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97章
    第二天晚上要去参加邹世雄的大女儿邹凤美的party,黄氏夫妇不用说了,party场里的活跃分子,经常有各种高端的party邀请他们。

     倒是陈怡玢回国这一年多,随着她身份和地位的提高,接到的party帖子也越来越高级,像以前跟邹凤美不过是面熟的相识,如今也收到了她的请帖,王绶云作为邹世雄的重要将官,理所当然的也收到了帖子。

     黄薇甜为此又特意去店里挑了几件衣服,跟陈怡玢俩人好顿研究打扮,李少雍在旁边一边看报纸一边附和:“老婆你穿什么都好看。”连脑袋都没抬就这么说,被黄薇甜指责没有诚意,李少雍义正言辞的说:“男人是永远不能理解你们女人对衣服和首饰的执着的。”摸着自己空荡荡的钱包,李少雍颇有点伤心。

     李少雍还拉着王绶云,问他:“随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王绶云同志刚从军部回来,随着邹世雄也回归平城了,他的工作开始忙了起来,尽管伤势未痊愈,但也每天早出晚归了。

     王绶云挺认真的说了一句:“女士当然得追求美丽了,女为悦己者容。”赢得了黄薇甜的称赞,说:“别看我们随庆平常不爱说话,但是关键时刻总知道立场,可比某人强多了,还外交官呢,没见识。”

     左右都是不对的李少雍选择了闭上了他的嘴,他决定静静的当一个帅哥。

     到第二天晚上,四人一起出发,黄薇甜挎上李少雍的胳膊走在前面,后面的王绶云仍旧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他戴上帽子,显得脸部的线条更加深刻了,他冲陈怡玢微微倾身,向她伸出邀请的手,说了一句:“可否?”

     陈怡玢那只戴着火油钻手链的手搭在他的手掌上,道:“今晚我就临时充当一下随庆的女伴吧,不过可不能让邹仁美小姐误会啊。”

     王绶云立刻说:“她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不存在误会。”

     陈怡玢道:“人家追你追得连小报都在报道这件事了,说是非卿不嫁。”

     王绶云道:“她说非卿不嫁,怎么没考虑道我是不是乐意呢?这帮娇小姐啊!”他略摇摇头,显然是不想再评价这种不考虑别人心情的娇女郎,他吃过杨苒苒的亏,还会再去触霉头吗?

     陈怡玢哈哈笑,黄薇甜上车前看到陈怡玢挎着王绶云的胳膊,还偷偷捅了李少雍一下,李少雍低声说了一句:“就你傻,还以为那手链是张少白送的,若真是张少白送的,以嘉和的性格,还能戴在手上吗?”

     黄薇甜一听这消息,那内心别提了,简直像听到一个大新闻一样,眼睛都瞪大了,说:“真的假的?”

     李少雍说:“你说呢?”

     黄薇甜合计合计,找回了智商,说:“你别忽悠我了,嘉和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吗?就算接受了随庆的礼物也不能代表什么,切,在沙弗的时候,塞德里克你还记得吧,优秀、帅气得让全康顿的女生都尖叫的塞德,可是嘉和不也没跟他再进一步吗?”

     李少雍一听,又有点为自己兄弟的前途担忧,说:“你说的塞德里克虽然好,但是他跟嘉和是不可能的,嘉和心里有一杆称的,别说华人和沙弗人的国籍差异,就是卡文迪许家族的阻力都是够他们吃一壶的了,我们随庆虽然现在已经没有煊赫的家世,但是本人很优秀、沉稳,你想想这世道都什么样了,以他如今的地位想胡来乱搞那不是分分钟的事吗?多少女人等着排队坐上他的大腿呢,可是你看他像个老学究一样,下班就回来,除了对嘉和有点上心还对谁上过心?”

     黄薇甜道:“听你说得天花乱坠,随庆也不是那种乱搞的人,他心里有数呢,不过他就是不太能说,又不会追求女孩子,真不知道他以前跟杨苒苒怎么结婚的?”

     李少雍道:“一万个女人里也碰不上一个杨苒苒那么能作能闹、不知道珍惜的女人,以为花花肠子就是爱,会写点诗词文章就是能耐了?早晚有她后悔的那一天。随庆若是能说会道又会浪漫,杨苒苒还能跟邵兴跑了吗?”

     黄薇甜后来整个人就一直沉浸在王绶云送陈怡玢手链这件事上,在车里还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像平常一样,可是视线往陈怡玢手腕上瞟好几回了,好在陈怡玢一直在看窗外的景色,也没注意到她。

     王绶云因为觉得自己刚才努力迈出了一步,感觉自己还挺开心的,虽然脸上表情没表现出来,但心里是有点美的。

     陈怡玢穿着一身浅紫色塔夫绸的长裙,腰间松松的系了一条水钻的腰链,长裙的大腿一侧开衩,随着她的步伐会若隐若现的露出一条又长又直的大腿,十分的时髦和漂亮。

     她现在已经是平城的名人了,自从胜诉工部局以来,严肃权威的日报、晨报之类的报纸采访不到她,小报却经常偷拍她的照片登到报纸上,因为有张少白的关系,就算是小报对她的报道也是十分正面的。所以她一出现,就受到了大家的瞩目,很多人都端着酒杯围了上来。

     陈怡玢不像黄薇甜一样喜欢交际,并且黄薇甜还负责了她们店里的主要交际职责,陈怡玢一般很少出现在这种奢华的社交场合,偶尔会出现在一些重要的牌局之中,大部分时间都得晚上回家陪孩子,或者干脆在工作。

     这次她不仅出现,更让人跌破眼镜的还是,她是跟王少将一起出现的!

