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6章
    即使在牢房这样阴暗、充斥着腐朽和腥臭味道的地方,陈怡玢和王绶云也能靠在牢门隔着铁栏杆互相看着对方,仿佛只是这样看着,心里都觉得是喜悦和开心的。

     王绶云道:“刚才我看到你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疯狂的思念让我出现了幻想。”

     他说:“嘉和,从来没有发现思念一个人会是这样的刻骨,在我伤最重的时候,梦见你对我说在等我,那时候我的心里好像生出了一股力量一样,我跟自己说一定要挺过去,嘉和和小乐昭在等着我……”

     陈怡玢现在只是看着王绶云,她也觉得心里是那么的高兴,即使他们现在身陷囫囵,可是王绶云活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喜悦让她可以忽略一切,她满心的欢喜,说:“我们都会好好的。”

     陈怡玢又给他讲了小乐昭的趣事,从生下来样子到平日玩乐时的小习惯,逗她玩的时候那笑颜逐开的小模样,都一一讲给王绶云听,王绶云心里想着小乐昭在陈怡玢肚子的时候,他就是那么的期待,如今孩子终于出生了,他心里觉得满足和喜悦充盈,这个世上有了他的骨血,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温暖。

     陈怡玢说:“小乐昭的小名是甜甜和文澜给起的,甜甜给她起名‘欢平’,取义‘欢迎和平的到来’。”

     王绶云将欢平二字低低的念了两声,说:“‘欢平’很好,我也很喜欢。”

     陈怡玢又说起这些日子李少雍和黄薇甜对他们的帮助,因这段时间她的伤心,对小欢平的照顾方面大多数都压在黄薇甜身上了,虽说有奶嬷嬷和佣人们,但到底还是比不上黄薇甜不错眼的盯着孩子那么用心。

     王绶云道:“多亏他们俩了。”

     陈怡玢道:“等我们一起出去了,得庆祝一下。”

     王绶云正点头,这时地牢的过道里传来了声音,随着声音的接近,却见李中校去而复返,他领着两人走进来,陈怡玢一看,却是张少白和沈应东俩人。

     陈怡玢赶紧叫了出声,沈应东性子急,先嚷嚷:“仪玢妹子,你没事吧?”三步并作两步窜了过来,看到陈怡玢虽然衣衫乱了一点,但是整个人的状态还是很好的,只是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

     沈应东以为陈怡玢到底还是吃了一些皮肉之苦,刚想说要替她报仇,旁边的张少白已将陈怡玢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道:“嘉和,你还好吗?”他是最知道女人落入密查组手里会什么样的,在亲眼见了陈怡玢之后,他那颗一直提着的心才稍稍放下去,从她的精神状态来看倒像是没受那最糟蹋人的折磨。

     陈怡玢看见自己的两位好友,就算此时张少白和沈应东只能隔着牢门站在外面看望她,陈怡玢的心也稍微安稳了一点,她说:“张大哥、沈大哥,我没事的。”

     张少白说:“有什么事你都可以跟我说,我来帮你。”

     张少白曾经在宋定海在上海的时候帮助他搜查过赤色分子,并且还有金钱上的往来,俩人有一定的私交程度,想着密查组的徐少将会给他一点薄面,但是人一旦被抓进了密查组,到底也还不是轻易就能救出去的,尤其是跟赤色分子挂钩的事,更是十分难,张少白想见见陈怡玢可以,但是将她完好无损的从大牢里救出去还是需要费一番周折的。

     陈怡玢见了王绶云之后却不想只她自己出去了,王绶云被宋定海判下的两条罪名哪一条拎出来也都是重罪,陈怡玢不想再去经历失去王绶云的痛苦了,宁愿陪着他一起在这地牢里,就算是刀山火海,也是他们俩人携手一起闯过去。

     陈怡玢对张少白说:“张大哥,随庆也在这里,随庆没有死啊,他被抓了进来!”

