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9章
    沙弗的秋天一如记忆里的那样,空气里带着湿寒的冷风,陈怡玢和黄薇甜穿着羊绒大衣从船上走下来,拜尔森家的小汽车停在码头边,俩人才下车就看见管家站在车门口,拉开车门,一年多不见的苏珊娜拜尔森提着裙子从车里走下来。

     苏珊娜看到黄薇甜,皱着眉头说:“薇薇安,怎么过了一年多,你还没有恢复身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胖得像熊一样?”

     黄薇甜郁闷的说:“我也就比原来胖了七磅的重量而已。”

     大小姐道:“七磅的重量就能让你的细腰从原来的一英尺十英寸变成二英尺的粗腰,让你所有的华服都穿不进去。”

     黄薇甜沮丧道:“好吧,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的衣服很多都穿不进去了。”

     大小姐又看向陈怡玢,说:“幸运先生应该庆幸我没有在平城,否则你们俩会离婚的,他是怎么做的让你瘦了这么多?”

     陈怡玢这一年多因为工作繁忙,黄薇甜带着孩子不说还去了望京,王绶云军务繁忙,每周回家一次,基本上俩人都帮不上陈怡玢什么忙,王绶云虽然心疼陈怡玢瘦了,说了她好几次,甚至督促她加夜宵,但是陈怡玢吃得很少,还是瘦了一些。不过她也没有大小姐说得那么夸张,只是瘦了几磅而已。

     陈怡玢道:“只是瘦了一点,许是在船上颠簸了一些吧。”她冲大小姐张开手臂,说:“来,为了我们许久不见,不应该拥抱一下吧,我的伯爵夫人?”说着她抱住了大小姐。

     虽然瘦了一些,但是陈怡玢的怀抱一如既往的带着苏珊娜熟悉的气息,黄薇甜也从后面抱住了她,她们三个人抱成了一团。

     沙弗贵族之间的婚礼是十分繁琐的,并且有他们贵族的一套仪式,拜尔森家族因为大小姐的婚礼已经忙成了一团,陈怡玢本意是想继续住在黄公馆的,但是大小姐不让,说:“薇薇安有家不让她回是有点失礼的,你就直接来陪我吧,要知道,拜尔森家族和布雷恩家族的结合,繁琐得让我头疼。”于是陈怡玢就直接被大小姐打包拉回了公爵家里。

     拜尔森公爵夫妻俩人还在晚饭的时候一起出现,因为女儿的出嫁让这对夫妻最近一起出现的几率多了很多,面对苏珊娜这位从遥远的东方来的朋友,这对夫妻俩还都是带着几分喜欢的。

     尽管苏珊娜身为公爵家未来的女继承人跟一个华夏平民玩在一起这种事让这对夫妻不是那么喜欢,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苏珊娜真正常挂在嘴边的朋友翻来覆去也就这几位,而且每到节日什么的,陈怡玢还会寄来华夏的礼物,上次陈怡玢送她的那套珐琅掐丝的首饰她很是喜欢,戴出去几次都受到了赞扬,让公爵夫人对陈怡玢的好感度激增。

     公爵大人对于女儿这些闺蜜女朋友一向不太阻止,苏珊娜日常的行为和举动甚至她的交际圈子都还是符合一位女贵族的行为规范的,而且公爵大人对于女儿的行事作风也是有一定了解,所以他对苏珊娜的闺蜜都不予置评,能让苏珊娜领到家里做客的,就说明是她极为看重的,公爵大人自然是欢迎的。

     陈怡玢几年前也是见过公爵夫妻的,虽然夫妻俩人位高权重,但是她作为活了两辈子的人,倒也没有怯场这种情绪,她用不卑不亢的态度,以一个晚辈的姿态,夫妻俩人问话她就答,不问的话她就安静的吃饭。

     对于这种贵族吃饭的规矩,陈怡玢以前在康顿大学的时候也一起受过大小姐家族礼仪师的学习和训练,所以席间一点也不出错,这让公爵夫妻俩还是颇为欣慰的,都觉得虽然苏珊娜的朋友是一个平民,但是贵族的礼仪还是不错的,而且又懂礼貌和规矩,这次来又带了很多礼物,饭后就让苏珊娜跟陈怡玢俩人说悄悄话去了。

     苏珊娜的房间摆放了很多婚礼那天要用到的东西,尤其是那件古董级别的婚纱,它被挂在大小姐房间连着的衣帽间里,灯光照在上面,上面镶嵌的宝石和碎钻发出闪闪的光辉,让人一看到这件婚纱就忍不住发出惊呼,不敢相信竟然有这么美丽的婚纱。

     陈怡玢说:“我似乎都可以想象,你穿着这件美丽的婚纱走向大熊先生的时候,大熊先生一定会屏住呼吸的。”

     大小姐说:“这是他们布雷恩家族的古董婚纱,上面肯定带着汗渍的味道。”

     陈怡玢简直满脸黑线,这时大小姐又说:“不过也比拜尔森家族的好一些,我家的那件婚纱才真的是古董级别的,前后几代人穿过,虽然上面挂满了宝石,但是我可不喜欢,布雷恩家族到底时间还短了点,听说这件婚纱是他妈妈嫁给他爸爸时穿过的,不像我家这件,据说我祖母的妈妈也穿着这件嫁进来的,想想就头疼,有时候也不知道他们是在坚守这种可笑的传统还是节俭?”