     王绶云比她高出半个头,劲瘦高挑的身材在那身军装之下更显得挺拔,王绶云没离婚之前就是很多平城已婚女士想勾搭的对象,这年头世道已是这么乱了,男女关系什么的,寻欢作乐是多么平常。

     王绶云跟杨苒苒离婚之后,为人仍是十分正派,有眼睛的小姐、夫人们都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在如今的世道里已是十分的稀少了,本身又是年轻有为的少将,像这么优秀的年轻将官在整个华夏都找不出来几个,当年王绶云还单身汉一枚的时候,就是全望京老丈母娘们眼里最想拉来当女婿的人,如今虽然离过一次婚,但是人家地位更高了,那更是很多人都想抢到手的肥肉。

     很多女郎都想认识王绶云,可是王绶云为人古板认真,再加上去前线打仗,所以很少出现在这种宴会场合,而且前一阵邹世雄的小女儿邹仁美对王绶云的追求那是轰轰烈烈的,他去了前线那是暂时没了消息,如今回来了第一次参加宴会的女伴竟然是这段时间名声大噪的陈怡玢!

     很多第一次见到陈怡玢真人的人都在比较着报纸上看到的样子,看到她的真人真的想不到她会是那个以一人之力能将工部局给胜诉的女人,听说陈怡玢在沙弗上层的关系十分的硬,看她真漂亮,不会是靠着男女-关-系搞到的吧?

     很多人嫉妒的看着她,心里想着,在沙弗时一定是陪了很多沙弗高官,回平城了还勾-搭上了王绶云!

     张少白也来了,看到他们进来之后立刻上前去打招呼,他看到陈怡玢这么漂亮的样子,心里也是酸酸的,尤其是她还挎着王绶云的手臂,前两天他还在遗憾追求不到她,还在想什么样的男人能压住她,结果今天就看到了她跟他的好兄弟王绶云这么亲近,虽然知道她跟王绶云一直是好朋友,这年头跟个把好朋友参加个派对的新式女郎多了去了,可是张少白也觉得自己心里挺不舒服的,不过面上也将这种情绪压下去,笑着跟四人打招呼。

     邹凤美作为今天的女主人立刻就向她的重要客人迎了上来,对陈怡玢说:“如今在平城都是都知道,想请到陈怡玢出席party是多么的难,如今你能出现在我这里,我真是高兴啊。”

     陈怡玢道:“哪有那么夸张,我这人嘴笨口拙,怕在人多的地方说错话,人贵有自知之明嘛,所以我也不常出来惹大家嫌。”

     邹凤美道:“你这还说自己嘴拙,我们这群人可怎么活啊?谁不知道你前一阵干了一件让我们华夏人扬眉吐气的事,真是给我们女人长脸啊!”

     陈怡玢笑着客气几句,这时候邹凤美又从身后拉出来一位女孩,跟她介绍道:“来来来,你俩还没有见过吧,这是我的亲妹妹,邹仁美。”

     只见邹仁美看着陈怡玢说:“陈姐姐,你可真是女中豪杰啊,早就想认识你了!”

     陈怡玢向她伸出手,说:“在平城谁不知道邹仁美小姐美貌无比,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其实邹仁美长相是挺漂亮的,还舍得花钱往自己身上披挂,但是要说美貌无比还真算不上,胜在年轻水嫩吧,更主要是她有个当督军的亲爹。

     邹仁美跟陈怡玢寒暄了几句之后迫不及待的跟王绶云说:“随庆哥哥,你的伤势怎么样了?我一直惦记你的伤呢,特别想去看看你,可是大姐和姐夫都不让我去战地。”

     王绶云淡淡的说:“我好多了,多谢关心,战场危险,还是不要去的好。”

     邹仁美笑,道:“我就知道随庆哥哥最体贴我了,我们也好久没见了,我来给你介绍几个人,快来。”说着就要拉着王绶云离开。

     王绶云说:“我今晚是要当护花使者的角色的,仁美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

     邹凤美其实一直想撮合王绶云跟她亲妹的,因为王绶云这不仅是邹世雄想拉拢道核心的人才,本人又是十分的沉稳靠谱,是她身边为数不多的几位稳妥的男人。

     所以邹凤美在旁边说;“你没来之前啊,我们姆妈就嚷嚷的想见见爹爹旗下最年轻的少将是怎样的人,这不你来了嘛,她想见见你。”

     邹世雄的夫人想见他,王绶云还怎么拒绝,陈怡玢适时的说:“你快去吧,别让夫人久候,我没有什么事的。”

     张少白还在旁边说:“有我在,你放心吧。”

     邹仁美冲陈怡玢笑一笑,笑容里有点得意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