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章
    然而大小姐带来的礼物显然不止这些,当她从一只大木箱子里拿出一条缀着碎钻和珍珠的婚纱的时候,连陈怡玢都被这件婚纱美得发出了惊呼的声音。

     大小姐将婚纱和宝石发冠一起放在她手上,说:“我飘扬过来看你,就是希望看到你穿上婚纱,戴上我送给你的首饰,我想看到你最美丽、最重要的时刻,看到你嫁给那位‘幸运先生’。”她还不忘了调侃王绶云。

     黄薇甜上前摸着婚纱说:“好漂亮啊。”

     大小姐道:“当然了,这是cc克莱恩女士特意为克里斯设计的婚纱,虽然她的品牌没有婚纱设计这个业务,但是为她的股东送上一个礼物还是可以做到的。”

     陈怡玢看到木箱子里还有克莱恩女士的手写卡片,带着cc.classic香水味道的卡片,卡片上写着:“我亲爱的克里斯,希望我的婚纱能让你更加美丽,爱你的克莱恩。”

     黄薇甜拍手道:“我就说嘛,现在谁结婚不举行两场典礼啊,就你还老古董。”

     陈怡玢看到大小姐送的宝石发冠和漂亮的婚纱,想到上辈子那不伦不类的粉色婚纱,也点点头,道了声“好。”

     决定举行中西婚礼之后,又重新跟举行婚礼的平城大饭店敲定流程,重新安排了入场、开席的时间等等,虽然费了一点功夫,但是三人也还是乐此不疲。

     婚期将近,整个陈公馆的人都忙了起来,送请帖的,打扫卫生的,装扮新房的,整个陈公馆焕然一新,大小姐恨不得所有东西都重买新的,如果不是婚期太赶,甚至想在沙弗重新定制新的家具运来。

     拜尔森家训练有素的佣人也让陈公馆这些佣人见识到了公爵家的素质,陈怡玢家里一直没有个管家类的人物,这回苏珊娜的老管家来了,全权接管过来,干活效率快了很多不说,连佣人们的精神面貌也是大为转变,让人不得不佩服拜尔森家族百年传承的实力。

     婚礼前的两天晚上,大小姐难得善良的放开了陈怡玢,说是特批‘幸运先生’两晚,王少将简直感激涕零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总让佣人给大小姐夹她喜欢吃的‘上帝跳墙’,搞得大小姐睨着他说了一句:“别逼我反悔。”

     黄薇甜在旁边看好戏,跟李少雍说了句:“公爵阁下威武。”

     李少雍说了一句:“嘉和哥魅力大啊。”

     晚上王绶云好不容易洗干净躺在床上等来了嘉和哥,一把将陈怡玢从地上拉到床上,颇有几分可怜的喊着:“嘉和……”

     陈怡玢摸摸他的头安抚着他,王绶云却一把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低头就亲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俩人衣衫已有些不整,王绶云想到后日的婚礼,才放开陈怡玢,改为搂着她,俩人调匀了气息,静静的搂在了一起,享受这难得的温馨时刻。

     王绶云说:“今晚我终于能跟你睡在一起了,可惜却只能老老实实的。”

     陈怡玢说了一句:“否则你还想干什么?”

     王绶云理所当然的说:“饮食男女,做点喜欢做的事情。”手掌来回抚摸着陈怡玢腰肢上的柔嫩肌肤,还是忍了下来。

     王绶云搂着陈怡玢,说:“嘉和,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陈怡玢道:“太快了,所以像做梦一样吧?”

