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神选(上)
    第二十一章神选(上)

     虞璟知道自己失态了,她应该端庄贤淑,视夫君为天,即使心中再不开心,也必须端着一张笑脸。

     如此,才是王后!

     这几个月,她和华昀琴瑟和鸣,不得不说,他一直都在宠着她,像阿母和阿兄那样纵容着她,以至于她忘了自己的身份。

     身为国君,他日后势必会有许多女人,这些是她早在嫁人之前就已经明白了的,也一直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可他的宠溺和纵容却在不经意间让她忘了这些。

     她是在乎华昀的,因为他是她的夫君,没有任何的选择,虽是如此,她也不得不承认,她亦是对他动了心的。所以在听到楚原的话时她才会那么的愤怒。

     这个人,明明才说过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兴许是她想岔了,他只是说,不会让别人生下他的孩子!

     他待她温柔,宠溺,纵容,有时也会望着她怔然出神,眼睛里偶尔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名叫“怀念”的东西……

     似乎,是透过她,在寻找着谁的影子!

     这样的想法撞入脑海时,虞璟的脸色变得惨白。

     不论如何,作为别人的替代品,是最为悲哀的。

     虞璟开始深思他们之间的相处,这些时日以来两人相处的点滴都涌入脑海中,她觉得心酸,眼泪就不自觉的盈眶了,但她没有再像白日那样毫无形象失去理智的哭出来。

     夜已经很深了,虞璟独自一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

     往常的这个时辰,他早该忙完了,他会回到崇华宫搂着她就寝,可他今日却没有来。

     兴许是忙,兴许是不想来,毕竟白日里她才冲着他发了脾气!

     她心中也有些小期盼,期盼着他会来哄哄她,但是他始终没有来。

     总之,习惯了他睡在身侧的虞璟在这个漆黑寒冷的夜里睁着眼睛直到天明,也没能入睡。

     失眠的也不单是虞璟,华昀亦然。

     他对于虞璟除了爱,还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呵护心态,从前他只当虞璟年岁还小,不着痕迹的宠着便是了,但白日发生的事让他明白这样的日子不能再继续了。

     她仅仅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责问他,当中没有一丝一毫的信任在。

     他并非想要一个像从前一模一样的虞璟,他可以护着虞璟,宠着虞璟,让她一直无忧无虑的,但虞璟总要长大,学会保护自己。因为他也会变老,甚至死去。

     这一夜他睡得也不好,夜里他总会习惯性伸手,想将娇小的人儿揽进怀中,只有抱着她时,他才有安全感。但这个夜里他不自觉的伸了不下数十次的手,每一次都扑空了。

     最后自然而然也没能睡着,待到鸡鸣,他索性起身,埋首于政事去了。

     第二日他也不曾向虞璟求和,虞璟亦不曾低头。

     华昀一直都不知道虞璟是多么的希望他能解释上两句,但他从头到尾都不曾将云荞的来历身份告知虞璟,即便虞璟愤怒伤心,他都不曾松过口。重活一世是属于他的秘密,他并非怕虞璟知道了以后会惧怕于他,只怕虞璟会问他从前的她最后是什么样的结局。

     因为他惧怕于解释,云荞便成了虞璟心中的一根刺,她总会看着首饰盒中那根精致的牡丹簪子发呆。

     虞璟从不否认云荞是个出色的女子,兴许她有心计,别有企图,但在隋梁郡那两年,虞璟是真心的和云荞相处的。她甚至羡慕过云荞的自由和洒脱,但正是这样一个女子,以一种毫无征兆的方式强势的介入了她的生活之中,未来的日子中,她再也无法和她像姐妹一般相处。

     虞璟想,这兴许是因为她一直都不是个大度的人,她的骄傲已经让她开始无法容忍这个曾经的好姐妹!

