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93章
    报纸这边一将陈怡玢起诉工部局这件事写成了稿子,在报社耳目众多的张少白就知道了这件事,他对所掌控的报社给出的指示是:务必将陈小姐这种正义的举动进行正面报道,让更多的人知道陈小姐的事迹。

     第二天一早,报纸就铺天盖地的报道了陈怡玢起诉工部局的事,他们一行人从法院出来的样子被拍成了照片登载了报纸上,黄薇甜拿着报纸看了半天,非常不乐意的说:“怎么把我拍得这么丑!当时风太大了,把我的发型都吹乱了!”

     李少雍在旁边跟她说:“老婆你不管什么样都很美。”让王绶云和陈怡玢他们都不忍直视这对夫妻。

     一行人在陈怡玢家的客厅里一边喝咖啡,一边聊接下来的行动,朱伯逸说他密切联系工董会的李先生,请他联系华人董事向工部局施压,而王绶云则淡淡的说:“我已经派了一小队士兵在白楼花园巡逻了,放心吧。”

     陈怡玢他们倒是百密一疏,没合计工部局会强硬执法这种事,陈怡玢冲王绶云表示了感谢,并赞他:“随庆想得周全,我都忘了这茬了。”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王绶云的亲兵就出现在了陈公馆,向他汇报昨天半夜的时候一些地痞混混在白楼花园‘捣乱’,被他们制住了,但是因为天黑和打斗,花园里的一些花草已经被破坏了,围栏都被扯开了不少,地面上那栋白色小楼也在打斗之中波及了一点。

     陈怡玢他们赶紧去现场看了看,发现情况并不那么严重,花草坏了还可以再种,围栏也被她带来的园丁正在修理,花园旁的那栋白色洋楼倒是有被刀砍过的痕迹,但也可以维修。

     旁边倒是有很多百姓围着看,因为报纸上对白楼花园的报道,所以这里更是引人注意了。有一些爱国的学生还跟陈怡玢喊话:“陈小姐,我们都支持你!”陈怡玢冲着学生们道了声谢,说:“我尽我所能维护我的权利。”

     王绶云很快从这群地痞混混嘴里知道了指使人,竟然是东半城的沈应东,没等陈怡玢他们找张少白领他们去找沈应东,沈应东就自己上门来了。

     他进了陈公馆就先向陈怡玢告罪,并说:“我的弟兄们冒犯了陈小姐,我来向你道歉了。”

     沈应东在上辈子虽然最后没有斗过张少白,但也算是平城白相人里的一号人物,他手下应该不仅仅只是一些地痞流氓类的人物

     陈怡玢知道,沈应东这也是没有把事情给做绝了,既不敢得罪工部局,又不敢得罪狠了她陈怡玢,但是这也不意味着她心里就没有气,她说:“你能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干的吗?”

     沈应东道:“干我这一行虽然听起来好听,但实际上,我们也是被那些洋人捕快和工部局制辖的。”

     陈怡玢道:“你今天来只怕不只是道歉吧?”

     沈应东道:“我在王少将那里被扣了8个兄弟,还希望你和王少将高抬贵手,将他们放出来。”

     陈怡玢道:“这种打打杀杀的事你还得跟他说啊,我一个女流之辈对这些实在是不太懂。”

     沈应东沉默了一下,道:“我也知道我没理,今天这事儿我虽然是被迫的,但是也得给你一个交代。”说完,他的手里像变戏法一样忽然多了一把匕首。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黄薇甜吓了一跳,大喊一声:“你要干什么!!”

     沈应东却没说话,拿着匕首的右手就冲着他的左手割了下去,黄薇甜尖叫一声,陈公馆的佣人就冲了出来!

     陈怡玢动都没动,看着沈应东将他左手的小手指剁了下来。

     沈应东见陈怡玢脸色都没变,心里也是一颤,只听陈怡玢说:“你在王绶云手里有8个人,那么你就要割掉自己8根手指吗?”