     王绶云赶紧道:“不快了,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我可不想等更久了。我简直像唐僧取经一样,历经九九八一难才娶到娇娘子。”说着,他十分高兴的吻着她的后颈,轻轻的吻让陈怡玢有点痒。

     王绶云搂紧了她,低声的说:“以后的生活我们都能在在一起了,每天睁开眼就能看到你,对你说早安,晚上能拥你入睡,以后不管是困难还是甜蜜,我们都在一起。”

     陈怡玢笑:“王先生还是一位感性的人呢,敢情以前的文学系是没有白读了的。”

     王绶云挑眉,道:“我这不是因为我们的婚礼,想对你多说一点嘛,我怕你明早起床就后悔了,跑了,我现在是上战场前的开战演讲,有稳定军心、激励士气的作用。”

     陈怡玢闷声笑,捧住王绶云的脸,对他的嘴唇亲了一口,说:“我的王先生,我很想明天就被人叫做‘王太太’。”说得王绶云心花怒放,搂着陈怡玢美滋滋的。

     第二天醒来,王绶云和陈怡玢就得分开一天。

     中午的时候姆妈和陈父还特意过来,陈父的意思是让陈怡玢从陈家出嫁,但是陈怡玢说:“现在的‘文明婚礼’没有坐花轿、跨火盆的事,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也就拒绝了陈父的好意。

     姆妈在旁边也没吱声,她因为过年的时候跟陈怡玢的事情,心里还有点小疙瘩,但是想到是嘉和的好日子,也就放下心里那点不痛快,想着以后尽量补偿她。

     本来姆妈以为像陈怡玢和王绶云都是二婚,他们的婚礼应该是低调的,可是前些日子看到陈怡玢在客厅里写请帖,听到黄薇甜跟她解释那些人代表的势力,姆妈这才咋舌,想到之前二儿子跟她说那句:“在这个家里,姆妈还是把嘉和当做男孩看待吧。”如今看来,嘉和虽然是女儿身,但是越来越不一样了。

     结婚前一晚,姆妈又要训导女儿结婚后要孝敬公婆,好好伺候丈夫这样的话,陈怡玢忍着皱眉头的*听了下来,姆妈还说:“结了婚就好好跟王少将再生一个孩子,这女人啊,只有有了孩子才是真的站住了脚,我那里还有生男孩的秘方呐!”

     陈怡玢没有跟她多说,姆妈是自己的姆妈,这是活两辈子也改不了的事实,她不想在结婚前一天让大家都不痛快。好在姆妈说了几句就被陈父叫走回家了。

     大小姐说把嘉和让给王绶云两晚,其实婚前那一晚根据旧俗,新郎跟新娘是不能见面的,王绶云甚至到黄公馆住了一宿。

     晚上大小姐和黄薇甜抱着枕头在陈怡玢的大床上一起聊天,三人想到曾经在康顿大学的日子,想起那段日子虽然学业繁重,但是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和充实,三人那时候还天天在一起,非常快乐。

     大小姐问陈怡玢:“克里斯,你真的想嫁给王少将吗?”认真的时候又不叫王绶云为‘幸运先生’了。

     陈怡玢说:“嗯,很想的。”

     大小姐又不死心:“你不害怕吗?”

     陈怡玢道:“你知道我的,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所以这一次最难也不过像上次那样,那我不都挺过来了吗?而且我对‘幸运先生’有几分信心的。”

     黄薇甜也说:“是啊,随庆很好的。”

     大小姐又说:“那你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塞德吗?”

     陈怡玢说:“卡文迪许家族的继承人,你又为什么不去考虑呢?与你的身份也是相配的。”

     大小姐说了一句:“转移话题也没用。”

     陈怡玢说:“都是过去的事了。”

     三个女生一起过了最后的单身之夜,第二天一大早,陈怡玢穿着由‘蝶恋花’裁缝们集体给她缝制的红色喜服出嫁了,上衣用金丝彩线绣着凤凰,臂弯的那层袖子的袖口上也用金线绣着波浪花纹,外面那层袖子上绣着盘枝的吉祥图案。裙子上绣着吉祥如意的花样图案,也用同样的掺金丝的彩线绣的,不仅绣娘的工艺了得,那金丝也是真的掺着金子的,行动之间衣料上流光溢彩,十分的漂亮。