     也正是如此,虞璟渐渐没了笑容,连带着对华昀也没了好脸色。

     在某一日午休醒来时,虞璟发现楚原送给她的那个捏泥人不见了,遍寻不着。

     崇华宫上下服侍的人都知道虞璟是最宝贝那个收着捏泥人的盒子的,平时就算是清扫宫殿的宫婢们也不敢轻易去碰触它。今日虞璟心血来潮,忽然将它拿出来欣赏,一打开盒子,便发现不久前楚原送到王宫来的那个捏泥人又不见了。

     虞璟很生气,这些日子以来她变得有些暴躁,身上再也找不到从前的温婉气息,她易怒,易迁怒别人,不知不觉见让宫婢们退避三舍,谁也不想惹上麻烦!

     最后是翠婉出面劝住了虞璟,她才没有迁怒于当日负责寝宫清扫的宫婢们。

     而坐下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安坐在椅子上,听人回报着虞璟发现捏泥人不见时的暴怒景象。

     若说云荞成了虞璟心中的一根刺,那么楚原便是华昀心中的一根刺。

     他们本来都有心和好,可不知怎得,二人就这么僵持了起来,连带着宫婢和侍从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最后,却是劳动虞夫人进宫一趟,和虞璟怔怔谈了半日,虞璟终于向华昀低头,算是暂时和好了。

     即便如此,虞璟心中总归有了间隙,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

     在冬天的第二场雪褪去后,虞瑞和楚原终于启程离开了从小生长着的渝国,开始步出周游列国的第一步。家里人为他们准备了几名武艺高强的侍从,也准备了足够的银钱,外头不比渝国,这个地方贵的只有米,而金钱却是粪土。

     虞璟卑躬屈膝的向华昀低头,试图求得一个亲送虞瑞和楚原出城门的恩典,但安元却将她阻拦在了门外,虞璟最终自然没能踏出王宫一步。

     她所不知的是,若非楚原在,华昀是不会不恩准她出宫去送兄长的。

     虞瑞本还期待虞璟能为他送行,在城门口再三观望,知道太阳落了山,才不得不启程离开。

     兴许也正因如此,虞璟和华昀之间又闹僵了。

     华昀本以为过个一两日虞璟就会想开,可谁也没想到的是,他们这一僵持,就僵持了整整一个冬天。

     而后便是开春。

     ·

     开春,播种插秧,春祭,好不热闹,然而最为热闹的却不是这些,由于今年正巧赶上了十年一次的神选,春祭活动结束后,神选终于浩浩荡荡的拉开了帷幕。

     神选是渝国的盛事之一,所谓神选,顾名思义就是神的选择,选择的是有资格进入神庙侍奉的女子,所以参选的也只能是女子。这些进入神庙侍奉的女子从本质上将,都是大祭司的弟子,未来更有可能成为他的继承人,诚如资质出众者如秦昭华,便是以一介商户之女的身份一跃成为下一任大祭司的继任者!

     几乎渝国所有的女子都希望自己能够像秦昭华一样,踏入神殿,成为渝国女子仰望的对象,就连王宫之中的许多宫婢们也一样。

     神选之前,宫婢们就已经议论纷纷,有许多人羡慕在冬末被放出宫的那批宫婢们,离开了王宫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前去参加今年的神选,这怎能不让人艳羡?

     翠婉和莲华忙碌之余却不曾漏过那些宫婢们的议论声,她们二人是宫中少数对神选没有任何想法的人。

     莲华早前有过进入神殿的机会,却被她自己放弃了,而翠婉,比起神选,她更关心的是虞璟。

     虞璟和华昀之间已经僵持了一整个冬天,长此以往,对虞璟并非好事,这让翠婉忧心不已。而虞璟也明白翠婉的忧心,有许多次她都想着放下身段去向华昀求和,可总是在要开口的时候想起云荞,骨子里那种骄傲和倔强便又爬上了心头。

     在此之前,云荞曾入宫求见过虞璟数次,虞璟不知她为何而来,却一次也不曾见她。云荞又似了几次,终于在开春之后放弃了,再也不曾求见,这让虞璟心中不舒坦的同时也松了口气。

     神选这一日,宫中的宫婢们个个显得萎靡,处处犯错,让管事的姑姑们愤怒无比,却又体谅了她们。这些上了年纪的管事姑姑们也曾年轻过,整个渝国,几乎没有几个年轻女子不曾对神选怀抱期待!