     沈应东一听陈怡玢这话,拿着匕首的右手又抬了起来,给黄薇甜吓得捂上了眼睛。

     陈怡玢却道:“沈老板,您在这吓唬我们这些妇孺之流,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应东听陈怡玢吱声了,拿起匕首的右手才停了下来,说:“我不是来吓唬你的,我是向你道歉,可是我沈应东身无长物,只能靠自己来取得你的满意,若是一根手指不能让你满意,我会砍到让你满意。”

     陈怡玢道:“你这是让我满意吗?你这是逼迫我吧?要么你就找王绶云去,让他放了你的人,看你在他面前剁下你的手指头,他会不会皱一下眉头的?要么你就正经的跟我谈条件,就算你在我眼前把血流光了,我还觉得您把我的地毯弄脏了呢。”

     沈应东听陈怡玢这话,就知道今天在她这里是没什么办法了,沈应东收起匕首,起身说道:“陈小姐,早点收手吧,对你有好处,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和你的这些朋友们,从工部局那里争取到足够的补偿金的,你一个妇道人家,又何必去冒这个险呢?”

     许是因为陈怡玢刚才说那句怕他的血脏了她的地毯,沈应东拿衣服袖子将流血的手指捂住了,说了一句:“告辞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黄薇甜绘声绘色的给大家讲了今天沈应东的事,尤其讲了沈应东剁自己手指头的时候,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那血就跟不是自己的似的。

     王绶云还说:“沈应东这人倒还有点道义之气,让他来找我好了。”

     李少雍说:“我们嘉和哥当时是不是吓呆了?”

     黄薇甜白他一眼:“我们嘉和当时帅呆了,脸色都没变,沈应东的手指哗哗流血的时候,她还能端杯子喝茶水呢!”

     李少雍这一听,才说:“果然不愧是嘉和哥!”成功获得了众人白眼。

     晚上张少白特意过来看陈怡玢,也跟陈怡玢告罪,说他没想到工部局竟然会派人来破白楼花园,是他考虑不周,现在他也加派人手,派人去将那里围了起来,王绶云的兵太显眼了,可以撤回去了。

     王绶云却道:“一事不烦二主,我的人暂时还不撤回来,张兄的人加派在外围,这样有了双重保障,岂不是更好?”

     张少白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沙发里的王绶云,心里却想着王兄弟跟陈怡玢的关系也很好啊……他想再提点别的,陈怡玢却已经说:“嗯,随庆说得对。”张少白也只得同意了。

     第二天,二哥通知大使先生已经回来了,他们一行人就一起去大使先生家里拜访,上回李少雍见的那位女秘书还在,趁着大使先生不注意,还给李少雍一个媚眼。

     大使先生五十多岁,头发有点白,但是穿着很考究,一看就是那种在沙弗也是有点爵位的绅士,一聊天之后发现他们竟然还是校友,大使先生道:“我之前还看过陈小姐写过的康顿大学的游学日记,很有趣,让我想起了我在康顿大学的求学时光。”

     陈怡玢和黄薇甜于是就先跟大使先生叙了叙同校的情谊,尤其是那些传承了百年的传统,比如圣伊凡学院开学时候的新生跑大钟,还有每年毕业生在六月舞会上发生的那些事情等等,这么聊下来之后,几人感觉亲近了不少。

     大使先生后来很直接的跟她俩说:“你们这事在平城告是没用的,除非告到沙弗的法院去,可是沙弗距离平城那么远,你们能承受得了吗?我建议你们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两位小校友。”

     陈怡玢他们从大使公馆出来之后,她就去邮局将起诉文件寄给沙弗的苏珊娜大小姐一份,并且给她发了一封电报,越洋电报很贵,除非急事,一般也不会用,陈怡玢给大小姐将大意说了一下,最后写到:“本来以为在平城就能解决的事,非得闹到沙弗去,沙弗那边就靠你了。”

     黄薇甜还在旁边说:“早就应该跟她说了!”

     平城法院很快向陈怡玢发出了通知,竟然通知她平城法院没法受理起诉工部局这种级别的案件,说是只有到沙弗那边更高级别的法院才能受理这种案件,并同时劝她和工部局进行和解。

     陈怡玢收下文件,什么都没说。

     紧接着,工部局的那位张华办来陈公馆造访,并且带来了消息说:“工部局决定对陈小姐补偿十万块大洋。”

     张华办一脸笑容的跟她说:“这还是因为因为我跟张少白的关系,才帮忙申请下来的补偿款,陈小姐就不要再闹了,闹得太严重了,你也下不来台,到时候连这些补偿都得不到了,那就太难看了。”

     陈怡玢先谢了张华办的帮助,并说:“可是您这补偿还是说晚了,我已经向沙弗法院递了起诉文件,过日子工部局就会收到沙弗法院的通知了。”

     张华办一听,竟然真的告到了沙弗,脸上笑容不变,却说:“陈小姐还是年轻啊,年轻人啊办事容易冲动,你以一人之力去起诉整个工部局,犹如蚍蜉撼大树,有一点用吗?”

