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0章 番外2
    黄薇甜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李少雍必须去望京就职外交部长的职务,他到望京之后,旧时的好友们争相给他开派对,李少雍推了一个推不了两个,再加上他也需要多多结识一些望京的人脉,所以也还是陆续参加了一些派对。

     李少雍的英俊是与生俱来的,如果说沙弗大使塞德里克卡文迪许的英俊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种风范,那么李少雍的英俊就是一种从他一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魅力,在一些青年还青涩未退且迷茫与未来的方向的时候,李少雍先生已经优秀到能参加华夏外交代表团,代表华夏在联合国发言了,并且因此而名声大噪,成为很多青年学生的偶像。

     他每到大学里讲演的时候,总是座无虚席的,这一次他到望京述职,也被望京大学邀请来讲演,想让他谈一谈在内战不断的情况下,华夏的未来何去何从。李少雍从青年学生的角度,劝大家好好学习知识技能,将来报效祖国,即使再渺小也是祖国未来的期望,个人的力量也是很强大的。李少雍口才了得,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也被他讲得让学生们心潮澎湃,恨不得立刻毕业去报效祖国。

     讲演结束之后,很多学生围着他,他好不容易辞别了热情的学生们,离开学校的时候却遇上了以前在平城的熟人,是以前同事的太太,李少雍打了招呼:“张太太也来望京大学?”

     张太太不到三十岁的年纪,虽然育有一子,但是身姿还如柳条一般婀娜柔美,身上穿着一件墨绿色丝绒滚边盘扣的旗袍,将那腰肢扎得细细的,完全不像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张太太闺名叫做吕璐欢,在平城的女子中学的时候也是声名远扬的人物,后来被外交部的张先生追到手了,张先生出使国外的时候还带着她,吕璐欢也十分得体的能做好贤内助的角色。后来张先生调回平城与李少雍当同事的时候,他们经常在一起打马吊,吕璐欢也常替张先生打牌,时间久了,大家也就熟悉起来了。

     吕璐欢也是一位优雅得体的女子,她跟张先生谈恋爱的时候觉得张先生已经很优秀了,但是进入了这个外交官的圈子里,发现能当上外交官的人都是万中无一的人物,但是这些人之中,星光闪耀的却只有李少雍。

     少年成名的李少雍不仅英俊潇洒,更十分风趣,他一双微挑的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眼里好像含着情一般,每每都让吕璐欢心头乱跳,她每次与李少雍打完牌局之后,总是要将这一天的一言一行翻来覆去的想,她不自觉的去揣测李少雍喜欢的女子,不自觉的喜欢上他。

     其实喜欢上李少雍并不丢脸,因为华夏有多少女学生因为李少雍曾经英勇而机智的发言喜欢上他呢?又有多少女郎仅仅是看过报纸上他英俊的面庞就视他为梦中情人的呢?这些人哪有她接触他来得深呢?再说当时的社会风气之下,西洋开放之风冲击来,一切前朝的保守做派都视为老旧腐朽,女性也呼唤平等的,呼唤着解放的,婚后出去快活的话,如果是背着人,也不是不可以,男欢女爱,男女平等啊!

     也因此,她跟李少雍在牌局上的那种微妙的感觉,其实她和李少雍都微微的能感觉到,李少雍当年在追求黄薇甜之前,女伴无数,像他这样的人物,不用他招手就有多少女人等着上前贴上来的,所以对这种微妙的感觉很是能玩得转。

     但是在平城的时候李少雍并没有理她,同事的老婆之类的事情,对于事业上升期的他而言是不在考虑范围内的,再说黄薇甜现在是什么人物,值得他这么冒险?

     吕璐欢遇到李少雍显得十分高兴,她说她是来望京大学探望曾经的同学的。李少雍“哦”了一声,刚想告别,吕璐欢就问他能否坐他的小汽车送她一程?

     李少雍自来有绅士风度,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在车上,吕璐欢微微弯着腰,更显得她盈盈一握的腰肢,生过孩子之后变大的上围微微绷着旗袍,身材十分的诱人不说,整个车厢里充斥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水味,不得不说,吕璐欢十分的撩人。而且她眼含春水的看着他,眼睛里那股哀怨的样子,一般男人都把持不住,想把她就地正法了的。

     但是李少雍没有,理智还在他身上。

     吕璐欢离开的时候十分失望,但是也绷着面子说改日请李少雍来家里坐一坐,李少雍自然应着。

     晚上,李少雍做了一个梦。

     他隐约觉得是梦,但是感觉又非常真实,这个梦里的陈怡玢与他们是不相识的,黄薇甜仍然嫁给了他,但是她的骄纵却让他觉得不能忍受,她一掷千金的手笔也让李少雍觉得她很不知道克制。

