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阴暗
    第二十六章阴暗

     一名神侍匆忙而来,不知在秦昭华耳畔说了句什么,秦昭华狐疑看了她一眼,待神侍走后,秦昭华深呼吸一口气,望着殿中央站着的那些没能敲响小铜钟的女子说道:“恭喜你们通过了第三关。”

     殿中那些本以为自己已经落选的女子闻言,顿时欣喜若狂,有的甚至当场喜悦的哭了出来,待情绪抚平之后,其中一人问道:“为什么?不是说敲响铜钟的才能留下来吗?”

     “你不想留下?”秦昭华淡淡瞥了她一眼,却仍旧解释道:“其实,这小铜钟真正被敲响时是无声的,你们都敲响了小铜钟,所有人中唯一没能敲响它的,就是被大祭司叫走的云荞。”

     殿中央众人窃窃私语,却再没任何异议。她们每个人都希望能留在这神庙之中,所以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就在这时,云荞回到了神殿,在她走进来时,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她。

     云荞的双眼微红,瞧在众人眼里便多了几分同情。她将带着特殊符印的香囊放进了秦昭华身侧桌上的托盘后,头也不会的离开了神庙。

     秦昭华看着云荞远去的背影,神色复杂万分。本以为云荞是铁定会留在神庙,甚至可能取代她,谁知竟会是这样的结果,为此她不免吐了口气。

     待云荞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秦昭华转身对一旁侍立着的一名面容稚气的神侍说道:“带她们下去安顿好。”

     神侍得了话,领了人便离开。

     殿中其他神侍也纷纷寻了理由离开,本就宽敞的大殿顿时变得更加空旷,秦昭华想了想,最终迈着步伐朝大祭司所在的神殿走去。

     ·

     神庙门外屏息观看热闹的人早在不知不觉中散去三分之二,对于今日不曾看到大祭司,许多人都是失望的。亦有人庆幸在十年前的神选之日挤在最前,总算是见过大祭司一面。

     不过依旧有许多人依旧苦苦在外头等着,试图在这样神圣的日子里求大祭司为自己卜上一卦,问财问前程抑或是问姻缘。所以当神庙的门再次打开时,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那门口。

     门内缓缓走出了一名女子,容貌美丽,气质出尘。一直守候在外的阿南远远就认出那是云荞,一直高悬着的心当时便放了下来,待守卫向云荞放行之后,他忙走上前去。

     之后,神庙大门之内又走出了一名神侍,她神情庄重的宣告神选已经结束,符合条件者都已经留在神庙。说罢转身踏进了门内,那扇门在她步入之后迅速的关上,沉闷的砰响让走向人群的云荞一颗心无端沉到了谷底。

     神选已经结束,侍卫们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无情,开始勒令围在四周的人快速下山。

     云荞没有说话,亦没有看眼神不知不觉透着关怀的阿南,兀自向前走去,阿南见她和往日大不同,欲言又止,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的跟在她的身后。

     赚到银钱之后的云荞被养得愈发的娇贵,她的步伐比不上那些时常劳作的平民百姓,而阿南为了保护她又刻意放缓了步伐,因为主仆二人便落在了最后。

     所有人都以为云荞是因为没能成功的入选神侍才如此担忧,只有云荞自己心中清楚,今日唯一有资格当上神侍的只有她一人,而她无需去当神侍,因为她的身份比神侍要高上许多——

     她是上天赐予渝国子民的神女。

     神女,呵!云荞在心中苦笑。

     多么可笑啊,她之所以会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这个国家,而她的命运竟被死死的捏在了一群古人手中,无法自己做出选择!

     这种被人逼到卑微角落的感觉让她心中莫名厌烦,甚至有种大声尖叫的冲动。

     ·

     神殿内,大祭司一如既往的占卜祷告着,就连秦昭华踏入殿内,也不曾分散他一丝一毫的注意力。

     秦昭华虔诚的跪在他的面前,轻声唤道:“师父。”

     “你既有心事,那就说出来吧!”大祭司道。

     “弟子遵命。”秦昭华问道:“师父为何没有留下她?”

     这个她,指的自然是云荞。

     秦昭华虽不喜云荞,却不得不承认在今日的神选之中,云荞的表现更甚十年前的她。

     十年前,大祭司对表现优异的她趋之若鹜,为什么十年之后却对表现更加优异的云荞视而不见呢?

     为此她心中充满了疑惑。

     大祭司并不否认云荞的优秀,却只道:“她不适合神庙。”

     这一句话便是他给秦昭华的回答,秦昭华虽不愿相信这就是原因,却并未再提出异议。

     大祭司问道:“近来你的功课可有进步?”

