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混乱
    第十一章混乱

     这一夜着实有些混乱。

     云荞似醒非醒,看似清醒却犹如在梦中,一直紧紧抱着楚原大哭不肯松手,身上包扎好的伤势也跟着撕裂开,早已止住的血又渗出了伤口,染红了她的衣裳,也染红了楚原的衣裳。

     滚烫的药汁泼到了虞璟的身上,好在上京的秋日天凉,虞璟身上的衣裳并不单薄,并无大碍。但云荞无意之举却让虞璟陷入了狼狈之中,药汁滴滴答答从她身上滴落,浑身透着一股药味。

     对于这一切,云荞视若无睹,她的眼中只有楚原——兴许不能说是楚原,她的眼中只有那个叫顾南博的人,这个人对于她而言太过重要,远飞在场的其他人可比。

     她只顾抱着楚原哭,喃喃说着一些所有人都听不懂的话。

     楚原原本念及她是虞璟的朋友,在她扑过来时并未推开她,可见到她全然不曾注意到被她泼了一身药汁的虞璟,心头冷笑不已。

     在他看来,云荞已经清醒了,却对一直关心着她的虞璟视而不见,这让他十分不悦。

     最后是楚原抬手一记手刀,让情绪有些激动的云荞又一次昏睡了过去。他将云荞甩给了已经怒意勃发的阿南,不愿再理会他们,拉着还有些犹豫的虞璟走了。

     虞璟并不傻,自然知道楚原因何不悦,临走之前她看了瘫倒在阿南怀中的云荞一眼,叹息了一声跟着楚原走了。

     在离开医馆前,楚原让大夫仔细的看了虞璟身上的烫伤,确定无碍后才带着虞璟回家。

     ·

     早已过了掌灯十分,虞夫人和虞瑞也一直都在大厅中候着,虽得了楚原的传信,却仍旧为虞璟的晚归而忧心不已。

     翠婉提着灯一直在门口附近观望,期盼着虞璟快点回来,当她第三次在那边向外观望时,终于看到楚原带着虞璟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这让她欣喜非常,立刻跑进屋内将此事告知了虞夫人和虞瑞。

     虞夫人和虞瑞相视一眼,在看到虞璟和楚原一前一后踏进门时,终于松了口气,却又在看到虞璟浑身狼狈时,而楚原身上沾染了好几处血渍,一颗心又高悬了起来。虞夫人慌忙上前上上下下打量着虞璟和楚原,焦急的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阿母,只是不小心打翻了汤药。”虞璟握着虞夫人的手安抚道。

     早前楚原送信回来时只说虞璟和他在一起,其他并未多说,所以虞家人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虞夫人神色一敛,蹙眉问楚原:“发生了何事?”

     “今天在路上遇到了阿娇的故友云荞,她受了伤,阿娇照顾她时不小心被泼了一身药汁,好在并未烫伤。”楚原说得很简略,“除了云荞,我们还遇到了虞木头旧日的同窗,叫华昀的。”

     偶遇云荞本已让人觉得意外,再添个华昀,就更让人惊讶。

     云荞和华昀二人都很特别,这两年来虞夫人并未忘记他们,相比起云荞,虞夫人更喜欢华昀一些,这会儿又听闻虞璟是为了照顾云荞才被泼了一身滚烫的药汁,脸色一时间有些不愉,原本对云荞的几分温情这会儿也敛了起来,想起她那些不着边际的举止,愈发的不喜欢她。

     虞瑞见阿妹无碍放心下来,又听楚原说起两年未见的知己华昀,顿时有几分激动,忙问道:“他近来可好?”

     “阿兄放心,他瞧着倒是挺好的。”话虽这般说,虞璟心中却对华昀有几分反感,不单是因为白天在巷子中他对她说的话,更因为虞瑞。虞家搬回上京这么些时日,他不可能不知,却从不曾登门拜访,似乎太过冷漠了些吧?

