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3章
    邹仁美本来是没想到会遇到王绶云的,在她看来她只是交了一个有钱的男朋友罢了,只是没想到这个男朋友会利用邹仁美曾经的身份带着她出来到处交际,在这种场合见到王绶云,让她觉得特别尴尬。

     王绶云是邹仁美曾经喜欢的人,现在看到他,她都还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多跳了几下一样,可是看到王绶云身边的陈怡玢,邹仁美还是冷静了下来,邹家败了之后,她也成长了起来。

     邹仁美也跟着王绶云和陈怡玢打招呼,王绶云问她:“不知你身边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邹仁美顿了一下,也许是将尴尬的情绪压下去,也许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简单的说:“这位是许先生,大发洋行的老板。”

     许先生立刻就将话接了过去说:“我是仁美的男朋友,很高兴认识王师长和王太太,早听说贤伉俪在平城的名声,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啊。”

     陈怡玢听见他说是邹仁美的男朋友的时候看了一眼邹仁美,只见邹仁美脸上露出不自在的表情,甚至仿佛是有点难过的样子,邹仁美还看了一眼王绶云,只见王绶云听见许先生说是她男朋友也没有任何表情,王绶云还伸手跟许先生握手。

     邹仁美听见王绶云说:“仁美小姐是我们夫妻俩的朋友,她是一位非常好的小姐,许先生亦是很优秀才能得到她的青睐。”

     许先生眯着眼睛笑,笑起来的样子更让他的眼睛细若一条缝,他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了句:“哪里哪里,都是仁美小姐不嫌弃我这个大老粗。”

     邹仁美忽然很难过,在这样华服宴厅的场合里,她穿着过时的衣裳,戴着不再洋气的首饰,喷着廉价的香水,遇到曾经喜欢的男士和他的太太,他们如今仍是这样的光鲜靓丽,甚至她和她的男朋友都还要带着一点巴结的意味去跟他俩说话,邹仁美低声的说:“我有点不太舒服,去旁边休息一会儿。”说完转身就走了,她怕再不走就要流泪了。

     陈怡玢看着邹仁美转身抛开的样子,心里也是一叹,上辈子的邹督军倒是死得比这辈子晚了几年,不过邹仁美也都在督军死后就没了动静,再也没有在报纸上看到她的消息了。

     许先生硬撑着跟王绶云寒暄两句,王绶云也扫了一眼邹仁美离开的方向,跟许先生说了一句:“仁美小姐如果她有什么难处请她到我府上来,我能帮的一定不推辞。”

     许先生得到现如今平城最高驻军长官这么一句应承话,立刻笑得眼缝更小了,他说:“改日二位有空的话,我和仁美到府上拜访。”王绶云点了点头,许先生才去找邹仁美。

     王绶云跟陈怡玢说:“平城的十里洋场,有人能活成人上人,出入豪佣相拥,有人渐渐堕落,从洋房搬入亭子间里也不过是一个念头之间的事,若是自己放弃了自己,那才是真正可怕的。”

     陈怡玢道:“女人受到的诱惑比你想得更多,在这个世道里,女人活得潇洒恣意也比男人更难上千百倍。”

     王绶云微微叹,道:“所以,以后若是仁美小姐上门来求帮忙,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能帮还是帮帮吧……当是我欠邹家的吧……”未尽之意,陈怡玢亦是明白的。

     她道了声好,又开玩笑:“当着我的面怜惜别的女人,不怕我吃醋?”

     王绶云也戏谑道:“嘉和哥的性格只怕比我更怜香惜玉了,我的魅力跟嘉和哥比起来还是差得远的。”

     陈怡玢佯怒:“跟李文澜学得满嘴荒腔走板。”

     王绶云搂着她的肩膀,微笑的说:“嘉和哥恕罪、饶恕则个。”

     俩人没聊多一会儿,陆云鹤和杨苒苒的典礼开始了。不知道陆家是不是举行过两次婚礼已经财力大伤,这次的婚礼与之前两次比起来好像缩水了似的,杨苒苒显然对这次的局面有点不太满意,她也是参加过陆云鹤和顾思浓婚礼的人,自然知道上一次是什么样子,所以她的表情也不是十分开心。

     杨苒苒是一个特别情绪化的人,谁让她不开心,她就能让他全家都不开心,所以陆云鹤刚才一直在后台哄她,否则杨苒苒都不想举行婚礼了。

     也因为这么一个事,这两个同样第三次婚姻的新郎新娘一出场就已经不是十分喜庆,陆云鹤脸上还带着笑,杨苒苒心里不舒服,陆云鹤拉着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的说:“你是我心里的的珍宝,我恨不得将你珍藏,供我一人赏玩,今天的你如此的美丽,让我不禁庆幸能娶到你,是我三生有幸啊!”

