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许开疆这种求婚方式也是让陈怡玢震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前后两辈子加起来也活得够久了,也还是第一次遇到许开疆这种人,简直不知道怎么应对好了。

     陈怡玢冷静的说:“谢谢少将军抬爱,但我与你无意,请不要强人所难。”

     许开疆道:“仪玢,你好好考虑考虑吧,不要急着拒绝我,我对你很有诚意,我也会让你看到我的诚心。”

     陈怡玢道:“少将军,这世界上可以强迫很多事,但是强迫不了人的心意,您说是吗?”

     许开疆道:“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我会让仪玢对我有改观的。”

     旁边的李韵荷听见许开疆说这样一番话,心里还有点发酸,想到当年他追求她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殷勤,不过那时候也还是她小意奉迎,引得许开疆将心思放在她身上的,可是越是这样,李韵荷越是不舒服。

     好在陈怡玢之后也没怎么说话了,显然是觉得跟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许开疆倒是不想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一直在介绍他自己,说陈怡玢对待他误会了等等。

     直到车子越来越远,去西洋大饭店要经过一条僻静的小道,平城有很多有名的私宅、公馆、大饭店是建在山上的,那座山是平城高档饭店所在。

     可是陈怡玢自打经过了上次被拦截事件之后,对于走这种人少的道就有点心理阴影,但是想到今天许开疆还特意带了一小队兵跟着他,她的心才落定了不少。

     但是意外就是这么发生的。

     许开疆的车子在飞驰的途中忽然被山上跌下来的大石块阻碍了道路,司机赶紧想错开这大石头绕过去,紧接着,陈怡玢只见右侧的汽车玻璃忽然炸开,一枚子弹射偏了,打到前面的车窗上,又炸开了。

     司机的脸上被炸开的玻璃划到,流了一些血,他被吓得直叫唤,许开疆大喊:“赶紧开,叫唤什么!”

     紧跟着许开疆的副官和士兵也立刻向山上she出了子弹,密集的子弹声显示了许开疆的兵有足够的弹药,但是没有伤亡的声音又说明他们并没有击杀到敌人。

     司机手直哆嗦,将车子吃力的绕开大石块,可是没开出去多远,道上又横了一棵大树,这明显是汽车开不过去的了,司机大喊:“有树!”一个急刹车,他差点整个人翻出车子外头去。

     山下忽然冲下来人,司机比许开疆他们更早看到人,抱着头立刻弃车逃跑了!

     陈怡玢坐在车子的左侧,她一看形势不对,也赶紧拉开车门跳下了车,这时山上冲下来的人已经跑到了车子前五六米的地方,而许开疆的士兵们也跳下了他们的汽车,眼看一场热战就要开始,左边是漆黑的山坑,右边是要火-拼的敌人。

     陈怡玢当机立断,立刻往道路左侧的山坡滚下去,在最后的时刻,她只听见那帮人喊道:“跳下去一个!”

     另一个人道:“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今天一天要杀了许开疆!”接着那人就向陈怡玢跳下去的方向开了两qiang,这三五步的功夫,许开疆的士兵已经将qiang声打得如雨点一样了,这些歹徒也就再没有功夫往跳下去的陈怡玢那里分精神了。

     陈怡玢滚下去之后,不知道后背硌到哪块石头上了,只觉得后背疼痛无比,但是此刻她也无暇合计背伤,她咬紧了牙根不让自己喊出声音给那帮匪徒辨声的方向,一阵天旋地转,她滚进了一片灌木丛里,灌木上长得木刺扎进她的皮肉里,因她一直抱着头部,滚进灌木丛的时候手臂上被扎出了不少伤口,但是头部没有受大伤。

     她听见上面的qiang声已经离她很远了,但也不敢松懈,生怕一会儿有人下来搜她,赶紧挣扎的从灌木丛里爬出来,出来的时候又被扎了一手的伤,好在今天身上穿的是长衣长裤,身上没有伤得太严重,但是白色上衣的布料轻薄,在滚落下来的时候有几处被蹭破了。

     陈怡玢也顾不得这些,赶紧向更深的山坡底下手脚并用的爬下去,她今天之所以有胆子爬下去就是因为之前走过很多次这条道,知道这条道路旁边的山坳没有太深,这才敢跳下来,否则她又不是英雄,借她几个胆子也不敢当英雄啊。

     陈怡玢爬到了山地,在一棵大树后面听着上面的动静,只听见上面的qiang声停了,有一个女声尖锐的喊道:“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少将军!”明显就是许开疆被抓住了!

