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2章
    除了推广了翻译文学之外,陈怡玢还马不停蹄的预计将手里一直在进行的精美复刻本书籍推广出去,自从东城区图书馆被炸毁之后,她手里的几十本古籍和复刻本就成了东城图书馆所剩不多的馆藏图书了,她和馆长商量之后,打算将这些书籍都做成精美复刻书推向社会,让更多人看到这些前人智慧。

     陈怡玢预计将这件事跟朱伯逸好好商量商量,结果去了朱公馆却发现朱伯逸病倒了,许是战争的紧急和国土沦丧让一向爱国的朱伯逸也跟着气愤和着急,这一次他的病情来得重了一些,陈怡玢想到最近她自己的状态,每天也过得浑浑噩噩,确实疏于对朱伯逸的问候。

     之前她生下小乐昭的时候,朱伯逸也送了礼物,但当时陈怡玢正焦心于王绶云,所以也没有心思去关注朱伯逸的事,没想到朱伯逸这次竟病得这么重,陈怡玢看到整个人瘦了一圈的朱伯逸,心里不禁一阵难过。

     朱伯逸的身形本就是颇为清瘦的,陈怡玢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时候他穿着一件半旧的棉布长褂子,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像大学里的教授一样,因常年生病而显得苍白的肤色,手指干净纤长,是一位十分俊雅的君子。

     而现在的朱伯逸不仅整个人瘦了,更显得像是少了一点生气,虽然还是那张清俊的容颜,但是苍白的肌肤好像蒙上了一层灰,陈怡玢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难过,声音也不自觉的的低了下去:“恒之,你怎么样了?”

     朱伯逸在床上想坐起身子,管家赶紧上前来将大迎枕垫在他身后,他半坐起身子,陈怡玢见到了他的上半身才发现他其实比她看到的还瘦弱,衣服空荡荡的,好像大了几号的样子。

     朱伯逸还对陈怡玢露出微笑,竟还是带着几分病中的俊雅来,他说:“嘉和,你来了,早想请你过来一叙的。”

     陈怡玢道:“是我的错,我早该过来看看你的。”

     朱伯逸道:“唉,我们俩难道还不知道各自的情况吗?随庆的事,我亦是十分难过,我病重又帮不上你什么忙,你难过的时候我没有帮助你,我心里也很过意不去。”

     陈怡玢道:“我心里的难过,大家谁都帮不了我的……”

     朱伯逸想到当年阿宝娘去世的时候他伤心痛苦的样子,只低低叹了一口气,道:“多想想孩子吧,当年我每到伤心的时候就看着襁褓中的阿宝,我便能更坚强一些。”

     陈怡玢只轻轻点了点头,再也不想提了,关于随庆的事情谁都帮不了她,她宁愿将那些回忆都收藏到她的脑海里,时常想起随庆,便是难过也是高兴的。

     朱伯逸又道:“嘉和,这次正好你过来,否则我也要叫你来的,其实我有点事想拜托你。”

     陈怡玢道:“你和我之间还提什么拜托呢?”

     朱伯逸道:“其实这件事我以前也说过的,只是这次需要跟你说的具体一点,关于阿宝的事,”提到阿宝,他的脸上涌现了悲伤的情绪,他说:“他是我唯一的孩子,可是我的财产却不能全部留给他。”

     陈怡玢道:“我知道你的难处,阿宝常说自己是男子汉,要用自己的努力去挣钱的。”

     朱伯逸道:“我常年生病,便总教育他不管什么时候都还是要靠自己的能力,阿宝还是很幸运的遇到了你,我想他将来大了的话,回想起小时候的这段记忆,会觉得十分庆幸在这段时光里遇到你,你和随庆替代我在阿宝的成长之中担起了这个不称职的父亲、母亲的角色。我觉得我真是欠你太多,怎么的道谢都不足以说出我心里的感激。”

     陈怡玢道:“提这些就是太见外了,我和你之间,和阿宝之间,还用说这些吗?”