     秦昭华缩在袖中的手不可察觉的颤抖了一下,仍是恭恭敬敬的答道:“停滞不前。”

     大祭司闭上眼,淡淡道:“回去好好做功课吧,静心,才有进步。”

     自王上娶妻那一日起,她的所有功课都开始停滞不前,一切只因为心中有杂念。大祭司的话,对秦昭华而言是一种警告,也是一种劝告,她伏跪磕头,应声道:“徒儿告退!”

     而后起身离开了神殿。

     待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大祭司才再次睁眼。

     十年前恰逢神选,那日他看到庙中的神珠隐隐透着光,才会到神殿门口亲选神侍,遇到秦昭华时,他以为这就是上天赐予渝人的神女。那时他欣喜若狂,以为他可以完成前任大祭司的临终之命,甚至为此窃喜不已。

     然而事情的真相总是让人不如意,秦昭华无法敲响小铜钟。虽是如此,却不能否认秦昭华出色的资质,最终他在所有人中选定了秦昭华作为继任者,因她出色,上进,有着极强的领悟力,正如前任大祭司选中他时那般。

     秦昭华是优秀的,然而她无法静下心,这让大祭司忧心不已。

     心念一动,大祭司忍不住呕出了一口血。

     今日他逼迫云荞立下了誓言,违背了上天的法则,自然而然受到了惩罚,即便如此,他仍未后悔。

     这世上唯一能绑住女子的,就是情爱和地位,许给云荞至高无上的地位,以王上的优秀,总有一日她会爱上他,渝国的兴盛都寄托在他们的身上。

     这不仅仅是为了渝国,也是为了曾经日日夜夜谨守神庙的前大祭司们,渝国的兴盛,是第一任大祭司留给他们的功课。

     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时日不久矣,兴许只能再活五年,十年,神庙迫切的需要一个新的大祭司……

     ·

     回到家时已经日落西山,云荞一路都显得魂不守舍,阿南忧心不已的同时,却下意识提高了警惕。

     一到家中,云荞就将自己关在了房内,用被子紧紧的闷着头。

     今日的神庙之行了却了她这两年多来的心愿,却又在瞬间将她的世界颠覆。

     她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虞璟妩媚多姿的面容,今日见到虞璟时,只觉得她又美了几分,兴许在王宫中被娇养得十分不错。她没有想到大祭司竟然会要求她取代虞璟,成为渝国的新王后。

     想必,虞璟这个王后当的并不称职吧?

     云荞忽然觉得虞璟十分可悲,成为王后才不到一年,就已经让人起了异心。

     最初听到大祭司的说法时,她心中震惊之余十分排斥,虞璟毕竟是她的朋友,而且虞璟的哥哥虞瑞对她还有救命之恩,可大祭司却说服了她。

     她不得不承认大祭司的话引出了她心中最阴暗的一面,甚至在立下那些誓言之时,她心中除了最初的别扭之外,就很坦然的接手了那样的誓言——

     若不取代虞璟,若不助渝国兴盛,就一辈子也无法离开这个陌生的时空。

     大祭司说的对,她的确不是一个甘愿屈居于人后的人,每次对虞璟跪拜,她都很不适应,隐隐约约有种排斥感。

     而华昀,即使救过她,却并不将她看在眼力。她并非觉得所有男人都应该倾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只是对于像他那样优秀的男人,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种征服感。

     还有楚原,那个和顾南博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面对虞璟是那般亲密那般温柔,却从来都对她不屑一顾。那种感觉就像是顾南博为了别的女人对她不屑一顾那般,让她觉得刺目,亦让她嫉妒万分。

     她有时亦有些看不起自己,不管过了多久,她总是无法放下顾南博,即使他爱上了她的妹妹……

     她的妹妹就像虞璟那样,总是享受着别人的娇宠,父母的,顾南博的,在顾南博还是她的男友时,也不例外。

     有时她也会想,是她真的那么不好吗?

     她一直卑微的爱着顾南博,可最终,他和她一直呵护着的妹妹却站在她的面前手牵着手告诉她说他们相爱了!

     每每想到这儿,她的胸口再次剧烈的疼痛着。

     云荞用力咬住唇,鲜血在唇间肆意的感觉渐渐让她清醒起来。

     即使如此,她仍想回家,想回到那儿,质问顾南博,甚至报复顾南博!

     所以……

     虞璟,对不起了。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