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机缘(上)
    第二十四章机缘(上)

     愣神之后,云荞看向虞璟的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复杂。

     这些时日来,她曾进宫求见虞璟数次,次次都被拒之门外,连个和虞璟话家常联络感情的机会都没有。她上一次求见虞璟时,虞璟与她说就算王后一生可能也只有一次踏入神庙的机会,所以对她想进神庙一事无能为力,可现在这个对她这么说的人,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神庙之中,那么的高高在上!

     云荞心中酸涩的想,虞璟如今贵为王后,已经不再是她从前认识的那个虞璟了。

     “还呆站着做什么?”

     秦昭华的声音让因为见到贵人而失了礼数的众人当下回过神来,纷纷踏进了神殿,包括云荞。

     众人纷纷跪地请安,云荞虽心中有些疙瘩,却只能像旁人一样下跪。

     华昀让跪在地上的众人都起了身。

     这些女子大多平民出生,从未见过贵人,如今见华昀气度不凡而容貌又俊美出尘,顿时有些脸红心跳。云荞对于她们的异样嗤之以鼻,心下暗道她们没见识。

     起身之后,云荞偷偷观察虞璟着脸色,见她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心下有些狐疑。

     虞璟却一直没说话,视线无意间碰触到云荞的,下意识想躲避。

     在人群中瞧见云荞的第一眼起,华昀就察觉到身旁虞璟的不对劲之处,心中也十分清楚虞璟为何会如此。虞璟的手心正冒着冷汗,华昀紧握着虞璟的手,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面上虽不显,心中却有些烦躁,连带着在无意间瞥到云荞时,眸中隐隐约约带了几分厌色。

     他想,兴许该找个恰当的时机同虞璟谈上一谈。

     虞璟对他心中的想法却浑然不知。

     从前她和云荞交好时,云荞早就明说过不信玄修道法之流的东西,她本以为云荞也会对神庙嗤之以鼻,直到那日云荞求见她欲进神庙之时,她才知云荞并非真的对渝人眼中神圣的神庙不屑一顾。

     也是,那日她为了进神庙,不惜向她低头弯腰,那么今日她会出现在这儿也是正常的。

     虞璟抿唇不语,从云荞身上移开了视线。自从那日阿兄和楚原同她说了那些话之后,她变得有些害怕见到云荞,此时见了她,更是有种立刻起身就走的冲动,不过碍于身份,不得不强压着罢了。

     在隋梁郡那些年,她几乎和那些大家闺秀断了联系,感情自然而然也就淡了,云荞却是她在隋梁郡唯一交到的朋友,在她心中惶恐害怕时,是云荞一直在陪着她,开解着她。云荞想法特立独行,与寻常人家的闺女不同,她亦从云荞身上学到了一些浅显易懂的道理,故而一直将她视为闺中密友,否则当日云荞要来上京时她也不会以贴身玉佩相送。

     可即便是如此,她亦没想过要与云荞共侍一夫。

     后宅之中是女人的硝烟战场,再好的姐妹之情,也抵挡不住女人的妒忌之心。她的夫婿是一国之君,断不可能无妾,然而谁都能成为他的妾,独云荞不行。

     那些得以踏进神殿的女子恭恭敬敬站成了几排,低眉颔首等着虞璟说话,虞璟却一直沉默着。

     秦昭华看着虞璟失态的模样心中有几分嘲讽之意,在她眼中虞璟这样的王后无疑是无用的,看着天真单纯,软弱而又不懂礼数,全然没有一国之后该有的风姿仪态。发觉有人正盯着自己,秦昭华下意识朝追寻那视线而去,正好迎上了云荞的目光,几不可查的冷哼了一声,不欲理会。

     云荞方才一直打量着秦昭华,约莫看出她看坐在上位那人的眼神透着几分情意,心中不免有些看不起她。

     华昀身为一国之君,固然是好的,但这样的男人日后会有许多的女人,再者她和虞璟尚有几分交情,而且这秦昭华从一开始就不喜她,所以她对着秦昭华也没什么好感。

     秦昭华似笑非笑的睨了云荞一眼,眸光带了些许挑衅,若过不了这第三关,不论云荞之前表现得有多好,也不能留在这神庙当中。

     她所不知的是,云荞的本意并非留在神庙,而只是为了见大祭司一面。对于秦昭华这暗藏着的挑衅,云荞只觉得好笑,虽说不知虞璟会出什么题,单凭着虞璟和她的交情,想来也不会太为难她才是!

     秦昭华亦是个高傲的人,又自持身份,断然不会和云荞计较。她看向华昀,见他望着虞璟的眼神有着不易察觉的温柔,心中有些酸涩之余转而向虞璟,不卑不亢道:“王后娘娘,您该出题了。”

     “想必各位都看到了桌上的那盏钟了罢?”虞璟陡然回过神,见殿内众人都看着自己,扬起了微笑,声音虽带着几不可查的颤抖,却依然将方才那小会儿的失态遮掩了起来。“只要你们能将那钟敲响,这第三关便算是过了。”

     众人闻言,顿时朝那桌子看去,上头摆放了一盏小铜钟,钟身不厚,所用料的青铜上有些暗沉,想来是个老物件。看着那钟,有欣喜若狂者,亦有对这看似简单的题抱着几分狐疑者。

     看着多数人那欣喜的模样,秦昭华心中嗤笑不已。

     这殿内其他人不明就里,不代表她也不明白。外人都以为神庙最高处镶嵌的那颗灵珠是神庙的镇庙之宝,其实眼前这看似普通寻常的小铜钟才是真正的阵庙之宝,她步入神庙十年,也曾好奇试着去敲却从未敲响过,之前王后挑中它时可让她惊诧了许久。

