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1章
    大小姐将所有婚礼要用的东西定下之后,具体细节就有管家来贯彻下去,所以临近婚礼她们三个反倒比前一阵松快了不少。

     管家又送来几盒婚礼当天要用的蛋糕和点心让她们试吃,黄薇甜看着精致的蛋糕说:“我这几天竟然吃蛋糕要吃吐了,真不可思议啊!”

     好不容易从一堆甜甜的点心之中挑选出合意的,黄薇甜说:“我恐怕今后有一段时间不会吃蛋糕了。”陈怡玢和大小姐都笑了起来。

     因为上次几人聚会的时候,大家想吃陈怡玢亲手做的华夏菜,陈怡玢就准备了很多食材,特意挑了一天在拜尔森家的大庄园里请塞德和艾伯特一起来吃,什么闷烧猪蹄、红烧肉、佛跳墙、酱牛肉等菜式准备了一大桌子,连拜尔森公爵夫妻俩人都跟着吃了许多,公爵夫人还说:“克里斯真像是会施魔法一样,比我曾经在驻沙弗的华夏大使那里吃到的还好吃!”

     塞德上次说要带他的未婚妻来的,但是这次并没有带她,陈怡玢问了一句,艾伯特抢着说:“肯定是去北部的牧场里骑马去了。”当年对塞德满满崇拜的艾伯特现在变得爱吐槽了……

     让塞德瞥了一眼,艾伯特又开始埋头吃自己的猪蹄了,塞德只说了一句:“下次吧,这次她病了。”

     大小姐在旁边说:“兴许是知道自己配不上沙弗最迷人的贵族塞德里克卡文迪许吧,自己也在避免公共场合跟塞德一起出现,也是颇有自知之明的。”

     黄薇甜还在旁边笑,配合的说:“不能吧……”

     这几人也就是调笑两句,毕竟还是尊重一位淑女的,尤其这位狄安娜还是塞德的未婚妻,不管怎么样,塞德是他们的好朋友。

     艾伯特一边啃着猪蹄一边说:“克里斯,我好想将你留在沙弗啊,你难道不能将你的丈夫也带来沙弗定居吗?沙弗明显比华夏更稳定和安全啊。”

     黄薇甜替陈怡玢说:“恐怕不能,嘉和的丈夫王绶云是一位将军,不能离开驻地的。”

     艾伯特一听是一位将军,一下有兴致了,说:“将军啊,好威武啊,多大年纪啊?”

     陈怡玢道:“32岁了,是一位少将。”

     艾伯特惊呼:“真是一位才俊啊,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将军,他祖上是贵族吗?”

     塞德里克说:“叫什么名字?”

     陈怡玢道:“他叫王绶云,字随庆。”又对艾伯特说:“他祖上曾经有为官的,但是到他这辈儿也没落了。”

     艾伯特“哦”了一声,又说:“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能见到克里斯的丈夫呢?”

     塞德说:“总有机会的。”

     他们这次小聚之后没几天,就迎来了苏珊娜和大熊先生的婚礼,婚礼那天,大小姐问陈怡玢和黄薇甜说:“你们在这一天会紧张吗?”

     黄薇甜说:“紧张啊,紧张的要死,当时一想到这个帅气的、全国女人都关注的男人要成为我的丈夫了,以后独属于我了,那种心情真是十分激动的,现在都还能记得当时的那种心情的。”

     陈怡玢道:“我还好,我跟随庆毕竟认识很多年了,彼此熟悉,很了解,所以也很踏实。”

     陈怡玢看出来大小姐在紧张,她说道:“大熊先生看你的时候满眼都是爱意,再说你亦不是只甘心结婚了就做附属的女人,不管结婚或者不结婚,我相信你都是最好的。”

     大小姐听见陈怡玢这么说,微微扬起下巴,说:“不错,我是苏珊娜拜尔森,我是拜尔森家族未来的女公爵,即使我嫁给一个伯爵,但是仍然不能影响我的身份。”

     黄薇甜又在旁边说:“不过你也要好好对大熊先生,他人很好啊,这世上能有人真心真意对你好,只求你多看他一眼、多爱他一点儿,是多么的不易啊。”

     大小姐说:“那么多人想求我多看他们一眼,他不是唯一的一个。”她拎起自己的裙子往等在外面的拜尔森公爵走去,说:“但他是我的丈夫,是我苏珊娜拜尔森的丈夫,他只是我的。”

     两个贵族家庭的结合使这场婚礼比平民的婚礼隆重了很多,他们是在布雷恩家族的一个古堡举行的婚礼,古堡为了迎接这一对权贵新人的结合重新装饰了很多名画和名贵的装饰物,棚顶上的蜡烛吊灯将整个古堡映得辉煌,连地上都被铺设了很多昂贵的长绒地毯。

     所有的拜尔森家族和布雷恩家族的亲属都出席了这场重要的婚礼,因为不管是苏珊娜还是大熊先生都是他们家族爵位的继承人,这对这些旁系的亲属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陈怡玢和黄薇甜被安排坐在了最方便观礼的地方,她甚至能看到大熊先生紧张的不管的握拳头的样子,也许是看到大熊先生的紧张,大小姐反倒不那么紧张了,她冲大熊先生展颜一笑,把大熊先生激动得更紧张了。

     在新郎宣布誓词的时候他说:“亲爱的苏珊娜,我愿意一辈子将你保护在我的怀里,也愿意一辈子供你驱使。”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

     婚礼之后,按照沙弗的习俗,新郎和新娘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旅游的,大熊先生和大小姐就开始了漫长的新婚旅游,大小姐尤其遗憾的是要跟陈怡玢告别了,她对陈怡玢说:“你跟我一起去旅游吧?”

