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2章
    处理好了房产的事,陈怡玢又和黄薇甜去看望了卡文迪许老太太,跟老太太亦是四年未见了,这四年里陈怡玢还一直跟她继续保持通信,老太太现在年纪大了,已经很少去康顿大学里教书了,大多的时候是在家里修养,看看书、种种花、晒晒太阳。

     自从陈怡玢在平城给她寄了一些华夏的精美刺绣之后,老太太就喜欢上了收集华夏绣件,陈怡玢经常在过节和她的生日寄绣件当礼物给她,老太太每次都特别高兴。

     在卡文迪许老太太这个级别的人物而言,金钱已经不是太大的问题了,不仅她的丈夫去世时留给她大量的财产,甚至卡文迪许家族本身就是望族,所以老太太经常也给陈怡玢回礼,有时候会是一件卡文迪许家族的古董首饰,有时是一些小摆设,陈怡玢也是颇为喜欢的。

     陈怡玢和黄薇甜的造访让老太太极为高兴,老太太特意将老花镜戴上,将许久未见的两位女郎仔细打量了,说:“我的姑娘们,你们都变漂亮了,见到你们很高兴。”老太太一头银丝整齐的梳在脑后,说话的语调仍是不紧不慢,带着一丝贵族特有的节奏。

     陈怡玢和黄薇甜将从华夏带来的礼物送上,俩人都带的是绣品,黄薇甜说:“我这件绣品是从两位在我们国家伺候过皇帝和妃子的高级女官那里得到的,她们从小就被皇室训练,能绣出十分精美的绣品。”

     老太太将黄薇甜的手帕展开一看,竟是两只小猫在戏球,那两只小猫憨态可掬、栩栩如生,一下就让老太太喜欢上了。

     老太太招待俩人吃点心喝茶,聊了这几年大家生活的变化。老太太特别感慨的说:“若是你们能不走多好啊,塞德现在甚至比他的父亲还忙碌,已经没有人能陪我这个老婆子聊天咯。”

     陈怡玢说:“那我们这些天常来陪您聊天。”

     老太太拍着她的手,说:“有时候觉得肤色啊、种族啊、阶层这些都是一些外在的东西,我认为这些都不重要,可是这些事却是却到老才能体会。”

     陈怡玢回了一句:“也许在将来,人们就不那么在乎种族和阶层了,贵族和平民亦没有太大的区别了,大家都是平等的,可以坐在一起做朋友了。”

     老太太说:“希望会有那么一天。”

     接着几天,陈怡玢和黄薇甜经常来看卡文迪许老太太,老太太每天都带着期待的心情在等着她的两位东方小朋友,连管家都说夫人这几天变得开心了很多。

     那天陈怡玢去的时候竟然还遇到了卡文迪许部长,这几天她们造访的时候甚至连塞德都遇不到,因为听说塞德也特别忙碌,经常很晚才能回家。

     与部长先生几年不见,他仍旧十分儒雅,如果按照塞德的年龄来算的话,部长先生也应该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但是他看起来就像四十岁出头的样子,一头金色的头发梳得十分整齐,他在家里穿着一件白衬衫和西装马甲,看见陈怡玢的时候露出了微笑。

     陈怡玢甚至觉得,塞德将来老了的话,也许就是这个样子,即使年纪大了也是沙弗贵族里最英俊潇洒的中年男子。

     部长先生说:“亲爱的陈小姐,几年不见,你漂亮得我差点忍不出来了。”

     陈怡玢道:“亲爱的部长先生,只怕您得叫我王太太了,我嫁人了。”

     部长先生笑:“恭喜恭喜啊。”然后他也加入到陈怡玢和老太太的聊天之中,听陈怡玢讲了很多在华夏的事情,包括这个国家现在的□□势等等。

     临走的时候,部长先生还送了她一些礼物,说是给她和她的家人,还说他很喜欢上次她托拜尔森大小姐送来的鼻烟壶,那些鼻烟壶很精致,他爱不释手,所以希望感谢这么挂记着他的克里斯。

     见陈怡玢推辞,他还说:“我听说在华夏的礼节当中,长辈赠送的礼物是不能推辞的。”

     陈怡玢听他这么说,只得收下了礼物。

     后来听黄薇甜说这些日子沙弗最劲爆的新闻就是有一位二十岁出头的贵族女郎在追求部长先生,追得满城皆知,部长先生甚至被逼得避回了家里,黄薇甜还说:“这要是真的成功了,塞德得叫一个比他还小的女孩妈妈吗?”俩人想到那个画面,都不厚道的笑了。