     朱伯逸道:“遇到你,也是我生命的一个福报,不管到什么时候,我想到阿宝在你身边,我的心里就十分踏实。到这个时候了,我再说这些也是无用,我亦知道你不缺钱花,可是我时间不多了,没法一一替你筹划,只得拿出一些直接的东西,希望你不要嫌弃。”他又让管家拿出一个小钥匙,将钥匙递给陈怡玢。

     他说:“在开阳路的德国银行里我存放了用五十万大洋兑换的金条,这是保险柜钥匙,是我早早就准备好的,在战争爆发前最低点的时候买的,比现在不知道便宜了多少,这些都是我替你和阿宝准备的。”

     陈怡玢道:“你知道我的,我不会收你一毛钱的。”

     朱伯逸道:“我知道你不会要,可是嘉和,我求你收下吧,我是久病的人,自己对自己的身体最是了解,这一次我病得太久了,我太虚弱了,我很害怕,你就满足我的心愿吧,好吗?”

     陈怡玢听他这么一说,只得顺从着将钥匙收下了,听他静静说下去:“看我如今这副病容……我亦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我时日无多了。”

     朱伯逸很平静的说出他时日无多这个事实,但是却让陈怡玢心里十分难过,看着他仍旧清俊潇洒的样子,眼里不自觉的涌出了泪水。

     前后两辈子陈怡玢经历过很多次送别,甚至连上辈子去世的时候她都平静的应对自己的生死,可是在这一刻的时候,看到朱伯逸这样平静的安排他的后事,陈怡玢心里堵得难受,王绶云已经不在了,难道她又会失去一位挚友吗?

     朱伯逸反倒安慰起她:“嘉和,不要伤心,聚散终有时,我们能在这辈子得以相遇,我已是十分欢喜了。”

     陈怡玢听到他这样豁达的话,眼里的泪更是控制不住,“恒之,为什么是你呢,为什么是你呢?”朱伯逸这么好的人,却偏偏要经历久病卧榻的痛,最后还要年纪轻轻就安排自己的后事,这是多么令人悲伤的事啊!

     朱伯逸轻轻的用手指擦掉陈怡玢脸上的泪水,说:“谁都有生老病死,这是逃不脱的,只是或早或晚的区别,我早已看破,虽然心里对大家留恋和不舍,但是这却是没有办法的事,生老病死,是谁都扭转不了的……”

     他看着指尖上那透明的泪水,道:“嘉和,不要流泪,好吗?我不想你伤心。”

     陈怡玢想忍住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主播将手搭在陈怡玢的头上,轻轻的顺着她的头发,说:“不过你为我流泪,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陈怡玢泪眼朦胧之中看见朱伯逸神色温柔的看着她,他说:“不要哭,我还有事想托你帮我。”

     陈怡玢已经哭哑了嗓子:“什么事?”

     朱伯逸:“那五十万金条,收下好吗?”

     陈怡玢道:“好,我收下。”她先收下,将来在阿宝成年的时候都转给阿宝,不都还是她说了算吗?

     朱伯逸又道:“不过这五十万还不是重中之重,我最重要的是我那一屋子的古籍和古董,我预计托付给你,由你做处理吧。”

     陈怡玢这才是真正的惊讶,那一屋子的古董和古籍是朱伯逸花费了巨大的财力和物力才收集起来的,尤其是他这样身体病弱的,想收集到这些珍稀古玩可要比一般人花费更多钱财的,比起那价值五十万的金条,这一屋子的古物才是真真正正的珍贵了。

     朱伯逸许是没有想到将来这些东西会以疯狂的速度涨价,陈怡玢经历过后世的人是知道的,光是朱伯逸书房里挂着的那副八大山人的画,在后世就不知卖多少天价了,更别提那还不是他最珍贵的藏品。

     陈怡玢道:“恒之,这我不能接受。”

     朱伯逸道:“我这一堆古物,阿宝是看不上的,并且那孩子没有耐心去保护这些,他也不懂这些珍品的价值,只有你懂我如何爱待它们的,将它们放在你手里,我才真正能放心。”

     陈怡玢道:“恒之,这些古玩珍品的价值太大,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帮你,我不敢收啊。”

     朱伯逸道:“你怎么处理都行,这些都送给你了,还有几套阿宝他娘生前的首饰,是他娘嫁给我的时候的陪嫁品,这些年我一直替阿宝收着,也转交给你。”

     陈怡玢道:“他亲娘的首饰我会妥善为阿宝收好,等他娶媳妇了就会交给他。”

     朱伯逸道:“阿宝他娘的东西你就这么痛快的收下了,我的东西你怎么就不能帮我呢?你难道想让我走得不放心吗?”

