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4章
    王绶云和杨苒苒当年离婚的时候闹得满城风雨的样子大家也都还记得,那时候小报天天都报他们这对夫妻的婚变,直到杨苒苒后来远走望京,这事才慢慢淡下去。

     现如今,一转眼王绶云和杨苒苒这对前夫妻又双双有了新人,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王绶云的新太太陈怡玢竟然还是陆云鹤的前妻!

     这两对夫妻真是让人有太多探究的目光了,大家的目光都若有若无的留意着王绶云和陈怡玢,只见他俩从入场以来就一直恩爱和谐的样子,虽然俩人之间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亲昵的动作,但是俩人只牵着手互相相视而笑的样子就知道这俩人肯定是感情不错的,很多事不是特意说出来什么,眼神和细微的动作就能给人一种感觉。

     杨苒苒的女傧相们也从舞池里跳完舞出来了,六位小姐穿着漂亮的粉红色衣裙,十分的招眼,她们从服务生手里接过香槟酒和果汁,一位矮个子、皮肤白皙的长发女孩看见了王绶云和陈怡玢,她用法文跟旁边的另一个短头发的女孩说:“你们看,蕊蕊的前夫和志杰的前妻也来了。”

     短发女孩也用法文说:“真是稀奇,前夫前妻又重新组成了新的夫妻。”

     同样受邀来当女傧相的宋可心说:“王师长和王太太是平城有名的夫妻,尤其王太太,她在嫁给王师长之前就是一位特别热心于慈善的名媛呢,你们才回国许是不知道,今年陕西河南大旱,全国都在给灾民捐款,平城这边的捐款还是王太太和张少白组织的呢,王太太将所得款项的开销和所捐赠的对象每天都在报纸上公布出来,让大家知道所捐赠钱款的去向,让平城老百姓更踊跃和放心捐款了,王太太如此义举,谁不激赞一句?”

     那位长发女孩听了却嗤笑一声,说:“现在装什么名媛太太,她在康顿大学读书的时候去做下九流的清洁工,怎么就没人说了?谁知道从那么低级的地方起来的女人经历多少腌渍事?”

     陈怡玢当年在沙弗的时候做过清洁工这种事早就被杂志报道过,很多人也是听说过的,但是后面那话从这位长发小姐的嘴里说出来,就让人引起几分不好遐想了,因为她也是康顿大学毕业的学生,也曾经是陆云鹤他们圈子里的人。

     如果陈怡玢见到这位女孩,大概会想起来她就是当年在康顿大学的时候,陆云鹤领到家里来吃饭,让陈怡玢上辈子误会以为他要娶回家作为二房太太的温小姐。

     众人听温小姐说出这样的话都惊呼出来,短发女孩还用英文怪腔怪调的问:“真的吗?”

     这时一个女声用法语回道:“当然是真的,你说呢,志杰?”大家回头一看,竟然是换了一身红色洋装的杨苒苒和穿着燕尾服的陆云鹤。

     陆云鹤法语没有杨苒苒好,事实上杨苒苒的法语好到曾经被李少雍聘请到外交部当法文秘书的,可以同声翻译法国大使的谈话内容的,杨苒苒尽管骄纵任性,但其实也不能否认也还是颇有才华的。

     陆云鹤听到杨苒苒这么问他,他就比较尴尬了,他今天看到陈怡玢,再也不可抑制的发现自己真的是做错了一件事,他一直嫌弃、看不上的陈怡玢,一点一点的蜕变,从当年的土包子变成了如今美丽大方的娇花,他没有耐心的等待她开放,却让她成为了别人的妻子。

     因为有这种后悔的微妙感觉,所以此时让他说陈怡玢的坏话还是不像以前那么自然的能说出口,他说:“我们的大喜之日,提那些不相干的无趣人做什么?我们好好的想一些开心的事嘛?”

     杨苒苒娇娇的“哼”一声,陆云鹤已经情话绵绵哄她,说了一些诸如你今天很漂亮,我都看呆了之类的话,很快让杨苒苒沉浸在陆云鹤的甜言蜜语之中。

     在旁边的温小姐曾经也是跟陆云鹤有过一段鸿雁传书的情意的,如果当年不是顾思浓横空出现,陆云鹤和温小姐也许真的会有后续发展,温小姐兴许真的如陈怡玢上辈子想的那样当了陆云鹤的二房也是有可能的。

     温小姐看到陆云鹤和杨苒苒状若无人的甜蜜,心里不痛快。这时旁边那位短发女傧相又说:“虽然我才回平城,但是也听说王太太告倒工部局的事,听起来好厉害啊。”

     温小姐撩了撩头发,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不过是靠着几个同校的同学关系罢了,靠伺候人当哈巴狗得到的一点关系,也值得她炫耀!”

     大家立刻有了兴趣,有人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听你这么一说好像另有隐情?去年她大婚的时候那个什么女公爵特意来参加她的婚礼了,那段日子的报纸天天都报道这些,真是不想看都不行,讨厌死了。”

     温小姐道:“以前在康顿读书的时候,华人圈子里谁不知道她跟个老妈子、哈巴狗似的跟在苏珊娜拜尔森身后,每天骑车送她上课还给她做饭,不是哈巴狗、老妈子是什么?现在回到国内了,没人知道她曾经那些丑事,好像活得很风光似的,其实骨子里是什么样子能让你们看到吗?”

     众人听了都啧啧称奇,杨苒苒说到:“她就是那种人,当年我去康顿大学参加圣诞晚会的时候,她那时还贴着黄薇甜如今的外交次长太太呢,真是无利不起早,如果她不是知道李太太有钱,又怎么会舍得下本去结交?”

     温小姐接话道:“心机可是够重的了,谁知道她当初接近王随庆是不是也是有所图谋呢?”

     宋可心一听这些话说得越听越不像话,就想借机离开,然而还没等她离开,却听见一个冷静的女生说着一口流利的法文说:“众位在离我不太远的地方用法文说我的坏话,这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能做出来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