     第二天,陈怡玢和黄薇甜去了一趟法国,专门去看望了克莱恩女士。

     克莱恩女士在她的新工作室里招待了她们,陈怡玢先是感谢了克莱恩女士在她婚礼上送给她的那件婚纱,她说:“这件婚纱十分漂亮,我非常喜欢,它让我有了一个难忘的婚礼,谢谢您。”

     克莱恩女士跟陈怡玢亦是四年未见了,虽然一直有通信和电报联系,但因为她的香水生产线的产品非常稳定、销路又好,所以跟陈怡玢联系时谈的事一般都是谈分红和给她打钱等工作内容,陈怡玢是一个不多事的投资人,这点让克莱恩女士很喜欢。

     三人在克莱恩女士的工作室吃了一点法式点心,黄薇甜只礼貌的动用了一点,实在是前些日子试吃大小姐的婚礼喜饼吃得怕了,倒是喝了很多红茶。

     克莱恩女士又带她们参观了她扩大的香水生产线和新筹备的皮包工坊,陈怡玢她们一进入这个皮包工坊就被里面浓厚的工作气息感染了。只见工坊前面的黑板上贴着克莱恩女士的设计图和制包的打版图,每个制包师傅手里都有一份分毫不差的打版卡,一位戴着眼镜的老师傅正在细致的用刀裁着手下的黑色小羊皮。

     陈怡玢和黄薇甜参观了制包师傅的工作流程之后,陈怡玢向克莱恩女士询问了包的产量和成本等问题。待听到克莱恩女士的回复之后,陈怡玢表示这个产量有点低。

     克莱恩女士说:“之前设计了一款包的销量很好,但因为销量好,所以那款包的制包师傅尚且忙不过来,新款的皮包只能抽出一小部分老师傅,再打算招一部分新人来加入,现在苦于资金不足,没法扩大生产……”

     陈怡玢一听,露出职业性微笑,说:“关于扩大生产的事,我跟薇薇安很有兴趣听你继续讲一讲的。”

     克莱恩女士也露出矜持的笑容,开始讲述她设计的第一款包的销量是多么的好,多么受法国女士的欢迎等等。到晚上离开工作室的时候,陈怡玢又花重金投资了克莱恩女士的皮包生产线,这一次因为比香水投资多了很多,在利润红利上也谈了很久。

     出来之后,黄薇甜跟陈怡玢说:“嘉和,你是打算逐渐将这个公司给买下来吗?”

     陈怡玢想了想未来的发展,想到二战时欧洲的混乱和这个品牌在二战时的中断,她跟黄薇甜说:“如果时机合适的话,将来能作为这个公司最大的股权持有者这一点还是可以考虑的。”

     当晚她们在法国住了一宿,第二天黄薇甜领着陈怡玢去了她当年实习过的《vogue》杂志社来拜访。当年黄薇甜在这里实习的时间很长,她性格开朗、手头又大方,杂志社里的女士们对她的感观都还不错,尤其是黄薇甜这几年还重点巩固了与杂志的总编路易莎的友情,每年到圣诞节和路易莎生日的时候,她都会给这位总编寄一份来自古老华夏的华美礼物。这几年下来,黄薇甜跟路易莎的友情也是还是不错的。

     总编路易莎知道黄薇甜要来,特意约了她们到办公室里来坐一坐,还跟黄薇甜说:“我看过华夏的《玲珑》和《闺阁》杂志,这两本杂志上经常登载你们二位女士的照片,我打算在下一期《vogue》做一个‘女权时代’的专辑,将一些权贵女性的着装和思想记录下来,展现给我们的读者,不知道二位女士有没有兴趣接受我们杂志的采访?”

     黄薇甜和陈怡玢自然是同意的,能上《vogue》杂志是多少时尚女性的梦想啊,黄薇甜几年前还被《vogue》选为华夏最会着装的女人,当时这件事在平城的太太圈子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黄薇甜还为此办了一场派对呢。

     黄薇甜和陈怡玢俩人单独拍了几张平面照片之后,又合在一起拍了几张,镜头前的黄薇甜穿着一身华美的丝绸绣花旗袍,陈怡玢穿着一身职业女性的裤装,她的浅灰色羊呢高腰裤下穿着一双小羊皮的高跟鞋,上身穿了一件真丝高领堆蕾丝的灯笼袖衬衫,脖子上戴着当时最流行的层叠长珍珠项链,手上拿着一只c.c的羊皮包。

     黄薇甜坐在一把黑色牛皮枫木曲线的大椅子上,陈怡玢站在她身边,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微微扬起下巴,斜睨的眼的样子看着镜头。

     黄薇甜一脸庆幸的说:“幸亏我这几天没好好吃饭,将那几磅肉给饿瘦了下去,否则上镜之后我是那么胖,我会受不了自己的丑陋的。”

     拍完照之后,俩人本来想在法国多呆两天等着照片出来看看效果的,结果她们在驻法的华夏大使那里看到了几天前的华夏报纸,报纸上头版头条登着“东北军阀许伟和被暗杀,少将军许开疆能否顺利接掌权柄?”

