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5章
    八月平城最热的时候,她的那个富有同情心的三弟陈嘉邦回来了。作为家里唯一的庶出儿子,他求学归来之后就没有继续在老宅住下去,但是为了让陈家二老放心,他还是搬进了二哥家里,结果住了一个多星期,他又彻彻底底的搬进了二姐陈怡玢家里,因为三弟发现二哥家里冷冷清清的,二嫂不常回家,珊珊都常住在二姐家里,既然如此不如他也住进去算了,反正二姐那里还有空房间。

     陈怡玢对三弟陈嘉邦一向很有亲情,因为上辈子在她怀二胎被陆云鹤抛弃的最艰难时刻,是三弟一直在照顾临产的她,并且伺候她月子的,那时候的三弟也不过二十多岁出头,却要照顾一个产妇不说,而且还要照顾道她的情绪等等,是颇为不容易的。所以陈怡玢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对三弟很好,在她挣了钱之后,三弟在德国留学的学费和生活费也都是她出的。

     三弟是家里兄弟之中唯一的庶出男孩,他的姨娘不是特别受父亲的重视,而且在有大哥、二哥两位神童的光环笼罩之下,敏感而多思的三弟就显得不起眼,更别提后来有了四弟,老儿子是老两口的命根子,三弟就更不被重视了。

     上辈子的三弟在德国留学的时候,因为家里的财政也是吃紧,家里并没有邮寄太多钱给他,所以三弟在青年时候就养成了花钱很仔细的习惯,毕业之后在平城工作了两年就到美国去工作了,之后再也没有回过国,也正因为如此,三弟一家子躲过了战乱,但是他本人的成就也不是很高。

     所以这辈子陈怡玢在她挣到钱之后,给三弟寄钱的时候总是宽裕了一些了,但是也不忘叮嘱他:合理管理钱财,二姐有钱供你留学读书和生活,不用太节省。

     三弟是从小就被忽视惯了的,陈怡玢对他好,这几年期间不止给钱还不时寄信和寄东西给他,让三弟心里觉得很暖和。他在德国的物质生活比他上辈子好了很多,每次陈怡玢多给的钱还能攒起来,能买得起一些昂贵的专业书籍,也有几个余钱与同学偶尔出去娱乐,整个留学生活过得都十分愉快和努力,毕业的时候成绩十分优秀不说,性格也比在国内的时候开朗多了。

     当陈怡玢见到高挑、英俊、白皙的三弟的时候,也是十分高兴,三弟也给了她一个西洋的见面礼,拥抱了她,并且对她说:“二姐,我一直想对你当面说一声谢谢,我在留学期间你对我的帮助十分重要,我心里很感谢。”

     陈怡玢道:“我是你二姐,你跟我说这些可不就是拿我当外人了?”

     后来陈公馆里住进了三弟陈嘉邦,三弟还在找工作阶段,他有德国大学的学历本应是不愁找工作的,但是他是学习机械专业的,那年代留洋的人大部分还是学文科的,因为那时候的国内也很重视文科,可是陈怡玢是知道理工科在未来的重要性的,所以十分支持三弟学机械。

     但是当时国内在工业发展这块并不十分先进,并且还没有十分重视这方面的人才,这种情况之下,陈嘉邦想在平城找到合心意的工作倒也不是十分容易的,所以他常在陈公馆里呆着。

     而唐阿凤跟在陈怡玢身后忙进忙出的,也就在陈公馆里见到了三弟,三弟见到唐阿凤之后惊为天人,当即就红了脸,却也不知道怎么追求女孩,于是总是拿眼睛偷偷的看人家。

     三弟这种行为被一天天闲在家里的黄薇甜看见了,黄薇甜就逗三弟说:“唐小姐很漂亮啊?”

     纯情的三弟当下就磕巴,说:“是、是很漂亮。”

     黄薇甜又说:“要不要追求她啊?”

     三弟立刻就脸红了,他肤白眼大,是陈家的男孩子里长得最好看的,因为他的姨娘长得好看,他的相貌更像他那位不爱说话的姨娘,脸红起来也特别明显。

     黄薇甜怀孕后闲得无聊,正愁没事干,就开始给三弟讲唐阿凤的事,说她是跟母亲一起流浪来的难民,她们‘蝶恋花’招人的时候招到的她们母女,还说唐阿凤识字,并且还会写字。

     三弟都会挺不好意思的夸:“女孩子会写字很不错。”

     黄薇甜还说:“她还特别喜欢孩子,每次来等你二姐的时候,她跟阿光阿宝他们都能玩成一片。”

     三弟说:“喜欢孩子的女生都很善良……”

     黄薇甜笑眯眯的看他:“所以三弟,你要勇敢啊,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听过没有啊?”

     三弟说:“我还没有跟她说过话……”

     黄薇甜又从小包里翻出两张电影票递给他,说:“来,你去邀请她看电影,不就能说话了吗?”

     这时候看电影是一件颇为奢侈的事情,因为整个平城只有平城大剧院能够看电影,并且票价还是一般在温饱线上挣扎的百姓买不起的,但是电影以其通俗易懂并且表演精彩而让大家所着迷,所以在平城属于特别新奇、洋气的消费。

     三弟向黄薇甜道谢,黄薇甜说:“你是嘉和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弟弟,跟我不用客气,我一个孕妇也不能看电影,正好给你拿去用。”

     三弟收了电影票之后还真的磕磕巴巴的去问唐阿凤,说:“我、我手里有两张电影票,你、你要不要去看?”

     唐阿凤也脸红了,因为她长相美丽,在员工之间不乏有人追求,但是唐母都觉得唐阿凤现如今是大老板的秘书,将来会更有出息,再说唐阿凤的家里原来也是有点书香底蕴的人家,怎么肯将貌美单纯的唐阿凤嫁到劳苦汉子家里呢?