     梦里,吕璐欢也出现了,这一次,他和吕璐欢在一起了,甚至时间持续了很久,梦里的他很喜欢她,甚至在他和黄薇甜生了两个孩子之后,吕璐欢也怀孕了,李少雍让她生下孩子,然后将孩子带到了黄薇甜面前,梦里的黄薇甜大发雷霆,泪流满面的破口大骂他。

     梦里的黄薇甜再也没有曾经那个娇俏可爱的样子了,这让梦里的李少雍更是烦,但是黄薇甜还是吞着泪将吕璐欢生的孩子接了进来,还派人伺候孩子,没多久,黄老爷去世了,黄薇甜没了依仗,黄老爷去世之后那些家产被黄家子女瓜分,黄薇甜虽然得到了大头,但是她不善经营,也无力继续支撑她原来那么大手大脚的消费。

     再后来,李少雍跟她离婚了。黄薇甜是带着两个孩子走的,她将孩子们带到沙弗去定居了,李少雍和吕璐欢在国内,他位高权重,吕璐欢温柔可人,孩子聪明可爱,对于那个骄纵任性的前妻也不那么在乎,后来也就失去了联系。

     这个梦很快做到了尽头,尽头是一片黑色的,李少雍只等了一会儿,眼前忽然又有一片景象了。这一次,里面有陈怡玢也有王绶云,这就是他们的世界。

     昨日碰到吕璐欢的镜头还历历在目,第二个梦里他过了几日又碰到了她,终于耐不住她若有若无的勾引,与她成了好事,看着梦里跟吕璐欢翻云覆雨的自己,李少雍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还以为自己是憋得久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春梦。

     梦里的他在望京跟吕璐欢的事后来被小报记者拍到,被远在平城的黄薇甜知道了,黄薇甜情绪不好早产了,李少雍慌慌张张的赶到平城的时候,孩子已经生了下来,黄薇甜九死一生生下的孩子颇为瘦弱,但也还是健康的,李少雍这才放下一颗心,想着好好哄一哄她,这事儿过去了也就结束了,多少名流夫妻俩都这样,这都是可以解决的。

     结果黄薇甜很冷静的跟李少雍提出了离婚,说:“你既然喜欢别人了,那我也不挽留你了,省得样子太难看,我不喜欢那样,我们俩离婚吧,我成全你。”

     李少雍当时就愣了,简直是发蒙,他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

     但是黄薇甜的态度异常的坚决,她当时说得十分明白:“我知道了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之后,再也没法跟你在一起了,想到你这些背叛,我很恶心,文澜,你亦是十分痛快的人,我们好聚好散,儿子归我吧,这是我用尽生命生下来的孩子,你跟你的新妻子很快就会有属于你们的孩子的。”

     李少雍坚决不同意离婚,他被王绶云在医院里给揍了,陈怡玢在旁边拦着他,但李少雍还是被王绶云不留情面的拳头给揍了,揍得没有还手的力量。

     黄薇甜后来开口了,王绶云才停下手,王绶云尽管打他了,却跟黄薇甜说:“薇甜,文澜这次真的不对,但是你们有这么多年的感情,你要不要冷静了之后再考虑考虑,我跟嘉和是你们俩人的朋友,我们俩还是不希望你们做出不可挽回的决定的。”

     黄薇甜看向陈怡玢,道:“嘉和,我该怎么办?”

     陈怡玢道:“甜甜,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我都支持你。”她搂着床上流泪的黄薇甜,黄薇甜搂着她的腰,泪水浸湿了她的衣服上。

     陈怡玢道:“别哭了,你还在坐月子,哭什么,天塌下来,我也给你顶着。”她摸着黄薇甜的头顶,黄薇甜逐渐稳定了情绪,说:“我不是冲动,在我经历了生孩子的撕裂痛楚之后,看到小福宝小小的,我的心很难受,自责我这个当妈的怎么就不能稳定一点,同时我对文澜也恨,为什么要这样?文澜,我亦无法信任你了,你放了我吧,我们和平的离婚吧,你愿意来看孩子还可以来看他的。”

     黄薇甜说:“你不跟我离,我就死在这里。”

     李少雍道:“甜甜,不要这样!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黄薇甜干脆不理他了,李少雍后来守在病房外面,黄薇甜睡着了,陈怡玢出来,李少雍赶紧迎上去,陈怡玢道:“其实你都知道这个结果,还偏要去这么办,我亦无法帮你说什么话的,文澜,我们相识这么多年,我心里也拿你当好朋友的,可是这一次,我也替甜甜难过。”

     李少雍守在病房外,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睡得正熟的黄薇甜和婴儿床上的孩子,他后悔极了。

     但是,在黄薇甜的死活坚持之下,李少雍还是妥协了,三天之后,他们还是离婚了,黄薇甜很坚决的用绝食来表达自己的决心,说:“文澜一天不同意离婚签字,我就一天不吃饭。”李少雍本来以为她就是气他,哄一哄就好了,可是黄薇甜却丝毫不为所动,看着黄薇甜日益消瘦,她饿得苍白无力的样子,月子期间只喝着红糖水,李少雍终于动容了。

     李少雍拿笔的时候手都是发抖的,他说:“甜甜,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我对你的爱都算什么?”

