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0章、【校花的神秘男性友人】
    PS:【角色名字调整通知】祁乐鹏的名字总觉得起得很烂,经过考虑,调整为祁鹏。特此通知。

     另外,可以求个推荐票吗?发书这么多天,只有两张推荐票,咳。

     =====================

     第010章、【校花的神秘男性友人】

     “喂,学长,你真是坏死了!哪有这样的……”孙汐汐笑着抗议道。

     “这个……”张磊摸着头不好意思地笑笑,他倒不是想吓孙汐汐,只是想帮她转移下注意力。

     “我刚才还以为你说真的呢,什么电梯闹鬼,我居然还吓得半死,没想到根本就是骗人的……”

     “不说得逼真一点,怎么能唬得住你呢,你说是不是?”张磊有些小得意,刚才的鬼故事不但成功转移了孙汐汐的注意力,而且最后还变成段子,博得佳人一笑,正可谓一物双用。

     孙汐汐这时显然也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了,冲着张磊会心一笑,这才撅着红嘟嘟的小嘴,调皮地说道:“一点都不恐怖,这样吧,罚你再讲一个!”

     “还讲啊?”张磊有些意外。

     “当然啦,不过这次一定要讲个恐怖点的!”经过了刚才的洗礼,孙汐汐的胆子好像大了一点,整个人也放开了。

     至于嘘嘘的事,被张磊这么一惊一笑,她好像已经忘记了。

     “你确定?”张磊又问了一遍。他肚子里多的就是鬼故事,只是担心真把校花吓到,所以刚才特意选了一个完全搞笑的。

     孙汐汐认真地点了点头:“废话,哪有你这么耍人的!快讲!”

     张磊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心里已经有数了。

     “好吧,既然你强烈要求,那我就再讲一个吧,不过这次讲一个短一点的,很简单,只有两句话。”

     “两句话?不可能!”孙汐汐眨着长长的睫毛,一双眼睛睁得老大,“两句话能讲什么故事出来,更不用说还是鬼故事了!”

     “你听好了,”张磊的脸色认真起来,见孙汐汐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这才清清嗓子说道:“小张一直一个人住……”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孙汐汐像看笑话似的问道:“第一句话,就……就这么完了?”

     张磊严肃地点了点头。

     “然后呢?”孙汐汐忍不住笑着追问道,她实在想不出张磊接下来要讲什么。

     张磊拿起自己的手机,在孙汐汐面前晃了一下,“一天早上,小张起床后发现手机里多了一张他自己在睡觉的照片。”

     “切,这有什么好恐……”孙汐汐嘘了一声,可是她的话只讲到一半就停住了。

     起初还不觉得怎么,可慢慢的,孙汐汐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股寒意突然从她脚底冒了出来。

     见了她这番表情,张磊一边偷笑,一边却在后悔,看来不该挑这个讲。

     这个故事短小精悍,虽然只有两句话,却可以让人展开无限的联想,显然把孙汐汐吓到了。

     ……

     祁鹏竖着耳朵,像条壁虎一样贴在电梯墙壁上,脸上的表情却像变色龙一样阴晴不定,相当精彩。

     他刚才明明听到一阵尖叫声,可是为什么等到他贴过来细听的时候,电梯里却传出来“咯咯咯”的笑声?

     刚才的尖叫声又是怎么回事?

     听声音,明明都是孙汐汐发出来的啊!

     “这太奇怪了吧?”祁鹏嘀咕了一句,转过头问站在旁边的轮胎:“你刚才有听到尖叫声吗?”

     轮胎此时已经戴上一副墨镜了,正在旁边滑着手机,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却也能看得出来他明显愣了一下,这才点点头,“好像有听到,怎么了?”

     “你不觉得奇怪吗?现在尖叫声没有了,却变成了笑声……”祁鹏实在搞不懂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轮胎想了一下,“好像是有点怪。”

     “喂,小子,你又对汐汐做什么了?”祁鹏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对着电梯门缝又喊了起来。

     刚才他贴着电梯偷听的奇怪举动早已经引起围观学生们的注意了,这一下又突然喊起来,声音不小,更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没想到张磊没有回答,倒是孙汐汐的声音很快就传了出来:“祁鹏,你不要疑神疑鬼,张磊是我的朋友,他能对我做什么?”

     “朋友?”祁鹏神情一滞,这个回答显然出乎他的意料。

     那个混蛋跟汐汐在这之前就认识吗?没听说过啊!

