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探病(上)
    第二十七章探病(上)

     在开春之前,宫人们因为宫中二位贵人闹别扭,一直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出了什么差错被逮着。自神庙那日之后,宫中的气氛顿时又恢复如前,让宫中上下无一不松口气。

     撇开那日在神庙见到云荞时心中的不适不说,虞璟和华昀之间不再冷脸以对,谁也不曾再提过之前的事。然而,虞璟心中并非真的忘了,有时夜间会被梦魇缠住,时常从梦中惊醒,待华昀问起时,她又总是一笑带过,不肯开口说上一二。

     这夜虞璟又一次从梦中惊醒,动静却比之前都大,她惊醒时无意识的尖叫了一声,本就浅眠的华昀顿时就睁开了眼。

     虞璟脸色有些苍白,气喘兮兮的,一副饱受惊吓的模样。

     “做噩梦了?”华昀坐起身为她拭去额间的薄汗。

     “我……”虞璟喘息声渐平,噩梦所带来的恐惧与不适渐渐退了些,见惊醒了他,心中有些歉意,正欲说什么,瞥见他眸中的关怀神色时,顿时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华昀像往常一样,没有问虞璟梦到了什么,只是将她抱在怀中。

     虞璟的脸贴着他的胸口,听着他规律的心跳声,心中分不清是什么滋味,兴许是因为他什么都没问,她险些冲动的将梦中所经历的一切都脱口而出,但终究是没能说出口。

     她梦到在很多年后,她所拥有的一切都变成云荞的,包括她的夫君,她的孩子。在此之前,她和他之间有的只是争吵,冷脸以对,互不理睬,最终她失去了活下来的理由,放任自己慢慢死去。

     虞璟不敢将这一切说出口,这毕竟只是个梦,一个颇为可怕又可笑的梦。她不可能会放任自己死去,兴许她的夫君日后会爱上别的人,兴许她的孩子日后会跟她所厌恶的人相处甚欢,但她不会因此而去死。这世上需要她牵挂的人还很多,阿母,阿兄他们,又何况她怎么会将自己逼入那样的夹缝中?

     兴许是她心中对云荞太过耿耿于怀,才会梦到这样的景象吧!

     想着想着,虞璟不知不觉入了梦,而一直将她紧紧拥在怀中的华昀却又一次睁开了双眼。

     他低头借着昏暗的光线看着虞璟,见她时不时蹙眉的模样,无奈的叹息了声。

     就算是在睡梦中,虞璟也隐隐透出了不安,这让他莫名的烦躁。

     他或许不知虞璟都梦到了什么,但他知道虞璟为什么会总是做噩梦,在去年冬日之前,虞璟从不会像现在这般不安,所以她之所以会这样的根源在于云荞。

     兴许在从前,他确实深深伤害了虞璟,但一切从头开始后,他再不曾做什么逾矩之事,可虞璟心中却又不信……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慢慢变成了倾盆大雨,雨水唰唰声透过门窗传入安静的寝宫之内,无端让华昀心头更添了烦躁。

     又注定是个无眠之夜。

     ·

     那场夜雨一直不曾停,到了第二日,外头湿漉漉的让人出行不便。

     宫中早就说好要放出的那批宫婢们是在这样一个阴雨连绵的日子离开的,有人欢喜,有人忧愁,最终却都是走了,原本颇为热闹的王宫顿时变得有些冷清。

     虞璟坐在窗畔,听着雨水从屋檐掉落在地的声音,滴滴答答,忽然想起前两年,那时尚在隋梁郡,每到下雨天她也是这样坐在窗畔,听着外头的雨声怔然出神。

     而一转眼,阿父死了,阿兄周游列国,她居于深宫,只留下阿母独自一人在家中……

     想到这儿,虞璟当下便决定午膳之后同华昀说说,让她出宫去见一见阿母。

     她着实很想念她!

     “娘娘!”

     翠婉闯入室内时,虞璟有些惊诧。

     翠婉是个重规矩的人,从不会如此莽撞。

     “娘娘,夫人病了。”翠婉神色焦急的说道。

     虞璟闻言顿时惊慌失措,忙抓着翠婉的手问道:“可是阿母派人进宫来了?你听谁说的?可让大夫去看过了?”

     虞璟问的有些语无伦次,虞夫人生病的消息让她着实慌了神。

     “夫人已经病了半月有余,心中念着您,便命人进宫请示王上,恳请您回府去见她。王上已经恩准了,特命安大人送您出宫一趟,安大人这会儿正在殿外候着。”翠婉话语有些慌乱,对于虞夫人生病一事她心中和虞璟一样焦急。

     一听说虞夫人已经病了大半月,却并未见好,虞璟立刻朝门外奔去,恨不得立刻出现在阿母的床畔,见到门外一袭寻常衣裳的安元就冲上前去。

     莲华早已将一些必备的东西收拾妥当,在翠婉追着虞璟出门外时递到她手中。翠婉感激一笑,道:“宫中事宜就拜托你了。”

     待莲华点头应允,翠婉快步追上了虞璟。

     此时虞璟正紧紧拽着安元的衣袖问道:“我阿母派来的人是如何说的?她现在可还好?”

     “娘娘无需担心,左右路途不远,早些出宫便能早点见到夫人。”翠婉忙不着痕迹的将虞璟的手扯了回来,安元感激的冲她一笑。

     其实具体情形安元也不知,只是王上下令他带几名精兵和一名御医护送王后回府之外,并未详说。

     虞璟觉得翠婉的话有理,当下坐上了早已备好的辇车。

     华昀命人备好的辇车并非御用的,外表看着十分寻常普通,并不引人注目,安元带着的几个精兵也穿得普通,和寻常人家的家仆并无二样。

     拉扯的马儿撒着腿儿跑的飞快,虞璟心中焦虑万分只觉得太慢,一个劲的催促车夫再赶得快些。跪坐在她一侧的翠婉握紧了她的手,努力的安抚着她。

     辇车飞快的出了宫门,一路畅通无阻的奔向了虞府。

     若是平日虞璟可能会借机看看外头的景色,可今日她着实无心于此。

     下雨天街道上的行人很少,虞璟这一行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待到了虞府门口,安元上前去叩开了大门。

     翠婉扶着虞璟下了车,门房见是虞璟来了,欣喜万分,虞璟也无心等他去通传什么,领着翠婉和大夫兀自朝虞夫人的厢房走去。

     到了虞夫人门口,虞璟正要推门而入时,门自内里被人拉开,虞璟见到开门那人时,为之一愣。

     竟是云荞。

     作者有话要说:= =,尼玛,连续好几天*后台都打不开,今天好不容易打开了电脑还出错了,就是因为它弹出了个乱七八糟的广告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