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机缘(下)
    第二十五章机缘(下)

     神的国度在世人眼中,是一个没有战争,无限美好的地方。而她所来的那个地方的确是一个充满了人类文明结晶的地方,那是一个文明进步,但绝非没有争端而无限美好的国度。

     对于大祭司话中的艳羡和崇敬,云荞觉得可笑,却无法笑出声。

     她来的地方固然并不美好,却是她所无法抛弃的。

     云荞在大祭司的面前席地盘腿而坐,仔细打量着跪坐在地上的这位她耗时两年之多才得以见上一面的大祭司。他年岁老迈,面上布满了皱纹,苍白枯瘦的手一直在重复不停的抛着龟甲铜钱,每一分力度和间隔都把握的分毫不差,像是计量出来的那般。

     现代人崇尚科学,对于一些奇怪的现象总是努力地寻找着最为合理的解释,而真正有能力的占卜师几乎所剩无几。大祭司的占卜之术看着固然是好的,但在现代相信的这些的人并不多,只可惜,有些事由不得你不信。

     若非她本身有了穿越这样神奇的经历,撂在现在,她也不会去相信这些玄学之术。

     就算是在占卜着,也不曾见大祭司的身体便宜过半分,他的神情庄严肃穆,让观者不由自主敬畏臣服,而云荞却越发的清醒。

     “你既然说我是上天赐给你们渝人的神女,那么在你的眼中我应该是非常重要的。在今日之前,我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来寻找踏进这神庙的机会,你既有通神之术,为何又算不到我一直在找你?若你算到我在找你,为何又不肯让我进神庙呢?”云荞想到这儿不免有些自嘲。长久以来,她多次徘徊在神庙外围,苦苦寻找踏进这儿的时机,而眼前这老者又大言不惭的说他不仅知道她因何而来,还知道她一直在找他。

     大祭司手中的龟甲铜钱在云荞的面前罗列出了一个卦,他低头看了一眼,缓缓将它们收了起来。云荞不懂这些,没能看出那是好是坏,大祭司脸色亦丝毫不变,让她连个猜测的方向都没有。

     “神女来到上京这么久,除了神选之外可曾听说谁踏进过着神庙?”大祭司轻轻摇头,“若你在神选之前,踏进了神庙,你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哪两条?”

     “一辈子留在神庙不踏出一步,或者……死。”大祭司的语气不曾有丝毫的起伏,甚至不带任何感情。

     神庙中的女子,倾其一生,都不得离开,她们舍弃了自由,却换来了家族的尊荣,还有不老的容颜。许多女子即便年华老去,容貌却很少有变,但生长在自由国度的云荞,断然不肯为了容颜而放弃自由。

     一辈子住在这神庙之中,再美的容颜又有谁看的到?正如秦昭华,秦昭华亦有着脱俗不凡的容貌,可惜她这一生只能被禁锢在这神庙之中。想到这儿,云荞忽然万分同情起原本并不喜欢的秦昭华来。

     若不想呆在神庙,那么就只有死。

     死亡对于云荞而言是可怕的,人只有一条命,若死在这个陌生的时空,她所追求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云荞脸上的嘲讽之色更浓了些,问道:“为何会死?你们不是应该保护我吗?”

     “即使王上倾一国之力来保护你,亦是一条死路。”大祭司道:“乱世因一己私欲而乱,诸侯王为整个天下而争夺不休,他们都想成就帝国霸业,若他们知道你是上天赐给渝人的神女,可使王者成就霸业,你说他们会如何?”

     云荞的脸色乍然变得有些苍白,她的双唇微微颤抖着,几乎脱口而出的话到了嘴边,却无法说出口。

     那些人也只会有两个选择,倾其之力来争抢她,或者,杀了她!

     她来到这儿许久,自然知道渝国是天下诸侯国中最为弱小的,若无法保住她,渝人也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杀了她……

     “若往日我踏进这神庙会引人注目,今日又为何会不惹人注目?”云荞死死盯着大祭司的脸,语气中充满了苦涩:“今日所有人都看到我踏进了神庙。”

     “确是如此,然今日踏进神庙的,除了你,还有他人。”

     “可这些人中,表现的最好最打眼的,除了我,再无旁人了,难道不是吗?”今日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敲响了小铜钟,得到了留在神庙当神侍的资格,而其他人都没能通过那第三道试验。

     “那些和你一起进入神庙的,都将留在神庙。”大祭司并不觉得那些人会是个威胁,“你无需担心这些。”

     他的话确实安抚到了云荞,云荞紧紧盯着他的面容,他平静的模样让她浮躁的心境亦跟着平静了下来。云荞问道:“和其他国家相比,渝国有神庙保护着,而这神庙之中的人又懂得术法,你们又有何畏惧?”