     唐阿凤说:“我、我想去看……”她好听的声音让三弟脸红了,三弟心里想着她不仅人好看,声音也好听。

     唐阿凤说:“但是我得问问我姆妈。”

     三弟点点头,说:“我等你回复。”

     唐阿凤脸红的转过身,俩人都特别尴尬,后来还是陈怡玢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唐阿凤赶紧跟在陈怡玢身后,俩人这才缓解了尴尬。

     晚上唐阿凤跟唐母说了大老板的三弟弟请她看电影这件事,唐母立刻将三弟的相貌和情况向她问清楚了,其实唐阿凤也对三弟知道得不多,只是相貌和他大概的情况,这些还是从陈怡玢的只言片语里知道三弟是留学才子,学习机械的。至于庶子等信息是一概不知道的。

     唐母一听是大老板的三弟弟,心头一喜,陈家谁不知道啊,大老板的大哥和二哥在平城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大老板本人是她们娘俩的恩人不说,而且大老板也是十分优秀的,既然是大老板的三弟弟,想必也不会是差的。

     但是唐母出于一片爱女之心,还是说:“但是你们去看电影那天,姆妈要偷偷看上几眼,你不要告诉他,姆妈在外面偷偷看。”

     唐阿凤自然是同意,第二天就告诉了三弟说同意看电影,三弟十分高兴,俩人约了时间和见面地点,那天见面的时候三弟穿了一身新作的长褂,个子很高,皮肤白,浓眉大眼的,只是笑起来很腼腆的样子,整个人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有教养、有家世人家的公子,唐母看了一眼就觉得三弟挺老实的,又想到三弟这些条件,唐母十分满意。

     三弟和唐阿凤看完电影出来,正好遇到了来平城大剧院视察的张少白,说起来这间剧院还是张少白从周永成那里转手得来的,当初是一间正八经的戏曲剧院,专门用来捧红晓秋月的,可是晓秋月跟人私奔给周永成扣上了绿帽子之后,周永成就将剧院贱卖给了张少白,不再过问了。

     张少白一边走一边听着底下人的汇报,有一个其中说:“老爷,这部电影我们买到所谓的版权花了七八千块大洋的,虽然也挣了钱,但是西洋人特别滑头,买电影的时候就很贵,摊掉成本之后,赚的钱不太多啊!”

     张少白道:“那你说怎么办?”

     另一人又说:“您不是有个电影公司吗?不如自己拍几部电影,那不就花钱少了吗?”

     张少白一听,道:“演电影的话还得请漂亮的女旦。”正说着,正好看到了在人群里走出来的三弟和唐阿凤。

     唐阿凤今晚还特意穿了一件素色的旗袍,少女的美丽风气是怎么遮也遮不住的,即使在人群之中,唐阿凤的美丽也是一眼就会被人看到的,就是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的人。

     管事冲张少白说:“老大,您看,那女的长得不错,我看她比小春芳也是不遑多让啊!”

     张少白是之前见过几次唐阿凤的,在跟陈怡玢唐生意的时候,唐阿凤都跟在陈怡玢身后,即使她只是安静的跟在陈怡玢身后,但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总在眼前晃过也是让人难忘的。

     张少白的这个管事没见过唐阿凤,还低声说:“那个女子很美,要不要替您给她……”

     张少白自然明白管事话里的意思,但是他也不是缺女人的人,犯不上在这个事上让陈怡玢不痛快,毕竟俩人现在是愉快的合作关系,既是朋友又有共同的合作生意,比以前他追求她的时候都亲近许多。

     他说:“你懂个屁,这个女孩子是陈怡玢的助理,你敢动吗?”

     管事一听,说:“只要您想的话,我们倒是可以给您做得人不知、鬼不觉。”

     张少白道:“我教你一句话,钱财可以用完,但是交情用不完,别人都是存钱,但是我张少白是存交情的,钱财存起来不过是金山银山,交情用起来好比天地难量。尤其是陈怡玢这种朋友,我待她以诚,方能交下这个朋友。”

     管事立刻在张少白身后扇了自己两个嘴巴,说了句多谢老板教导。

     张少白第二天就去找陈怡玢说:“想借你的人一用。”

     陈怡玢道:“谁?”

     张少白道:“借你身后这位唐小姐。”

     陈怡玢:“她是一位娇滴滴的弱女子,你找她有什么事?”

     张少白道:“我的那间影视公司预计拍一部电影,专门在平城大剧院播放电影,想请唐小姐当主角。”

     陈怡玢一听,心里却想着唐阿凤上辈子十六岁开始拍戏,十七岁已经是出名了,现如今唐阿凤已经十七岁了,比上辈子已经是晚了的,没想到兜兜转转,竟还是离不开那个历史的轨迹。

     陈怡玢道:“我倒是同意的,只是要问问她本人的意愿。”

     张少白又问已经蒙掉的唐阿凤,唐阿凤也十分激动,她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电影里的人物,想一想都觉得十分激动,她想到要去问问姆妈,但是她又怕张少白说完之后反悔,当下就在陈怡玢面前点头同意了。

     张少白又问了她的名字,听到唐阿凤这个名字说:“你得起一个好听一点的名字,阿凤这两个字未免太简单了一点。”

     唐阿凤道:“那就叫唐晚照吧,我小时候爹爹曾经说过我将来大了会用这两个给我做表字的,如今他已去世,我就用这个作为我的艺名吧。

     陈怡玢听到她用了唐晚照这个名字,心里想着,历史还是回到了原来的轨迹里,那个风靡整个亚洲的女明星唐晚照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