     陈怡玢被涂了面,画了眉毛,涂着大红的口红,显得面白唇红,她没有拿盖头遮着脸,身上戴了一套鸽血红宝石首饰,正是朱伯逸曾经送给她的礼物,这样的红色十分难得不说,也十分衬今天这个场合,鸽血红宝石比金子更名贵许多。

     来参加他们婚礼的人很多,宋定海和徐月英的出席让南方军队数得出来的将校官都来参加了新任第四师师长的婚礼,苏珊娜大小姐的出现让工部局所有的沙弗高管和大使都出现在这场婚礼上。

     大哥二哥包括陈怡玢的人脉圈子让平城的银行家们、财阀富商们,甚至还有在康顿的校友们,还有张少白、沈应东也都出席了这场婚礼。

     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陈怡玢和王绶云的这场婚礼云集的人物都还被人们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很多平城的银行家、企业家不仅见到了半个华夏的掌权人宋定海,更见识到了来自沙弗的女公爵,他们看到那些工部局趾高气昂的洋人们对待拜尔森小姐的热情的态度,让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人重新掂量起陈怡玢和王绶云这对夫妻的政治和人脉能量。

     朱伯逸穿着一身西装也出席了,当他看到陈怡玢戴着那套他送的鸽血红宝石首饰的时候,心里是暖的,面上也露出了笑容,尽管笑容有几分寂寥,但是也是祝福陈怡玢的。

     中式的婚礼更注重长辈们的重要性,俩人拜了天地和长辈之后,又换成了西式的婚纱,王绶云倒是方便,他一直穿着军装的大礼服,腰板挺得很直,今日的他显得格外的英挺,他大礼服的胸前挂满了他大大小小的战役得来的勋章,标志着他彪炳的战功。

     陈怡玢再出现的时候,她穿着克莱恩女士特意为她设计定制的婚纱,婚纱上的碎钻和珍珠随着她发步伐发出夺目的光辉,礼服是大一字领的,她头发被盘起,大小姐送她的那顶发冠占据了一切的光芒,她的身上除了这一顶璀璨的宝石发冠之外别无首饰,西洋进口的白色蕾丝头发遮着她的面容,将她美丽的脸庞衬得高洁。

     王绶云拉着她的手,行走之间,陈怡玢还能听见他那一身勋章发出的微微的碰撞声音。王绶云的手很热,甚至因为紧张微微出了一点汗,但是他拽得很紧,生怕陈怡玢跑了一样。

     大小姐和黄薇甜也穿着女傧相的粉色礼服,金发碧眼的大小姐惹了所有人的目光不断的往她身上投注,她身上没有戴首饰,只有手上戴了一只拜尔森家族的大戒指,十分的名贵,她微微昂着下巴,目光无旁骛。

     事后,黄薇甜戏称大小姐好像比嘉和都紧张,都像是她要奔赴婚姻殿堂似的,惹得大小姐白了她好几眼,逗得陈怡玢直乐。

     姆妈看到这样漂亮的陈怡玢,这一次嘉和穿着美丽的婚纱,戴着名贵的珠宝,有优秀的夫婿相伴在身边,姆妈心里特别高兴,感动得不停的用手抹着眼泪,还嘟囔着:“大喜的日子,你看我这人。”陈父这时也颇能理解她,还拍拍她的肩膀,因为陈父也特别感动。

     宋定海被邀请为证婚人,念着他们的证词: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他又语重心长的说:“婚姻之间要互相体谅,互相扶持,和和美美才能携手相伴,愿你们白头到老,幸福百年。”

     待宋定海下台之后,沙弗大使先生也被邀请上来,作为这场西式婚礼的最后,他对陈怡玢和王绶云说:“请你们两个跟着我一起说,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那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顿了一下,他看向俩人露出笑容,说:“根据神圣经给我的权柄,我宣布你们为夫妇,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

     俩人交换了戒指,王绶云将手搭在陈怡玢的肩膀上,在众人注目之下轻轻了亲了她,他轻声的说:“王太太,我会用尽我所有,去爱你,给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