     张少白和沈应东俩人都惊住了,这时王绶云发声了:“张老板,沈老板,没想到会在这里重逢。”

     俩人回身,没想到那个早就宣布了死亡的王绶云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他们身后!只是跟陈怡玢的状态相比,王绶云就显得惨了很多,他那曾经挺拔矫健的身躯如今只能虚弱的扶着栏杆才能勉强站住,他身上破旧的灰布衣服上干涸的血迹和他苍白的脸色无不向人提示着他曾经经历了多么惨烈的伤痛。

     张少白最先发出声音:“随庆兄弟!真的是你!”他箭步窜到王绶云跟前,一把抓住了王绶云的手,也真是高兴极了,刚才看到陈怡玢安全无虞时他还因男女有别克制情绪,如今看到死而复生的王绶云,张少白真是高兴极了!曾经他不仅惋惜又失去了一位衷心为国为民的好将领,也为陈怡玢失去了丈夫而惋惜,现如今王绶云没有去世,张少白也替他们高兴啊。

     沈应东也很高兴,他带着医学院的学生们冲上战场的时候还跟王绶云并肩作战过,此时见到他还活着高兴的拍了拍王绶云的肩膀,说:“王将军,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的死去的,你还差我一顿酒呢,我们在战场上说好的!”只是他这么一拍,就拍得王绶云脸色更苍白了一点,沈应东赶紧收了手,道:“对不住、对不住,我太激动了。”

     几人在这狭窄阴暗的地牢里相聚,竟一时之间叙起了旧,如果不是因为环境的话,想必是一定要浮一大白的。

     后来还是李中校特别为难的说:“张老板,徐少将只说让你来探望一会儿的,请你不要为难我……”

     张少白立刻道:“我知道,我知道的。”手头上立刻塞了两张支票轻飘飘的到李中校手里,说:“请李中校好好照顾我的两位朋友,一点酒钱,不成敬意。”

     李中校自然没有再向外人暴露他跟王绶云的关系,只说:“张老板太客气,既然是张老板的朋友,我也会特别关注一二的。”

     张少白道:“多谢,改日在春芳楼请李兄弟喝酒,务必要赏光。”

     李中校:“那我一定会到。”

     沈应东和张少白又一顿叮嘱陈怡玢和王绶云,张少白说道:“明日我还会来的,你们不要担心。”

     他俩人随着李中校离开之后,陈怡玢一颗担忧的心终于落定了,说:“张大哥人脉广,反应也最快,我被抓进来的时候文澜和甜甜都在家里,以文澜的能量,想必没多久他也会有行动的,到时候文澜若是见到你的话,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

     王绶云刚才见到两位旧时的朋友也是十分高兴,大难不死的重逢总是这么的让人高兴,甚至让身体虚弱的他生出了几分生气来。

     王绶云道:“文澜虽然一心在仕途上,但是对朋友很是有情有义,我与他相知十余年,对他也是了解的,他以为我去了,你被抓进密查组里来了,他一定心急如焚,想着务必要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我,一定会全力救你的。”

     陈怡玢想到这段日子里李少雍和黄薇甜的帮助,又想到了冒险来地牢里看望她,甚至打算疏通关系救她的张少白和沈应东,她心头觉得暖洋洋的,满是感激:“以前张大哥常挂在嘴边一句话,他说存在银行里百万银元也不如日常储蓄下来的人情,朋友的人情大过天,我虽然早就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在这个时刻才觉得他这句话的道理啊。”

     王绶云对她露出一丝微笑:“你平日里怎么教育几个孩子的,你不是常说待人以诚吗?你用真心对待这些朋友们,自然收到的也是大家的真心相待。”

     陈怡玢道:“我何其有幸,这世道里,真心相待的人多了去了,可是能成为朋友的又有几个,我这一生,能得到这些朋友,也是知足了。”

     她看了一眼王绶云:“等出去之后,我们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带着我们的孩子们一起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的地方,好吗?”

     王绶云看着她,自然知道她是指什么,宋定海当年虽然对他有帮助,是促使他弃文从军的最大原因,但是这些年他为他鞠躬尽瘁,也早已报了当年的恩情,而且宋定海在平城战役之中表现出来的懦弱和犹豫也让王绶云伤心,与他的自强救国的心思相去甚远,宋定海口口声声的民主和为了人民的口号到底还是没有落实到实处,只不过是他号召大家的一个空口号罢了,王绶云当年跟从宋定海时那种为了民主而战的激情虽然还在,但已经无法再为宋定海效忠了。

     尤其是宋定海给他定下的两个罪名更是让王绶云心寒,只是国家仍未统一,他仍未尽到绵薄之力,怎么能退呢?

     陈怡玢自然看出他心中所想,道:“在这种情况下,你若是投到任何一方去,都会有加长内战时间的可能,倒不如先观察国内的情况,如果在他的统治之下逐渐国泰民安、祖国大一统也就罢了,如果国家战乱不断,届时你再投入到为国为民的那一方我也是支持你的。”

     王绶云听她一番话,深深的道:“嘉和,我能娶你,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和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