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8章
    ‘仙乐宫’的开业让整个平城都陷入了一种紫醉金迷的味道,那里每天都出入很多的舞女、陪酒女和ji女,甚至是高级女书寓先生和社交名媛,像宋可心这样的名媛就是那里的常客,甚至被称为是仙乐宫的明珠。

     宋可心二十二岁的年纪,当年陈怡玢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也不过是十*岁的年纪,现如今她正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一样,花香正浓,她的裙下之臣不知道有多少,她不只人长得漂亮,又会说话和看人脸色,让人觉得跟她交际是如沐春风般的舒服,很快就名声大噪起来。

     当时的平城,第一红人当属唐晚照,一年之内她拍了两部电影,接了无数广告,私生活又十分低调,让大众十分喜欢她。第二红人就是宋可心了,宋可心虽然不是电影明星或者歌星,但她的风头是十分强盛的,她首先是一位时尚名媛,其次还时常登台演出,之前她还跟杨苒苒一起演出过《牡丹亭》,然而她本人最引人注目的却是跟宋定海的机要秘书楚出瑜与前任总理的孙子白三河之间的三角关系。

     陈怡玢、陆云鹤、王绶云、杨苒苒这对四角关系曾经是平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热门,虽然各大报纸、杂志因为张少白的关系,并没有多写陈怡玢和王绶云的事,但是平城老百姓也都是知道这四人的纠葛的,他们虽然不了解内情,但是一想到陈怡玢和陆云鹤离婚嫁给了王绶云,陆云鹤再婚又娶了杨苒苒,这两对虽然还是两对,但夫与妻却是完全对调了的,光是这些内容,就够平城老百姓胡乱猜想的。

     这对四角恋的风声刚歇,宋可心与楚出瑜和白三河之间的关系又成为了平城人民新的热门谈资。

     宋可心的风头大盛让沉寂的杨苒苒很是不忿,因为当年的杨苒苒一直比宋可心出名,杨苒苒自认家世比宋可心好,长相又不输给她,同时也精通英文、法文、国画等等,怎么就让宋可心将她压住了呢?

     杨苒苒于是也开始出入各大社交舞会,用活跃的姿态向平城宣布,她杨苒苒才是平城的那颗明珠!跳舞、喝酒、抽烟、晚归那是很正常的事,平城的夜晚仿佛比白天更活力四射,更让杨苒苒着迷,她的世界是在夜晚放开的!

     但是时常跳舞跳到凌晨回家,睡觉睡到傍晚的杨苒苒让陆母很是气愤,既没有晨昏定省,也没有伺候公婆,这个杨苒苒到底是什么人呐?她知不知道她作为一个儿媳妇应该做到的义务?

     婆婆的不满和杨苒苒对陆母的不在乎让婆媳之间很快就爆发了战争,两个女人对上陆云鹤,一个是自己亲密的爱人,一个是自己的亲娘,让陆云鹤站在哪边也不是,家里乌烟瘴气的,后来杨苒苒干脆不回家了。

     再后来,烦躁的杨苒苒在晚上玩乐的时候被人带去‘放松放松’,然后,杨苒苒抽下了人生第一口烟土,从此就彻底爱上了这个让她飘飘-欲-仙的福寿膏。

     陈怡玢给‘仙乐宫’剪彩之后没多久,她新建的白楼花园里最后一户赖皮人家也搬走了,陈家的园丁按照原来的设计,在拆掉的房子上铺上细土,又载重上了花草,雨水一滋润,那里很快就开了很多花。

     陈怡玢还通过黄穆德的关系找了一位艺术家来给自己的花园里建几座雕塑,但是这位艺术家建完第一座雕塑搬到陈公馆的时候,陈怡玢就觉得这位艺术家的作品让她不是很满意,上下两辈子她都不是一位有非凡艺术细胞的人,但是作为一个纯从审美角度来看的观众来说,这座雕塑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她去驻足观赏的。

     晚上三弟下班回家看到客厅里摆着这座雕塑,随口说了一句:“二姐你开始投资艺术品了?”

     陈怡玢讲了她定雕塑的原因和她的想法,又说:“我那个花园也不是什么美术馆,这种雕塑也不过是点缀,现如今国内学习西洋雕塑的人是凤毛麟角,我还挑剔什么呢?”