     陈怡玢在大熊先生哀求的目光之中说:“你们这是新婚旅游,可没有带朋友去的道理,好啦,安心去吧,以后没事的话我每年回来看你一次。”

     大小姐一听,说:“明显是哄我的话,你在平城又是开学校又是搞慈善,哪里有时间花一个月的时间坐船来沙弗?”

     陈怡玢道:“科学技术在发展,我相信不久之后飞机不仅用来战争,也可以大规模用到运输上,到时候我跟你之间就更近了,也许只是睡一觉醒了就能见面了。”

     大小姐道:“希望有你说的这么神奇吧。”虽然不舍,但分别也是没有办法的,陈怡玢又冲她张开双臂,大小姐也搂住了陈怡玢,陈怡玢说:“我亲爱的大小姐,我永远是你最忠实的勇士。”

     大小姐“哼”了一声,嘟囔了一句:“我讨厌幸运先生,他绊住了你来沙弗定居的脚步。”

     陈怡玢解释道:“我的国家正面临战乱,我在康顿学了满腹知识,不报效祖国怎么能对得起我的努力呢?”

     大小姐不乐意:“你总有理由,哼。”

     陈怡玢又哄她:“好啦,你的新婚蜜月,祝你玩得愉快,你也可以来平城游玩啊,我带你到别的地方去玩。”

     大熊先生说:“我们会的,我一直想去华夏那个神秘的国度去看一看。”

     陈怡玢道:“华夏欢迎你。”

     几人依依不舍的分开,再一次奔向各自的生活和命运。

     送走了苏珊娜这对新婚夫妻之后,陈怡玢搬到了黄公馆里住,莎士比亚公园旁边的黄公馆里还留着当年陈怡玢住过的那个房间,连摆设都不曾变过,陈怡玢进了这个房间的时候,鼻腔都有点酸了,这个房间甚至还保留着她当年毕业时离开的样子。

     如果是陈父陈母这么待她,那是因为他们是亲生父母,可是这是黄老爷这么对她,让陈怡玢心里更是感动了,想到了当年在沙弗做清洁工时的艰难,想到了黄老爷的帮助。黄老爷没有在沙弗,自从上次因黄薇甜产子回平城之后就没有再回沙弗,偌大的公馆里只有黄薇甜的妹妹一个主人住在这里,而黄薇喜还经常住校,也不常回来。

     老管家比几年前看到还老了一些,他说:“老爷说将陈小姐的房间好好打扫,黄公馆永远有陈小姐的房间。”

     陈怡玢说:“我现在不是陈小姐啦,也嫁人了,该叫我王太太了。”

     老管家道:“还没跟您道一声恭喜,不管是太太还是小姐,在我心里您还是一个小姑娘呢。”

     陈怡玢又在黄公馆住了一些日子,这几天她去看了当年自己在亚德里安码头买的几处房产,并且联系了附近房产中介,她有意卖掉几处房产。

     黄薇甜还在劝她不要卖,等着升值多好啊。陈怡玢想到她需要将冻结在这里的钱变成流动资金投入到股市里,好趁着即将到来的大机会挣一笔。上辈子她就曾经在这一年用几千块大洋挣到了几万块,这一次在她知道未来发展的情况下,怎么不能挣更多?国内的动乱才不过是个开头,她得为将来做打算了。

     很快就有买家与她洽谈了,亚德里安码头在这几年作为沙弗金融城的副港口,开始逐渐起到了它金融分流和运输的作用,尤其是金融城政府开始了招商引资的政策之后,让这里更是十分抢手,与金融机构鳞次栉比的金融城中心相比,亚德里安码头林立的民居和商铺让很多国外的金融机构很是看好。

     陈怡玢透出风声之后,很快就有金融机构来跟她接触了,其中最后意向的竟然是美国的花旗银行,花旗银行之前在金融城里也有分行,但是分行的规模还是不够处理整个金融城内的业务,尤其是金融城的融资业务对外国银行开放之后,花旗银行更是打算在这里修建一栋沙弗的分行,规模比照纽约总行来建设的。

     陈怡玢有两处房产是相邻的,而且是在离港口不远的位置,前面还有一个小广场,花钱银行早就看好这一处地皮,等陈怡玢说出要卖的消息之后,很快就上门了,甚至还询问陈怡玢两处房产地皮一起卖的事情。

     双方厮磨了一段时间,最终以二十万英镑的价格卖掉了这两处房产。黄薇甜惊呼:“嘉和哥威武,当年你也不过是花一万英镑买的吧?一转手就翻了二十倍,挣钱这种事在你手里好像才真正的是在变魔术吧。”

     陈怡玢跟黄薇甜也不是外人,她说:“我准备将钱备出来,来年投入到美国股市里。”

     黄薇甜立刻说:“能不能带我一起给你干儿子挣点娶媳妇的钱?”

     陈怡玢道:“跟你说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黄薇甜立刻欢呼:“嘉和哥真好!”在她的心里,挣钱这种事情找陈怡玢是最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