     黄薇甜道:“你对我曾经的爱也因为你跟另外一个女人偷情而成为了‘曾经’,也不过是过去式罢了。在你跟她睡在一起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什么样的后果是你能承受的和不能承受的,现在这样的结果是你必然的选择,我们结婚这么久,你是最知道我的,我一心一意对你,眼里容不下沙子,我对你用尽真心,也希望你把我放在你心上,我们彼此珍重,恩爱情长。但现在看来,这些都是笑话,难为你能坚持这么久,我一直期待长久的爱情,但我终于明白了,坚固的爱情只能存在于别人的生活了,我还是没有遇到的,文澜,我想开了,我认了,我还你自由,你也放了我吧,我不想再看见你,我太难受……”

     李少雍的心头真的很难受,即使在这样的梦里,看着梦里的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也很难受,分不清是梦里人还是真实中的他在疼。

     梦里的李少雍终于落笔了,他最终对黄薇甜说:“甜甜,我真的爱你的,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黄薇甜说:“那我也出去睡别人一次,你也原谅我,跟我继续过好吗?”

     李少雍一下说不出话来,黄薇甜道:“你看,这就是我的感觉,你接受不了,我亦接受不了。”

     她抽过离婚协议交给陈怡玢说:“嘉和,你帮我去报社登报声明一下吧。”陈怡玢点点头。

     李少雍忘了自己怎么从医院里走出来的,甚至无处可去,最后他在平城外交部的套间里睡着了。

     看着这一切的李少雍简直觉得自己口干舌燥,看到黄薇甜哭着说出那么一段话,他心里真的跟着难受,他心里一直在庆幸,还好那不是他,他没有做任何事情!

     梦里的李少雍后来必须再赶回望京去工作,黄薇甜带着孩子跟在陈怡玢身边,在王绶云经常去驻军的情况下,她直接住到陈公馆里,陈怡玢每天变着法哄她,黄薇甜虽然难过,但是在孩子和陈怡玢的开导之下也还是渐渐走出了阴影。

     黄薇甜还在身体恢复之后开始帮陈怡玢主持工作了,她还作为模特穿着‘蝶恋花’的衣服上了几次杂志,那些杂志都被李少雍收着了。吕璐欢后来怀孕了,李少雍又与她再婚了。后来他们生了一个女孩儿,女孩长得很像李少雍,任谁看也是他的亲生女儿。

     后来黄薇甜将《vogue》杂志引进到华夏来,她成了这本全球杂志在华夏的总编,她每日的穿着都有小报记者偷拍,甚至偶尔她带着孩子逛街都会被拍照。

     李少雍在报纸上看到她脸上带着笑,原来生活也渐渐的让她恢复了笑容,他们很少联系,李少雍后来回平城去探望小福宝,见到黄薇甜的时候发现她烫了新的发型,在家里穿着一件银灰色的旗袍,她比以前瘦了一点,显得腰肢更瘦了,陈怡玢在跟她说让她多吃一点。

     黄薇甜对陈怡玢说她要经常上镜的呢,不能吃太多,镜头显得人比正常胖呢。

     黄薇甜看起来有了她的新生活,她过得并没有什么悲惨、想不开之类的事情,她活得仍然很潇洒,她美丽、多金,还有自己的事业以及好朋友,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有没有老公似乎也不是很重要了,因为小报也经常报道某某公子热情的追求她,都被她拒绝的事情。

     后来李少雍看到了一个棕色头发的洋人抱着小福宝被小报记者偷拍发表道报纸上,李少雍记得这个人,他曾经在黄薇甜的照片里见到过,那是她在康顿的朋友,叫做艾伯特威尔逊,是一位沙弗的贵族,他很喜欢黄薇甜的。

     没多久之后,黄薇甜高调的举行了婚礼,威尔逊子爵娶到黄薇甜那天激动得语无伦次,他的中文竟然还不错,他说:“我当年特意学习的中文,只希望有一天跟薇薇安在一起。”赢得大家一片祝福。

     现实中的李少雍看到这里,已经不想再看下去,他使劲的呼唤自己醒来,他不接受最后这样的现实,什么威尔逊子爵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薇薇安是他李少雍的太太,跟别人都没有关系!

     李少雍终于从沉梦之中醒来,醒来之后他就赶紧收拾了工作赶回了平城,看到自己美丽爱娇的妻子,李少雍拥着她,她的肚皮还顶着他,她温热的身体让他知道现在这些才是真实的,李少雍嗅着黄薇甜的体香,心里想着:还好,那些都是梦。

     还好,现在是真实的,他还没有失去她,他们还是这样的幸福。

     还好,一切都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