     陈怡玢心头一松,想到歹徒若是抓到了许开疆应该就不会恋战了,而前面开走的二哥和朱伯逸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她和许开疆遇到的情况,肯定回来找她的,她虽然害怕,但是也冷静了一点了,只是手指还是忍不住颤抖,上一次遇险的时候有王绶云在场护着她,这一次只有她自己,再也没了冷静和洒脱的样子了。

     这个时候,想起了上次她坐在车里等王绶云的时候,看着车外他的背影,当时她没有想太多,现在想想,一个男人这么对她,是真的非常可靠,让人有安全感的。

     只可惜现在想这些没用,还是得考虑一个安全的地方。陈怡玢正合计再往更深的地方躲一躲,就听见上面又传来一阵qiang声,间杂着伤亡的声音,还有李韵荷尖利的声音喊了一声:“少将军!!!”

     接着陈怡玢听见山坡上传来翻滚的声音,她吓得赶紧往更远的地方爬走,她听见李韵荷撕心裂肺的声音:“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一个男声喊道:“给我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陈怡玢吓得魂都要飞了,没想到许开疆带的一小队人马竟然全都被杀了!这个山坑不算太深,若是一伙人真的仔细寻找的话,很快就能搜皮刮地的将她翻出来。

     陈怡玢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手脚并用的爬上了一棵十分高大的树木,黑夜里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树,胡乱摸上去发现这是一棵有气根的高大树木,气根长得像垂下来的藤一样,陈怡玢一边卡在树干的枝杈上,一边使劲拉拽的坚实的气根,得亏她小时候跟大哥二哥一起玩,也跟着那群男孩子一起爬过树,虽然跟灵敏的比不了,但是拽着这树的好几条粗大的气根,也爬上了四米的高度。

     陈怡玢屏住呼吸,再也不敢吱声,只听见跳下来的许开疆此刻撞到了一棵树干上,发出一声痛楚的叫声,上面有人追了下来,李韵荷的声音响起;“少将军,他们下去了,你还活着吗?”

     一个男人说:“是死是活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小娘皮,晚上回去让你见识老子的威风!”

     许开疆还不是死人,虽然疼得要死,但是也咬牙爬起来赶紧向山坑里跑,上面的李韵荷听了那大汉的话之后尖锐的声音在喊:“救命,救命啊!”

     陈怡玢只听见许开疆的声音越来越近了,这时李韵荷还不放弃的在上面喊:“我是许开疆的夫人,快救救我,必有重谢!”然后那个大汉骂骂咧咧的甩了李韵荷好几个巴掌,然后就再也没有听见李韵荷的声音。

     接着,又听见一声qiang声,应声是有人中弹后的叫声,一个汉子道:“我们是斧头帮在为民除害,不知道阁下是哪个道上的人,我劝你们少管闲事!”

     陈怡玢仔细分辨,这好像是又出现了一伙人,因为这一变故,本来已经跑了下来搜寻许开疆的斧头帮众又都爬了上去,接着又是一阵qiang火交战的声音。

     qiang声见歇,陈怡玢许久听不见声音,心里也是发毛,接着她听见一个男声说:“这个女人好像昏过去了。她刚才也喊了,是许开疆那个兔崽子的女人,我们救她做什么!”

     另一个从容的声音说:“总归是女流之辈,打打杀杀跟她们也没有什么关系。”看看山坑里,没了声音,说了一句:“这位少将军兴许凶多吉少了。”说完还咳嗽了几声。

     陈怡玢这一听,这伙人不是前几天打劫她的那伙人吗?

     没多久,上面一点声音也没有了,陈怡玢想下去看看情况逃出这里,生怕斧头帮的人再来一遍,她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她小心翼翼的抓着气根,结果脚上一滑,整个人就要往下掉,她赶紧死命的抱住了气根。

     只是她这一番动作到底发出了声音,在不远处一直观察上面情况的许开疆一下被惊了,这时候再来一个敌人他是受不了,陈怡玢低声喊了一句:“是我……”下一刻,到底还是没有抓住那些气根,整个人就摔到了树下。

     虽然她爬得不太高,但这结实的一摔疼得她两眼冒金星,许开疆也小声的喊了一句:“陈怡玢?”

     陈怡玢应了一声:“嗯。”

     许开疆道:“你没事吧,仪玢?”

     陈怡玢缓了半晌,这才咽下唾沫,说了一句:“还没死。”

     许开疆低声的道:“我的大腿很疼,不知道是不是骨折了,你、你能不能来帮我……”

     陈怡玢不疑有他,向着许开疆的声音方向爬了过去,在黑暗里待久了已经能适应了,只见一团黑影蜷伏在地上,许开疆疼得道:“刚才滚下来的时候硌到大石块了,现在太疼了。”

     陈怡玢过去,问他:“伤在哪了?”

     许开疆说:“膝盖上面的位置……”

     陈怡玢往那里摸上去,发现他不是骨折了,是中qiang了,她一摸上去就满手滑腻,她知道她摸到了许开疆的血。

     许开疆说:“仪玢,是我连累你了,这个斧头帮真是太可恨了,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陈怡玢没吱声,这无妄之灾遭的,她实在不想说什么了,正想让许开疆从衬衫上撕下布料给他勒紧伤口,却感觉到一个冰冷的金属管贴到了她的额头上:“但是你也不要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