     而最新的那张报纸的头条是:“宋定海裁军,郑远山中途愤怒离席,裁军令何去何从?”

     虽然两位女士不太关心政治和军事上的事情,但是俩人已经出国多日,陈怡玢心系王绶云,而黄薇甜也想念自己的儿子小福宝,俩人就决定早日回国。

     再一次登船离开,送别的人还是塞德和艾伯特,艾伯特还把黄薇甜拉到了一边,说:“你呀以前挺有眼色的人呐,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没有眼力了?”

     黄薇甜“哼”了一声,跟他嘟囔一句:“要你管?”

     艾伯特自嘲一笑,说:“是啊,我想管也管不到啊。”一下就让黄薇甜没了声息。

     艾伯特又轻声的对她说:“薇薇安,我不会再等你了,不会了。”

     黄薇甜看了他一眼,从小到大,艾伯特总是在她的身边的,他们相识的时间甚至比她跟李少雍认识的时间还久,他们很熟悉彼此,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互相都在照顾和迁就着对方……可是只有这些,是不够的。

     黄薇甜说:“嗯,我知道的。”

     艾伯特伸手揉了揉黄薇甜的脑袋,黄薇甜不乐意的喊了一句:“我新做的头发呢!”

     不远处的塞德和陈怡玢站在港口前,塞德说:“这就走了?”今天海风有点凉,塞德还系了一条驼色的羊绒围巾,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他用手指往后拢了拢,却无损他英俊的容颜。

     陈怡玢说:“嗯,国内有太多事,我得回去了。”

     塞德说:“还什么时候再来?”

     陈怡玢道:“许是明年或者几个月后很快就会来。”

     塞德失笑,说:“骗苏珊娜的话也拿来对我说。”

     陈怡玢道:“相信我,我也希望带着我的家人和朋友留在沙弗,可是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塞德沉默了一下,一叹:“是啊,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他看着陈怡玢,也张开了双臂,说:“我的朋友,离别总是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的。”他搂住了陈怡玢。

     塞德宽厚的肩膀遮住了冰凉的海风,他微微低下头,将嘴唇印在陈怡玢的额头上,然后放开了她,他说:“一路顺风。”

     陈怡玢露出微笑,说:“好的。”

     塞德又摘下了脖子上系着的围巾围在了陈怡玢的脖子上,他说:“今天海风有点大。”

     陈怡玢感觉到塞德的围巾带来的温暖,她向他说:“谢谢。”

     塞德又说:“我想,我们会很快相聚的。”他露出微笑,他是那么的英俊,以至于他露出微笑的时候,在不远处的一些淑女都会发出惊呼的声音。

     陈怡玢说:“再见,塞德。”

     塞德说:“快上去吧,要开船了,再见。”

     黄薇甜和陈怡玢站在发出轰鸣汽笛声的轮船甲板上看着岸边向她们挥手的亲友人群们,离得很远了,但是陈怡玢仍然能看见塞德站在岸边向她们摆手,他穿着浅灰色的大衣,挺拔的身姿让他显得更加高大,依稀还能看见他英俊的脸庞。

     黄薇甜说:“塞德真的很英俊,虽然文澜也很英俊,但是我得客观的评论一下,文澜比塞德还是少了那么一分贵族与生俱来的气质,塞德身上还有一股卡文迪许家族历史沉淀下来的学识素养的气质,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能让女人的心头怦怦乱跳啊。”

     陈怡玢白她一眼,说:“那你当年怎么不向塞德示爱呢?”

     黄薇甜道:“我也就是纯欣赏的角度说一说而已,塞德作为卡文迪许家族的接班人,沙弗财务大臣的独生子,我一个黄皮肤的华夏人得有多大的胆子敢去挑战啊?”

     她看了一眼陈怡玢,说了一句:“嘉和,你当年难道从来没有想过吗?”

     陈怡玢幽幽的说:“是啊,难道从来没有想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