     那些得以进入神殿的女子早就编排好了顺序,轮到那人时,她手中的香囊上的符印纹路就会发出淡淡金光。第一个香囊泛出金光的女子欣喜万分的上前去敲了一下,她的表现一如秦昭华所预料的那般,铜钟不为所动,丝毫不曾发出声响。

     其他人纷纷大惊失色,再不敢大意为之。

     虽是如此,她们当中没有一人能够真的敲响铜钟,充满希望的上前,却总是失望而归。

     云荞是最后一个敲钟的,那么多的前车之鉴让云荞原本那少许的庆幸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有些惶恐,不知自己是否能够敲响桌上那盏小铜钟,有些迟疑不前。若是失败了,就意味着她失去了这么久来唯一一个可以见到大祭司的机会!

     她拿着敲击铜钟的小锤,手停在半空中一直没能敲下去。

     神选众人中不乏嫉妒云荞得天独厚的已经开始私下悄悄议论了起来,这些议论声让云荞更加踌躇不前。云荞环顾四周,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心知已经没了选择的余地,索性闭上眼敲了下去。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也敲不响时,却听到“嗡……”得一声,那一道钟声古朴悠长,似是千年古钟所发出的。

     这悠远绵长的钟声让其他没能敲响铜钟的人从云端高处跌落在地,若云荞没能敲响这铜钟,那么她们尚且还能有留在神庙中的机会,可云荞敲响了它,就意味着她们都是不合格的。

     云荞的欣喜若狂在脸上表露无遗,手中的小锤也早已丢开,四周其他人怨怼的神色再没能入她的眼,此时的她只想欢呼。

     秦昭华咬了咬牙,正要说什么,忽见神殿门外一名神侍小跑着进了神殿,对着高位上的华昀和虞璟问安后,走到秦昭华面前服身说道:“师姐,大祭司有命,请那位敲响了铜钟的姑娘前去见他。”

     秦昭华顿时就变了脸色,她看向云荞的眼神变得锐利,让人不敢直视。

     而变了脸色的不只她,还有坐在高位上的华昀和虞璟。

     早在云荞踏进神庙时,华昀心中就有预感大祭司与云荞这个预言中的神女会在今日相见,而他却无法制止。而虞璟变了脸色,则是因为华昀,他的视线一直紧紧黏在云荞的身上,让她心中酸涩难耐,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虞璟下意识握紧了华昀的手,语气涩然,道:“我想回宫了。”

     华昀忙反握住她的手,起身拉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神殿。

     殿内顿时喧哗声四起,秦昭华莫名觉得心无法平静,她冷眼扫向那些人,“通通闭嘴!”

     殿内顿时哑口无言。

     ·

     因云荞是大祭司点名要见的人,在前方领路的神侍显得小心翼翼,眸中却有几分遮掩不住的嫉妒。这些虽浅显易见,浸沉在雀跃和激动之中的云荞却丝毫不曾注意到。

     神侍领着云荞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终于将云荞领到了一个外表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神殿门口。神侍上前一步推开了门,侧身冲云荞轻声一笑,道:“这位姑娘,大祭司正在里面等着你。”

     这让云荞既焦急又激动,迈开的步伐都可以看得出在颤抖着。

     方才这名神侍说大祭司要见她时,她那颗心砰砰乱跳,几欲跳出胸口。

     她期盼了那么久的心愿,在此时此刻终于要成真了!

     她闭着眼,深呼吸,仿佛可以看到了一条通往另一个时空的走道。

     神侍又催促了几声,云荞终于迈开步伐跨进了殿内。

     ·

     神殿内本是漆黑一片,在云荞踏进之后,身后的门迅速的合上,殿内瞬间亮起了烛火,将空旷旷的神殿照耀得明亮宽敞。

     云荞顺眼望去,在神殿的最前方,一名身着黑衣头带着黑色连衣兜帽的人正坐在神殿的前方占卜着,黑色的兜帽半遮着他的面容,在烛火的阴影之下,那人的面容看着十分模糊,甚至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

     云荞的心砰砰直跳,迈着颤抖的步伐小心翼翼的朝那人靠近。

     那人没有抬头,淡淡说道:“你终于来了。”

     沧桑年迈的声音让云荞分辨清楚这个跪在地上的大祭司是一个老者,云荞好奇的问道:“你知道我要来?”

     “我还知道你苦苦寻我所为何事。”大祭司平静的说着,依旧不曾抬头。

     “你知道?”云荞下意识扬高了音量,“那你说说,我因何而来?”

     “你因上天的选择而来。”大祭司终于缓缓抬起头看向云荞,“上天命你来到我们渝国,助我王成就帝王霸业,你是上天赐给我们渝人的神女!”

     神女?

     云荞顿时笑出声。

     且不说这世上是否有神的存在,当是这神女二字就足够她笑成一团。从前她在小说中看到但凡是穿越的人,最后身上总会被贴上一个神的标签,他们就像神一样改变了那个世界,当时她觉得可笑万分,而今日她身上竟也被贴上了这样一个标签,这该有多可笑?

     “神女觉得这很可笑?”大祭司平静的问。

     “难道不可笑吗?”云荞反问,“大祭司可知道我从哪里来?”

     “从一个神的国度来,日后也将回到神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