     陈怡玢看到朱伯逸这样子,不想让他不痛快,说:“我会为它们找一个妥善的地方保管,你将这些珍玩古籍封存好,我会托人将它们运到海外的瑞士银行里保存,直到阿宝长大成人,我再将东西转交给他,由他来处理,你看可好?”

     朱伯逸道:“想送你点东西怎么就这么难呢?这样可难发财啊,嘉和?”

     陈怡玢道:“我已经收过你送我的一套鸽血红宝石首饰了,那套珠宝已经十分贵重,不能再收你的东西了。”

     朱伯逸道:“那算什么,那不过是我送你的结婚礼物罢了,还值得一提?”又说:“这些珍宝都是我不想让本家人知道的,我名下的公司和股票我知道对于你而言不过是死物,而且我也不想因为这些让本家那些人去打扰你和阿宝的生活,同时我也不会将我赠给你和阿宝的这些写在遗嘱里,过些时日烦你将书房里的东西运到海外去吧。”

     陈怡玢道:“只要你需要我,我随时都可以帮你。”

     朱伯逸道:“我生平交下很多好友,但是临到了尽头,我却只放心将阿宝和我那些爱物托付给你,因为我对你的人品十分放心,嘉和,随庆走了,我也要走了,请你将我们的份都活出来吧。”

     陈怡玢听了,再一次潸然泪下,说:“我希望你们都好好的,大家一起开心的在一起,这才是我最开心的事情,而不是现在这样,坐在你的床边听你说这些伤感的话,那些金条、古董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比得上你们重要?”

     朱伯逸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陈怡玢的手,他的手指修长干净,甚至是有些凉的,他说:“嘉和,世事无常啊。”

     陈怡玢难过之极,这些天先是失去了亲密的爱人,转眼之间又要失去朱伯逸这样一位知交好友,想到她和朱伯逸的交际之中,好像都是朱伯逸一直在帮着她,哪一次她请他帮忙的时候,从来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甚至连很多小事都替她想到了,这里面固然有顾念着阿宝的成分,但是也有俩人的情谊在其中。

     又想到她对朱伯逸最大的回报竟然是只能好好照顾阿宝了,“我会待阿宝胜过亲子,将来为他挑一房好儿媳妇为朱家传宗接代,也会将他教育长大,让他明事理、知荣辱,阿宝聪敏,将来也一定是不输给你的人才的。”

     朱伯逸道:“我只希望他健康快乐的长大就好,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我便放心了。”

     那天和朱伯逸谈到他困倦的先睡了,陈怡玢才从朱公馆离开,再之后她每天都要去朱伯逸那里坐一会儿,阿宝也意识到了朱伯逸这次的病缠绵病榻很久,他也每日都陪在朱伯逸身边。

     尽管阿宝已经是半大小子了,但是陈怡玢每晚在走之前都还是要抱一抱他,摸摸他的头,在那个时候,阿宝都是顺从的贴在她的怀里,乖顺的像一只小羊宝一样,让陈怡玢心里十分疼爱。

     阿宝轻声的问:“干娘,我不想让爹爹走,我不想看不到他,我不想。”

     陈怡玢说不出骗他的话,他这个年纪再说一些谎话去哄骗他已经不再合适了,陈怡玢说:“多陪陪他,陪他聊天、讲讲你的事,让他求生*更强烈一些,顾念着你,他便也放不下了。”又对他说:“不管到什么时候,干娘都是你的娘亲,你跟阿光和欢平都是同样重要的,好吗?”

     阿宝在她怀里点点头,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学校都请了假,阿宝在家里只陪着朱伯逸,连睡觉都跟他一张床了,朱伯逸还笑着说:“这倒像是你小时候了,总喜欢跟我睡在一起的样子,这才几年啊,你就从一个胖墩变成了半大小子了。”

     阿宝说:“爹爹要看到我娶妻生子啊,看我给你生个大胖孙子!”

     朱伯逸听他认真的说生个胖孙子的事,乐得他翘起了嘴角,许是想到那样的画面,笑得十分开心。

     可是没有多久,朱伯逸还是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