     孙汐汐的情况他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

     她跟哪些同学要好,跟谁同一个宿舍,一个宿舍有几个女生,有没有男朋友,目前谁在追她,甚至三围是多少,他都叫人一一查过了。

     他非常肯定,张磊跟孙汐汐在今天之前没有任何交集。

     几个离得近的学生也听到孙汐汐的话了,顿时又开始议论起来,更有好事者,已经把消息发布到班级微信群里去了。

     “那好吧,汐汐,只要你没事就好……你再等几分钟,马上就能出来了。”祁鹏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他现在恨不得一口把张磊吞了,因为他已经隐隐感觉到,孙汐汐一直在帮张磊说话。

     这似乎不是个好兆头。

     祁鹏脸色阴鸷,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终于拿起手机拔了个号码。

     “……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马上发到我邮箱里。”祁鹏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压低声音说道。

     “好。姓名,系别。”电话那边应道。

     “张磊,磊应该是三个石头那个磊,广告系的。”想了一下,祁鹏又补充道:“今年应该是大四,马上要毕业的。”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许久才问道:“是个男的?”

     很显然,以往查资料,通常都是查女生的。

     “叫你查你就查,别废话!”祁鹏懒得解释,不耐烦地说道,“哦对了,这个人的资料我以前叫你查过一次,记得两年前那四个不知死活的男生吗?就是那其中一个。”

     “那我明白了,给我五分钟。”电话那边应道。

     “恩。”祁鹏挂了电话,马上打开一个邮箱APP,看了一眼网络,信号还行,这才把手机放回口袋。

     他走回电梯门口的时候,轮胎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看看自己的手机,又看看祁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祁鹏问道。

     “鹏少,学校论坛上又有人发帖子了……”

     祁鹏冷笑一声,摇着头暗骂一声无聊,“本少爷花都还没送呢,有什么好发的?”

     说到花,他连忙转身望了一眼,见那捧玫瑰花已经被轮胎放到一把椅子上,这才脸色稍缓,轻轻一笑。

     他心里虽然隐隐有些奇怪的担心,但看到这捧玫瑰花,很快又定下心来。

     姓张那小子他有点印象,好像家里没什么钱,这种人有什么好值得担心的?

     “就是这捧花,那小子要想买,也要勒紧裤带过好几个月苦日子,才能存够钱吧?”想到这里,祁鹏更加放心了,心里再次为自己刚才的担心感到可笑。

     轮胎却已经把手机递到他面前了。

     “鹏少,你最好看一下。”轮胎小声说道。

     祁鹏微微一怔,接过手机一看,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孙汐汐与神秘男性友人被困电梯,著名花花公子祁鹏无奈听墙根》。

     帖子标题很长,发在学校的论坛上,正文没有任何文字,却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祁鹏正贴着电梯墙壁偷听。

     帖子一发出,底下马上跟帖无数,几乎呈一面倒的态势。

     “哈哈,没想到祁家恶少也有今天啊,真是解气!”

     “这偷听的姿势还真是猥琐到家了,不愧是一代渣男,果然独领风骚!”

     “我倒想知道,这校花的神秘男性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有幸跟孙汐汐一起被困住,真是走了****运!妈的,老子怎么就没有这种运气!”

     “听说叫张磊,好像是法律系的……”

     “狗屁啊,楼上不知道不要乱说好不好,张磊明明是广告系的,特实在一哥们,跟我住同一个楼的……”

     ……

     祁鹏对自己的部分没什么感觉,学校论坛上一堆攻击他的人,他都习惯了。

     这些人妒嫉他,可偏偏又得不到他所拥有的一切,所以只能披着马甲在论坛上攻击他,在他看来,这种行为非常可怜。

     所以他早就习以为常了。

     不过今天他却很生气,非常生气,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因为张磊。

     “神秘男性友人——这什么狗屁,一个穷鬼罢了,还写得这么暧昧,这帮孙子……”祁鹏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嘀咕了一句,这才找回一点熟悉的优越感。

     他突然想到什么,目光一冷,走到电梯旁他刚才站过的位置,转过头望着围观的人群,又看看手机里的照片。

     很明显,发这个帖子的人,此时应该就在这里。如果他还站在原来的地方,对比一下他拍的照片,应该能找出来。

     祁鹏的目光很快锁定在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