     在陆云鹤一番甜言蜜语之下,杨苒苒很快投降了,很快在证婚人面前就露出了笑脸,她的目光虽然也扫过了王绶云,但是因为此刻身边站着的陆云鹤,她反倒微微扬起了下巴,好像一副王绶云跟她离婚是他损失的样子,让王绶云和陈怡玢顿感无语。

     证婚人也不再是上次的名望大师许广宏先生了,而是陆云鹤所就职的报社主编,主编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篇,后来还十分洋气的用英文说了一些祝福的话,好像显得多么牛气一样。

     陆云鹤对杨苒苒的宣誓词,他说了刚才哄杨苒苒的那句话:“能娶到蕊蕊,是我三生有幸!”让在不远处坐着的陈怡玢心里很是感慨,想到上辈子陆云鹤和杨苒苒后来过的日子,不知道几年之后的陆云鹤还会不会说他三生有幸这种话?

     婚礼进行得很快,上一次陆云鹤跟顾思浓也是西式的婚礼,这一次更是西化更多,新郎新娘甚至还说了很多洋文,让陆家那些穿着长褂子和旧袄裙的亲戚们尴尬的只能微笑。

     典礼之后,王绶云遇到了杨苒苒的母亲,杨母一看见王绶云就很激动,她亦是一位十分体面的太太,穿着洋红色丝绒的旗袍,脖子上戴着一圈大珍珠项链,头上还别着珍珠的卡子,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太太。

     杨母的休养显然还是高杨苒苒许多,虽然激动,但是跟王绶云说话还是克制了情绪,说:“随庆,你也来了。”

     王绶云显然对这位前任岳母还是十分客气的,因为杨母在整个他与杨苒苒的婚姻期内亦是一位十分客气的岳母,所以王绶云对她还是颇有好感的,事实上,王绶云其实对曾经的岳父杨父也是很有好感的,所以他问起了:“志杰给我下了请帖,所以我就来了,您和伯父都从望京过来了?”

     杨母露出尴尬的神色,说:“他没来……”她叹了口气,说:“伯母也不把你当外人,你伯父他不同意蕊蕊嫁给陆志杰,是蕊蕊一门心思想嫁给他的,所以他一气之下就没来参加蕊蕊的婚礼了,唉!”她又叹气,看着王绶云说:“想当年你跟蕊蕊多好啊,金童玉女一般……”

     王绶云立刻截了她的话,说:“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跟她如今都找到了新的幸福,”他向杨母介绍:“这是我的夫人,陈怡玢。”

     杨母显然也是发现了自己刚才的失言,特别不好意思的说:“看我,人老了就爱乱说话,你们俩别介意啊。”又说:“王太太的名气我在望京都知道,真给我们女同胞长脸啊,随庆真是好福气啊,祝你俩百年好合。”

     杨母看了眼换了身衣服出来的杨苒苒,对王绶云说:“虽然年轻人处事飞扬一些,但是婚姻毕竟不是儿戏,你们都要珍之重之。”在替人着想上,杨母真是比她女儿好太多。

     杨母匆匆跟王绶云说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杨苒苒和陆云鹤在舞池里跳了开场舞之后,众位宾客也慢慢滑进了舞池里,杨苒苒的六位女傧相们穿着粉红色的衣裙被六位穿着燕尾服的男士牵着手也拉进了舞池,粉色的衣裙随着她们的舞姿摆开,好像六朵花一样。

     王绶云也拉着陈怡玢跳了一首曲子,说是好久没有跟嘉和一起跳舞了,俩人姿态亲昵的跳着舞,殊不知俩人的一举一动都被在场的很多有心人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