     虞瑞听闻从前的知己过得不错,有些欢喜,倒不曾多想什么,本还想多问上几句,又想起楚原的话,不过是偶遇了华昀,哪知太多?索性也就闭了嘴,既然都在上京,那总会有遇上的一日,他也便不再那么急切了。

     瞧着他那喜悦的模样,虞璟心中又有几分气恼,却不好在他们面前表露出来。

     下人已经备好了热水以待虞璟和楚原梳洗,虞璟和楚原都是爱干净的人,见热水已经备好,都迫不及待的去梳洗了。

     虞夫人嘱咐翠婉去熬碗压惊汤,又怕他们饿着,命人准备了些热食送去了他们的房中,这才松了口气。

     ·

     从前在隋梁郡时,家境落魄,虞璟养成了独自沐浴的习惯,后来家中仆役渐渐多了,她却保留了这个习惯,在沐浴梳洗时亦不再需要侍女服侍。

     翠婉端着压惊汤和一些热食来到虞璟屋中时,她刚梳洗好,长发湿漉漉的仆散在身后,白皙的面容因为刚刚沐浴过的缘故显得红扑扑的,平添了几许妩媚,竟让她一时间有些看呆了。

     “翠婉,翠婉?”

     虞璟喊了两声,翠婉回过神来,将托盘上的吃食都放在桌上,虞璟本就有些饿了,虽是清粥小菜,倒也吃得开怀,边吃边不忘夸赞翠婉的好手艺。

     翠婉伺候她喝了粥,才板着脸说道:“奴婢哪有小姐说的那般好?您过些日子就该出嫁了,怎能让自己去冒险?小姐日后还是少与云姑娘来往的好,她人虽好,却太过危险了!”

     没有哪家贵女闺秀会好端端惹上大麻烦,云荞今日受了重伤,显然是惹到了大麻烦,她虽待人有礼也很客气,但和虞璟的安全相比,翠婉的心自然是偏向虞璟的。

     这不单是翠婉的担忧,亦是虞夫人所担忧的。

     今日虞璟浑身狼狈回来,着实让大家都吓着了,翠婉亦是如此。

     虞璟明白她的一片关怀之情,所以听了这些话并未多想什么,只朝她撒娇道:“她毕竟是我的朋友,见她有难我又如何能袖手旁观?你们放心,我也不是不知分寸的人,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翠婉听了她的保证,脸色才好了些,又嘱咐虞璟早些歇息,才收拾了碗筷离开。走之时又说道:“夫人让小姐这些日子别出门,安心待嫁。”

     虞璟点头,翠婉才满意的离开。

     阿母不让她出门,无非是怕她去找云荞又遇上什么危险。虞璟无奈的笑了笑,其实他们大可不必担心,云荞受了伤,约莫需要休养上一阵子。

     唤来侍女又洗漱了一番后,虞璟熄了灯准备歇息。

     不知怎得,躺在床上竟翻来覆去无法入眠。

     只要一闭上眼,华昀的面容就会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尤其是他的眼睛——

     明明是很温暖的一双眼睛,却隐隐透着怒意。

     似乎是在生她的气?

     可,为什么呢?

     ·

     原本以为会失眠一整夜,却又不知何时入了梦,到了半夜,又从梦中惊醒,再次起了一身冷汗。

     她无端又做了那日在驿馆时同样的梦,原本以为已经忘记的梦,又生生浮现在了脑海中,越想竟觉得越真实。

     越真实,她就越不敢闭上眼,生怕再次梦到那些场景,直到次日一早翠婉前来服侍她起身时,她仍环抱着自己端坐在床上,一直没有入眠。

     ·

     那之后,楚原回了书院,虞璟再也不曾跨出虞家大门一步。

     她也曾想过去探望云荞,但那日的事对虞家上下影响太大,虞夫人看得很严,不肯让她出门,加之婚期渐渐逼近,她便歇了那颗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本以为云荞在休养些时日后会登门拜访,因为在虞璟的印象中,云荞对待朋友总是十分热忱。而让虞璟失望的是,云荞却始终不曾来过虞家,好似不知虞璟已经回到上京一样,直到虞璟大婚那一日,她也不曾出现过。

     ·

     渝历一百三十三年九月初七,晴,宜嫁娶,虞璟大婚,即将成为这个国家的王后。