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4章
    许开疆一听到赛德的自我介绍,立刻向他伸出手交握,许开疆说:“卡文迪许先生,很高兴见到你,你的华语说得真好啊。”

     塞德说:“我跟克里斯和薇薇安是康顿大学的同窗好友,她们曾经教过我一些。”

     许开疆看了一眼陈怡玢,他一直都知道陈怡玢在沙弗颇有人脉,前年她大婚的时候,沙弗一位女公爵特意来平城参加她婚礼给她当女傧相的事,报纸上疯狂报道了好几天,全国人民基本都知道,没想到连新任的沙弗大使也是陈怡玢的同学,而且看起来这俩人的交情显然是不错的。

     陈怡玢道:“塞德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工作的时候,都是非常努力的人。”

     许开疆笑着说:“卡文迪许先生还是非常的英俊啊。”

     塞德冲他露出礼貌性微笑,陈怡玢对许开疆说:“塞德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每当他走过他们学院前庭的时候,总有很多女生守在那里等着他路过,只为了看他一眼。”

     本是一句缓和尴尬的交际话,许开疆却能听出另一种味道,他说:“没想到大使先生跟我亦是同道中人。”

     其实在上次陈怡玢来沙弗的时候,塞德大致就知道自己要来驻派华夏,因为华夏大使的地位在沙弗外交部是很重要的,对沙弗而言,有几个国家的驻派大使是十分重要的,出任过这几个国家的大使再回沙弗就职就有很大的升职可能,所以塞德这次外放也是为以后的高升做准备的。

     正因为如此,塞德在很早之前就在了解华夏的事情,甚至陆陆续续通过报纸关注华夏政局,自然是知道这位许开疆现如今的身份和地位,也能通过他一脸暧昧的表情猜出来他所谓同道中人是什么意思,他的心里略反感,但是面上还在跟塞德寒暄。

     许开疆还说要请塞德到许公馆里来玩,塞德自然一口应下,作为沙弗外交大使,他也需要跟华夏的这些统治者们保持一个友好的关系的。

     说了几句,塞德跟许开疆说:“许先生,不好意思,我能请克里斯跳支舞吗?”

     许开疆摆摆手:“请、请,我们回头再叙。”

     俩人滑进舞池之后,陈怡玢道:“你出任驻华大使来平城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为你安排安排啊!”

     塞德说:“我想给你和薇薇安一个惊吓。”

     陈怡玢听他说成‘惊吓’,笑了,说:“是惊喜才对,如果薇薇安知道你今后长住平城了,她会激动的尖叫出来的。”

     塞德也很高兴,又问起了黄薇甜的情况,陈怡玢解释说黄薇甜随着丈夫到望京就职去了,还说:“她的丈夫李少雍现在是外交部长,你现在是沙弗驻华大使,你们必然要相见的,到时候让薇薇安给你介绍一下文澜,大家都是熟人,不管是在望京、南京还是在平城,有什么需要你都直接跟我们说就是了。”

     塞德嘴角一直带着笑,能来平城见到好友们他也是非常高兴的,说:“我接到通知的时候很是匆忙,衣服行李带的不多,恐怕你还真得帮帮我。”

     陈怡玢道:“这都是小事,改明儿我带着裁缝给你量体裁衣做几套就是了。”她又关心起塞德的住处和生活问题等等,塞德说他住在沙弗大使馆,正在跟前任大使汤姆逊先生交接离职事宜,虽然还需要时间去适应平城的生活,但是他对此充满了信心。

     陈怡玢还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到她家里吃一顿家宴。

     塞德很遗憾的耸耸肩说:“法国大使的帖子在昨天晚上我刚到大使馆的时候,就直接送到我手上了,恐怕是不能去你那里了。”

     俩人只得另选了时间小聚,塞德还问:“你的先生也会出席吗?”

     陈怡玢说:“当然,你是我的好朋友,好朋友远道而来,那是必须要盛情款待的。”她又说:“塞德,你知道吗,你能来这里,我真的十分、十分高兴,欢迎你,我亲爱的朋友!”

     塞德也露出微笑,他和苏珊娜一样都是属于贵族感烙印到骨子里的那种人,一般情况下他们的笑容都是恰到好处的,塞德难得笑得灿烂,看得周围一直留意塞德的女人都怔怔失神,今晚见过塞德、知道他身份的女人都只有一个想法:新任沙弗大使真的太英俊了!

