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4章
    李少雍作为华夏外交官与日本签订了议和协议,在塞德等多国代表的见证之下,他和日本方的代表梅津三郎在经历了两个多月的外交拉锯之后,终于共同签署了和平协议。

     面对日本方面提出的苛刻的条件,李少雍尽量争取过,但是弱国无外交说的也便是这种情况了,而且在国际名义上的领袖宋定海的妥协之下,让李少庸连硬气都摆不出来。李少雍拍着桌子对日本人表示华夏有坚决抗战之心,随后宋定海就能派人给日本舰队送粮食物资,让李少庸做出的一切好像是虚张声势一样的可笑。

     这场谈判着实让李少庸很是憋屈,议和协议也签得让他浑身难受,然而还有一场外交部组织的派对等着他去参加,梅津三郎得意的样子让李少雍心里不痛快,想到现如今这些华夏国领袖的所作所为,李少雍心里像卡了一根大鱼刺一样,每每吞咽总是那么难受。

     他跟那些露着白花花胸脯的女士们跳了舞,跟那些喷着香水拿着绅士棍的洋人们交谈,甚至还笑呵呵的跟日本梅津三郎聊天,这些都让李少雍深深觉得疲倦。

     然而这些疲倦在晚上得到一条消息之后瞬间不翼而飞,酒会散去,李少雍立刻驱车回到陈公馆,这时黄薇甜当时正在抱着小乐昭逗笑,看到李少雍今天这么早回来,还笑着说:“今天回来的早啊。”

     李少雍很严肃的问她:“嘉和呢?”

     黄薇甜一看他这表情,也立刻严肃了起来,这时陈怡玢从屋里走了出来,李少雍说:“前些日子,军部的密查组在清理战场的时候,抓到一个赤色分子的幸存者,树藤摸瓜找到了他们的一个据点,还抓到了他们组织内部的一个重要角色,据说是常在东南这片活动的李景臣的重要助手,现在这个人说随庆和嘉和曾经帮助过他们,甚至为赤色分子提供了活动经费。”

     黄薇甜倒吸一口气,看向面容平静的陈怡玢,陈怡玢仍旧平静的说:“是有这个事,不过我帮的不是他,是李景臣。”

     李少雍怒道:“你知不知道李景臣是什么身份?他是赤色分子在平城的一个头目!知不知道密查组一直重金悬赏抓他!”他又压低了声音说:“你知不知道,凡是和赤色沾上边的人都会被密查组带走?下场是什么样的你知不知道?”

     陈怡玢道:“我知道的。”

     李少雍看着她,有点怒其不争,可是看到陈怡玢这冷静的模样,生气最后也化成了叹气,说:“你赶紧收拾收拾行李,我今晚就送走你,你去沙弗或者南港那边避避风头,等过一段时间再过来,孩子你就先别带走了,我们俩给你看着孩子们,你放心吧。”

     陈怡玢道:“乐昭交给她的干娘和干爹我再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李少雍道:“捡几件不起眼的衣裤,跟我走,我现在就安排你坐船离开。”

     黄薇甜立刻就慌了起来,道:“文澜,嘉和会没事的,对吗?”

     李少雍道:“唉,你和随庆啊,糊涂啊,什么忙可以帮什么不可以,你俩怎么会不知道呢?平城虽然远离望京,但是密查组对于平城逮捕赤色分子这种事就从来没有放松过,有多少无辜的老百姓就丧命在这上头了?连喊冤的地方都没有啊!一旦被密查组抓走,你一个女人家……”

     黄薇甜比陈怡玢都更担心,她恨不得此刻抱住陈怡玢保护她一样,她颤音的对李少雍说:“文澜,你一定要帮助嘉和,嘉和一定不能出事啊!”

     李少雍道:“那是自然的,否则我怎么跟随庆交待?”

     陈怡玢反倒坦然了,说:“我到地下去跟他团聚,不是更好吗?”

     黄薇甜道:“你可别吓唬我啊嘉和!”她一下子就要哭出来了,她说:“乐昭还这么小,你怎么能扔下孩子?”

     这时阿光从楼上冲了下来,一下抱住了陈怡玢的腰,大喊:“姆妈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去找王叔叔!”

     陈怡玢看着阿光啜泣的样子,伸手摸摸他的头,孩子们都还这么小,她抬头对李少雍说:“我跟你走。”对黄薇甜说:“阿光也托给你了。”又蹲下身子跟阿光说:“姆妈出去避一避,等风头过了就将你们接过去。”阿光也是懂事,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

     黄薇甜说:“你放心吧,我一定照顾好孩子们的。”

     陈怡玢赶紧塞了两件换洗内衣放到包里,换了一身普通的灰色衣裤,带了一些现金揣在怀里,就跟着李少庸出门,司机已经备好了车子,俩人才坐上汽车,结果却被迎面冲进来的一队士兵围了起来,他们举着枪对着李少雍和陈怡玢。一位中校级别的军官从队伍后面走出来,站在车子前面。

     李少雍看向来人,是一位密查组的中校级官员,跟李少雍也是有点交情,他说:“这大晚上的,孝诚这是做什么?”

     李中校道:“李部长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又对陈怡玢说:“王太太,恐怕您得跟我走一趟了。”

     陈怡玢却笑道:“现如今还叫我王太太的人也不多了。”

     李中校道:“王师长的英勇我亦是十分敬佩的。”

     李少雍说:“在望京大学的时候,文澜跟你是同一个诗社的同学。”

     李中校微微一叹,说:“青葱岁月,年少轻狂,我们都回不去了。”

     李少雍道:“王太太是随庆的爱人,是他的遗孀,孝诚,随庆当年待你亦是不薄。”

     李中校道:“我是秉公办事,若他们果真包庇了赤色分子我自然是不能放过,若是被冤枉的,自然也会放了王太太。”他又对手下人说:“将她带走,注意点!”