     陈怡玢道:“我就算是一只渺小的蚍蜉,也要试一试这大树的根系到底有多深。”

     张华办听她说这话,知道他再劝也没用了,但也还是又说一句:“你这么做,有可能地皮和补偿款都得不到,你做好准备了吧?”

     陈怡玢虽然知道他是在工部局和张少白之间两头捞好处,但是也还是顾及到他是张少白的朋友,便说了一句:“我不太在乎钱,我很在乎这件事能不能成。”

     张华办道:“何必争这个义气呢?你不是跟一个人在争,你是跟整个工部局在争。”

     陈怡玢道:“我知道。”

     张华办道:“你知道沙弗法院一旦受理了这个案件,工部局这边会怎么对你吗?这些你都考虑过吗?”

     陈怡玢道:“这些我都考虑过,不过我就想试试,我若是成功了,将对多少想做而不敢做的人提供一个榜样,能启发多少人呢?”

     张华办一叹,“年轻人呐!”也不再说了。

     陈怡玢还是客套的说:“若是此事不成,也希望张大哥到时候能帮忙从中斡旋。”张华办抬了抬手,客套了两句,也走了。

     第二天,陈怡玢在平城的几处店铺竟然都受到了工部局的刁难,先是说她办理开业的手续不合格,又说‘美食铺子’的食品不卫生,给人吃坏了肚子,还有人在店铺门口闹的,很多人围观。

     有些关注报纸的人知道这是这家店的老板惹到了工部局,工部局在报复,但是更多不明就里的老百姓真的以为‘美食铺子’里的食物有问题,站在门口指指点点,很多正在吃的客户都不吃了,一下就没了人。

     陈怡玢没有让人闭店,立刻让人在门口写上:“本店自开业以来,本着童叟无欺、尽做慈善的念头,不仅为大家提供美味的食物,还将部分盈利捐助给需要帮助的穷困户,绝不存在卫生和食物有问题的情况,欢迎大家来参观我们的厨房,我们的厨房对外开放!”

     黄薇甜跺脚道:“这些人也太欺负人了!”

     虽然写了牌子,但是客户也比往日里少,连‘蝶恋花’的客流都比往日里少。但是陈怡玢想着过一阵慢慢就会恢复客源了,结果,这些店铺的房东都纷纷来找陈怡玢,说是不租房子给她了!

     陈怡玢租房子的时候是签了合同,她拿出合同跟房东们说:“我们签了合同的,若是违约,诸位是要多付我几倍的钱的,不知道诸位是受了哪位的所托来为难我,但请你们想一想,多付这几倍的钱到底值不值得?诸位很多也都是做买卖的人,有些人可能也听过我陈怡玢的名字,知道我陈家的名声的,这么得罪我,到底值不值得?”

     房东之中有人说:“陈家有什么了不起,你陈怡玢又是哪个名牌上的人物?”

     有人说了一句:“她大哥叫陈嘉国,二哥叫做陈嘉兴,大哥是制定我们国家宪法的人物,二哥想必诸位做买卖的应该听过,中枢银行副总裁!”

     大部分做生意的人想了想,也就没再坚持,毕竟做买卖谁没有资金周转不开的时候?中枢银行是国内最有良心的国家银行了,怎么也不能因为这事得罪陈嘉兴啊。

     但也有人当场掏出了违约金的,陈怡玢一看这个店面是‘美食铺子’新扩张的店,是她在平城开的第四家,陈怡玢也没犹豫,收了钱就让手下人去店铺里收拾东西。那人还颇为得意的说:“陈嘉国、陈嘉兴跟我这升斗小民有什么关系!我拿了工部局的钱,就得替工部局办事!”

     第二天,大小姐的电报发出来,写到:“看来你的智商离开了我,下降的速度太快了,这种破事,为什么不早点说?艾伯特现在就在法院里当跑腿的,赛德昨天还跟*官一起共进晚餐呢,还用我出手吗?”

     接到大小姐的电报,这一群人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一位意想不到的访客敲开了陈公馆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