐汐,我们走吧,你被关了这么久,应该也饿了……”祁鹏转身朝孙汐汐说道。

     鲁涛哪里肯依,马上大喊起来:“姓祁的,刚才暗算我兄弟的事还没说清楚呢,装什么孙子?”

     祁鹏身子一僵,沉默了片刻,随后转过身来,慢慢走到鲁涛跟前。

     张磊害怕鲁涛动粗,紧紧拉着他的手不敢放开。

     他也想揍祁鹏,可是马上毕业了,这时候再干一架的话,毕业证就悬了。

     要揍也要拿到毕业证再揍。

     “鲁涛,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我觉得你搞错重点了。都两年了,难道你还没想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吗?”祁鹏走上来冷冷地说道,“你想得到一个女人,可她却不喜欢你,这时候,你应该反省你自己,而不是怪罪于别人!”

     他似乎对自己的这套哲学颇为自得,稍稍一停,又继续说道:“真正的强者,只会让自己越来越强,而那些弱者,却一直把错归结到别人身上,不思进取,于是,他们永远是弱者!”

     张磊听得想吐。

     什么强者弱者,你丫不就是一纨绔子弟吗?装什么逼?

     “姓祁的,我今天跟你说的不是两年前的事,而是你刚才暗算我兄弟的事,是条汉子的话,就给老子认了!”鲁涛不依不饶地说道。

     他性格直来直往,甚至有些冲动,所以看到张磊被他们使了阴,一定要帮他讨个说法回来。

     一直没说话的管宁开口了:“祁鹏,如果真不是你做的,你跟这位同学说清楚就是了。”

     “好吧,管老师,既然你都开口了,我就回应一下,”祁鹏回头望了一眼管宁,心里暗骂一声孙子,随后又转过来对张磊和鲁涛说道:“我现在郑重说明,刚才张磊他差点摔倒的事,真不关我的事……我说得够清楚了吧?”

     “哼,”鲁涛冷笑一声,“你敢发毒誓吗?”

     “我真的没时间陪你们玩,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扔下这句话,祁鹏转过身子,正了正身上的白色西装,从旁边的椅子上抱起那捧玫瑰花,走到孙汐汐跟前。

     “汐汐,别让这些人打扰到你,打扰到我们,这捧花我真的已经送了很久了,你……收下好不好?你收下我马上就走!这里人太多,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祁鹏说着,回头望了一眼围观的人群。

     孙汐汐的眉头已经皱起来了,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拒绝祁鹏的死缠烂打。

     毕竟,她没被关上三个小时,祁鹏确实起了不小的作用,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他,是不是有点不大好?

     如果周围没有这么多人看着,她一定会一口拒绝的。

     这边,张磊见鲁涛想冲上去直接动手,连忙按住他道:“涛子,马上毕业了,别冲动,为了这种人渣,如果连毕业证都搞没了,那就太划不来了。”

     “可是……”

     “你不要着急,”张磊一口打断他的话,回头望了一眼正在送花的祁鹏,“要让你的仇人痛苦,方法……有许多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