     这样的日子也让虞璟觉得烦闷而又暴躁易怒,她一早就甩开了宫婢们,漫无目的的走在王宫偏僻的地方,最终缓缓的蹲靠在王宫高高的围墙之下。

     华昀找到她时,虞璟像个孤独而又迷路的小孩子瑟缩在那儿,楚楚可怜。

     那双踏云靴映入眼帘时,虞璟的双眼无端就被泪水淹没。她知道是华昀来了。因为那双鞋子是她一针一线亲手做的,也是她最为得意的绣品。

     华昀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抬起了虞璟的下颚,虞璟满腹委屈的模样看在他的眼中,让他忍不住重重叹息了一声。

     虞璟含泪的双眸直勾勾的望着他,似是在控诉。

     他想没有什么比这样更让他难受的,过往的一整个冬天虞璟从不曾有这样的神色,她总是倔强甚至冷漠的看着他!

     整个冬天他们都犯了倔,谁也不肯先低头,他不是不心疼虞璟,只是希望她能够稍微快点长大,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在隐忍着。然而再大的隐忍,在这一瞬间都破了功,他想兴许是他错了,虞璟长不大也就罢了,她开心便是好的!

     “是我错了,我们和好吧!”

     他的话瞬间就将虞璟的泪水逼落。

     他是有错,但她何尝没有?

     其实一直以来对于他和云荞,都只是楚原的一面之词,加之她的怀疑,事情的真相她一直都没弄懂过。只不过是她在乎着他,才让自己变得患得患失不可理喻!

     这一整个冬天,她都睡不好,也吃不好,夜里睡觉时总会想到他,然后开始气他,气云荞,气自己。有好多时候,她都想向他求和,却次次都不曾付之行动,就像个别扭的孩子。

     虞璟扑在他怀里哭得肆意。

     在这个地方,能够让她依靠的人,一直以来都只有他。

     华昀一直抱着她,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不知哭了多久,虞璟的泪终于停了,嗓子已经被她哭得有些沙哑,双眼红通通的,像端闲太后家的特意养着逗弄小公子福的那只兔子。

     哭完的虞璟忽然觉得十分丢脸,她小心翼翼的查看着四周的动静,见四周并无旁人之后,才稍稍安下了心。

     “你想不想去看神选?”华昀忽然问道。

     乍然听他说到神选,虞璟顿时瞪大了眼睛。

     神选这样的大事,虞璟身为渝国的女子,也是耳熟能详的。她有着宫婢们一样的好奇心,只不过身份注定了她对此不能有任何想法,更别提去神庙观看今日的神选。

     又何况,她一早就从宫婢们的口中得到了消息,通往神庙的那条路已经被满满的人潮堵住,上不了重华山了。

     华昀见她这般,转身蹲在她面前,指了指自己的背,道:“上来!”

     这般举动让虞璟显得更呆了些,又听他催促道:“快点,否则要赶不上了!”

     虞璟下意识趴在了他的背上,任由他背起自己快步朝着龙极殿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宫婢们和巡逻的侍卫们见到华昀背着虞璟往这儿走都瞪大了眼珠子,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到了龙极殿,虞璟都没能从呆愣中回过神来。

     ·

     龙极殿是平日华昀处理奏章和召见大臣的地方,平日里根本无人能靠近,这也是虞璟第一次踏进这个地方。

     内室之中的布置处处透着简洁凌厉,并不像崇华宫那样温馨,虞璟呆呆的打量着内侍的布置,看着堆在案几之上那成堆的奏折,下意识看向了华昀。

     他的双眼之下隐约有些乌青,似是忙了许久了。

     华昀并没有发现虞璟心中的想法,他走到一个书架的左侧,不知摆弄了什么,只见室内响起了一道声响,平日他办公的案几之下忽然开出了一道口子!

     密道之门的打开,再次震惊了虞璟。

     在华昀拉着她的手走进那条灯火通明的密道之前,虞璟还有些浑浑噩噩,直到整个人站在神殿之内,看到跪伏在地祷告着什么的大祭司时,她才猛地清醒过来——

     龙极殿的那条密道,一路通往了重华山上的神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