     塞德也说:“我也十分高兴能来华夏,而不是美国、日本或者其他国家。”

     当天晚上,陈怡玢将塞德出任驻华大使的事告诉黄薇甜,黄薇甜高兴极了,陈怡玢仿佛能透过电话看到她在笑的样子,黄薇甜还说:“如果大小姐和艾伯特都能到平城来就好了,这样我们就又能聚在一起了。”

     陈怡玢刚说了一声“是啊”,就听见黄薇甜在电话那头将这件事告诉了李少雍,李少雍好像是刚回家正在抱孩子逗乐,陈怡玢在这头还能听见小福宝咯咯咯的笑声,她听见李少雍说:“我今天看见沙弗大使的电报了,我当时还觉得卡文迪许这个姓氏有点眼熟,这下我也想起来了,原来是你们的好朋友,既然是朋友那我们也好办事。”

     黄薇甜跟陈怡玢说:“文澜还说过些日子塞德应该会到南京政府那边去的,到时候文澜和我也会去。”

     陈怡玢说:“好,”又叮嘱她:“虽然塞德是我们的好朋友,但是在国家立场问题上我们分属两国,你在文澜和塞德中间要掌握好尺度,好好帮塞德,也跟文澜说一说,尽量让他跟塞德好好相处,塞德一方面是我们的好朋友,另一方面也是沙弗大使,文澜作为你的丈夫、我的好友,跟塞德成为朋友也是很正常的。”

     黄薇甜道:“你放心吧,在这方面你还不放心我吗?”

     陈怡玢道:“也是,这方面你一向做得很不错的。”

     黄薇甜在那边冲李少雍说:“文澜,嘉和哥夸我呢!”

     *

     塞德先是在平城应酬了两天,接着就如李少雍所说的去南京政府那边去跟当局混个脸熟,塞德和前任大使一起去的,沙弗在华夏国一直是强势的国家之一,作为沙弗新任大使的塞德接到了很高规格的招待。

     而李少雍因为黄薇甜的关系,私下里请塞德进行了几次小型的家宴,俩人都是那种十分优秀、有能力的男子,同时又都十分英俊潇洒,李少雍当年还出任过华夏驻法国大使,对沙弗和法国的国情及习俗也十分了解,跟塞德聊起天来一点滞涩感都没有,所以两个男人之间相处得十分愉快。

     塞德参加一些宴会,李少雍作为外交部长自然也会出席,黄薇甜必然陪同,在这种情况之下,黄薇甜经常跟在塞德旁边为他打圆场,同时为他介绍各方面的势力,比沙弗前任大使在南京这边人际广不说,而且黄薇甜在社交场合不管是礼仪还是风范都十分的有名媛风度,几场宴会下来就让南京当局的一些要员跟塞德有了交情,塞德也十分庆幸当初选择出任华夏大使真是十分正确的了。

     塞德在读书的时候虽然也是他们这个小团体的成员,但是他跟黄薇甜的关系倒不是特别亲近,一方面因为他保持着绅士风度,和淑女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另一方面是因为那时候的艾伯特在追求黄薇甜,所以塞德跟黄薇甜虽然也经常一起玩、一起喝点小酒,但是跟她的交际不如跟陈怡玢和苏珊娜那么多。

     但是这次来华夏之后,塞德觉得黄薇甜和陈怡玢这两位朋友真的非常好,不说黄薇甜现在的身份是华夏外交部长的太太,就只说黄薇甜在这几天宴会上的帮忙,就对塞德帮助很大,否则他也没法在短时间内就掌握南京当局这些要员的喜好和性情,没人引荐,他打入这些人的圈子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在南京交际了一圈之后,塞德又回到了平城,李少雍和黄薇甜也一起跟着回去了。其实李少雍在这种事上根本就不用陈怡玢和黄薇甜操心,他自己心里门清着呢,他也是趁热打铁,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多时间跟塞德处成朋友,本身塞德就是黄薇甜和陈云覅恩的好朋友,再加上李少雍如今这个身份正是塞德需要认真交际的人物之一,所以俩人在这些日子也真的熟悉了很多。

     回到平城之后,大家聚在了陈公馆,这一次王绶云也回来了。

     塞德第一次跟王绶云见面,只见这个站在陈怡玢身边的男子高大英挺,他穿着一身家常的衣服,甚至是神色温柔的看着陈怡玢,但是他那一身冷厉的气息是怎么也遮挡不住的,军人的气息是扑面而来的。尤其塞德与他握手的时候,王绶云手掌里的茧子也告诉他这是一双长于握枪的手。

     塞德说:“王先生你好。”

     王绶云也打量了塞德一番,心里当然也在赞叹塞德的英俊和风度,不过今天这位新任大使先生是作为陈怡玢和黄薇甜的好友出席的,王绶云自然也是带着亲切的笑,说:“叫我随庆就可以,或者你也可以叫我本杰明,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的名字。”

     塞德说:“我还叫你随庆吧,我知道在华夏只有亲密的朋友才能叫这个名字的,”他说:“很高兴认识你,‘幸运先生’。”他笑着说。

     黄薇甜一下就笑开了,说:“上次在学校附近的小酒馆喝酒的时候,大小姐就一口一个‘幸运先生’,让塞德记忆深刻啊。”

     王绶云无奈,穿着松江棉布做的立领短褂子长裤的他在这放松的时刻看起来军人气息淡了不少,身上那股浓厚的文人气息让他像一个大学讲授一样,他温和的道:“好吧,我确实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