     陈怡玢道:“我跟你们走,不用绑我。”她回身看了看黄薇甜和孩子们,说:“孩子们就交给你了。”阿光哭着跑出来,大喊:“姆妈,我不要你走,你别走!”

     陈怡玢道:“姆妈去去就回,不要害怕,姆妈不在的时候要好好保护妹妹,好吗?”

     阿光哽咽的说:“阿光一定会保护妹妹的,等姆妈一起回来。”

     陈怡玢冲他笑,说:“阿光一直是乖孩子。”看着着急的黄薇甜,她说:“不要担心。”

     黄薇甜急的直跺脚,抱着孩子的她又不方便上前来,说话之间,陈怡玢已经被密查组的人带上了车。

     黄薇甜着急的道:“文澜文澜,嘉和被带走了,怎么办啊?”

     李少雍立刻道:“我现在就去找塞德里克。”又吩咐黄薇甜立刻给张少白打电话,让张少白赶紧动用关系帮着拖延一下时间。

     陈怡玢被李中校抓走之后坐在车里便是一言不发,很快到了密查组在平城的办事处,李中校将她带到一间办公室里,很快就走进来一个秃顶、凸肚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油腻腻的笑容,他看见陈怡玢的时候笑眯眯的样子也让她很是不舒服,他说:“王太太的名声在平城很是响亮啊。”

     陈怡玢道:“不敢当,阁下是?”

     他说:“鄙人姓徐,是这里的负责人。”陈怡玢看见他领章上的军阶,竟然是一位少将。

     陈怡玢唤了一声:“徐少将。”

     徐少将道:“进了密查组,王太太的就应该知道,想要不受罪就要如实招来。”

     陈怡玢道:“我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徐少将道:“这样最好,省得遭罪,一个女人……”他用一种咸湿的目光打量了一下陈怡玢,在她的胸口和腰肢略作停留,让陈怡玢觉得黏腻的恶心。

     徐少将对李中校说:“带下去审问!”李中校行了个军礼,将陈怡玢带了下去。

     所谓带下去,就是将她带到了一处地牢里。

     那地牢一进去就有一股子腐朽、腥臭的味道,陈怡玢的鞋子踩在黑褐色的地面还觉得粘脚,越往深处走,牢房里那股臭烘烘的味道更明显了,哭泣、□□的声音也大了起来,狭窄阴暗的过道两旁分是一个个牢房,牢房里的犯人看到有人经过,穿着破旧脏污衣服的他们,不管男女,他们的目光都是呆滞、麻木的,陈怡玢经过一个传出不同寻常喘息声牢房的时候,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一间不大的牢房里有三个壮汉在围着一个女人……

     陈怡玢甚至看到那个女人在摇荡的时候摆在外面的那只肮脏而无力的手,那个女人的眼睛尽管在看向牢房外面,但是眼神已经涣散麻木了。

     李中校在一间牢房停下的时候,陈怡玢终于想明白了,地面为什么是黏答答的黑褐色的了,因为那是无数犯人们在这里流下的血。

     一个被吊起的男人身上新旧交织的伤口流下来的血滴落,一层又一层干涸在地面上,男人还不时发出一丝痛楚的声音,李中校冲陈怡玢扬了扬下巴,说:“王太太,这就是那位赤色分子,看见了吧,你这身细皮嫩肉可不想受这样的罪吧?最好你都招了才能免受这样的痛苦。”

     陈怡玢道:“进了这里,你想让我招什么,我自然是会招,不过我没做过的事,你们也不能往我身上乱扣。李中校,你把我抓进来之前是调查过我的,自然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对吗?”

     李中校从吊犯人的架子旁边抽出一根鞭子,那根鞭子显然是刚刚鞭打过人的,因为鞭子上还有新鲜的血液,周围的士兵已经有人在嗤嗤的笑了,有人说:“进了这里,就不要想着外面你有什么身份和地位,那些在这里都没有用。”

     还有个士兵甚至猥琐的说:“在这里最有用的除了你的金钱还有……嘿嘿,王太太这身细皮嫩肉……”说着,众人一起发出了猥琐的笑声。

     陈怡玢仍旧冷静道;“李中校既然查过我,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你对我身上做的任何事就都要有承担这个后果的打算。”

     李中校说:“王太太不用恐吓我或者虚张声势,委座知道了你身为师长太太竟然还是一名赤色分子,也不会姑息于你,定会下令将你枪毙。”

     陈怡玢道:“第一我不是一名赤色分子,第二,他枪毙我是他的事情,但是你做好了枪毙我之后被拉出来当替罪羊的准备了吗?”

     李中校看着陈怡玢,此刻她被按着坐在椅子上,那些士兵甚至是有点放肆的掐了她两把,但她却仍旧是冷静的,尽管她微微颤抖的手透露着她的害怕,但是她仍能如此冷静的跟他谈判,甚至是拖延时间。

     有个士兵道:“你不过是个前任师长太太,杀了你又怎样?还真当自己是个玩意儿了?”

     还有人附和:“你这种娘们儿我们见多了,来的时候挺硬气的,以为自己在外面的威风还能到这里逞能?看见刚才那个伺候人的女人了吗?那个女人还是某个书记官的女儿呢,留过洋的大小姐,结果你看呢,现在在做什么?为了一个馒头可以做任何事情,有人管过她吗?”

     陈怡玢看着李中校,很平静的对他说:“你尽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