     若无所畏惧,她无疑是安全的。

     “神女以为,我们为何从不曾踏出神庙一步?”

     “我怎会知道?”云荞笑容中的讽刺之意更浓,她不过就是个任人宰割的平凡人罢了,“我只知这儿不是我的故乡,只想快快离开这个见鬼的陌生时空。”

     “除非神庙被毁,否则我们不得踏出神庙一步,这是第一任大祭司定下的规矩。”大祭司并非没听出她话中的不满。

     “规矩是死的,而人是活的。”云荞觉得大祭司太过于守旧。

     大祭司平静不语,他之前的话只说了一半,余下一半是云荞所不知的。神庙与他互相依存,若他踏出神庙,则神庙必毁,而踏出神庙的他将失去任何能力,与寻常人并无二样。

     云荞渐渐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的她思路变得清晰了许多,她苦苦来到神庙,并非是为了听大祭司说这些有用没用的,她只想知道,她是否能够回家,回到那个虽然冷漠却充满了文明的时空。

     她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依旧跪坐在地的大祭司:“你早就知道今日可以见到我,那么你应该也知道我来见你所谓何事?”

     “自然。”大祭司没有否认,“你想从我口中获悉离开这里的方法,但你这般,可非求人的态度。”

     “求人?来之前,我的确对着求你之心。”云荞静静的望着大祭司,“但我现在已经明白,是你们求我,你们想借由我来让渝国富强昌盛,所以现在的我并不是在求你。”

     她的确是有所求,求一个回家的方法,但和大祭司的所求相比,她的分量要更重上几分。

     求人的,应该是大祭司才是!

     “确是如此,但神女忘了最为关键的一点。”大祭司缓缓从地上起身,看着云荞的面容忽然带上了微笑,“若你死了,五十年之后,上天会再次赐予我们神之子。”

     云荞的长指甲不知不觉嵌入了肉中,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坦然:“五十年毕竟太久了,而你们并不想等那么久!”

     “是,我们的确不想等那么久,但我们却并非不能等,神女觉得呢?”大祭司道:“五十年前,曾有上天赐予我们渝国神之子,他也像神女这般,苦苦追寻着回家的路。”

     “他回去了?”云荞忽然想起当日在隋梁郡听说的那件奇事,心中顿时一阵激动,屏息静待着大祭司的回答。当日她听闻数十年前曾有个像她这样来自异时空的来客,那人追寻到了神庙,最终再没人听过他的消息。也正因如此,她才会动身来到上京,苦苦执着于踏进这座神庙。

     “回去?”大祭司睨了她一眼,“不,他没有回去。”

     “那他……”云荞下意识退了一小步。

     “神女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大祭司似乎陷入了回忆,他的眼中闪过许多复杂的情绪,最终又恢复平静祥和:“是的,他死了,到死,他都没能回去。”

     云荞狠狠的咬住了唇,疼痛感传遍全身,才没能让自己失态。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固执的认为那人已经回到了属于他的朝代,从不肯去想那人或许死了,今日从他人口中听到了事情的真相她只觉得浑身冰冷,犹如坠入了深潭之中,无法呼吸。

     最终,她颤抖着问:“他是怎么死的?”

     “他固执的寻找回家的路,不肯相信眼睛所见到的一切,罔顾上天所赋予他的能力的同时也不曾尽到职责,所以最终得到了天谴。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他以为得到了神珠,就可以回家,所以他爬上了神庙的最高处,最终从那儿摔落在地!”大祭司语气平淡像是在谈论天气那般诉说着那人的死亡,“他摔的那个地方,血蔓延了一地,鲜红如神侍们精心养着的曼珠沙华。从那天起,神珠就变得暗淡无光,直到有一天,上任大祭司预言神女即将到来,神珠才再次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而后才有了你的到来。”

     “不要再说了!”云荞尖叫着打断了大祭司的话。

     四周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片刻后,云荞终于开口:“你真的可以让我回家?”

     “神女若信,自然可以,若不信,自然不行。”大祭司的声音在空荡的大殿内蔓延开,他饱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后,转身,朝内殿走去。

     他走到侧门时,身后传来了云荞的声音,云荞问道:“要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才能不死,又能回家?”

     大祭司停下步伐,回头静静的看着她:“成为我们渝国的新王后,以上天赋予你的才学辅助我王成就帝国霸业。”

     作者有话要说:矮油,憋死我了,今天还有一章乃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