     大小姐又吐槽:“我真不知道,拜尔森家族竟然还有‘节俭’这个词?”

     俩人虽然一年多不见,但是这一年多通信更加频繁了,一点也没有因为时间和距离有隔阂,说话也没有障碍。晚上俩人睡在一张大床上,好像她们以前那样,陈怡玢穿着蚕丝睡衣,大小姐摸着她的锁骨和平坦的小腹,说:“克里斯,你打算什么时候怀孕啊?”

     陈怡玢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从结婚开始我跟随庆就没有进行预防,我也是希望有一个随庆的宝宝的,可惜啊,也许是没有福分吧。”

     大小姐心里为自己说错话懊恼,面上却说:“孩子都是恶魔的使者,他们总喜欢违背大人的意愿,是不听话的小恶魔。”想了想又说:“不过阿光和阿宝、珊珊都挺可爱的,还算听话。”

     陈怡玢道:“是啊,孩子们都大了嘛。”又说:“儿女都是缘分,我也不想太多了,随缘吧。”

     公爵夫妻俩人知道大小姐让陈怡玢睡到她的房间里,甚至还在一张床-上睡觉,夫妻俩都挺惊讶的,公爵夫人还说:“苏珊娜?真的?”

     公爵先生说:“看来我们的女儿很喜欢她的朋友。”又对自己的妻子说:“孩子早就大了,有自己的好朋友和喜好也很正常,她是拜尔森家族未来的女公爵,知道和什么样的人交朋友。再说上次她特意去平城参加克里斯汀娜陈的婚礼不就说明了她对陈的重视吗?”

     公爵夫人怏怏不乐:“可她到底还是一个平民啊!”

     公爵先生说:“现在不止平民可以从政,连女人都可以参政议政了,将来会是更不一样的世界,我们一方面要守护好身为贵族的权益和骄傲,一方面也要放开自己的心态,未来的贵族和平民也许界限不是那么明显了。”

     公爵夫人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陈怡玢和黄薇甜每天都跟着大小姐筹备她的婚礼,每天有无数的选择让大小姐来选择,比如婚礼上用的的鲜花、蜡烛上的花纹、餐盘和杯具的品牌等等,既有拜尔森家族收藏的古董餐具又要定制新的餐具,等等事情集合在一起,陈怡玢和黄薇甜也跟着忙成了一团。

     好不容易敲定得差不多了,三人才有空跟塞德里克和艾伯特出来小聚,大熊先生也好几天没看到大小姐了,特别想念她,非得也在这种同学聚会的场合出席,还笑呵呵的说:“我也是康顿毕业的学生,我们也是同学啊。”

     大小姐恨不得甩他一个白眼,大熊先生特别高兴的跟在大小姐身边,他高大壮硕的身躯将大小姐显得更娇小了,他也会想去拉住大小姐的手,他眼睛里充满着欢喜和爱意。

     他们将聚会的地点定在了康顿大学附近那家他们常去的小酒馆里,大小姐一听是那里就说:“能不能换一个绅士和淑女们能待下去的地方?那里的桌面总擦不干净你们都没有看到吗?”

     黄薇甜说:“可是那里充满了我们的回忆呢!”

     陈怡玢也说:“好想回学校里看一看啊,看看圣路易斯学院的新生们跑大钟的样子,也想去彩虹桥看看,那里的河水是不是还那么美?”

     大小姐听见她们这么一说,只“哼”了一声扬扬下巴,算是同意了。

     跟塞德里克和艾伯特真的是几年没见了,在去的路上,陈怡玢还跟黄薇甜说:“一会儿要见到艾伯特了……”

     黄薇甜说:“你说他见了我会不会跟我断交?或者他会不会恨我?”

     陈怡玢道:“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对吗?”

     黄薇甜说:“是,我知道他不会,可是,我其实希望他恨我或者讨厌我也好……”

     四人驱车到酒馆的时候,那个他们以前常坐的老位置上已经坐了两个人,陈怡玢走进一看,正是塞德里克和艾伯特。

     塞德里克站起身,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羊绒外套,里面穿了一件驼色的羊绒衫,几年未见,时光没有在他身上留下沉重的痕迹,只是让他更有一种积淀的沉稳感,他的肩膀比刚毕业的时候宽厚了许多,虽然身高没有变,但是整个人显得更健硕了许多,曾经那个搂着陈怡玢说如果在平城过得不好就回来找他的青年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

     他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卡文迪许家族的贵族气质,同时这个家族一直深厚的文化背景让他比一般贵族多了几分书卷气息,金色的头被他拢在脑后,露出他英俊无比的脸庞,湛蓝的眼睛也如深沉的大海一般,他看向几年未见的陈怡玢,冲她用他如大提琴一般好听的声音说:“好久不见,我亲爱的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