     三弟却说:“你要想找这方面的人才的话,我倒可以给你介绍一位,他是我在德国时同学的朋友,他是在法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刚开始学的是西洋油画,后来转学的雕塑,正好夏天他也回国了,我可以帮你问问。”

     陈怡玢随口应了一声好,本是没有更多关注的,结果那天三弟将那位朋友领回家,向她介绍说:“这是我的朋友许世冲,字蕴容的。”又跟许世冲介绍说:“这是我二姐。”

     许世冲也跟着三弟一起喊陈怡玢“二姐”,陈怡玢却听到许世冲这个名字愣住了,许世冲这个名字也许现在没人知道,甚至今后几十年的国内人都很少知道他,但是在国外却是十分的认可许世冲的才华,尤其是他的雕塑作品,被法国和英国的艺术馆收藏很多,是十分有才华有明望的艺术家。

     陈怡玢上辈子的晚年在美国定居,曾经在欧洲旅游过,所以是知道许世冲的大名,许世冲也是当年在庚子赔款后,政府从全国选拔出来的几十位优秀人才之一,政府专门将这些学子派到西洋的大学里学习的,是只有顶尖的优秀人物才能被选拔出来的,更别提许世冲学的还是西洋艺术,更是少之又少。

     陈怡玢占着活两辈子的便利条件,当下就跟许世冲定了好几单,说是给他时间创作,还给了一大笔定金,让许世冲很是意外,因为他虽然是西洋大学毕业,但是西洋雕塑和油画在国内还不太被认可,大部分国人还是认可传统的国画和艺术品,所以这位未来的大艺术家此时还是半待业的状态,忽然接到陈怡玢这么一大笔订单,真是意外之喜。

     事后陈怡玢问三弟:“你跟蕴容关系很好吗?”

     三弟一边看着杂志上登的唐晚照的照片,一边回她:“嗯,当年在德国的时候就经常跟蕴容一起玩,蕴容为人热情大方,特别容易相处,又很博闻强识,渐渐的就跟他成为好朋友了。”

     陈怡玢听了,说:“既然如此,你也跟蕴容好好相处,从大学时候的友情呢,延续到现在也是不易,人家真心把你当朋友,你亦要真心待他。”

     三弟“哦”了一声,说了一句:“二姐我发现你越来越把我当阿光阿宝一辈儿的了。”

     陈怡玢一听,拎着他的耳朵说:“都是为你好啊!”

     三弟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跟许世冲的关系是越来越好了。

     许世冲的创作速度很快,陈怡玢本来以为得三年五载才能得到成品,结果第一座雕塑几个月就出来了,正好赶上了白楼花园重新开放的日期。

     王绶云说:“既然这次是真的打算当花园的,那就别叫‘白楼花园’了,起个正式名字吧?”

     陈怡玢苦恼:“想不到名字。”

     王绶云道:“像在沙弗,好多公园和建筑都用人名命名的,这个花园投入了你无数的心血和金钱,我觉得完全可以叫‘嘉和花园’。”

     陈怡玢道:“用自己的名字,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的。”

     王绶云道:“你出钱出力出人,怎么不好意思,就叫这个名字吧。”

     最终拍板起了‘嘉和花园’这个名字,并没有在花园旁边立石碑解释名字的由来什么的,整个花园只有入口处立了个字碑,石碑上是特意找的大书法家提的花园名字,花园一入口就是许世冲创作的铜雕‘白楼花园里弄居民原景’,铜雕将原来在花园处居住的居民的生活场景还原,将曾经居住在这弯弯绕绕的里弄里的千百号老百姓的日常细致雕刻出来,一个小院子里住着几十号人,有的洗衣服、有的做饭、打水,仿佛只是将里弄生活的一个巨大的场景凝固到这个雕塑作品里一样。

     几十年之后,许世冲的这件‘白楼花园里弄居民原景’成为‘嘉和花园’最负盛名的作品,又因这里有很多许世冲的作品和百年古树,引得国内外许多人专门来这里参观。

     ‘白楼花园里弄居民原景’这件雕塑也成为了国宝级作品,当年最后的的西洋‘繁森百货’在建国后成为民宅之后又被政府征用,成为了‘白楼艺术馆’,将嘉和花园里许世冲的雕塑作品原件展示在这里,复制品继续放在公园里供大家观赏。

     而‘陈怡玢’的名字也因为‘嘉和花园’的名气一直为平城人所流传,她亦成为华夏近现代历史当中极为重要的几位女性之一,‘嘉和花园’的门口还被政府立了另一块石碑,介绍着这座花园的创建者和它的风光与沧桑。

     很快又到了秋天,陈怡玢和黄薇甜收到了大小姐即将大婚的来信,陈怡玢收拾行李,与黄薇甜一起踏上了去往沙弗的轮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